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流氓老师 > VIP 第三卷 第310章-第319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说书更新超快 www.xiaoshuoshu.org)



    第三卷第310章我们是一对鸳鸯



    “是啊,封海涯,他是蔡东风的手下,特别凶,那天还打了一个女职员。小说书 xiaoshuoshu.org”小宁点点头,说道。



    “那你不要再和他们在一起了,”陈天明担心地说道。



    “不会了,我不会再去找他们,我现在可是见了他们就躲。”小宁摇了摇头,说道。



    “那就好,不要说他们了,你快点吃吧。”陈天明又给小宁挟菜。



    在他们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陈天明突然站了起来,对小宁说道:“小宁,我去去洗手间。”说完,便走了出去。



    陈天明走到柜台,把钱付了,然后又回来了。“小宁,今天的饭好吗?”陈天明问小宁。虽然以前自己和小宁吃过饭,但是这样的两人世界还是第一次,所以,陈天明今天非常高兴。



    “好吃,我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小宁笑着说道。当然了,她今天吃的可是鲍鱼鱼翅燕窝,怎么会不好吃呢?



    “好吃就行,我看着你吃得这么开心,我也开心。”陈天明高兴地笑着。



    小宁看她和陈天明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她想把帐结了,于是,问陈天明:“天明,你吃饱了吗?”



    “我吃饱了。”陈天明说道。



    “服务员,买单。”小宁边拿出自己的钱包边对那边的服务员说道。



    那服务员走了过来,对小宁微微一笑,说道:“小姐,单已经让这个先生买了。”服务员边说边看着陈天明。



    “你,你怎么把单买了,不是说我请吗?”小宁埋怨着陈天明,“你说,刚才那饭钱是多少,我还你。”



    陈天明笑了笑,对小宁说道:“小宁,这饭还是让我请吧,让你一个女人请我吃饭,我的面子往哪搁啊?”



    “不行,都说这顿饭是我请,要我出钱。”小宁坚决她摇着头。



    “唉,我的钱不也是你的钱嘛,一样的啊。”陈天明嘻皮笑脸地说道。只要以后小宁是自己的人,那自己的钱不就是她的,她的钱不就是自己的吗?



    “你怎么这样说啊?”小宁说道,突然,小宁想了想,听出了陈天明所说的意思,她红着脸,白了陈天明一眼:“什么你的钱是我的钱?”



    “小宁,你还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吗?以前,你误会我,现在,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心了吧!”陈天明含情脉脉地看着小宁,表明着自己对她的喜欢。



    “你,你……”小宁本来还想说陈天明几句的,但是,当她看到陈天明那含情脉脉的眼睛,她就害羞地低下了头,不敢看陈天明了。



    “一直以来,我都是在做梦梦到我和你在一起高兴地吃着饭,当我醒来时发现是梦的时候,我是多么地伤心啊!”陈天明深情地说着。“所以,现在当我和你吃饭,我一直在怀疑这是梦,我不敢相信我能和你在一起啊!”



    陈天明说得也是真的,在这么多女孩面前,他最喜欢的就是小宁,因为小宁在这么多女孩里面是最漂亮的,并且她又是对自己最凶的,所以,这让陈天明更加喜欢上小宁,连作梦的时候都经常梦到和小宁在一起。



    “你怎么这么傻啊?”小宁听着陈天明所说的话,有点感动了。



    “是啊,我也经常对自己说,不要这么傻了,小宁怎么会喜欢上我呢?人家可是白天鹅,我只是一个赖蛤蟆,蛤蟆怎么能吃得上天鹅的肉呢?”陈天明故作痛心地说道。他就是要故意这样说,让小宁感动,然后喜欢上自己。



    “我不是白天鹅,你也不是赖蛤蟆。”小宁摇着头,对陈天明说道。



    陈天明一听,继续故作茫然地说道:“那我们是什么啊?难道我们是一对鸳鸯?”他说完还一付恍然大悟的样子。



    “去你的,谁和你是一对鸳鸯。”小宁听陈天明这样说,小脸马上红了起来,她啐了陈天明一口。



    “鸳鸯一般是比较般配的,也可以说才女貌的。”陈天明解释着。



    “谁和你般。?”小宁见陈天明越说越露骨,更加生气了。不过,她现在虽然说是生气,但也只是表面上的生气,她的心里好象有一点甜丝丝的感觉,为什么这样,她就不知道了。



    “走吧,我一会还要回学校呢!这样吧,改天我们再找个时间约个地方,好好地讨论一下我们是什么,好不好?”陈天明涎着笑脸,讨好着小宁。



    “我说过要请你吃饭的,我要给你饭钱。”小宁不依地说道。



    陈天明想了想,说道:“我是不会要你钱的,这样吧,找个时间你做一顿饭给我吃,好不好?我租的房子有厨房,可以煮饭的。”想着如果小宁帮自己做饭,还做什么鸳鸯饭的话,那就是爽歪歪了。



    “我,我不大会做饭,我在家里都没有什么做过饭,好像只是做过一两次。”小宁听陈天明这样说,为难地说道。



    “那就是说,你以前做过了,做过就好,反正是你做的我都喜欢吃。”陈天明高兴地说道。能吃上小宁做的饭,就算小宁做的是毒药,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绝不皱一下眉头而吃下去的。



    小宁看着陈天明那神情,心里突然起了一阵荡漾,“你,你真的喜欢我做的饭菜?”说完,她的脸好像又有点红了。



    “喜欢,我怎么会不喜欢呢?我骗你我是小狗。”陈天明拼命地拍着自己的胸膛大声地说道。



    “那,那好吧,不过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做过了,我明天买本烹调书看看,然后试着给你做两个菜,我过几天再给你做,行吗?”小宁问着陈天明。



    “行,怎么不行呢?小宁,你也不要太在意,我是一个比较随便的人,一般的饭菜我都吃得很香的。”陈天明怕小宁打退堂鼓,自己的鸳鸯饭就没有了,于是他急忙为小宁打预防针。



    “我会努力做得好吃的。”小宁红着脸说道,现在的她,好像一个要为自己丈夫做饭的小媳妇似的,有点紧张。



    “那好吧,我送你回去。”陈天明站了起来,对小宁说道。



    “嗯,”小宁轻轻地点点头,然后与陈天明出去了。这时,在酒店的另一边突然站起了一个长头发的男人,他对身边的一个人说了几句话后,那个人就跟着陈天明他们出去了。然后,长发男人又拿起了手机,好像给谁打电话似的。



    这长发的男人,就是叶大伟的手下:长毛。



    ——————————————



    陈天明送小宁回去后,就走到一个无人的地方,给钟向亮打电话。



    “师兄,我是天明,你吃午饭了吗?”



    “我吃了,你呢?”钟向亮说道。



    “我刚吃,师兄,我想和你说一件事。”陈天明看了看四周,小声地说道。“你说吧。”



    “是这样的,我们发现蔡东风的手下封海涯和蔡东风走得很近,他还是蔡东风公司的副总,可能他知道毒品在哪里?”陈天明说道。



    “封海涯?这个人我知道,他也是和蔡东风一起干尽坏事的人,不过我们没有证据抓他而已。”钟向亮可惜地说道。



    “我想向他下手,毕竟他只是蔡东风的一个手下,出事也不大惹人注意。”陈天明说道,这是他今天要给钟向亮打电话的口的,蔡东风是一个比较狡猾的人,林国跟了他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发现他什么,看来,只有用另一种方法来切入。



    过了一会,钟向亮的声音才又响起,可能他也在思考,“好,这样也行,没有证据我们动不了封海涯,但不代表你们动不了,反正你们做得干净利落没有人知道就行,这样的社会败类留在社会上一天,就是残害社会一天。”钟向亮坚定地说道。



    “好,师兄,有你这样的话我就知道怎么做了,我现在就给阿国打电话,让他派人盯着封海涯,如果发现他落单,我们就把他抓起来。”陈天明高兴地说道。反正保全公司的六楼有两间是拘禁室,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那好,你们要注意一点,有什么新的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钟向亮说道。



    “知道了,再见,师兄。”陈天明挂了电话后,又给林国打了电话,安排一下对封海涯的跟踪。



    ——————



    放学了,陈天明一个人走在校园的小道上,今天好像要下雨似的,所以没有那么热。九中是一个有几千人的学校,校园特别大,如果住在学校的话,平时吃完饭在这校园里散散步步,也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情。



    走到校道拐弯处的时候,陈天明突然听到前面有人在争吵着,他定睛一看,发现前面有两个人,都是他认识的,是那像母猪的小珠老师和吴青。



    “我说了,我今天晚上没有空,你不要老缠着我好不好?”吴青着急地对小珠老师说道,这段时间,小珠老师一直在缠着他,以致让全级乃至全校的老师都知道小珠老师在追他,害得他现在想请学校别的女老师出去吃饭,人家都不肯去。



    “我缠着你?是谁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叫我去吃饭的,哪次吃饭不是我请你的?”小珠老师越说越生气,她好像气得那手臂上的肌肉都快要跳出来似的。



    “我,我那不是心情不好嘛,所以,你就不要老想着以前的事情了。”吴青是一个特别爱占便宜的人,他见小珠老师和他出去的时候,老是抢着付钱,所以,他无聊的时候也就约她了。



    “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可以找我,那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为什么不能找你啊?”小珠老师两手插腰,那脸上的肉好像因为生气都要横在一起了。



    第三卷第311章乘人之危



    吴青见小珠老师好像生气了,他有点害怕地说道:“不,我,我哪是这个意思啊,我,我这不是有事吗?”



    “你有什么事啊?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想请别的女老师吃饭?”小珠老师越说越生气,她想着自己出钱请吴青吃饭,他吴青出钱请别的女老师吃饭,这怎么不让她生气呢?再说,吴青从来都没有请她吃过饭。



    “谁,谁说的,没有这事。”吴青心虚地说道。自己请别的女老师的事情,是谁告诉小珠的?自己都是等小珠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才对别的女老师说的。



    “嘿嘿,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吴青,我告诉你,你如果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小珠捏着自己的大拳头在吴青的小脸面前晃着,好像如果吴青一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她就要把吴青打成肉饼似的。



    “你,你怎么这样说话啊,”吴青害怕地说道。这个小珠是体育老师,力气又大,听别人说好像还练过什么武功,自己哪是她的对手啊?这样的女人如果自己跟她在一起的话,那自己就算没有“气管严”,也会很快有的了。



    “我不这样说话应该怎样说话啊?吴青。”小珠突然小声温柔起来,那嗲声嗲气的样子,让吴青猛地打了一个冷颤。小珠的这温柔哪像是温柔,简直就像一个人想放屁放不出来似的。



    “我有事先走了,”吴青看着小珠说道,面前的小珠太令他害怕了,她凶起来的时候让自己害怕,温柔的时候一样也让自己害怕,如果自己再不逃的话,恐怕自己就会怕死在当场了。



    “不行,你不能走。”小珠见吴青要走,急忙拉住吴青的手,然后往自己这边一带。”嘭”的一声,吴青的脑袋撞在了小珠的胸部上。不过,估计吴青也占不了什么便宜,因为虽然小珠老师个子比较大,但是,她的胸部却一点也不大,好像一个飞机场似的,竟然没有看到什么**。



    吴青摸着自己有点疼的脑袋,对小珠老师说道:“小珠,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我真的有事啊!”其实,吴青哪有什么事,只不过是他不想和小珠老师在一起而已。



    “那你说,你有什么事?你可不要骗我!”小珠老师盯着吴青恶狠狠地说道,好像如果她一发现吴青说假话的话,就要折了吴青的骨头似的。



    “我,我……”吴青一边转着眼睛,一边想着,他在想用什么办法既可以摆脱小珠老师,又不让她怀疑。



    陈天明看到吴青现在的神情,觉得非常好笑,他吴青也有这样的一天,一个吹水不要命,脸皮厚得连子弹都打不进,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会这么怕小珠老师。看来,自己是要帮一下他了。



    想到这里,陈天明走了上去,“吴青,你在这里啊?你让我好找。”



    “天明,你找我?”吴青奇怪地对陈天明说道。



    “是啊,你不是说今天晚上要请我吃饭吗?”陈天明说完,就拼命地向吴青眨着眼睛,向他暗示着。



    “请你吃饭?!”吴青好像有点生气了,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请他陈天明吃饭啊?当他看到陈天明向他使眼色,然后又看小珠老师的时候,他明白了。他急忙地对陈天明点着头,说道:“是,我今天晚上要请你吃饭。”



    “我还以为你想赖皮呢?”陈天明笑着说道。



    “我哪会赖皮啊?”吴青发现自己的救命草出现了,怎么会不抓着不放呢?他转过头对小珠老师神气地说道:“小珠,你听到了没有?我今晚要请天明吃饭,而不是请什么女老师吃饭,你不要无中生有啊!”说完,吴青感激地看了陈天明一眼,现在,他说话的底气非常足了。



    “噢,小珠老师你也在啊?”陈天明好像现在才发现小珠老师的存在似的,惊讶地叫着。



    “是啊,陈老师,今天晚上你和我的吴青吃饭啊?”小珠老师半信半疑地问着陈天明,她现在已经把吴青当成是她的归属品了,唉,可怜的吴青,看来这辈子都是逃不了小珠老师的“魔掌”了!



