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风月大陆 > 第三章 战争之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古帕从今天早上起就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作为一个戎马一生的老将,他的这种由久经阵仗磨练出的预感一般都是十分的灵验,几乎可以说是屡试不爽。



    而此时居然会出现象当年他意气风发之时却被意外的敌人打得溃不成军,受到一生中最大的挫折时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无望和沮丧感。这让他感到一丝心寒。



    “难道今天会被那女人击败?”他是带着这样的疑问走上战场,越发小心谨慎的和对面那个值得尊敬的女人进行了一场斗智斗勇的大战。



    和前几次一样,你来我往的战斗后,双方各有伤亡,谁也没有占得多少便宜。



    “不是为这个?还是因为人老的缘故,感觉变差了?”



    当古帕整军回营地后,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对的,他的麻烦现在才开始。



    “古帕大人,辛苦你啦!”



    一进帐,迎接他的是一个俊朗卓然的男人,这男人年约二十七八,合身的武士服将他那雄壮如狮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像他这样的男人应该是很有人缘的,尤其他脸上那俊朗的笑意,足以溶化任何怀春少女的芳心。



    望着这个很受女人喜欢的家伙,老将军古帕却是双眉一皱,毫不客气的说道:“朱德钧,你来这里做什么?”



    朱德钧微微一笑,依然用他那优雅的姿态说道:“古帕大人,你好像不大欢迎我来啊!可小将是奉命行事,给你添麻烦了!”



    “知道会给人家添麻烦,就要离远一点,真是个讨厌的家伙!”古帕心中这样嘀咕着,嘴里也忍不住反击道:“是谁的命令?想来不会是国王陛下,是七公主派你来的吧。”



    朱德钧突然肃然道:“古帕大人,你好像对此次出兵甚为不满,只知道一味的防守,迟迟不和法斯特军一决胜负,尊贵的陛下可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



    看到这个家伙又把国王抬出来,古帕更加的讨厌,他冷冷的说道:“你难道不知道飞凤将军的实力,冒然出击的后果会不堪设想。”



    “可她再厉害也只是个女人而已,大人怎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我们武安军的战力可是天下第一的,加之兵力又比法斯特多,……”



    听着他毫无兵法素养的废话,古帕不耐烦的打断了话语,说道:“两军交战,可不是象在纸上谈兵那样,靠说说就会胜利的。战争的胜负也不是数目的比较,这可是兵法的第一课。”



    听到古帕又在讽刺他不懂兵法,朱德钧的脸色开始发青,因为这下击中了他的痛处。他是因其身手不凡,相貌堂堂,被七公主看中而平步青云的,但由于出身寒门,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兵法教育,而且他好像也没有多少用兵的天分。



    如果当事人对此有正确的认知,也许并不会被别人看不起,可他偏偏又喜欢发表自己对用兵的见解,惹得朝中宿将都看不起他,认为这个男人除了耍弄阴谋外,根本就不懂兵法。



    “我这次来是奉陛下的命令,陛下要求我们全力出击,争取一举击溃法斯特军,……”



    “不是陛下的意思,而是你自己的想法吧!”



    “你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这太没有为臣的自觉了吧!”



    “作为一个世代侍奉陛下的将门老朽,自然会分清楚是非,而且对于为臣之道绝对比某些人更有信心!”



    “你在说谁?”



    “只有心虚的人才会……”



    “你敢违抗王命!?”朱德钧拍案而起,怒目圆睁。他发觉和这个老头逞口舌之力毫无胜算,便立刻转移话题,将谈话中心拉回到正题。



    “哦,那你告诉我,如何个全力出击,就这样列队冲过去?”古帕毫不在意,准确的击中对手的要害。



    “当然不是这样!”朱德钧暗道一声:“来了!幸亏来时已经早有准备!”



    朱德钧正色道:“小将来的时候,公主殿下曾经交待过……”



    古帕心中一凛,那个女人足有让任何人不敢小视的能力,他抬眼盯着朱德钧问道:“七殿下着你来是执行她的意思,对吧?”



    朱德钧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给了古帕一副莫测高深的感觉。



    武安中军大帐的灯火一直亮到了深夜,不时从里面传出过高的声音,帐外的卫兵都知道是刚到的军部特使在和主帅讨论军务,只是象这般热闹倒也少见。



    经过半天的争论,古帕和朱德钧终于达成协议,让他率领八万人马,作为侧翼,向法斯特军发动突袭,自己则率大部在前面以正攻来吸引法斯特军的注意力。心愿得逞的朱德钧得意洋洋的行出了大帐,留下的古帕在后面只有叹息,希望明天不要被这个家伙害苦了。



    此时心中各有计议的两个人根本不知道,明天的走向是完全不同于他们的设想。



    回到自己的寝帐中,古帕气愤的将头盔丢到一边,“这个讨厌的家伙!”



