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风月大陆 > 第二章 妙计连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杯美酒刚刚下了肚子,甚至连美酒的醇香还在喉咙处滚动,大营的东北角传来了一阵震天的呐喊声,接着是冲锋的号角和战马的嘶叫声。



    “启禀大帅,法斯特的骑兵已经突破了大营东北的防线,冲杀过来了!!”



    一个满脸惊慌的士兵不经帐门卫士的禀报就冲进了张烈的大帐中,将这个惊人的消息告知了自己的主帅。



    “当!当!……”



    数声酒杯落地的声音在一时间变得寂静无比的大帐中显得十分响亮。



    “这不可能!!”一名天河新军的将领猛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叶天龙哪里来的这么多军队,刚刚还在攻打松安镇,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到了这边?”



    张烈和阳峰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之间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急怒,叶天龙手中没有太多的士兵是非常明确的,因此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中计了。



    大帐中的众人全部拥出了帐门,朝大营的东北角望去,只见火光冲天,如雨的火矢照亮了半边的天空。



    一瞬间,天河新军的两个首领心中不约而同闪过了同样一个念头,“该死!被叶天龙耍了!”



    “是调虎离山!”阳峰的声音沉沉地说道,“叶天龙他们成功地将我们的主力调出了大营。现在大营中只有剩下不足五千的士兵,其他的都是没有战力的妇孺老弱。”,说到这里,他不禁长叹一声,“真是好毒辣的计谋啊!”



    “该死的卫衡,居然连敌人的佯攻也分不出来。”张烈的心中真是恼恨异常,叶天龙的主力部队很明显在放在自己的大营这边,那么攻击松安镇的部队肯定只是虚张声势而已。留守在松安镇的兵力足有一万五千以上,却会被叶天龙的小股部队打得需要向大营求援,除了说明守将是一个草包之外,他还真想不出别的。



    “现在怎么办?”在场的所有将士都将目光投到了主帅张烈的身上。有些人心中已经想到了撤退。不管是退往松安镇,还是往前方和正在围攻安阳的部队会合,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我们还没有输!”张烈猛地一咬牙,“全军回缩,让所有的士兵全部退入中军的营地。”



    “大帅!”听到张烈这样的命令,不少的将领都是一愣,死守中军的营地固然是一个应急的办法,但这样一来,自己这五千人马就陷入法斯特军的重围之中,所受到的攻击之猛烈是可想而知的。



    “我就不信,凭叶天龙手中的兵马可以攻下我们的中军营地。”张烈大喝道,“只要坚持下去,等到我们的援军从松安镇和安阳前线赶回来,胜利就是完全属于我们的!”



    众将默然,中军营地本来在大营中就是相对独立的一部分,四周都是有坚实的大车围起来,周边还挖有一道深深的壕沟,建有十座高高的箭楼,还有坚固的木制栅栏,应该说防御能力是相当不错的。



    五道告急的旗花流星般的升起,在漆黑的夜空绽开,撒出巨轮般的烟花,映亮了安阳的天空,数十里都可以看得十分分明。是张烈的中军营地发出的,他在向松安镇和安阳前线的数万天河新军求援。



    “不错啊,还很有决断!”



    计无咎站在飞扬的飞龙帅旗下面,似乎是被旗花爆炸的声响所惊动,攅起头来望着空中灿烂烟花喃喃自语。



    “有数骑天河新军冲出了我军的包围,朝松安镇的方向驰去!”



    一个法斯特的士兵喘着大气跑过来,向计无咎大声的报告。



    显然张烈是想要召回松安镇和安阳前线的天河新军,能够想到死守待援,应该说张烈的反应并不差,可惜他遇到自己。



    想到这里,计无咎的嘴角流出了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意,天河新军会死守大营早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这次的计划全部是出于他的脑袋,到目前为止,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张烈的大营中现在只剩下区区五千的兵马,而进攻的法斯特军却有二万的军队,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成功地让局势变成了法斯特军以多打少的有利局面。