    “是啊,你不相信我吗?”陈天明大声地说道。



    “我,我相信你。”小珠老师说道。



    “你不信可以问吴青的,吴青,你今天晚上是请我吃饭吗?”陈天明问吴青。



    “是,是的。”无奈的吴青只好点着头,如果自己说不是的话,那小珠一定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与其那样,不如先说请陈天明吃饭。再说,只要等小珠一走,他就马上开溜,不管陈天明了。嘿嘿,要让自己请他陈天明吃饭,没门!



    陈天明看着吴青那转来转去的神情,知道他又在想别的坏事情。“小珠老师,如果你不相信的话,那你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反正是吴青请,你们俩个人都不分彼此的了。”陈天明笑着说道。



    小珠老师一直很感激陈天明,如果不是那天陈天明为她指点迷津,她还不知道吴青喜欢自己呢?所以,当她现在听陈天明这样说,忙点着头,说道:“是的,我和你们一起去吃饭。”



    “什么?你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吴青大惊失色地叫了起来,如果小珠和他们一起去吃饭的话,那自己刚才的计划就要全落空了。再说,与其现在自己请陈天明和小珠吃饭,不如自己请小珠吃饭得了,这样还能省下一点钱。



    “是啊,难道不行吗?”小珠老师见吴青好像非常不乐意,于是,她瞪了吴青一眼,狠狠地说道。



    “行,怎么不行啊?”吴青苦着脸,说道。现在,就算他想只请小珠也不行了,因为刚才他都跟小珠说他也请陈天明了。



    “那我们去吃饭吧,吴青,去哪间啊?反正是你请客,你就定主意吧!”陈天明笑着说道,今天晚上有免费的晚餐,真的是要好好地大吃一顿啊!



    吴青后来带着陈天明和小珠去了学校门前附近的那间上次陈天明请客的饭馆,好像还是以前那间包厢房。



    “服务员,过来点菜,”吴青一进包厢房,就着急地嚷着要点菜。其实,他想自己点菜,把损失控制到最低。



    服务员过来了,吴青看了一会餐牌后,便点了菜,接着叫服务员快点上。



    当服务员经过自己的身边时,陈天明叫住了服务员,“小姐,让我看看点了什么好菜?”说完,陈天明就拿过了菜单看了起来。一看,他就生气了,吴青点的竟然是三菜一汤,汤是平常的汤,这菜就是名符其实的菜,一点肉也没有,这不是叫他们吃素吗?上次他可是在玄门那里吃了一个月的素菜,他才不想吃素呢!



    “小珠老师,你看看这菜,一点肉也没有,你如果经常吃这样的菜的话,你就会营养不良,不好看的了。”陈天明违心地说道。像小珠老师这样的身材,就是要天天吃素,好好地减一下肥才行。



    小珠老师一听陈天明说吃这些她会不好看,着急地问陈天明:“那你说我应该吃什么呢?”



    陈天明装模作样地想了想,然后才说道:“我觉得还是吃点清水**,不油腻,但营养特别好。”



    “好,就按你说的办。”小珠老师点点头,说道。



    “小姐,帮我再加一只清水鸡。”陈天明对服务员笑着说道。



    “什么?一只清水鸡?”吴青怕得站了起来说道。他陈天明这不是摆明报复吗?上次自己点了他的一只消水鸡,现在他点自己的



    “是啊,难道你想小珠老师营养不良?”陈天明反问着吴青。



    “不,不是。”吴青看着旁边小珠那要杀人的眼光,拼命地摇着自己的小脑袋,说道,他陈天明这不是要陷自己于兄了◇吗?现在他怕小珠,哪敢得罪小珠啊?



    “还是我的吴青对我好,”小珠听着吴青说不是,高兴地拍着她那大手掌,“服务员,就点一只清水鸡,快点给我们上。”



    小珠大声地说道。菜上来了,眼疾手快的陈天明马上就撕了一个大鸡腿塞在自己的嘴里咬着。而吴青见陈天明已经撕了一个鸡腿,他也不甘示弱地撕了一个鸡腿,准备放在自己的嘴里。



    “吴青,”小珠一边大声地叫着吴青,一边看着他手上的鸡腿。听陈天明说这清水鸡是营养的东西,特别是陈天明吃着那个鸡腿好像很香的样子,她就特别想吃鸡腿了。



    “我,我知道,我这不是正撕下鸡腿给你吗?”吴青狠狠地瞪了陈天明一眼后,讨好地对小珠笑着。



    “唉,还是我的吴青对我好,我不想感动也不行啊,这样吧,吴青,这个鸡腿我吃一半,你吃一半,女士优先,我先吃,一会再给你吃。免费阅读 小说书xiaoshuoshu.org”小珠老师高兴地说道。



    “不要了吧!”吴青看着小珠的大嘴吧咬着那鸡腿,嘴角还有一些鸡油什么的,他就有一点想吐的感觉,所以,一会他哪还吃得下那一半鸡腿啊?



    “没事,你对我好,我也会对你好的。”小珠老师因为咬着鸡腿,所以说话也说得不是很清楚。



    陈天明很快就吃了一个鸡腿,接着他又开始撕鸡上面的翅膀了,那个地方也挺好吃的。“吴青,你的肉挺好吃的!”陈天明边咬着鸡翅膀,边对吴青说道。



    “是吗?好吃吗?”吴青高兴地说道,他还没有听出陈天明刚才的话里有语病,他想了一想,“什么啊?你说什么啊?什么我的肉好吃,你现在吃的是鸡肉,不是我的肉!”吴青生气地说道,他终于听出陈天明话里的意思了。



    第三卷第312章设计逼供



    陈天明笑了笑,对吴青说道:“一样的,一样的,这鸡肉是你请我们吃的,你出的钱买的肉,那这肉就是你的了,你的肉。呵呵!”陈天明边说边吃着鸡翅膀,上次自己吃自己出钱的清水鸡都没有这次的香,唉,别人请的清水鸡就是不一样!



    “吴青,这一半鸡腿给你吃。”小珠老师把自己吃剩下的那一半鸡腿送到吴青的面前,粗声地说道。



    “给,给我吃?”吴青呆了,这一半鸡腿可是小珠吃过的,那里有她的口水,自己怎么敢吃啊?



    “是啊,你看我对你多好,你也要对我好噢!”小珠老师大脸一红,害羞地低下了头。



    陈天明见状,不忘时机地在旁边煽着火:“小珠老师,你对吴青太好了,都让我感动了,唉,以后我的女朋友有你这样对我的话,那就太好了。”



    “会有的,陈老师。”小珠老师笑着说道。



    “对了,吴青,你怎么不吃鸡腿啊?”陈天明见吴青还是拿着那半个鸡腿没有吃,奇怪地问吴青,这样的鸳鸯鸡腿,他吴青怎么不吃呢?这样太对不起人家小珠老师的一番好心了。



    “对啊,吴青,你快吃!”小珠老师还以为吴青害羞不敢吃,于是,她大声地吆喝着吴青,叫他快点吃。



    “我,我就吃。”吴青狠狠地瞪了陈天明一眼,然后无奈地轻轻、慢慢地咬着那半个鸡腿,看他现在的模样,好像是在吃着什么毒药似的。



    陈天明吃饱喝足了,他用纸巾抹了一下自己的嘴,觉得现在自己还是要安慰一下吴青了,于是,他对吴青说道:“吴青,你现在吃鸡腿的样子好像有点潇洒,有点帅。”



    “是吗?你也这样认为啊?”吴青听陈天明这样说,可高兴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吴青就特别是这样。



    “是啊,你长得帅,小珠老师长得可爱,你们可真是天设一双,地造一对啊!你说是吗?小珠老师!”陈天明故意转过身问小珠老师。



    “是,是,”小珠老师拼命地点着头,他陈天明说这样的话,太合自己的心思了,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她也觉得自己和吴青很般配。



    “咳咳咳……”吴青好像被什么咽到喉咙似的,并且在咳嗽。



    “你啊你,我知道你喜欢吃,但你也不要这么急嘛,你慢慢吃啊!”小珠老师一边轻轻地拍着吴青的后背,一边心疼地说道。



    “唉,看来我还在这里的话,就是一个非常大的电灯泡了,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陈天明说完,便站起身,准备要走。



    “你,你不要走,”吴青见陈天明要走,想着自己和小珠两个人孤男寡女地在包厢房里,他的心里就更害怕了。



    “我知道你害羞,没事的,人家小珠老师也是喜欢你的,你不要怕嘛。”陈天明故意向吴青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就走了出去。反正他们都是成年人,至于以后怎么发展。那就要看他们的了。



    陈天明出了饭馆,看看时间,已经快是八点了,现在街上已经灯火通明,想不到今天晚上吃了这顿饭用了挺长的时间。



    “铃铃钤,”陈天明的手机响了,他把手机拿了出来一看,是林国打过来的。



    “阿国,”陈天明接通了手机,说道。



    “老大,那牙齿已经在我们这里了,我们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没有被人发现。”林国小声地说道,他所说的牙齿,就是封海涯,看来,林国他们已经抓到了封海涯。



    “好,你们先问问他有关的事情,我马上就回去,”陈天明说完,便马上挂了手机,然后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急忙往保全公司赶去。



    到了公司,陈天明就上了二楼,发现小苏在那里等着。“小苏,事情怎样了?”陈天明着急地问道。希望林国能在封海涯的嘴里问出毒品在哪里,特别是要尽快问出来,如果蔡东风知道封海涯不见了,那可能就会把毒品转移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现在只有偷偷地打着草,尽快抓到蛇了。



    陈天明想到这里,掏出手机给钟向亮打了电话:“师兄,那个封海涯我们已经偷偷地弄回来了,现在阿国正在审问他。”



    “好,尽快审问他,这样的人,你们不要对他客气,反正留他在这社会里也是一个祸害,你们想怎样就怎样。”钟向亮的意思已经说明白了,让陈天明大胆地对付封海涯,就算是要了封海涯的命,他们那边也是默认,帮陈天明他们承担以后的事情。



    “我知道了,我们尽快让他说出毒品的下落。”陈天明挂了手机,便让小苏给他拿来自己的面罩,然后上了六楼。



    陈天明一到六楼,上面的张彦青看到陈天明来了,急忙叫着:“老大,你回来了。”