    一开始他就反对将大湖地区并过来,因为这样会打破这个地区的平衡,引起法斯特的不满,导致大战的爆发,而此时的法斯特名将辈出,己方的胜率不高。可是那个手握大权的女人却不满足现在的版图,决意要吃下大湖地区,她也的确有些手段,不费一兵一卒就把大湖地区的公爵给收服了。可惜法斯特的反应神速,居然抢先一步用武力夺取了这个地区,现在就演变成这样的局面了。



    老实说,古帕本不想担任此次主帅的,因为他是反对出兵大湖的,可武安根本没有一个能与于凤舞对抗的将领,为了不让武安军损失过大,他才应承下来的。可是看来自己的选择错了,那个对权力有极度欲望的女人根本就没体会到自己的苦心,居然还派来这么一个男人。



    “难道她以为胜算很大吗?即使动用了全国大半的精锐部队,要是没有一个能和敌方主帅相抗衡的将领,是很难取胜的。”古帕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老了,能和对手打成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自从那个女人掌握大权后,热衷于使用权术,而不注重于将领的发掘,使得现在的国中无真正能独当一面的青年才俊。



    这个时候,古帕突然发现帐中多了一股浓浓的杀气,千锤百炼而成的本能反应,他立刻拔出了宝刀,没等大叫出来,帐中突然幻出了三个一身黑装的人,三支同样是黑色的长剑透出凌厉的杀气,牢牢的将他笼罩起来,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时感到极度危险的老将军已经无暇召唤人手,身子转动,手中的宝刀在身周舞动,叠成重重的刀山,将指向自己要害的三剑挡在了外门。



    立意要将这老人斩杀的刺客们并没有给古帕喘息的机会,同样是蕴含着可怕内劲剑气的三剑分别从前后以及侧方如毒蛇一般刺来,虽然还没有到达身边,但凛冽的劲气划开古帕身遭的空气,让这老人的全身如入冰水。



    先前为挡住那三剑已经耗去了他大半的精力,毕竟岁月不饶人,古帕无法象从前那样很快的重新聚气,虽然勉力去抵挡敌人的攻击,侧方攻来的那一剑还是从诡异的角度楔进他的刀网。



    一股奇异的寒流从被击中的地方涌流进来,让他无法再将下半招舞全。不幸的老人只有眼睁睁的望着前后两枝长剑刺进了自己的身体。



    当冰冷的感觉笼罩着古帕的身心,模糊中他听到了一个声音,“行了,提他的头去见狮子王吧!”



    “狮子王?!”



    刹那间,他的心中掠过一个念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许这次出兵就是一个错误。他心中的苦笑还没有成型,无尽的黑暗完全占据了他的身心。



    离天风平原五十里的狼山,大军云集,亚素国的二十万兽人部队正整装待发。在亚素国中,百分之九十多人口属于兽人一族。以兽人立国的亚素一直以来就是大陆诸国的心头大患,因为作为魔三族中的一员,兽人虽然是最低等的种族,但却是最好战成性的一族,只要有余力就会四出掠夺。



    位于大陆西北部的亚素主要是由四族兽人组成的,除了熊族和豹族外,还有狮族和狼族。多年来,四族为了争夺王位,一直战乱不休,无暇顾及外部环境。



    这一切在列特掌握了狮族的大权后,得到了改变。在列特的率领下,狮族统一了亚素,四族全部归到了狮子旗下,列特登上了亚素的王位,人称狮子王列特。



    这只由兽人一族中的熊族和豹族这两个大族组成的大军,其中熊族十三万,主将是族中第一勇士卜哥,豹族七万,主将是有着三绝女将美称的香苓。



    大营中军帐正召开军议会。卜哥一边听着美丽的女将军香苓的发言,一双熊眼则留连在她健美惹火的身上。自命豪杰的卜哥一直在追求香苓,这在亚素国中是尽人皆知的事。他甚至公开宣称:“谁敢和他争香苓,就打断谁的腿。”一句话吓倒了一大批香苓的追求者。毕竟卜哥技艺高超,国中除了有数的几个人外,还真没人是他的对手。



    这时,军议会已接近尾声。香苓皱起柳眉,瞪了一直看着自己的卜哥一眼,问道:“你还有什么话吗?”



