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风月大陆 > 第十章 雪山子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数十道黑影无声无息地贴进了庆年坊的小巷里,虽然外面的栅口处有人在看夜,但围墙木栅如何拦得住这些可以高来高去的英雄好汉们,至于说他们到底是不是英雄好汉还有待于商讨,可这些人的身手是绝对够得上英雄好汉的标准。



    这是一间十分方正的大院,三间并排的两层楼房,前面有一个不算太小的院子,院子里面还种了一些草木,以显出此地的主人不是毫无品味可言的老大粗,这些黑夜的暴客现在就站在这个院子的中间。



    这些人中有五个人是穿着与众不同的服饰,一般来说,在黑夜里行动的人都是要穿深色的服装,而且要以不妨碍行动为前提。如果说谁在夜里穿着月白的衣服,那绝对是相当醒目的。这样的人只有两种,不是疯子就是自认身手高人一等的。



    显然这五个人不会是疯子,他们一定是对自己的实力有很大的信心,认为根本不用掩藏自己的行踪。所以他们都穿着十分醒目的月白袍,个个背手而立,显得是气傲苍天。不过他们也的确有骄傲的本钱,雪山老人的门下弟子,能够出师门的都是具有超一流的身手。



    其他的人则是一色漆黑的打扮,而且是一模一样的装束。他们的服装显示出他们是来自东倭的鬼忍众。



    “就是这里!”站在左侧的一个月白袍男人指点着说道。这次尤那亚派来的同门是他的师弟,五个刚刚从师门出来前来投奔他的高手。



    “奇怪,怎么里面的人没有动静呢?”五个人中排行最大的费烈扭头望了望自出发以来就一直不发一言的鬼炎。



    对尤那亚派来的人手感到非常不满的鬼炎依然是一言不发,他没有想到尤那亚居然派了这么几个看起来浅薄的家伙来助阵,真不知道当动起手来,这几个笨蛋可以派什么用场。



    “可能被我们吓坏了吧?”五个师兄弟中最莽撞的费罗迫不及待地飞身冲向中间那间房屋,口中说道:“我来把他们赶出来!”



    “笨蛋!真是笨蛋!”鬼炎的心中暗暗冷笑,在黑夜中这样冒冒失失地去闯里面藏着天忍的房屋,这个家伙真是不知道死活。不过这样也好,先让这些自认高人一等的家伙认识一下对手的真正实力,省得待会儿动手的时候再吃大亏。



    “老三,回来!”五人中最有脑筋的费果顿足叫道,同时飞身而出。



    房门在费罗快要冲到的时候无声地打开了,好像是一个恶魔张开了黑洞洞的嘴巴,不过不是把他吞噬,而是从黝黑的深处飞出了三道目力难及的冷电。



    “不好!”费罗心中一惊,里面的敌人算计得真是太准了,正好是他发出掌力的前一瞬间,让他在新力未生,旧力已出的间隙,这样一来,想要避开这三道暗器就十分困难了。



    费罗人在半空,想要多做动作已经是不可能,他当机立断,急转一口真气全力下坠,同时半折腰,双掌前伸击出。



    怒滔声起,庞大的真气呼啸涌出,凛冽的气势让鬼炎也暗暗吃惊,原来这些浅薄的家伙倒是真有些功夫。不过对付天忍众所发出的可以切割劲气,专破护身真气的三棱星芒,这样的功力发挥不了多少作用。



    下坠的速度比不上三棱星芒飞行的速度,而折腰的话也是勉强避开身上的要害,费罗感到护身的真气一阵波动,知道敌人的暗器已经近身,切割他身遭的护身真气。



    正在心神俱丧之际,耳边破风声起,费罗听到了叮叮的声响。



    原来费果的援手终于到了,他是早已将腰间的长剑抽出,这时他在两个人前面舞出一片晶莹的扇轮,将呼啸而来的三棱星芒一一击落。



    费罗刚刚松了一口气,正想要挺腰改变身形,平稳落地的时候,突然感到自己的右腿处一震,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



    “砰!”



    费罗的一个身躯重重的落到地上,他还是没有避过这次劫难,原来在三道亮晃晃的三棱星芒之后,还有一枚无声无息的五星镖,当三棱星芒将对手的注意力成功地吸引住时,五星镖的威力就真正发挥出来了。



    费果连忙按下身形,出手迅疾如风,将费罗身上的要穴一一点过,先将他的伤势控制起来。才一转眼的功夫,受伤的大腿就肿得高高的,十分吓人。很明显他中的暗器是加了料的。



    “无耻之尤!”雪山门下的人开始愤怒地叫起来,“不杀光你们,难消心头之恨!”