    “是的,事情怎样了?”陈天明问张彦青。



    “国哥正在里面审,不过这封海涯的嘴好像挺硬,不肯说。他今天晚上是自己一个人偷偷到夜总会里玩,然后被我们抓了回来的。”张彦青对陈天明说道。



    “最好是今天晚上能在封海涯的嘴里问出毒品在哪里,时间太久,会让蔡东风他们起疑的。”陈天明边想边说道。突然,他灵机一动,“你在这里看着,我进去看一看,你一会再进来。”陈天明说完,便在张彦青的耳朵边小声地说着什么。



    陈天明一进去,就发现林国和两个兄弟正在审着一个男人,看来,他就是封海涯了。



    “你M的,你说不说,封海涯,不说我就弄死你。”林国狠狠地打了一拳在封海涯的肚子上,如果不是要问毒品的消息,他真想打死封海涯,他倒要看看是封海涯的嘴硬,还是骨头硬。



    “你打啊,打死我啊,我说了,我不知道什么毒品。”封海涯也大声地对林国说道。他也看到林国是为了想得到毒品的消息,不敢怎样杀死自己,所以,他死咬着不说,那自己的命就还在,现在他还抱着希望,希望蔡东风明天发现自己不见了,会来找自己。



    因为今天晚上蔡东风让魔王派去J县处理一件事情,不在M市,所以他才偷偷地跑了出来,到夜总会找小姐,可谁知道刚开车到夜总会的停车场,一下车,自己就被一伙蒙面的人抓住,并把他打晕了。他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被绑在这里了。



    “阿国,他说了吗?”陈天明走到林国的旁边问道。



    “老大,你回来了,封海涯还没有说,”林国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反正我们今天晚上抓了几个蔡东风的手下,只要有一个人说了就行,刚才上头已经打电话跟我说了,说谁先说的,就留那个人一条命,其它的全都干掉。”陈天明边说边用手掌做了一个砍头的姿势。



    “抓了几个……”林国蒙了,他们今天晚上不是只抓了封海涯吗?怎么抓了几个蔡东风的手下呢?当他看到陈天明对他使了一个眼色后,他就明白了,是陈天明故意这样说的。“好,我明白了,老大,希望那边的兄弟能问出毒品的下落,让我好好地弄死这个封海涯,他M的,我看他就不顺眼,真的想弄死他。”说完,林国一付非常气愤的样子。



    “阿国,你不要生气,没有办法,如果问不出什么毒品下落的话,你是不能对他怎样的,因为上头已经说了,要知道毒品的下落,但是,如果有别人说了,那这个封海涯就随你怎样处置都行?你是先挖他的眼睛,还是先割他的小。都行,你的手段都是那样的了,慢慢地弄死对方,让他生不如死。不过,我们要等啊,等出毒品的下落。”陈天明故意语重心长她抱育着林国。



    “我知道了,老大。”林国知道陈天明在演着戏,至于是什么戏,他就不知道了,反正他也不管,配合老大就行了。



    封海涯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陈天明说的话非常有道理,他是非常认同的,如果这伙人不知道毒品下落的话,那他们是不敢对自己怎样的,但是,他们还抓了别的兄弟,就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说了。想到这里,封海涯就在心里啊弥陀佛,希望那些被抓的人死顶,千万不要说出来。



    “老大,那个人说出毒品的下落了。”张彦青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兴高采烈地对陈天明说道。现在张彦青的脸上全写满了两个字,那就是“高兴”。



    “太好了,阿国,这个人就交给你了,随便你怎么慢慢地弄死他,但是,你要先把他的口封住,不要让他的惨叫出来,那样就吵死人了。”陈天明一边向林国使了一个眼色,一边高兴地说道,好象当他听到张彦青说有人供出毒品的下落时,他就一直这么高兴了。



    “我知道了,老大,我会先把封海涯的嘴用胶布粘住,然后割他的**,再给他的伤口处撒上一点盐。过了半个小时后,当他尝完了这种享受后,我再慢慢地割他大腿,每割一处,就放一点盐,当在他身上割完360道伤口时,我再把他的眼睛挖掉。估计这样,再过几个小时,封海涯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了!”林国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对封海涯非常兴奋地笑着。



    现在林国的表情就好像一个变态的恶魔一样,那阴阴的笑容,如一把利刀插进了封海涯的心脏。林国慢慢地把自己的衣袖卷了起来,然后在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把锋利的小刀,看着小刀锋口处的白光,应该是非常非常的锋利了。



    第三卷第313章我什么都说



    封海涯看见林国准备向自己动手,急忙说道:“别,别,我把我知道的事情全告诉你们,你们不要杀我。”现在的封海涯害怕了,刚才嘴硬的他知道有人告密后,自己在这伙人的眼里已经没有价值了,要杀掉他的时候,他急忙想招供了。



    林国故意一脸的不以为然,“哈哈,封海涯,你说得太迟了,我们老大刚才不是说有人已经招供了,你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刚才你的嘴不是很硬吗?我一会就先把你的牙齿全打掉,然后让你全吞下去。”林国恶狠狠地说道,现在封海涯的心里防线已经被他们攻破了,反而他不急了,慢慢玩封海涯。



    “阿国,也不能这样说,可能刚才那边的人说得不够详细,这个封海涯说得详细,如果是一样的话,那这个封海涯就给你玩死算了。”陈天明突然笑着对林国说道。



    “对,对,这个老大说得对,我一直跟着蔡东风,知道他的事情多,我一定说得比别人更详细的。”封海涯听陈天明这样说,好象突然看到了一线生机,于是,他急忙地说道,他准备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说出来,包括蔡东风玩过多少女人。



    陈天明故意地想了一会,然后对封海涯说道:“那好吧,你就把你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们吧,不过,封海涯,我告诉你,如果你说的比较详细,那你的小命就保住了,但你说得如果不如别人说的详细,那你就不会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我会的,我会把我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你们的。”封海涯拼命地点着头,现在,他为了保命,什么都肯说了。



    “阿国,我现在出去一会,一会你就拿着封海涯的口供来和我核对一下,看看封海涯说得详细,还是别人说得详细,然后再决定干掉谁。”陈天明边说边摇着头走了出去。看来,事情快要有结果了,陈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说道。



    陈天明在二楼边看电视边和小苏他们聊天的时候,林国就兴高采烈地拿着几张纸跑了下来,“老大,封海涯全招了,你的计策太棒了,这样一逼他,他什么都说了,连蔡东风和他做过很小的坏事也说。”



    “那好,别的事先不说,现在你说一下毒品在哪里,有什么人把守?”陈天明对林国说道。



    “那50公斤毒品放在海界路70号的一间仓库里,里面有十几个人把守,蔡东风今天不在,他到J县去了。不过听封海涯说,里面有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把守,叫雷魔,是蔡东风的师叔。”林国把刚才封海涯所说的情况复述了一下。



    “雷魔?”陈天明想了一下,突然他想起了以前自己曾经和电魔和狼王打过一场架,按“风云雷电”的排列来看,这个雷魔已经是电魔的师兄,就不知道他的功力如何,有没有比电魔高?不过,陈天明想着就算是比电魔的武功高,他也是可以对付的了。



    “是的,雷魔,就他一个人武功厉害,其它的那十几个人不足为惧,我们应该可以解决得了。”虽然封海涯说有几个人是魔门里的人,但是,林国还是有信心对付的,这段时间他们的武功又有了进步。



    陈天明想了一下,然后马上对林国说道:“你先叫人看好封海涯,我给向亮师兄打个电话先。”陈天明说完,便掏出手机给钟向亮打电话。



    “师兄,那个封海涯招了,毒品在海界路70号的一间仓库,里面有十几个人把守,其中武功最厉害的人是魔门的雷魔。”陈天明说道。



    “太好了,天明,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钟向亮问陈天明看。



    陈天明顿了顿,说道:“事不宜迟,我想今天晚上动手,因为如果他们发现封海涯失踪了的话,我怕他们把那批毒品转移了。”



    “是的,越早动手越好,不过,雷魔是魔门掌门魔王的师弟,魔门的几大高手之一,你能应付得了吗?要不要我今天晚上过去帮你?”钟向亮担心地说道,雷魔的功力他是知道的,和他不相上下,所以,他怕陈天明他们应付不来。



    “我应该可以应付,我以前和电魔打过一场架,也不过如此,再说,师兄,如果你出手的话,你不怕违背了你自己的原则?”陈天明说道。就是因为钟向亮想着自己是安全人员,什么事情都要讲证据,所以,他以前才不出手。



    “你以前和电魔打过架吗?你能打赢电魔的话,那就应该不会有事。”钟向亮一时心急,当他听到雷魔的时候,忘记陈天明的武功比自己还厉害了。“不过你们要小心,虽然你们是为正义而战,但是,我们是不会给你帮助的,因为没有证据,而且我们也不想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我知道,师兄,我们不要你们的帮助,我们可以应付,那就这样了,你等我的好消息吧!”陈天明笑着说道。今天晚上,又是他出手的时候了。



    “等等,天明,找到那批毒品后,你们就把它烧掉。”钟向亮怕陈天明挂机、急忙地说道。



    “烧掉?”陈天明呆了。



    钟向亮顿了顿,说道:“是的,如果你再把这些毒品放回公安局的话,魔王一定又会叫人来抢,那时,事情就会更复杂了,所以,不如你们把毒品烧掉,这样,就能一了百了,不会再有什么人对这些毒品有别的念头,反正我们知道这毒品没有了就行,这样,这批毒品就不能为害社会了。另外,这些参加抢毒品和看守毒品的人,按法律来说,都应该判死刑了,因此,你们就不要手下留情,就让你们这些黑暗的正义使者来判他们的死刑吧!”钟向亮说得非常庄严,好像授权了陈天明他们什么似的。



    “我知道了,师兄,那封海涯呢?”陈天明问钟向亮。



    “他也是和他们一样,”钟向亮说道。



    “可我已经答应封海涯不杀他了。”陈天明为难地说道。毕竟他们答应了封海涯,只要他说出所有的事情就不杀他。



    “那这样吧,废了他,等事情过后再让他走,估计他也不敢再回去找魔门的人。”钟向亮想了想,说道。



    “好,另外封海涯还说了一些情况,等明天之后,我再叫阿国送过去给你。”陈天明说完,便挂了手机。



    陈天明打完电话,便把林国叫了过来,“阿国,你准备一下,叫兄弟看好封海涯,然后你、彦青、小苏,再带几个兄弟,我们今晚就去海界路70号,把那些毒品烧了。”



    “好,老大,刚才我已经叫彦青他们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另外,这是我刚才根据封海涯所说的口供画的图,这是仓库,他们分为三个点,蔡东风的几个手下在这里,魔门的几个人在这里,而这里有间房间,雷魔就在这里住,50公斤毒品就放在房里的里间。”林国指着自己画的图对陈天明说道。



    陈天明看了一会,赞赏地对林国说道:“不错,画得很好,很详细,阿国,到时我负责对付雷魔,你和彦青、小苏就对付这几个魔门的高手,打不了的话,你们就用三合之术拖着他们,等我对付完雷魔再回来帮你们,而其他几个兄弟就对付蔡东风的几个手下。”陈天明开始安排今天晚上的行动。



    “行,我知道了,一会我把图给他们看的时候,再告诉他们。”林国点点头,说道。



    “师兄刚才说了,让我们不要手下留情,反正这些垃圾能干掉就干掉。”陈天明正色地说道。“今晚十一点出发,让大家准备好了。”



    十一点的时候,陈天明他们就悄悄地开着一辆面包车出发了。这次,他们总共去了十一个人,陈天明、林国、张彦青、小苏,还有六个平时练功练得不错的兄弟和一个兄弟开车。因为这次是做一些不光明正大的事情,所以,他们没有带枪去。