    卜哥忙道:“你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你说了算!”。说罢,还露出一个自以为潇洒的微笑。



    香苓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斥道:“不用你来献殷勤!”



    踫了一鼻子灰的卜哥傻笑几声。帐中众将在肚子里暗暗发笑,但表面上还要辛苦地憋住,做若无其事状。毕竟要是惹恼了卜哥,可是大大的不划算。



    换成别的女子,卜哥说不定早就霸王硬上弓了,因为兽人一族的传统就是强势有权。可香苓的实力不在他之下,所以就算被香苓斥责,卜哥也拿她没有办法。渐渐地,卜哥反而习惯于香苓的冷面孔。被她骂也觉得别有滋味,卜哥还暗自安慰:“别人她还不要骂呢,打是亲,骂是爱嘛!这说明对自己还是有点意思的。”



    每天进步一点点,卜哥抱着这样的信念进行自己的“追香”计划。



    香苓冷声道:“好啦!就这样,我去对付武安军。法斯特军归你负责。”



    卜哥想了想,说道:“这样不好。武安军多,还是我去。你的军队太少啦。”香苓撇撇小嘴,道:“我们豹族在战力上可远胜你们熊族。你还是小心法斯特军吧。他们的主帅可是号称美女战神的飞凤将军于凤舞呢。”



    卜哥挥挥满是粗毛的大手,满不在乎的说道:“放心,说不定她已经被干掉了。再说,如果还在的话,我倒要看看这个于凤舞有多厉害。”,说到这里,卜哥抓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用手背擦了擦嘴唇,接着说道:“美女战神,看我把她抓来变成美女战奴!”。手下众将一起淫笑起来,纷纷拍起他的马屁来。



    香苓厌恶地看着这班好色的家伙,一拍桌子,娇叱道:“够了!大家准备出发吧!”



    离开大帐的卜哥走了几步,眼见香苓在几个豹将的簇拥下已经行远了,便叫住了自己的手下将领。



    “那个,你们先去准备,我要轻松一下。”



    在他身边的几个熊将那粗豪的脸上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卜哥拍了拍其中一将的肩膀,笑着说道:“做的好点,待会也你们尝尝鲜!”



    “多谢大人!”数个熊将兴奋的应道。



    卜哥大步流星地走到一个戒备森严的皮帐前,站岗的熊兵连忙举枪向他致礼。



    略微点点头,卜哥就掀开密闭的帐门走了进去。



    帐中铺着厚厚的地毯,卜哥一进帐,就感到一股暖暖的春意扑面而来。



    在帐的一角有个身着单薄春衫的女子,正低头席地而坐。卜哥走到她跟前,那女子慢慢抬起头来,看到相貌狰狞的卜哥,发出了一声惊呼。



    卜哥低头看着这个女子,食指大动。只见这女子面若春花,眉似春山,睫毛黑长,朱唇艳丽,体态丰满,好个迷人的尤物。



    看到这个丑陋凶恶的家伙,露出淫邪的目光,那女子吓得花容失色,身子害怕的往後退缩。



    “不错,不错!”卜哥满意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一身又黑又粗的胸毛。



    低等的兽人是全身长毛,还留有尾巴,但高等级的兽人,在外表上和常人基本无异,只有在某些方面有极少的差异。可卜哥却是浑身毛茸茸的,还有一股异味。



    卜哥伸手抓住不住退缩的美丽女子,在她的惊叫声中,撕掉了她的衣衫。



    “不要!不要!”美丽的女子惊恐万状地摇头,不住地挣扎。



    但对於她来说,兽人的力气实在是可怕,她所有的挣扎就像是蜻蜓撼大树一般的无力。



    在卜哥大手的拨弄下,女子的身体一阵翻动,单薄的衣衫化成纷飞的布屑,一身洁白如玉的细皮嫩肉暴露无遗。看着女子高耸的乳峰、圆隆的丰臀、修长的玉腿,以及两腿之间浓密的阴毛,卜哥心中的欲火狂升,那根硕大的肉棒高高地翘起。