    计无咎伸手捻了一下自己颔下的山羊须,对于自己的计划表示相当的满意。这可是他加入叶天龙的帐下之后的第一仗,他如果不表现出自己的实力来,就无法在叶天龙的军中立足了。



    只要一想到叶天龙身后的那个有著“美女战神”称号的女人,计无咎就提醒自己千万不要有什么疏忽大意出现,免得有负于随军参谋这个职位。



    只是唯一不满意的是,叶天龙身为主帅,却带着自己的近卫团战士冲在队伍的最前面,这和其他的主帅是完全不同的,一般来说,作为一军之主,必须要留在帅旗下指挥全局,而不是当先冲在战场上。



    不过,话也说过来,通过这一次的战役,计无咎十分清楚的意识到叶天龙的帐下拥有如此多的将才,虽然是安排下计划,但如果执行计划的人水平不够,也是没有办法成功的。特别是庆计,他仅仅是带着二千的骑兵,居然在截杀完天河新军的游骑兵之后,可以奇袭松安镇,迫使松安镇的守将要向大营求援。



    对于那个英俊的男人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计无咎也是相当的好奇,他本来是准备好使用虚报情报的办法来调动天河新军大营的部队,现在这一后手也用不到了。



    他的视线穿过重重的烟雾,在火光中看到一手持着神器烈火剑,一手持铁叶盾的主帅,正满脸杀气地踏过敌人的尸体,他的身后左右是大批如狼似虎的近卫团战士,正在赶鸭子一般的追击着天河新军。在叶天龙身右是那个总是活力充沛的美丽少女,近卫团的团长大人龙灵儿,还有辛西雅为首的女神战士。



    “你的道路绝对不会是到这里为止的。”计无咎的声音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听到,“我相信,上天是不会随便赐一个人如此强大的实力,这样的话,实在是太浪费了。只要拥有这样一批部下,就已经几乎是无坚不摧了。”



    就在方才的攻击战中,计无咎就是再次目睹了叶天龙手下这些女神战士和近卫团的可怕战力,天河新军的防守在他们的面前简直是不堪一击,一冲即垮。



    看到主帅亲临战阵的神勇表现,所有的法斯特士兵都是斗志昂扬,将天河新军的大营冲得七零八落。



    蹄声震耳,是董国所率的一千名枪骑兵,每一个人都是全副戎装,铁盔、短铁铠甲,红色战袄,马鞍边挂着的是一把斩马刀,手中一枝红色的长枪,寒光耀目。他们旋风般的冲杀在天河新军的大营之中,踹倒途中的每一座帐幕,赶出里面的敌人,将所看到的天河新军士兵全部刺杀于马前,然后将帐幕点上火,一烧了之。



    冲天的火光中,叶天龙的声音传入每一个天龙军团的将士耳中。



    “凡挡路者,皆格杀勿论!”



    命令冷酷,话语生硬,却深深震撼着天龙军团的每一个将士。



    范铜暴烈地应声,挥手一记重击,狼牙棒将面前一个天河新军士兵的头骨敲碎。



    “儿郎们,给我杀啊!”



    一身缀铁皮甲的范铜身上溅满了敌人的鲜血,在火光中看起来有如一个可怕的杀神,能够在他面前站立的人还真不多见,更不用说向他递出武器了。



    原本就接到命令准备退入中军营地的天河新军更加没有斗志了,纷纷转身往自己的后方中军营地退却。而所有的法斯特士兵却是士气高涨,人人奋勇当先,每一次出手都觉得十分顺心如意。



    “不错嘛!”负责新兵训练的王猛看到这些刚刚加入天龙军团的士兵也能够自如地发挥出平日里教导的功夫,顿时升起一股自豪感。



    随着天河新军的士兵退入中军营地,天河新军大营的其他地方全部落入法斯特军的手中,特别是堆放军用物资的后军营地,法斯特的士兵找到了数目可观的攻坚器具以及大量的军用装备。可以说,叶天龙他们这一次的突袭让毫无防备的天河新军损失惨重了。



    看到法斯特军快要杀到自己的中军营地了,张烈一声令下,“放箭!”