    到了附近,陈天明就让车停了下来,大家步行过去。这次,除了六个兄弟各带了一把砍刀之外,陈天明和林国他们没有带什么武器,因为,像现在林国他们的武功,有武器和没有武器都是一样的。



    到了仓库的门口,陈天明运功一听,听到里面有人在看电视,有人在打牌什么的,不是很吵,如果没有运功是根本听不到的。于是,陈天明向林国暗暗地使了一个眼色。



    林国看到陈天明的眼色后,点点头,然后走到仓库旁边的一个小门处,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出来。这个仓库有两个门,一个是大门,是给车进去运货的,而这个小门,就和平时房间的门一样,给人进出而已。



    林国拿了一条长长尖尖的东西往小门的锁洞里慢慢地损了进去,然后轻轻她扭着。大概扭了一会后,那门锁就被林国扭开了。曾经有一次,陈天明就开玩笑地对林国说道,问他这开锁的技术是从哪里学的?是在部队里学的,还是回来做混混后学的?但林国只是笑了笑,摇着头不肯说。



    小门轻轻地打开了,陈天明先让那六个兄弟进去,接着到林国他们,然后再到自己。根据封海涯所说,要进到雷魔的房间必须要经过前面的两个点,那就是蔡东风的手下和魔门的手下那两个点。



    因为这两点和雷魔的那里呈三角形的姿势,蔡东风的手下和魔门的手下是并排的,隔离不远,所以,不管是谁进来,都是会先经过他们这里,让这些人发现,他们一示警,里面的雷魔就会知道做好准备的了。xiaoshuoSHU.ORG



    第三卷第314章雷拳



    陈天明他们全部偷偷地进去后,他一把手一挥,林国三个人就向左边扑过去,而另外六个兄弟就向右边扑过去,陈天明直接往中间的那房间飞去。



    “有人,大家注意。”在陈天明他们刚冲过去的时候,魔门的弟子首先发现了陈天明的潜入,于是,他们惊惶失措地叫了起来。



    “大家按计划行事,小心。”陈天明边小声地叫着,边继续向雷魔所住的房间冲去,他想最好等雷魔没有发现之前,把他掌毙在房间里面。



    但是,让陈天明失望了,在他快冲到房间的时候,一个老头也飞快地冲了出来,陈天明看着这老头敏捷的身手,知道这人大概就是雷魔。



    “你是谁?你来这里干什么?”雷魔厉声地对戴着面罩的陈天明说道。他本来在里面休息,突然听到外面说有人,接着又是一阵大吵的声音,他就知道出事了,当他急忙冲出来的时候,就发现陈天明正往他这边冲过来。



    雷魔再转眼看看前面,大概有十个八个和陈天明穿着一样黑衣服的面罩人,他们正在与自己的手下和蔡东风的手下进行交锋。



    “你是雷魔吧?”陈天明低幽地问着。



    “你,你怎么认识我?你是谁?”雷魔奇怪地说道。开始他本来以为是一般的小贼,现在听陈天明这样说,看来人家是有备而来,看来自己是要小心行事。



    陈天明听雷魔这样说,知道封海涯所给的情报准确,于是,他继续地说道:“那毒品是不是在你房间里面?”



    “你到底是谁?”雷魔紧张地说道,他已经把自己的功力运在右掌上,准备如果陈天明没有说清楚的话,就想一掌把他打死。



    “我是阎罗王派过来的黑暗使者,我们是替天行道,专门杀你们这些做尽天下坏事的人。”陈天明幽深地说道,现在他的语气就好像是阎罗王派过来的小鬼,要索雷魔他们的命似的。



    “你不要在装神弄鬼,我知道你是人,既然你都知道毒品在这里,那你和你一起来的人都得死。”雷魔恶狠狠地说道。



    “哈哈,这话应该是我跟你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辰未到,现在,你们的报应时辰到了。”陈天明哈哈地笑着。虽然他估计雷魔的功力不会比电魔强到多少,但是,他还是要谨慎行事,今天晚上的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那我先打死你再说!”雷魔听陈天明的语气年龄不大,所以,他估计陈天明的功力是不会强到多少,因此,他只是运起五成功力,然后一掌向陈天明打了过去。顿时,一道劲风就从雷魔的拳头里发了出来,直打陈天明的面门。



    陈天明一看雷魔打过来的功力,知道他比他师弟电魔的功力还强上两三分,所以,他也就不那么紧张了。他右脚一扭,向上一飘,轻轻地躲过了雷魔的一拳。



    “唉,雷魔,我见你这么老了,我就让你三招吧,不要到时你到下面了,跟阎罗王说我以小欺老,不过,像你这样的老头,也应该去阎罗王那里报道了。”陈天明取笑着雷魔,只要雷魔越气,他的心神就会越乱,功力就会发挥得越不好。



    “妈的,你这个小兔息子敢笑我,我不弄死你,我就不叫雷魔。”雷魔说完,也不再敢轻视陈天明了。因为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他这一出手,看陈天明这么轻松地躲过自己的攻击,就知道陈天明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了,所以,他要用上绝招了。



    突然,雷魔的两手一个交叉,大吼一声,右掌在半空挥了一个半圆,然后再向陈天明打去。这一拳,比刚才的攻势强了一倍,如雷霆之势,并且雷魔的这一拳好像有点雷光似的,看来,雷魔的这一拳是有点名堂了。



    其实,雷魔就是靠这拳成名,这拳招叫雷拳,所打出的拳就如雷霆火炮似的,威力无比,雷魔就是靠这雷拳击败了不少的成名高手。今天,他见陈天明的武功高强,又摸不着他的底细,心里有点害怕,于是,他就用出了自己的绝招。



    因为,一个过来偷袭的人,在没有进来之前都知道自己叫雷魔,一定是模清了自己的底细,在知道自己的底细还敢来的人,肯定自己有什么把握才敢过来,于是,雷魔不得不小心了。



    看着如雷击般的攻势向自己这边攻过来,陈天明也不敢像刚才那样开玩笑了,因为,雷魔这拳攻过来的势头非常猛,于是,陈天明要开始防护了。



    “以柔克刚,”陈天明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像雷魔这样的强的攻势,如果自己也以很强的攻势相对的话,那一定会产生更大的气流,把这仓库击垮的。如果仓库倒下来,大家就会一起死翘翘,所以,陈天明才不会这么笨呢?自己有大把美女在等着自己,如果自己死了的话,那太对不起那些美女了。



    陈天明把手轻轻一挥,自己的身边就挥起了一层薄薄的气流,把自己整个人罩住。大家别看他的这层薄薄气流,其实里面已经有他非常多的柔气,这种柔气是他的真气所构成,看似薄和柔,其实已经能挡千军万马的攻势了。



    当雷魔那强劲的拳风打到陈天明的身上时,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好像雷魔刚刚好打到陈天明的身边,不想伤害陈天明似的。



    奇怪的雷魔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再看看陈天明,奇怪了,我的拳风哪去了?雷魔自言自语地对自己说道。其实,雷魔的拳风已经被陈天明的防护柔气化解得烟消云散,这就是以柔克刚了。



    “雷魔,这是第二招,你还有一招,三招过后,就到我出手了。不过,我告诉你,我出手一般也是那么一两招,如果你能逃得过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了。”陈天明笑着说道,他说的是事实,到他还手的时候,他会用上自己八成或者十成的功力,如果他雷魔都没有事的话,那就说明他的武功比自己强了。



    “你还在取笑我,那你就再接我一招雷霆之火吧!”雷魔生气地大叫着,刚才的那招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己的拳风不见了,他就不信这个邪,他准备再用一招绝招对陈天明进行攻击。



    雷魔还是双手交叉,不过这次不是挥半圆,而是右拳先是半曲,顿时,雷魔的拳头还没有攻击出去,就在拳头的旁边产生一股气流,这气流不是白色或者无色的,而是红色的,红得像火,这可能就是雷霆之火所得名。



    咦,不知道这红色的气流会不会像火一样把人烧成烧猪呢?陈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着。但是,也没有让他想多久,雷魔的那雷霆之火就向他直击了过来。



    现在,向陈天明直击过来的那团红气流越来越大,就如一团大火似的向陈天明扑了过来,如果陈天明躲闪不及时的话,可能会被烧成烧猪。



    不过,陈天明也不怕,虽然他说过这招还是让雷魔不反击,但是,他已经知道怎么相挡。他暗运真气,把自己的前面形成一堵强烈的反弹墙,他要把雷魔击过来的红气流反弹回去。M的,想把我烧成烧猪,那我就先烧了你。陈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着。



    当红气流到陈天明的面前时,就被他的真气所挡住,并且反弹了回去,那股红气流好像归宗认主似的,马上调转头向雷魔扑了回去。



    雷魔见自己发出的拳风竟然被陈天明反弹了回来,并且向他的身上扑了过来,他着急地马上一个飞跃,想躲过这气流。因为他知道,这招叫雷霆之火,就如真火一样,如果被碰到,一到会烧着的。



    虽然雷魔已经向上飞跃,但是,他还是飞得太迟了,那气流还是烧到了他的脚,把他下面的裤子烧了起来。



    看到自己的裤子被烧着了,雷魔急忙跳回地下,然后运起真气对着自己的脚下轻轻地挥了一下掌,顿时,他下面裤子的火被他所挥出的掌风所扑灭了。但是,雷魔小脚下的裤子全被烧掉了,连他那双新买的名牌皮鞋也烧得特别难看。



    “雷魔,你这样是不是觉得特别凉快了,这么热的天,你穿短裤就成了,还穿什么长裤啊?你要谢谢我啊,你这裤子是我帮你改的。”陈天明看着雷魔那已经被烧掉三分之一的裤子,不由自主地笑着说道。现在雷魔的样子太滑稽了,十足一个街边的乞丐。



    “妈的,你再接我一招试试,”雷魔看着陈天明在取笑自己,气得两眼怒瞪,牙齿紧咬着嘴唇。



    “喂,你讲不讲理啊?你都打了三招,该我出手了。”天明白了雷魔一眼,埋怨地说道。这人怎么一点公德心也不讲,自己都让了他三招,他还想打第四招,看来他雷魔的素质是非常非常的低了。



    但是,雷魔哪会听陈天明的说话,他现在只想的是要把陈天明打败,要不,他后面那50公斤的毒品就麻烦了,并且,自己也可能是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雷魔运起了自己全身的功力,接着大叫一声:“雷霆之怒!”只见他那垂直的双拳,慢慢地往自己的胸部位置提起来,那双拳在提起的时候,好像有一种丝丝的响声似的。



    在雷魔的双拳提到他的胸部时,突然猛地双拳相交,这时,雷魔整个人好像被拳风所笼罩似的,有点看不清楚雷魔的嘴脸。“怒龙出海!”雷魔又是叫了一声,只见他双拳快速地向陈天明所站的方位打了出去。



    第三卷第315章完成任务



    雷魔用自己的双拳向陈天明打了出去,顿时,两道拳风所形成的气流如两条发怒的龙,并且好像发出丝丝的怒声,飞快地向陈天明上下两处发起强烈的攻击。



    你M的,真的是太没有道德了,男人有两个地方“脸和下面”是绝对不能打的,但你雷魔竟然敢打我的这两处地方。陈天明越想越生气,他运起自己八成的功力,准备给雷魔一个下马威。



    刚才他已经试过雷魔的功力,自己用八成功力绝对能把他打得呱呱叫。因为,如果自己用十成功力的话,怕把这仓库打倒了。这雷魔都几十岁快没有命的人,死了不可惜,但他可是前途光明,年轻有为的三好青年啊,怎么能与他同归于尽呢?