    卜哥的肉棒黝黑粗糙,更可怕的是在龟头的下方长着一圈硬硬的黑毛,像熊身上的毛一样又粗有硬,这时已兴奋的根根外张竖起,像毛刺一般。



    看到这样可怕的肉棒,女子发出了不似人声的尖叫。



    但对於卜哥来说,女人的挣扎和叫声都是最好的兴奋剂。兽性大发的他,用粗大的双手抓住女人白白嫩嫩的两条大腿,将不住挣扎的她拉近了自己的肉棒。



    卜哥用力拉开了女人的双腿,将狰狞的龟头对准了娇嫩的花瓣,熊腰一挺。在女人凄厉的惨叫声中,粗大肥厚的肉棒插进了女人紧窄乾燥的肉洞里。



    “好紧,好暖啊!”卜哥舒服得大叫一声,浑然不顾女人的感受,扭动熊腰活动起来。



    女人如花的娇容可怕的扭曲着,一双玉手在卜哥的身上无助地乱抓着,嘴里又哭又叫。她那娇嫩的肉洞被粗暴地抽插着,特别是龟头下的硬毛刮着柔嫩的肉壁,更是带出丝丝的血迹,她感到肉棒的每次进出都像是一把刀狠狠地刮着自己的肉体。



    肉洞的疼痛渐渐控制了她的肉体,女人一双玉手无力的垂落下来,嘴里发出不成声的哭泣。卜哥快活的抓起女人白嫩丰满的玉乳,让晶莹的玉乳在自己的手下不断变形,很快女人白嫩的双乳变得又红又紫,上面布满指印。她那丰满的肉体在肉棒的抽插下无意识的抽搐着,大声的哭叫变成微弱的抽泣,再变成气若游丝的呻吟。



    卜哥在女人娇美的身上奋力冲刺着,一双巨掌抓住她的纤腰,配合自己的抽插用力提拉着,从受伤的阴道内壁渗出的血慢慢泄红了乌黑的肉棒。



    “将军,队伍准备就绪!”三个熊将进来帐中向自己的主将报告,“请下令出发!”



    卜哥加快了冲刺的速度,大吼一声,一股粘稠腥热的精液猛烈地喷涌进了女人的体内。



    “人类的女人真是不错。”



    卜哥拔出了肉棒,从女人那凄惨大张的肉洞里流淌出大量混合着血丝的粘稠的精液。女人哀号一声,像垂死的天鹅般瘫软在地上。



    “你们也快活一下吧!”心满意足的卜哥对熊将说道。



    心花怒放的熊将一拥而上,拖起地上的女人七手八脚地揉捏起来,女人的哭泣哀求顿时淹没在熊将兽性的狂笑中。



    三根同样可怕丑陋的肉棒,占据了女人身上的每个可插入的地方,巨大的疼痛和无比的屈辱让她恨不得马上死掉。而卜哥又用手指使劲弹着她因痛苦而凸起的娇嫩乳头,让她无法如愿的昏死过去。



    渐渐地女人感到自己的全身好像失去感觉一样地麻木了,整个人像个可怜的布娃娃一样,软绵绵的任由熊将肆虐着,滴落的鲜血慢慢泄红了地上的地毯┅┅



    发泄完兽欲的熊将们丢下了像被玩坏了的玩具一般的女人,离开了营帐,精神抖擞的率领着熊兵出发了。他们期望更多的胜利,能掠夺更多的女人。怀着这样的目标,十三万熊兵踏上了未知的征途。



    此刻的他们是满怀信心,人族的士兵在他们的面前是不堪一击的,这在以前对大湖地区的掠夺中已经有了明确的认知。虽说这次面对的是强大的军团,但兽人们也是第一次出动这么庞大的军队,想起接下来的大战,兽人身上那争勇好斗的血开始沸腾起来。



    清晨五时,于凤舞开始升帐点将。早早来到帐中的柳琴儿关切地询问昨晚的事故,并向于凤舞请罪。



    于凤舞摆摆手,道:“琴妹,不要紧的,我不是好好的嘛。多亏了……”。一想到叶天龙的人,于凤舞的心就乱了一下,经过彻夜的思考,她已经有了决断,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名声并不好的男人在她的芳心上所占据的极其重要地位。



    柳琴儿奇怪的望着粉脸突然飞红的于凤舞,追问道:“谁?”