    房间里面还是没有反应,似乎是就等敌人冲进来。但之前的交手大家都已经明白了,在黑夜里冲到屋子里面攻击有暗器绝活的敌人,这和送死差不了多少。



    鬼炎有些不耐烦起来,冷冷的哼了一声,正要下令自己的手下鬼忍众们发动攻势时,一直没有开口过的那个雪山门下弟子突然阴恻恻地说道:“他们不出来也没有关系,我们放火烧了这个地方!”



    “什么?”鬼炎的心中一惊,不由得注意得看了一眼这个特别雄壮的中年人费修,他居然在这种居民区里提议放火,这家伙比起自己还要无所顾忌,除了心狠手辣之外,还真是阴毒。



    鬼炎此时对这些雪山门下的人有所顾忌了,尤那亚的手下有这样的人存在,对谁来说,都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里面的人终于现身了,如果敌人真的毫无顾忌地放火,对于这一带的居民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对于他们来说,也是难以应付的一件事情。



    微风飕然,三个人出现在场中。身材健美的神无月雪姬站在当中,两边是她的叔叔有乐斋和小姨归蝶。现在的雪姬和以前的她有了很大的不同,在精气神上看起来内裣了许多。



    鬼炎的感受十分明显,如果说以前他看到的雪姬是一把散发着锐气的长剑,那么眼前的雪姬就象是被藏在剑鞘里的宝剑,带给别人的压力却是更加的大。



    费修拔出了自己的刀,他手中的刀厚背薄刃,形如尖刀,但长度足有三尺三寸,是一种可以双手使用的长刀,即使是在夜里也显得寒芒四射,好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刀。



    “藏头藏尾的家伙,出来让大爷教训你们一下!”



    费修十分神气地挥动手中的宝刀,一指面前的三个人。



    有乐斋冷哼了一声,“就你这样的混蛋,三脚猫的功夫也敢说这样的大话!”



    “老四,打发这个混蛋。”费烈愤怒地大叫道。



    “我砍下你的狗头!”费修操刀直上。



    有乐斋飞快地拔刀出鞘开始移位,他不想用刀与费修正面硬拼。拚刀不如拚技巧,他对自己的刀法十分有信心。



    一声暴叱,费修抢制机先。他纵身切入中门,一刀点出,真有如是电光一闪而过,刀上的造诣极为浑厚,这一刀急袭极见其功力。



    有乐斋冷哼了一声,刀光疾闪,无畏地迎上急速射来的刀虹,镇定地身随刀进,要从刀光的间隙切入反击,十分有效地发挥出手中宝刀的威力。



    费修吓了一跳,顿时收起了轻视的心理,刀把下沉,刀身飘忽摆动,作出了一副防御的架势。刀走剑势,轻灵飘逸,显示出十分纯熟的格斗技巧,应付有乐斋这有如漫天飞舞的寒光冷电。



    两个人一接手就相互攻击了十来刀,但却是一点刀锋相撞的声音都没有,双方都是一沾即走,各自寻找对方招式中破绽。高手之间的交手的确不同凡响,不象村夫俗民打架斗殴,挥舞着大刀乱砍一气,他们要寻找的是足以一刀制敌的机会,而绝不是把功力浪费在多余的动作上。



    这两个都是使刀高手,这一搭上手,就各展所学尽力周旋,刀光如电上下飞腾,站在旁边的人无不感受到强烈的刀风劲气。



    鬼炎的心中大定,从费修的表现来看,的确雪山门下有其实力在,这样一来,对付眼前的敌人胜算还是极大的。



    “你还是把神器交出来吧!”鬼炎找上了雪姬,“不然的话,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雪姬的柳眉微蹙了一下,她们是料想不到敌人会在今天晚上突然光临,而且正好是她们准备搬家的前一天。现在她的身边没有多少可用的人手,而眼前的敌人却是出乎意料的强大。



    单看这个能和自己的叔父打得难分难解的家伙,就知道今次的敌人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自己现在已经把日剑月弓的奥秘领悟出来,应付眼前的敌人又多了一份把握。



    “速战速决!”费烈似乎是成了这一行人的首领,声如沉雷大喝道:“毙了她们!”