    于是,陈天明把手一挥,运起自己身体的四道真气,现在,他已经琢磨出一点门路了,自己本身的真气是非常宝贵的,所以一般是不打出去的,留着保护自己,作为防护之用就行了。



    而一般与人交战的时候,就用天气和地气,反正这气不是自己的,不用白不用,打了之后,回家再修炼又有了,所以,平时与人交战的时候,陈天明一般是不吝一当这两种真气的。而血黄蚁血液化为的真气,那就是作为排名第二的攻击真气,自己的真气排名第三,那是一般不用的。



    因此,现在陈天明准备用上天气、地气和血气(血黄蚁血液化为的真气,以后简称为血气。)来对付雷魔,他雷魔不是用两股拳风对付自己吗?那他就用天气和地气来挡住雷魔的那两股什么怒龙出海的拳风,然后自己再用血气攻击他。



    现在陈天明这样的打法,就如与别人的双手打架一样,本来是大家双手对双手,突然他陈天明多出一只手,让别人没有手招架,从而打到了别人。



    “来了,那就试试我的厉害吧!”陈天明边说边用自己的天气和地气快速地挡住了雷魔的两道拳风。”嘭”的一声,四道真气相撞在一起,溢出的真气向旁边冲去,打在远处的货物上,那些货物就东歪西倒地全散开了。



    “嘿嘿,好戏还在后头呢!”陈天明在心里阴阴地笑着。因为在他的真气与雷魔的拳风相撞时,他的血气也跟后向雷魔打去。



    在自己的拳风与陈天明的真气相撞在一起时,雷魔就感到非常吃力了。因为这是他全身打出的功力,也就是说,他的这招如果不能占上风的话,那他和陈天明继续打下去,也是不能赢的。



    现在,雷魔感觉到自己的拳风与陈天明真气相撞,自己的拳风就全被挡住了,一点也不能再往前进攻。他惊愕了,这个人好像年龄不大,他这样的功力是怎么修炼出来的?就算他在娘胎里开始练功,也不可能练到这样的地步啊?



    就在雷魔想不通的时候,陈天明的血气也攻击过来了。当雷魔发现血气攻击过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办法躲得开了,因为刚刚打出的拳风,已经用了他很多真气,并且陈天明这血气来得也太快太猛了。“完了,”雷魔在心里惨叫着!”嘭”的一声,陈天明的血气打在了雷魔的胸膛,直把雷魔打得一直往后退,退到墙壁上,没有路可退才停了下来。



    “扑”的一声,紧靠在墙壁的雷魔紧捂住刚才被陈天明打中的胸膛,吐出一大口的鲜血。现在的他脸色惨白,两眼无神,已经不像刚才那个神采飞扬的雷魔了,反而是一个真正的老头了。



    “雷魔,本来你是一个老头,我不想杀你,但是,上次你们在抢毒品的时候,残杀了十几个官兵,还贩卖这么多的毒品,你罪已该死,你就纳命来吧!”陈天明举起自己的右掌,阴阴地笑着。



    就在陈天明举起手准备干掉雷魔的时候,雷魔突然伸手往自己的怀里一掏,不知道掏出什么东西来,只见他拿着那东西就往陈天明那边一扔。



    陈天明以为雷魔扔来的是什么,急忙用右掌发出真气一挡。那东西突然散开,发出一股烟雾,这烟雾越来越大,越来越浓,竟然让陈天明看不见前面的雷魔了。



    怕雷魔会再暗算自己的陈天明,急忙运气全身,只要外界有人对他攻击的话,那他就马上回攻。可过了一会,前面还是没有动静。



    这时,刚才还挺浓的烟雾慢慢地散开了,让陈天明看见前面的情景。咦,雷魔呢?陈天明着急地看着。



    他急忙往房间里冲过去,没有人,再跑进里面一看,还是没有人,只是有一堆东西在那里,这堆东西陈天明以前见过,就是当时他在天星帮里缴获的毒品,想不到现在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上。没有见雷魔的陈天明,又急忙跑出房间,现在烟雾已经全散了,陈天明运功仔细地看了四周,竟然在仓库里没有发现雷魔。M的,雷魔去哪了?陈天明生气地想着。



    其实,雷魔被陈天明打成重伤后,他一听陈天明要干掉他,怕得忙掏出自己的保命烟雾就向陈天明扔去。他这保命烟雾是他自己研制出来的,里面放着一些化学成品,只要打开盖子扔出去后,就会产生一股浓烈的烟雾,能坚持几十秒。



    这几十秒已经够他逃命的了,所以,烟雾出现后,受重伤的雷魔运起自己最后的真气,施展起轻功绕过陈天明的方位拼命地逃出仓库,他知道,只要几十秒一过,陈天明发现自己不在的话,一定会找自己。



    因此,他现在也不管什么毒品和自己的手下了,因为自己是魔王的师弟,最多是被魔王骂一顿惩罚一下,都好过被陈天明打死,他要快点离开这里逃回魔王那里,让魔王帮自己治伤,然后再让魔王为自己报仇。



    找不到雷魔的陈天明只好看着林国他们那边的打斗。那六个兄弟已经把蔡东风的手下全都干掉了,而林国他们三个人正在和魔门的五个弟子打得正激烈。



    因为他们那边人多,林国他们只有三个人,虽然这样,但林国他们还是用三合之术占了上风,特别是林国越打越猛,越打越高兴似的。



    “阿国,你们快点,要不要我来帮你们。”陈天明大声地叫着,刚才他和雷魔的打斗一定发出挺大的声响,不知道有没有影响到隔壁,不过,刚才来的时候发现旁边的也都是一些仓库,应该是没有人的。



    “不用了,老大,我们很快就行了,”林国笑着说道。“彦青,小苏,老大在催我们了,我们速战速决吧。彦青,你攻东位,小苏你攻南位,用我们混。里的那招混元归一,把他们全打倒。”



    “好,我们知道了,国哥,”张彦青大声地回应着。现在他们呈三角的位置把五个人包围住,那五个人想冲出去,但都被林国他们打得又退了回来,现在,林国让张彦青他们用上混M的一招厉害杀招,就是想让他们各自把旁边的一个人干掉,先干掉三个人,然后再对付剩下的两个人。



    其实,如果一开始林国他们用上这招的话,是对付不了那五个魔门弟子的,因为他们本身的功力不弱,但林国他们用三合之术困住了这五个人,一边和他们打斗,一边消耗他们的功力,打到现在的时候,那五个人的体力已经消耗了很多,有点筋疲力尽的感觉。



    “混元归一,”林国突然大叫了一声,同时,他也使同这招“混元归一”,以掌化刀,向最近自己的那个魔门弟子砍去。张彦青和小苏马上也使出了这招绝招,顿时,里面就发起了三道掌风。“啪啪啪”的三声,魔门的三个弟子被林国他们打中了,那三人头一垂就倒在了地上。



    林国他们见五人已经倒了三个,更是不客气了,林国又对旁边的一个魔门弟子施展杀招,而张彦青和小苏同时向另一个魔门弟子杀去。不一会儿,林国他们就把这些人全解决掉了。



    “你们六个人去那房间里的里间把毒品抬出来,”陈天明指着那间房间说道,其实大家在没有来之前已经看过林国所画的图,对里面的环境已经一清二楚,还有毒品的存放。“阿国和彦青,你们检查一下倒在地上的人是不是全死了,不要留下活口,小苏你打电话叫车开到仓库的门口。”陈天明想起钟向亮的话,这些人都是无恶不作的人,留在社会一天,就为害社会一天,所以,他也不想手软了。



    在陈天明的暗示下,那几个兄弟把毒品搬到仓库的外面,张彦青就马上跑上车,然后提了一箱汽油下来,全洒在那些毒品上。



    “我们走吧,这里不能再久留了,让雷魔逃了出去,不知道他们的人什么时候过来?”陈天明说完,但招呼大家上了面包车,然后他掏出打火机点燃了那堆毒品。因为毒品全被洒上了汽油,火一着,就烧得特别厉害。



    见毒品已经烧着了的陈天明,便上了车,叫快点开车,像现在的毒品烧成这样,就是现在救火也没有什么用的了。



    在车上的陈天明掏出手机给一直在等消息的钟向亮打电话了。



    “师兄,那些毒品已经被我们烧了。”陈天明说道。



    “太好了,这样我就放心了。”钟向亮一听到陈天明这消息,高兴地说道。



    “不过,让雷魔逃了,我把他打成重伤,可没有想到他扔出烟雾挡住我的视线后,就逃走了。”陈天明可惜地说道。



    “逃就逃,他不是关键,关键是毒品,现在你们烧了毒品,就是出色地完成任务了,我会给你们记上一功的。”钟向亮说道。



    第三卷第3章美女做饭



    雷魔捂着剧痛的胸口,气急败坏地跑回魔王住的地方,因为已经是三更半夜,他叫了好一会儿的门,才有人开门。他一进一楼的◇厅就拼命地大叫:“出事了,出事了,魔王师兄,你快点出来。”



    没一会儿,就有人通知魔王下来了。魔王来到一楼,看到雷魔脚上的裤子没有了,并且嘴角还有血迹,他就知道雷魔出事了,那批毒品出事了。



    雷魔一见魔王下来,着急地说道:“魔王师兄,有一群人偷袭了仓库,特别是有一个人武功高强,把我打成重伤,后来如果不是我用上保命烟雾,就逃不出来向你报信了。”雷魔说完,还吐出了一口鲜血,看来,他被陈天明打得不轻。



    “那毒品怎么样了?”魔王关心地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至于那些留守仓库的人是死是活,他是不关心的。



    “我也不知道,估计是没有了,我都被打成重伤,那些人更是不要说了,妈的,那人的武功真的很高。”雷魔恨恨地说道。



    魔王没有说话,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风魔,你和云魔带一批手下现在马上赶到仓库去,看能不能把那些毒品截回来?”说完,他把手机挂了,对雷魔说道:“我已经叫风魔和云魔去了,有他们俩人一起去,应该可以对付,你现在把当时的事情告诉我。”



    于是,雷魔就把当时的情景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魔王。



    “一群戴面罩的人?”魔王暗暗地思考着,“想不到M市现在有这么多高手!”因为魔王知道,能把雷魔打成这样的人,武功不简单,在M市也找不出几个来,但是,今天晚上却出现一个,还戴着面罩不知道是谁?



    “看他的年龄不大,并且我与他交手的时候,也不知道他使的武功是什么武功,感觉怪怪的,我没有见过。”雷魔说道。“师兄,我没有用,看不住那批毒品。”雷魔一直都在叫着魔王师兄,他的口的是唤起魔王对他的师兄师弟情,这样,魔王就不会怎么重罚他了。



    魔王想了一会,然后又看了一下雷魔受重伤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事也不能全怪你,来的人武功高强,你都被打成重伤了。”魔王想着雷魔是自己的师弟,再说,现在也是自己要用人的时候,还是算了。



    “师兄,等我伤好后,我会找出那个人报仇的。”雷魔恨恨地说道,想着自己都人打成这么惨,还不知道打人的是谁。“别说了,让我看看你的伤。”魔王走到雷魔的面前,搭起他的脉。过了一会,魔王惊叹道:“好强的内力,就算是风魔和云魔俩人遇到他,都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对手。”



    “什么,这人这么厉害?”雷魔一惊,大叫了起来,听魔王这样说,那自己能拣条命回来已经是万幸的了。



    “是的,我从你受伤的程度来看,这人的内力很强。其它的不说了,我先帮你疗伤。”魔王说完,用手掌按在雷魔的命门上,帮他疗起伤来。



    过了不久,魔王轻轻地把自己的手掌收了回来,“雷魔,我把你的伤治了一下,不过你还是要继续运功调息一个月才能痊愈。”



    因为魔王不想把自己的功力花得太多在雷魔的身上,他只是帮雷魔调整了一下零乱的经脉,然后让他自己疗伤。



    “谢谢师兄,”雷魔感激地说道。魔王不但不责骂他,还帮他疗伤,这让他非常感动。



    “好了,你上去休息吧,”魔王向雷魔摆了摆手,说道。



    “那我上去了,”雷魔向魔王打了一个招呼后,便上楼了。



    “铃铃铃,”魔王的手机响了。



    W。“喂,风魔吗?事情怎样了?”魔王看是风魔的电话,于是直接问了起来。“魔王,仓库里面的人全被杀了,并且毒品也被烧了。”风魔说道。



    “什么?毒品被烧了?”魔王大惊失色,这消息太让他意外了,如果是官方的人,不可能把毒品烧了,如果不是官方的人,那为什么他们会烧掉毒品呢?他们这次深夜袭击仓库,是有什么口的呢?既不是要毒品,又不是为了名利,这让魔王摸着脑袋想不通了。难道真有这么一群傻子替天行道,做正义的黑暗使者?