    于凤舞回想起昨晚自己的偷窥举动,正是玉面霞飞之际,被柳琴儿一逼,吞吞吐吐的说道:“是……那个……就是……那个……叶……天龙……”。于凤舞以为柳琴儿听到叶天龙的名字会非常生气,殊料柳琴儿一听到叶天龙的名字,居然也粉脸微红,眉梢间春意盎然。也许是爱情中的女子非常敏感的缘故,于凤舞和柳琴儿两人都隐约感到对方有点怪。



    于凤舞用询问的语气说道:“琴妹,我想把他升为千骑长。”



    “啊!太好啦!”柳琴儿高兴地叫出来。发现于凤舞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柳琴儿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慌张地抬起一只玉手,捂住自己的樱桃小嘴。



    于凤舞似乎有点明白过来,“莫非你……”



    柳琴儿脸红起来,“凤姐,你……”



    于凤舞不可置信的望着柳琴儿,久久才吐出一口气,说道:“没想到,我们姐妹……啊……”,于凤舞警觉得停下自己的话。



    又羞又愧的柳琴儿根本没听清楚于凤舞的话,她鼓足勇气说道:“凤姐,说出来你不要笑话我啊。我已经爱上他了。”,说到这里,柳琴儿抬头望着待自己如姐如师的于凤舞,“凤姐,你不要生气啊!也许你认为我犯贱,会爱上那种人。其实他是个好人,而且,我觉得好幸福啊!”。说完,柳琴儿怯怯的望着于凤舞,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于凤舞怜爱地将柳琴儿揽入怀里,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傻妹妹,我怎么会生气?高兴都来不及呢。来,告诉姐,他待你好吗?”。柳琴儿用力地点头。



    “你和他已经……”于凤舞突然悄悄问道。柳琴儿会意的点点头,轻声说道:“凤姐,好舒服的哦。”,于凤舞取笑道:“真不害羞。”,柳琴儿又低低的说了几句话,两人笑成一团。



    想起叶天龙抱着赤裸裸的柳琴儿,于凤舞浑身一热,“如果换作我……”。她的心中冒出了这样的念头,“啊!要死了,怎么会这么想。”



    柳琴儿不住的夸叶天龙是如何的好,于凤舞听得又羡又慕,不由说道:“是啊!他是很好啊!”。这时恢复平日聪慧的柳琴儿敏感的发现了于凤舞的异状,于是笑嘻嘻地说道:“姐,你是不是也喜欢上他啦?”



    于凤舞听得粉脸涨红,强自辩解道:“谁会喜欢他?”



    “哪个他啊?”柳琴儿把尾音拖得长长的。于凤舞知道自己说错了,还要强辩。柳琴儿在她的耳边道:“凤姐,在床上他可是很厉害的哦!你一定会爱死他的。”,于凤舞又羞又气,道:“死丫头,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正当两人闹成一团,号角齐鸣,诸位将军开始进帐。于凤舞整整服装,收拾心情,准备今天的战事部署。



    柳琴儿高兴的去传叶天龙进帐。本来这是传令兵的事,可柳琴儿太高兴了,她迫不及待要见到叶天龙,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当柳琴儿来到叶天龙的帐中时,叶天龙还拥着玉珠呼呼大睡。只有玉珠睁大美目,仔细打量着这个占有她身体,成为她主人的男人。昨夜的一切历历在目,玉珠的下体还隐隐约约的感到一丝灼痛,她的心中自是百味杂陈。但自己的封印能被解开,玉珠是非常高兴的。她也十分感激叶天龙。看着看着,玉珠的美目中渐渐出现了千般柔情,万种恩情。



    多少年来,知道自己的身上有着超凡的能力,但不管暗黑一族的人如何锻炼,一直都不能使用,她们只有一直在等待能解开她们身上封印的人。玉珠算是族人中最有天赋的人,小小年纪就成为魔剑师,但和她们本身具有的能力相比,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初次体会到自己身上的巨大能量,玉珠就像个得到梦寐以求的玩具的孩子,孜孜不倦的玩着。玉珠感到自己能够清晰地感应到帐外的情况,人马的行动。她能看见周围五十尺内的一切,这就是“暗鹰之眼”。玉珠知道只要继续发展下去,范围会越发增大。



    玉珠突然警觉地“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将,急匆匆地往这个营帐行来。



    当柳琴儿掀开帐门,走进帐中时,突见一个美丽的裸女从床上一跃而起,戒备地看着自己。



    柳琴儿大惊失色,尖叫道:“天龙!”



    叶天龙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说道:“琴儿,什么事?”



    柳琴儿又羞又气,道;“这是怎么回事?她是从哪里来的?”



    叶天龙赤裸裸的走到柳琴儿跟前,一股强烈的男人气息让柳琴儿浑身发软,站都站不住了。



    叶天龙一把抱住柳琴儿,在她晶莹的小耳上轻啜了一口,说道:“她是我新收的女人,你觉得如何?”