    箭如雨下,一时让杀得性起的天龙军团士兵倒下了一片,他们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攅头一看,在中军营的周边那一圈大车的顶上,天河新军的士兵正张弓搭箭。



    这时候,法斯特军的后面响起了停止追击的号声,计无咎已经看到了天河新军的中军营地正是严阵以待,而天龙军团的士兵因为这一阵的冲杀,失去了有效的阵形,如果不退下来整顿一下,像现在这样盲目地杀过去,伤亡一定不小。



    更主要的是,天龙军团现在的兵力不多,每一个士兵都是非常宝贵的,无谓的伤亡一定要杜绝。



    “你为什么吹退兵的号?”叶天龙在辛西雅等女神战士的簇拥下往计无咎的方向行来,口中的语气颇为严厉。



    “这样一鼓作气冲杀过去不是更好吗?敌人溃败在即,你却号令士兵停止追击,难道要给敌人一个喘息的机会?”



    面对主帅的怒气,计无咎的神色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是行礼道:“大人,你要一场惨胜,还是一场完胜?”



    “怎么讲?”叶天龙显然被计无咎的问话迷惑了,他的眼睛盯着自己这个随军参谋那张看起来一向缺乏营养的脸。



    计无咎的三角眼中闪过一丝锐利的神色,冷冷地说道:“一场伤亡惨重的胜利绝非是我所要的。天河新军的中军营地已经有了完整的防备,如果大人带着士兵就这样冲杀过去,那一定会付出很大的代价。到最后,可能得到的战果还不如所损失的。那我们将如何面对下面的几场战斗呢?”



    话虽然有些重,但却是相当有力,叶天龙的火气一下子小了不少。根据之前所收集的情报,张烈的中军拥有一千铁骑护卫军,以及三百名护帐勇士,尤其是后者,这三百名护帐勇士都是张烈一手调教出来的好手,技艺之高,相当骇人。要攻破天河新军的中军营防御,一定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而且到时候面对这些敌人,自己的手下那些新兵还真的有些吃力。



    “那你说说我们如何完胜天河新军吧?”叶天龙的口气缓了下来。



    计无咎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山羊胡,能够接受部下的意见,有容人之量,也许就是这个男人最大的优点,他那众多优秀的部下能为他所用,也是因为这一点吧。



    他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说道:“大人,我们这一次偷袭天河新军的大营可以说已经非常成功了,也达到了预定的目的,直接击中敌人的要害。现在张烈的中军营地里面应该只有三千多的士兵了,但是如果他们负隅顽抗,给我们造成的伤亡可能会很大的,可以说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点也不合算。”



    “说下去!”叶天龙的眼睛闪闪发光,慢慢点头道。



    “而且张烈的求援信号已经发出,天河新军两地的援军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里面赶回大营。张烈能够在我们突袭大营的时候,马上决定退守中军营地,而不是撤退到松安,或者到安阳和他的大军会合。他一定有这样的打算,以自己的中军为诱饵,引诱我们攻击,拖住我们,等到两地的天河新军赶到,到那个时候,张烈他们在中间,外面有近十万的天河新军,我们这么一点人马,真是连骨头都不会剩下一点了。”



    一席话说得众人都是有些心惊,仔细想想还真是有这样的可能性存在。松安镇距离天河新军的大营有百里,但安阳离这里却不到五十里,如果天河新军是采用急行军的速度,那么不用二个时辰就可以到达。



    “所以,依下官的看法,见好就收!我们已经给了天河新军一次沉重的打击,只要我们持续给天河新军一定的压力,他们就无法对安阳投入大量的兵力,对于安阳的守军来说,也减轻了不少的压力。”



    “现在的主动性握在我们的手中,只要寻机再给天河新军几次这样的打击,自然就可以将他们击溃了。”



    叶天龙身边的诸位将领也纷纷点头,计无咎提出的计划应该说是相当不错的,现在的局势下面,采用这样的办法是最恰当的。



    为了更加说明自己的方案,计无咎又道:“我们和天河新军的兵力相差悬殊,根据情报分析可知,现在的天河新军拥有不少于二十万的军队,而我们整个军团才二万三千一百名士兵,在兵力上有接近十倍的差距,如果想一战就打垮天河新军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我们要做的是努力在天河新军庞大的身躯上多划几刀,让它慢慢地衰弱下去,就像是一只狮子再强大,但落入狼口中,终会因失血过多而毙命。”



    众将士缓缓点头,然后将目光投到自己的主将叶天龙的身上,等待他下命令。



    “难道就这样撤退吗?”