    “是的,全烧了,他们就在仓库的门口烧的,一点也不留,”风魔说道。



    “那你们回来吧,另外,叫人查一下,这群面罩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找到他们后,我要干掉他们。”魔王痛心地说道。如果这批毒品被官方缴获了,他还能想办法如何再抢回来,可现在全被烧了,那就相当于一笔非常大的钱款被烧了。



    “我知道了。”风魔挂了电话。



    魔王看着窗外心里非常气愤,可是这气却不知道往谁身上发,蔡东风被自己叫到J县去了,再说,以蔡东风现在的功力根本也不是那人的对手。而雷魔一是自己的师弟,二他也尽了力,还被那人打成重伤。要发,就发在今晚袭击的那些人身上。想到这里,魔王恨恨地咬了一下牙,暗下决心要找今晚的面罩人报仇。



    ————————



    今天是星期六,是陈天明非常高兴的日子,因为蔡东风不在M市,林国他们的跟踪也撤了回来,所以陈天明也不用去公司了,反jL林国他们都在。他现在就等蔡东风回M市,然后就找蔡东风报仇。



    但是,这不是高兴的主要原因,让陈天明高兴的主要原因是昨天小宁说今天要给他做顿饭,所以,一大早,他就开着车去接小宁了。接了小宁,他又开车去菜市场,准备买多一点菜,让小宁做多一点。



    “天明,你买太多菜了,我怕我今天中午做不了这么多。”在车上的小宁埋怨着陈天明,刚才自己在市场里都说菜已经够多了,但他还是在继续买,好像不用钱似的。



    “没事,你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我又不是要你一定做完这些菜。”陈天明笑着说道,毕竟今天吃的可是鸳鸯饭啊,不多吃一点,怎么能对得起自己呢?



    “我可是先说了,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并且做得不好吃,你可不能怪我啊!”小宁正色地对陈天明说道。



    “不怪,不怪,我怎么敢怪你呢?你就算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怪你。”陈天明拼命地摇着头向小宁说道。



    到了楼下,陈天明把车停好,就和小宁上楼了,在他们刚上二楼的时候,梁诗曼就刚好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诗曼姐,是你啊!”小宁看到是梁诗曼,高兴地叫了起来。



    “小宁,你怎么在这里啊?”梁诗曼见了小宁,也奇怪她说道。



    “我,我来朋友家坐坐。”小宁看了一眼陈天明,红着脸说道。因为现在她和陈天明提着几袋的菜,这样的情景人家一看就知道她和陈天明的关系不是一般的朋友了。



    “噢,”梁诗曼看了一下陈天明,又看了一下红着脸的小宁,点点头说道。



    “你们认识吗?”陈天明奇怪地说道。



    “是啊,诗曼姐是我酒吧的同事。”小宁笑着说道。



    陈天明一听,直叫自己糊涂,自己怎么忘了呢?小宁现在和梁诗曼是同一个酒吧工作的,一定认识的了。“你好,我叫陈天明。”陈天明故意地把手伸了出来,装作现在才认识梁诗曼似的。



    “你好,我叫梁诗曼,”梁诗曼见陈天明这样,她也只好伸出自己的手,她刚和陈天明一握手,就急忙地抽出了自己的手。



    “诗曼姐,今天我亲自下厨房,你一会过来吃饭好不好?反正他买的菜太多了,我正发愁怎么才吃得完呢?”小宁边说边白了陈天明一眼,然后对梁诗曼说道。



    “不了,小宁,你们吃吧。”梁诗曼看了陈天明一眼,不好意思地说道。在酒吧上班也是晚上才去,白天她也很有空,但是,这是人家的二人世界,自己加进去算什么呢?



    “诗曼姐,你不要和我们客气嘛,你在酒吧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怎样报答你呢?正好,我做一顿饭给你吃,反正吃饭的时候你过来吃就行了,天明,你说对不对啊?”小宁故意要陈天明表态。



    “对,对,诗曼,你就过来和小宁一起吃嘛。”陈天明见小宁这样说了,只好说道。只是可惜,他今天的二人世界、鸳鸯饭看来要泡汤了。唉,真的是天算不如人算啊!



    “那,那好吧!”梁诗曼见小宁和陈天明都这样说了,只好点点头。



    “诗曼姐,你先去忙吧,到可以吃饭的时候,我再让天明叫你。”小宁听梁诗曼答应;,高兴地说道。



    “那好吧,”梁诗曼点点头,便下楼去了。



    陈天明和小宁进了厨房,把手里的菜放下,小宁就开始看了一下陈天明厨房里的炊具和一些用具,高兴地说道:“天明,想不到你这厨房里的用具挺多的。”



    “呵呵,这是我姐买的,她有时在这里做饭。”陈天明笑着说道。



    “看来,你的命挺好的嘛,有人做饭给你吃。”小宁向陈天明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当然了,如果你经常给我做饭吃的话,那我的命会更好。”陈天明一边笑着一边讨好着小宁。



    “去你的,谁会经常给你做饭啊?”小宁故意生气地对陈天明说道,其实她现在的心里有点甜滋滋的。



    “唉,看来,我的命还是不好啊。”陈天明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道。“小宁,你要我帮你做什么吗?”陈天明偷偷地看着小宁那丰满的胸部,说道。



    第三卷第317章忘记过去



    今天的小宁穿了一件格子紧身上衣,把她的**衬托得非常突出,下面是一条绿色长裙子,露出白皙的小腿,引得陈天明在旁边看得直想流口水。



    “我不用你帮忙,你去客厅看电视吧!”小宁现在已经把一些菜、肉什么的全放在一边,她先把米袋打开,量出三个人的米,然后放在电饭锅里,放进水,洗了起来。



    “真的不要吗?”陈天明失望地说道。能和小宁一起在这个小厨房里,揩油的机会一定会不少的。



    “是啊,你快出去吧,都说是我自己做了,你帮我就不是我自己做的了。”小宁娇艳地白了陈天明一眼,说道。



    陈天明只好无奈地说道:“那你自己忙吧,我就在客厅,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就叫我。”说完,他便走出厨房。



    陈天明走到客厅,便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来,“铃铃铃,”门铃响了。陈天明起身走到门边,把门打开一看,是梁诗曼。“诗曼,不好意思,那饭还没有做好呢!”陈天明以为梁诗曼过来吃饭的,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知道饭还没有做好,我是想过来看看小宁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梁诗曼边说边走进来,然后直接走进了厨房。



    我都不要,难道会要你帮忙?陈天明边想边关上了门。



    果然,不一会儿,梁诗曼走了出来,对陈天明苦笑着:“小宁说她要自己做,不需要别人的帮忙。”



    “那你坐在这里看一会电视吧,估计也不用多久了,”陈天明想了想,刚才他在这里看电视也快有一个小时了,估计小宁做得也快差不多了。



    梁诗曼听陈天明这样说,只好坐在沙发的那一边,离陈天明远远的,好像她现在有点不想和陈天明靠得太近似的。



    陈天明拿起沙发桌子前的苹果,这是刚才他们在买菜的时候买的,准备想先饭后果的,但梁诗曼来了,不可能把苹果放在一边,不给别人吃的,于是,陈天明把苹果递了过去,对梁诗曼说道:“诗曼,你吃个苹果吧!”



    “噢,谢谢。”梁诗曼边看着电视边伸了手过来,但是,因为她的精神全放在电视上,没有多大看苹果,竟然把苹果碰丢了。看到苹果丢了,梁诗曼和陈天明急忙凑过去捡,由于两人都着急地俯过身子低下头去捡苹果,所以,俩人的头撞在了一起。



    “哎呀!”梁诗曼捂着自己被陈天明撞的地方痛苦地叫着,他们都俯得这么快,撞得当然是重了,陈天明倒还好,但是梁诗曼的头撞得可不轻。“不好意思,你的头现在怎样了?”陈天明急忙走到梁诗曼的身边,边看着她的脑袋边问道。



    “不,不碍事。”梁诗曼模着自己还很疼的脑袋,轻轻地摇着头说道。虽然不是撞得非常厉害,但刚才这一撞,她还是感觉到疼的。



    “让我看看,”陈天明看得出梁诗曼在硬撑着,她虽然说没有什么事,但是看她表情好像痛得不轻。于是,他轻轻地拉开了梁诗尹的手,一看,“天啊,还说没有事,你看你脑袋那里已经肿了。



    “没,没事的,你看你不是一样没有事吗?”梁诗曼还是轻轻地摇着头。



    “你怎么能跟我一样啊,我是铜头铁臂,你可是金枝玉叶啊!”陈天明夸张地说道。说完,他便跑回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一瓶活络油,“你坐好,我帮你擦擦。”



    “不,不用。”梁诗曼害羞地说道。因为,陈天明已经轻轻地按着她的脑袋,如果这样的情景让厨房里的小宁看到了,那就会误会的,她和陈天明可是清白的。可是,她哪还和陈天明清白的,她都曾经和陈天明做过三个小时了。



    “你别说话,坐好,一会就行。”陈天明边说边把活络油倒在自己的两个手指上,然后暗暗地运起内力,轻轻地帮梁诗曼擦了起来。



    梁诗曼只觉得陈天明的手指按着自己被撞的地方,好像有一种热热的感觉,特别舒服,自己刚才感觉到疼痛的地方,现在好像不那么疼了。而且,现在这种热热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在郊外的夜晚,她和陈天明在一起三个小时的事情。想到这里,梁诗曼的脸红了起来。



    按了不久,陈天明放开自己的手,问梁诗曼:“诗曼,你好点了没有?”



    “嗯,好像不疼了,”梁诗曼感觉了一下,高兴地说道,经过那天晚上的事情,她知道陈天明会武功。“你,你好厉害噢!”说完,她好像又想到什么事情似的,脸马上又红了。



    “呵呵,一般般,这样的事情只是举手之劳,”站着的陈天明边说边笑着。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口水差点流了出来。因为,他现在站的地方,低头下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梁诗曼的前胸。



    现在,他看到了梁诗曼的胸罩,还有她那深深的乳沟。陈天明一看到这里,马上就想起了那天晚上,梁诗曼在自己身上一直地坐着,而自己曾经也拼命地用力抓着她丰满的**。想到这里,陈天明只觉下面有一胜火升了上来,唉,下面硬了!