    说罢,他抢先冲出,拔出长剑扑向有乐斋和费修的战团。其他几个雪山门下也应声冲出。



    后面的房间里面立刻冲出了五道人影迎了上去,是雪姬身边的五大神将。他们在个人的武技上虽然不如雪山门下的弟子,但相差也不是很大,加上他们之间有着相当默契的配合,以及威力强大的合击武技,一时倒也和对手战个平手。



    见到雪姬的注意力好像被正在交手的场面吸引过去了,鬼炎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已经发现了在雪姬身边的细微变化。



    几乎是目力无法察觉的隆起,朦胧的月光之下,雪姬的那道阴影突然间好像拉长了一截,又似乎是月下的影子突然获得了生命,在女主人雪姬的背后做着轻微的移动。



    影子拉长了,越来越长,倏然地面鼓起了一大块,当扁下去的时候,影子已经贴近了雪姬,开始无声无息地缠向自己的主人。



    鬼炎见到雪姬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将双目投注到五神将和雪山弟子的交手之中,心中暗暗高兴。他知道雪姬背后的变化其实是他们鬼忍众的一个暗杀绝招“鬼影绞杀”,能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其扑杀。



    诡异万分,充满杀机的魅影就要和雪姬的身子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听到雪姬发出了一声娇叱:“鼠辈大胆!”



    不知何时出现在雪姬手中的那把短短的“日剑”发出亮如白昼的神光,顿时让身后的那个魅影现出其庐山真面目,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中年人,只是眼中闪现的却是一种阴暗的光辉。



    企图施展“鬼影绞杀”的中年鬼忍,甚至连发出一声惨叫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神器发出的剑芒绞成数段。



    “你们只会弄这些见不得人的鬼伎俩!”雪姬面罩寒霜,冷冷地朝鬼炎说道。



    鬼炎终于下令发动攻击了,一声尖利的呼哨声,原本伏身于黑暗之中的鬼忍众无声无息地涌出来,从四面八方朝场中杀来。



    鬼炎更是带头冲去,手中的双刀狂野地向雪姬强攻急袭。雪姬手中的日剑一扬,朝鬼炎点去。



    鬼炎顿时感到一股震撼心神的劲气直袭而来,他不假思索身形左右闪晃,避开汹涌如狂涛的劲气,双刀则在身前神奇地转攻为守,划出数道流光逸电。可怕的劲气在空中接实,爆震力极为凶猛,势若石破惊天,在两个人的中间形成可怕的力场爆炸中心。



    “好可怕的真气啊!”往后退了半步的鬼炎心中暗暗吃惊,没有想到雪姬的进步这么快,从这一下的接触来看,她是已经把日剑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了。如果说两个人的功力相差无几,那么手中的武器就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雪姬手中所持的日剑先天上就是克制鬼炎的双刀,因此对鬼炎来说,情势相当不妙。



    试出自己的进步之后,神无月雪姬的信心更加足了,剑诀一引,她开始主导进攻。日剑在她的手中变成了耀眼的光轮,所到之处无不让鬼忍众连连退后。但她的小姨归蝶和叔父有乐斋却陷入苦战之中,有乐斋还稍微好一点,但归蝶就有麻烦了,在人潮的围攻中,有时连剑都难以递出。因为要分心照顾到小姨,雪姬的攻势减了三分,渐渐地落入下风。



    这边战得如此热闹,却没有人来过问,显然是有权贵之士参与其中。雪姬在奋战的同时,想到这一点就不免暗暗叫苦。她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前来追杀她们的鬼忍众和法斯特的权贵一定有了私下的交易,得到法斯特当权人士的支持,自己这一方以后的日子会更加的难过。



    附近的居民则早已被吓得躲在家里,连大气也不敢出,有几个大胆刚想出来看一下,见到漫天的刀光剑影,马上吓得缩了回去。



    但这个地方并不是艾司尼亚今晚唯一在忙碌的地方,在帝都的另外一边,已经安静下来的飞凤府里突然间冒起了冲天的大火,橘红色的火焰将艾司尼亚的夜空照亮了一角。



    飞凤府的失火顿时引发了周边府第的混乱,飞凤府里的人们是忙做一团,他们从睡梦中被惊醒过来,甚至还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情况。而驻守艾司尼亚的城卫军发现了这个情况之后也连忙出动,赶往出事的地点。急促的脚步声将沿途上的居民也吵醒过来,对于这些帝都的市民来说,今夜的艾司尼亚真可谓是热闹之极。



    当火起的时候,飞凤府的男主人叶天龙正在向女神战士的首领辛西雅诉苦。原本应该是在舒服的洞房里面享受美妙情爱的男人居然会落得如此下场,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原来在婚礼结束之后,叶天龙满心欢喜地去敲于凤舞的房门,可是于凤舞却婉言谢绝了他的进入,理由是身为众女的大姐,要做出一个表率,今天晚上不应该是由她先来和叶天龙享受鱼水之欢,而是要他先考虑到别的姐妹。



    在于凤舞那里碰了一个软钉子的男人只好改道往柳琴儿的房间走去。谁知道柳琴儿却说自己怎么可以在于凤舞之前和叶天龙享受鱼水之欢呢?往日里也许关系不大,可是今天这样特别的日子里,叶天龙还是应该先从于凤舞开始。