    柳琴儿软弱地靠在叶天龙的怀里,说道:“天龙,在军中私藏女人是犯法的。你难道不知道吗?”。顿了顿,她无限娇羞的说道:“你可以来找我嘛!”



    叶天龙感到柳琴儿是如此的深爱自己,心中大为感动,在她的秀发上深吻了一下,说道:“傻丫头,这是大将军同意的。”



    柳琴儿心中的大石头这才落了地。她嘟起红唇,埋怨道:“天龙,你怎么不早说?”。叶天龙说道:“你一进来就兴师问罪,我哪有机会说啊?”。柳琴儿大羞,把螓首埋进了叶天龙宽阔的胸膛里。



    叶天龙将柳琴儿拉到神色复杂的玉珠跟前,“来,你们认识一下。”,等叶天龙介绍完,柳琴儿大方的拉起玉珠的手,微笑着说道:“玉珠妹妹,让你见笑了。”



    玉珠见状,也放下戒备的神情,露出笑容,说道:“小姐……”。柳琴儿打断了玉珠的话,“玉珠妹妹,你这就见外了。”



    叶天龙也搂住玉珠的纤腰,说道:“你是我一个人的侍女,叫她琴姐就够了。”,柳琴儿也高兴的说道:“也有人叫我姐姐,真是太好啦。”,玉珠感到柳琴儿的真情,轻轻的叫了一声,“琴姐!”。柳琴儿高兴的应了一声。两人相视而笑,气氛极为友好。



    看到两女融洽的样子,叶天龙兴奋得连胯下的肉棒都硬立起来了。只见他左右开弓,一手一个,将柳琴儿和玉珠拦腰抱住,在两女的娇嗔声中,三人跌坐在窄小的床上。



    玉珠浑身滚烫,裸露着的无限娇美的娇躯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磨擦着叶天龙雄壮的身躯。虽然柳琴儿对第一次的三人行感到非常羞涩,但在叶天龙的着意抚摸下,加上帐中的春意盎然,她的娇躯开始发烫,一双玉手也不由自主地在叶天龙的身上抚摸起来。



    正待叶天龙意气风发的要一箭双雕之时,仅存的理智让柳琴儿记起此行的目的,她勉力抬起头来,说道:“天龙,凤姐叫你去大帐。”



    叶天龙闻言,头也不抬的说道:“我哪有资格进大帐?”



    此刻,叶天龙的头正埋在玉珠那娇美的趐胸上,大嘴贪婪地吞食着晶莹的美乳,手则忙碌地解着柳琴儿的衣服。



    “你将升任千骑长!”柳琴儿的玉手摸到了叶天龙的肉棒,开始温柔地套弄起来。



    “千骑长也没有资格进中军帐啊!”叶天龙还是没有抬头。的确,只有万骑长才可以出席军议会。



    柳琴儿半恼怒的用力抓了一把叶天龙那粗长的肉棒∶“你敢违抗军令。”



    叶天龙痛呼一声,终於从玉珠的胸口抬起头来,只见玉珠那晶莹如玉的趐胸玉乳上到处是口舌的痕迹。



    “很痛的!小心我把你的可爱小屁股打得开花。”



    这话听得柳琴儿全身都趐了,她不由得想起昨天被叶天龙插进菊门的滋味,她感到自己的屁股有点痒痒的了。柳琴儿强摄心神,正色道:“天龙,凤姐是有要事召你。你还是快去吧!”



    军令难违,叶天龙也只有强忍心头欲火,在两女的服侍下,穿好衣服。自然这期间,他也在两女的身上大呈手足之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安阳资讯  安阳旅游  咸阳论坛  大庆论坛  三亚论坛  潍坊资讯  廊坊时尚  伊犁论坛  商洛论坛  郑州旅游  钦州学习  三明时尚  商洛学习  铜川学习  七台河地图  黑河地图  张家口时尚  阿拉尔地图  中卫资讯  泰州地图  黄冈旅游  昭通时尚  诸城旅游  重庆学校  襄樊旅游  湘潭学习  松原时尚  铜川学习  思茅新闻  白山新闻  黔南地图  郑州旅游  安阳旅游  临汾新闻  临夏新闻  益阳资讯  三明时尚  合肥学习  安阳资讯  湖州旅游  湖州旅游  海西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吴忠旅游  怒江论坛  酒泉论坛  吴忠旅游  思茅新闻  徐州旅游  乌海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