    梁诗曼奇怪了,因为她发现陈天明在自己的背后既不出声,又不走动,于是,便奇怪地抬起头,她看到陈天明正虎视眈就地看着自己的胸部,那种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的眼神,又羞又气的她急忙把自己胸部的领口处紧紧按住,不让陈天明再看。



    陈天明一见梁诗曼把自己的那里按住,知道自己刚才的不雅行为已经露馅了,于是,他急忙走回刚才坐的地方,坐下来。



    梁诗曼狠狠地瞪了陈天明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陈天明见梁诗曼这样的表情,急忙向她解释着:“我,我刚才不是故意看的,我帮你擦活络油的时候,是不小心看到的,我向你保证,我也只是看了一眼,才刚刚看到,就被你发现了。”



    “希望你好好对小宁,她是一个好女孩。”梁诗曼一语双关,她是告诉陈天明千万不要做对不起小宁的事情。



    “我知道小宁是一个好女孩,我一直都好好地对她。而且,你也是一个好女孩。”陈天明笑着说道。



    梁诗曼一听陈天明这样说,脸色马上变了,她摇摇头,说道:“我不是好女孩,我已经是一个残花败柳,这都是被他们害的。”梁诗曼越说越生气,她说到这里情绪有点激动。一个本来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女大学生,因为遇到叶大伟和蔡东风那些坏人,从此走上了厄运。



    “以前的都过去了,我会给你补偿的。”陈天明感激地对梁诗曼说道,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已经把他和梁诗曼绑在了一起。



    梁诗曼摇了摇头,说道:“我说过了,我不要你的补偿,我现在只想过上我自己平淡安稳的生活就行,请你不要打扰我的生活。就这样,我先过我那边,一会吃饭的时候再叫我吧!”说完,她站了起来想走了。



    “你别走,”陈天明见梁诗曼想走,急忙走到她的身边拉住她的小手,急忙地说道。“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我只是想作为朋友一样的帮你而已,难道你过你平淡安稳的生活,就不需要朋友吗?例如小宁,婷姐、我。我不是想揭开你以前的事情,我以前是不认识你的,我也是今天才认识你,你是小宁的同事,这就是你的新生活,不会再有人说起你以前的事情。”



    “你,你放开你的手。”梁诗曼见自己的手被陈天明抓住,红着脸想挣脱陈天明的手。



    陈天明没有放开梁诗曼的手,他看着梁诗曼继续说道。“我看你是不想忘记过去,因为你一直在逃避。”



    “我想忘记过去。”梁诗曼说道。



    “如果你想忘记过去的话,为什么看到我就拉倒地想躲,因为,你的心里还在想着以前的事情。你如果真的想忘记过去的话,就坦然面对一切,不要刻意地去做什么。”陈天明看着这个曾经被人伤害过很多次的女人,说道。



    梁诗曼想了想,点点头说道:“我,我会试着去做,但你现在可以放开我的手吗?”说完,她害羞地低下了头。



    “那你可不要走了。”陈天明怕梁诗曼又走了。



    “不会了,我会试着坦然面对。”梁诗曼摇着头说道。



    陈天明听梁诗曼这样说,便轻轻地放开了梁诗曼的手,“诗曼,你要记住,以前的不幸,并不代表你以后还是不幸,只要自己坚强,你一定能走出自己的阴影。”



    “谢谢你今天对我说的这些话,其实我也一直不知道我应该如何去做。”梁诗曼苦笑了一下,感激地对陈天明说道。



    唉!陈天明在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一个受过这么多打击的女孩,身体和心里上的痛苦都是让她不能接受的,她能坚强地活着下来,想着忘记以前的事情,已经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如果需要我帮助的话,你就找我。”陈天明试探地说道。



    “嗯,如果我解决不了的话,我会找你这个朋友。”梁诗曼笑着说道。看来,她已经在心里上想通了不少,对啊,要忘记以前,太刻意地逃避是不行的,这样,只会让自己还记着以前的事情。



    “行了,我已经做好了,天明,你去叫……咦,诗曼姐已经来了,那就好,开明,你收拾一下客厅的桌子,准备把菜端上来。”小宁本以为梁诗曼回去了,现在看到梁诗曼在,她就叫陈天明摆桌子了。



    第三卷第318章非常好吃



    陈天明听小宁这样说,高兴地说道:“好啊,终于可以尝到小宁大厨师的手艺了,我的口水都快流干了。”



    “看你这馋样,都不怕丢人。”小宁见陈天明这样喜欢自己做的饭菜,也白了陈天明一眼高兴地笑了。而梁诗曼在旁边看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陈天明急忙摆桌子,梁诗曼也过来帮忙,接着,陈天明就到厨房和小宁一起端菜端饭了。不一会儿,桌子上就摆满了饭菜,陈天明点了一下,四菜一汤,够丰富的了。



    “小宁,你辛苦了。”陈天明含情脉脉地对小宁说道。



    “不辛苦。”小宁摇了摇头,说道。



    梁诗曼看着陈天明和小宁这样,不由自主地笑道:“喂,你们就这样说来说去就行了,不要吃饭了。”



    小宁小脸一红,不依地对梁诗曼说道:“诗曼姐,你取笑人家,人家不来了。”说完,摇着梁诗曼的手臂。



    “你看看,你这样有人会取笑你的。”梁诗曼边说边看了一下陈天明,她能看到小宁和陈天明在一起,心里也是有点高兴的。小宁漂亮大方纯洁,是一个好女孩,很配陈天明。



    “哼,他敢取笑我,我能就跟他没完。”小宁红着脸瞪了陈天明一眼。



    “别,你别跟我没完,你就算给我一千个胆子,我也不敢取笑你。”陈天明急忙拍着小宁的屁股,“小宁,你把碗给我,我帮你装饭。”陈天明边说边打开了电饭锅,他看;里面的饭,不由地呆了。



    “怎么不帮我装饭啊?”小宁看到陈天明站在那里,奇怪地说道。



    “小,小宁,你煮的是饭还是粥啊?”陈天明小声地问小宁。



    “是饭啊!怎么了?”小宁奇怪地问陈天明。



    “没,没什么。”陈天明不敢说了,他现在看着电饭锅里的也不知道是饭还是粥,应该介于饭粥之间吧,水不干,但水也不多,陈天明也不知道如何定义这个是饭还是粥,干脆就叫它粥饭吧!



    小宁不相信地站起来,一看电饭锅,惊讶地说道:“惨了,可能我放的水多了,这怎么办啊?”



    “没事,这挺好的,我不喜欢吃粥,但又觉饭比较干,还是这个好。”陈天明急忙讨好着小宁,千万不要让小宁的自信心没有了,要不的话,他就吃不了小宁煮的饭菜了。



    梁诗曼也走过来看了一下,笑着说道:“小宁,可能你放的水不对,以后煮惯了就行的。这样可以吃的,没事。”梁诗曼见小宁的神色好像有点黯然,忙安慰着小宁。



    陈天明装了三碗粥饭后,便心急地坐在椅子上,拿起筷子,高兴地说道:“我要第一个尝尝小宁做的菜。”说完,迫不及待地挟了一块炒鸡肉放进自己的嘴里,咬了起来。突然,陈天明的眉头皱了一下。



    “天明,好不好吃?”小宁紧张地问陈天明。刚才的饭她做得不好,现在,她把希望放在了菜上。“好,好吃,非常好吃。”陈天明拼命地点着自己的脑袋。他哪里敢说不好吃啊,毕竟这是小宁为自己做的。只是这鸡肉好像放的盐特别多,感觉咸得好苦似的。



    “那你多吃点。”小宁听陈天明说好吃,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来了,她高兴地对陈天明说道。“诗曼姐,你也多吃一点。”



    梁诗曼也挟了一块鸡肉放在嘴里,“哗,”她急忙把嘴里的鸡肉吐了出来,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小宁见梁诗曼这个表情,忙挟起了鸡肉试了一下,“哗,”小宁急忙把鸡肉吐了出来,说道:“好咸啊,咸得都苦。“只是有点咸而已,并不是很难吃,”陈天明见小宁有点伤心的样子,急忙地安慰着她。



    “天明,你不要吃了,快吐出来,咸死你啊。”小宁见陈天明还在吃着鸡肉,知道他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心疼地说道。



    “噢,没事,”陈天明闭上眼睛,猛地把那块鸡肉吃了下去,突然,他觉得自己特别的口渴,好想喝上两瓶矿泉水。



    “诗曼姐,你帮我试试别的菜。”小宁对梁诗曼说道。



    梁诗曼挟了其它三样菜试了之后,都吐了出来,她指着其中两样说道:“这两样菜和刚才的那鸡肉一样咸,这一样菜不咸。”



    “不咸?”小宁奇怪了,不咸怎么梁诗曼吐了出来。



    “它太甜了。”梁诗曼说道。



    “噢,可能我做菜时手忙脚乱,把糖当成盐了。”小宁不好意思地对大家说道。“那怎么办,没有菜吃了,里面还有一些菜没有做完,要不,我再去做?”



    梁诗曼笑了笑,对小宁说道:“这样吧,小宁,你已经忙了一个上午,就让我来做吧。”



    “那好吧,不好意思了,诗曼姐,本来想请你吃饭的,可现在还要你帮忙。”小宁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你坐坐,我看看里面还有什么菜,做个简单的菜来吃。”梁诗曼说完,便向厨房走去。



    小宁看着在旁边老是摸着喉咙的陈天明,心疼地说道:“我给你倒杯水,好吗?”



    “好,好,”陈天明喜出望外地说道。其实他太渴了,但是小宁在旁边他不敢去喝水而已。



    小宁走到饮水机旁,帮陈天明倒了一杯水,送了过去。陈天明一拿到水,便马上喝进肚子里。



    “还要吗?要不要我再给你倒一杯?”小宁说道。



    “要,”陈天明拼命地点着头。就这样,陈天明已经喝了五杯。“还要吗?”小宁看着陈天明那渴得要命的样子,不由地又问道。



    “那,那再来一杯吧,”陈天明说道,已经喝了五杯水的他,感觉舒服多了,天啊,可见那块鸡肉不是一般的咸,而是非常非常地咸啊!而且,他还把它吃了下去,不咸死他才怪呢?



    “你看你,叫你不要逞能,你偏要吃那块鸡肉,不咸死你算你命大了。”小宁白了陈天明一眼,埋怨地说道。



    陈天明笑着说道:“这是你第一次做菜给我吃,我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吃下去啊!”陈天明特别在那“第一次”上咬重了语音。



    “看你说的,那,给你水。”小宁把第六杯水送到了陈天明的手上。



    “唉,还是我的小宁对我好,帮我做菜,又倒水给我喝。”陈天明接过小宁手上的杯子,一付幸福得快要死掉了的样子。



    “去你的,谁是你的小宁啊,我是我爸妈的。”小宁羞着脸,啐了陈天明一口。



    “现在你是你爸妈的,但迟早你是我的嘛,”陈天明小声地说道,好像怕小宁听到似的。



    但是,陈天明的话还是让小宁听到了,她生气地对陈天明说道:“什么迟早?你不要胡思乱想,你,你再胡思乱想,我就生气了0了◇“是,是,小宁你不要生气,我以后不胡思乱想了。”陈天明见小宁好像有点生气了,急忙地说道。反正他胡思乱想,小宁也不会知道的了。



    “天明,你,你怎么这么傻啊,刚才那块鸡肉这么咸,你还吃下去,”小宁突然小声地说道。



    “我喜欢你做的菜嘛,就算你做得再难吃,我也会照吃下去的,就算吃一辈子我也愿意。”陈天明马上又开始占小宁的便宜了。如果小宁玲他做一辈子的话,那她就是自己的人,陪自己一辈子了。



    小宁还没有听出来,她感动地对陈天明说道:“你真的这么喜欢吃我的菜吗?你真能吃一辈子?”突然,小宁说到“一辈子”时才发现陈天明话里的意思,她的小脸马上红了起来。



    “是啊,小宁,我真的喜欢你,喜欢你陪我一辈子,我知道,我长得丑,与潘安宋玉差不多;我也没有什么钱,只是有一间公司,几辆小车,一千几百万而已,所以,不是很配得上你,但是,我真的喜欢你啊!我会努力的!”陈天明故意地向小宁表明自己的心迹和情况。



    “我,我知道你对我好,但,但我们接触的时间太短,你,你让我再考虑一段时间吧,行吗?”小宁想了想,红着脸说道。



    “行,没有问题,你就算是考虑十年八年,我也会在你身边等你的。”陈天明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反正自己身边有别的女人,她小宁就算考虑长一点时间又何妨呢?