    吃了两碗闭门羹的叶天龙心思一转,自然想到了对自己从来没有反对意见的玉珠,等他兴冲冲地跑过去,谁料到今天的玉珠也摆出了一副同样的理由,自认是作妾的她如何肯在今天晚上抢了主母的位子。



    转了两个圈,叶天龙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身为有三个新妇的新郎,他居然在今天晚上找不到一张可以睡的床。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说出来的话绝对是没有肯人相信的。



    没有举行婚礼还好,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结婚了反而变成这个样子,百思不得其解的男人不禁心下暗自嘀咕:“也许她们想联手给我一点颜色看看?哼,没有你们我就睡不着了吗?”



    叶天龙一气之下干脆不再来回奔波了,改而把脑筋动到别人身上,但他想不到的是原本和他眼来眉去的金凤卫,居然也都摆出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态度,说什么也不肯在今天抢了小姐的美事。



    万般无奈之下,叶天龙只好作罢。但心火难熄的他想想实在不爽,既然是你们不肯陪我,那我也不要陪你们了!有了这种想法的男人心下一发狠,干脆把脑筋动到了女神战士的首领辛西雅身上。



    想起当初看到她的娇躯,完美无瑕,丰满健美,好色的男人早就产生动她的念头了,不如趁这个机会,也算是给那些拒绝自己的女人们一点颜色,看谁怕谁啊?



    主意打定之后,叶天龙马上去敲开了辛西雅的房间,已经安歇下来的女神战士首领对叶天龙的深夜来访虽然感到有些惊讶,但还是将他让进了自己的房间。



    看到辛西雅只穿着薄薄的睡袍,叶天龙的眼睛顿时大亮。透过丝织的睡袍,辛西雅那丰挺茁壮的双峰隐约可见,大开的领口处那雪白耀眼的柔肌更是让人无法将目光移开。



    “公子,你怎么……”辛西雅的话还没有问完,叶天龙已经长叹一声,显出一副十分可怜的样子。



    “我真是好可怜啊!”



    叶天龙说话的同时,径直走到辛西雅的床边坐下来,没有发现自己的主君另有图谋,女神战士的首领也就随之坐到他的旁边,微靠着床头,不解地望着叶天龙。



    “她们居然都不理我了!”叶天龙哭丧着脸,用十分伤心的口吻说道。



    “不会吧!”辛西雅不由得大吃一惊,她实在想象不出来,新婚的第一夜,作为新郎的男人会被他的新娘们拒绝。



    “真的!不然的话我怎么会跑到这里呢?”叶天龙说着,突然一把扑过去搂住辛西雅的娇躯,将自己的一个脑袋埋到辛西雅那高耸秀美的玉峰之间。



    辛西雅本能地伸手将这个男人抱在自己的怀中,安慰道:“公子你放心,我看凤小姐她们绝不是这样的人!不如你再回去……”



    “不……”叶天龙摇摇了头,他现在是充分感受到女神战士首领的丰满迷人之处,柔软而极具弹性的双峰虽然是隔着一层的衣服,依然可以体会到它那无以伦比的触感,更让好色的男人感到兴奋的是,辛西雅的丰满程度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真是又大,又挺,又软!绝对是真正的极品啊!”感到非常享受的男人在心中暗暗称赞不已。



    没有察觉到叶天龙是图谋不轨,辛西雅还是抱着他的头,听他絮絮叨叨地讲着不知所云的话。因为正忙着动脑筋想办法的男人已经无法再分心去组织自己的语言了。



    “可恶!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忙活了半天,叶天龙发现自己居然是在做白工,任他使尽了其练就的高超技巧,成熟美艳的女神战士首领就是没有一点动情的迹象。他这些手段可是在别的成熟女人身上百试百爽的,不想今天会在这里碰到一个大钉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阜新地图  黔南地图  钦州学习  金华娱乐  泸州学校  乌海旅游  六安论坛  黔南地图  钦州学习  铜川学习  南通时尚  博尔塔拉资讯  博尔塔拉资讯  海西论坛  湖州旅游  大丰地图  抚顺学习  喀什资讯  潍坊资讯  钦州旅游  商洛论坛  阿拉尔地图  六安论坛  济宁新闻  金华娱乐  桂林学校  钦州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泰州地图  安阳资讯  临汾新闻  许昌学习  湖州旅游  眉山旅游  烟台论坛  襄樊学校  许昌学习  大兴安岭学习  襄樊学校  松原地图  海西论坛  重庆学校  七台河地图  廊坊时尚  酒泉论坛  德宏时尚  淮北地图  襄樊旅游  合肥学习  深圳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