    “你想我成老太婆也嫁不出去啊?”小宁向陈天明翻了一个眼球。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成了老太婆后,我这个老太公一样在你身边等着你,陪着你,一直到永远。”陈天明边说边不忘时机地拉起了小宁的手,向小宁表明着自己的心迹。



    “你,你放手,一会诗曼姐看到就不好了。”小宁见自己的手被陈天明抓住,紧张地说道。她以前和蔡东风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被蔡东风抓过手,现在,却被陈天明抓住了,这让她又羞又急。



    “不会的,我用我的人格向你保证,绝对不会让诗曼看到我拉着你的手,我一定会在她从厨房里出来的之前放开你的手,你放心吧。”陈天明用那只没有抓着小宁的手,拼命地拍着自己的胸膛。



    “你说什么啊,天明,快放开我的手。”小宁红着脸说道。其实她也是因为少女的矜持才象征性地用手挣扎了几下,如果她大力地拉的话,一早就拉出来了。



    “我再抓一下嘛,小宁,你的手好滑啊,刚才你做饭的时候有没有伤到你漂亮柔滑的小手啊?”陈天明故作心疼地问小宁。现在,他能抓到小宁的手了,那么以后,他还能抓到更多的地方。陈天明边看着小宁那高耸的胸部边淫荡地想着。



    第三卷第319章你不要骗我了



    “快放手,诗曼姐要出来了,”小宁边紧张地看着厨房,边对陈天明说道。



    现在的陈天明正摸着小宁那柔软的小手,哪会放开呢,他不以为然地说道:“要出来,但是没有出来嘛,别急,等诗曼出来的时候,我再放开嘛。”



    “放手,诗曼姐出来了。”小宁小声地吆喝着陈天明。



    陈天明一听小宁这样说,只好依依不舍地放开小宁的手,他边回过头边说道:“诗曼,你的手艺也不错嘛,做得挺快的。咦?诗曼去哪了?”陈天明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都不见梁诗曼在的?难道……



    他回过头看了小宁一眼,发现小宁得意地笑着,“好啊,小宁,你竟敢骗我啊?”



    小宁狡黠地一笑,“我如果不骗你,你会放开我的手吗?谁叫你笨啊,让我骗了。”说完,她还向陈天明做了一个鬼脸。



    “那我还要抓你的手。”陈天明故意坐近小宁,准备再抓小宁的手。



    但是,小宁哪会让他得逞啊?她急忙把自己的手放在背后,摇着头,得意地说道:“不,我才不让你抓呢!”



    陈天明见小宁的手藏在背后,还得意地挺着她的胸部,他就看得呆眼了。如果小宁不给手让自己抓,那么,自己能抓她那高耸的胸部的话,那就太好了。但是,自己能抓吗?如果自己抓了的话,小宁会不会与自己翻脸呢?



    在陈天明左思右想的时候,小宁发现陈天明一直在看着自己挺拔的**,她又羞又气地急忙把手横架在自己的胸部上,想挡住陈天明的视线,“色狼,”小宁狠狠地瞪了陈天明一眼。



    “我只是想抓一下你的手,你怎么这样骂我?”陈天明装着一脸的无辜,反正她小宁又没有什么证据。



    “你……”小宁本来想说陈天明看自己胸部的,但想了一想,这话自己怎么能说得出口啊?



    “让我抓一下嘛,小宁,”陈天明又故意地坐近了小宁一点,现在的他都是靠着小宁的柔软身体了,闻着小宁身上特有的香气,他心里一阵舒服。



    “不行。”小宁摇着说道。



    “给我嘛,”陈天明边说边把自己的手放在小宁的手背上,其实,他是有居心的,如果小宁故意把他的手一甩,甩到别的地方去,例如她手边的**上的话,那自己就是赚大了。



    “不,”可让陈天明失望了,小宁只是摇头,并没有动手,所以,他的手也不可能自己飞到那**上去。



    “乖,小宁,给我。”陈天明又故意靠近了一点,现在他的身体已经算是半靠着小宁了。“不要,你,你快坐开一点,诗曼姐出来了,”小宁看着厨房的方向,着急地推着陈天明。



    “得了,我还会这么笨吗?刚才都被你骗了,现在你还用这一招,是不是有点老土啊?”陈天明笑着说道,他又不是傻瓜,刚才都被小宁骗了,哪还会上当啊?



    “咳!”陈天明的后边响起了梁诗曼故意的咳嗽声。



    陈天明一听,急忙坐回刚才那离小宁挺远的位置。“诗曼,你做好了吗?”他笑着对梁诗曼说道。



    “是的,简单地做了一点,我们先吃吧!”梁诗曼边说边端出了两碟菜,放在桌子上。



    “那我们快点吃吧。”小宁招呼着大家,想着刚才自己做的菜,她就觉得不好意思了。“诗曼姐,你做的菜很好吃。”小宁吃了一口,高兴地说道。



    陈天明听小宁这样说,也急忙吃了一口,赞赏地说道:“嗯,不错,跟小宁的差不多,很好吃。”



    “陈天明,你这是赞我,还是在损我?”小宁生气地用筷子指着陈天明骂道。



    陈天明见小宁生气了,急忙说道:“当然是赞你了,我哪敢损你啊!”天啊,这次自己拍小宁的屁股,拍到脚上了。陈天明在心里惨叫着。



    “哼!”小宁瞪了陈天明一眼,吃自己的饭。



    “你们这对冤家别吵了,快吃饭吧!”梁诗曼笑着说道。



    “诗曼姐,我以后跟你学做菜,好吗?”小宁哀求着梁诗曼。



    M梁诗曼笑了笑,说道:“我也只是以前自己做给自己吃,做多了而已的。”



    “诗曼姐,你就教教我嘛,我家里开小饭馆,但是,我妈从来不让我做,我只是在旁边帮小忙而已。”小宁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好吧,我也没有什么好教你,我只是把我会的告诉你。”梁诗曼说道。



    “太好了,诗曼姐,你多吃点。”小宁边说边帮诗曼挟菜。



    陈天明见了,心里那个酸劲真的是无法形容,怎么小宁帮梁诗曼挟菜,不帮自己呢?于是,他故意地咳嗽了几下,“咳,咳,咳咳,”然后还敲了一下饭碗,他想引起小宁对自己的注意。



    “敲什么敲,自己有手有脚不会自己挟啊?”小宁白了陈天明一眼,看来,她还是生气陈天明刚才对自己做的事情,被梁诗曼发现。



    无奈的陈天明只好自己挟菜吃饭了。大家吃完饭,梁诗曼和小宁收拾了一下后,梁诗曼就回自己的房间,小宁也说要回去休息了。



    唉,其实自己是无所谓的,小宁你就睡我的床就行了,我的床比较大,就算睡多两三个女人,应该都是可以的。陈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着。虽然他这样想,但也只是想想而已,不敢说出来,现在他和小宁还是不稳定阶段,还是送小宁回家吧!



    ——————————————



    不知道是张丽玲心血来潮还是什么原因,她说要来陈天明租的地方看看,于是,这个星期的星期六下午,陈天明就带着张丽玲上他租住的地方。



    “天明,你这房子还是可以的,一房一厅,住得挺舒服,好过公司那边住,在那边都是男人,我有时觉得不大方便。”张丽玲打量着陈天明的房间,说道。



    “我都说了,我明天就给你去租房,这样就方便多了。”陈天明对张丽玲说道。



    张丽玲白了陈天明一眼,说道:“有必要这么浪费吗?你帮我配一条这房间的钥匙,我过你这里住不就行了吗?”她边说边用手指标了一下陈天明的额头。



    “你在这里住?”陈天明呆了,这,这怎么行啊?如果张丽玲在这里住,那燕姐来了怎么办?小宁来了怎么办?那不是火星撞地球了?



    “是啊,你怕了?是不是怕给你别的女人看见啊?”张丽玲看到陈天明这样的表情,生气地说道。



    陈天明的脑瓜在快速地转了几圈后,终于作出了决定,反正纸是包不住火的,自己和张丽玲什么事情都干了,自己也没有必要瞒着她了。



    于是,陈天明咬了咬牙,说道:“是啊,丽玲,我是有几个女人的。”说完,他好像在等待死亡判决书似的。



    张丽玲看着陈天明那好像一付风雨来临的表情,扑哧一笑,“怕吧,没有那色胆,也敢学别人泡几个女人?”“我,我这不是不想骗你嘛,”陈天明急着为自己解释着。



    “不想骗我?但你已经骗我了,把我什么了。”张丽玲说到这里,脸蛋马上红了起来,都怪自己,明明知道陈天明有别的女人,自己还插上一脚,与他有关系,这,这如何是好啊?



    “我也没有办法啊,谁叫你漂亮,谁叫我喜欢你啊!”陈天明苦笑着。这个小辣椒如果闹起来,都不知道会是怎样子。想到这里,陈天明的心里有点怕怕的了。



    “所以,我都被你骗了,没有办法,我只好跟上你了,你这辈子别想把我甩了。”张丽玲故意恶狠狠地对陈天明说道。



    “我又没有说不要你,只是,你可能是多几个姐妹在一起而已,不过这样也好啊,丽玲,你想想,这样的话,你就不会孤单,有人陪你了。”陈天明向张丽玲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是你以后不会孤单,有人陪你吧!”张丽玲生气地轻轻踢了陈天明一脚,说道。这些都是男人的花花肠子,她是知道的。“一样,都是一样的。”陈天明讪讪地笑着。



    “我到时看看,如果那几个姐妹是我看得顺眼的,那就留下,如果我看不顺眼的,我就赶她们走。所以,陈天明,我是要经常住在这里了,我倒要好好地看看,你有多少个女人,是谁?”张丽玲一付大姐大的样子。



    “你有空就来住吧,由你。”事情已经到这样的地步,陈天明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到时就算打了起来,自己再做庭外和解吧!到时,自己要勇立潮头扛大旗,做好灭火器的主要功能。



    “当然由我,难道由你啊?”张丽玲瞪了陈天明一眼,然后走到沙发旁边,坐了下来,打开电话,看了起来。



    “怎么了?生气了?”陈天明走到张丽玲的旁边坐下,陪着笑“哼,那我也有几个男人,看你生不生气?”张丽玲说道。



    “那是不一样的,”陈天明急忙说道,她张丽玲怎么能这样比喻呢?那会要了他的命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有这样的道理吗?”张丽玲生气地说道。陈天明见张丽玲生气了,忙把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说道:“乖,别生气了,我的好丽玲,我抱着你看电视,我这可是真皮的,比那沙发好坐多了。”说完,他的手就轻轻地摸上了张丽玲丰满的**,慢慢地抚摸着。



    刚开始张丽玲还在推搪着,但被陈天明摸了几下**后,她就放开手让陈天明在自己的身上胡作非为了……突然,“咔”的一声,门锁响了一下,接着门就被打开了。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白山新闻  六安论坛  重庆学校  大兴安岭学校  金昌论坛  北海资讯  泰州地图  白山新闻  恩施学校  廊坊时尚  襄樊旅游  深圳学习  博尔塔拉资讯  吴忠旅游  泰州地图  黑河地图  林芝地图  十堰论坛  思茅新闻  合肥学习  襄樊学校  南通时尚  天门时尚  大丰地图  商洛论坛  四平时尚  桐城学习  盘锦学习  连云港旅游  临夏新闻  湘潭学习  大兴安岭学习  湘西旅游  合肥学习  伊犁论坛  商洛论坛  长沙娱乐  赤峰新闻  许昌学习  阜新地图  钦州旅游  汕尾论坛  济宁新闻  那曲地图  吴忠旅游  娄底资讯  潜江地图  临沂资讯  中卫资讯  伊犁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