    叶天龙的手慢慢摸上了系在背后的剑鞘,这是青峰一战中唯一留下来的物品了。可以说柳琴儿也就是只有留下了这样一件可以让叶天龙想起青峰山神剑之争的东西,所以现在叶天龙将这一把剑鞘带在身边,时时提醒着自己。



    “不,当然不是这样。”



    计无咎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可怕的微笑,永远是发青的脸庞在火光下面看起来也增添了一丝血色。



    “我们可以在烧毁大营之后,在从安阳前线过来的天河新军他们的行军路上等候他们的大驾。”



    众将不禁会心一笑,这个脸色发青的家伙倒是真的很可怕,想起从安阳方向过来的天河新军匆匆忙忙赶回来,却不想会在路上受到伏击,那种狼狈不堪的样子一定非常有趣。



    范铜更是咧着大嘴,粗豪地笑道:“然后给他们这些王八蛋一些惊喜,对吗?我们的军师大人。”



    “完全正确!”



    计无咎说罢,转而望向叶天龙,道:“大人,请速下命令吧,时机不等人啊!”



    “我不甘心!”



    叶天龙猛地攅起头来,眼中闪动是让人心寒的怒色。



    “这样白白放过张烈这个混蛋,我怎么会甘心呢?”



    说着,叶天龙拔出了腰间的神器烈火剑,冷声说道:“我已经发誓要让在青峰山向琴儿她们动过手的混蛋全部死无葬身之地,现在就有这样的机会,我绝对不会放过的。”



    “大人!”计无咎发急道:“要对付张烈,以后机会有的是,我们和天河新军的战斗还有很多的机会,如果我们在这里耽误太多的时间,可能反而会落入敌人的反包围之中。”



    但计无咎的苦心没有得到他的主帅同意,叶天龙依然十分固执。



    “我今天一定要杀入张烈的中军营!”



    说话的时候,叶天龙的眼睛落到站在身边的龙灵儿身上,后者给了他一个深深的眼神。站在身边的辛西雅这时也出声道:“公子,就让我们姐妹打头阵,一定为您打开敌人的防御。”,了解到主人何以如此固执,想起了青峰山的神剑之争,想起了素来与自己交好的柳琴儿,使得这向来缺乏情绪波动的女神战士,也起了前所未有的杀机。



    “好!”叶天龙的眼中立时神光大盛,转首对站在一旁的将领发令。



    “董国,你带人立刻将这里所有的营帐都点上火!”



    “范铜,你带你的部下从正面冲击张烈的中军营,所有得到的东西全部归他们所有,不需要上交。”



    “是!”被点名的两个将领都是行了一个礼,应声而去着手行动了。



    叶天龙如此决断的命令,让计无咎根本没有办法反对,只有在心中暗自叹息。但叶天龙马上就向他下令了,让他带着剩下的士兵在向张烈的中军营发动一次佯攻之后,马上前往道上设伏,等候从安阳过来的天河新军。



    “大人,您要做什么呢?”



    计无咎领命之后,望着叶天龙问道。



    “我要亲自杀入张烈的中军营!”



    叶天龙的口气让计无咎不禁打了一个冷战,他突然间想起当日他带着千余名的山贼伏击叶天龙的时候,那个时候山贼们还穿着刀枪不入的魔法宝甲,但最后还是一败涂地。也正是那个时候,他从叶天龙的身上看到了一种惊人的气势,一种莫可抵御的霸主之气。而现在,他又从叶天龙的眼中看到了这样的气势。



    计无咎无声地向叶天龙行礼,然后转身开始向身边的传令兵下达命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眉山旅游  德宏时尚  桂林学校  阜新地图  襄樊旅游  桐城学习  钦州学习  七台河地图  六安论坛  淮安新闻  贵港资讯  三亚论坛  中卫资讯  博尔塔拉资讯  商洛学习  阿拉尔地图  沧州学校  昭通时尚  辽阳旅游  湖州旅游  潍坊资讯  临沂资讯  盘锦学习  海西论坛  郑州地图  安阳资讯  安阳资讯  南通时尚  喀什资讯  怒江论坛  安阳旅游  诸城旅游  长沙娱乐  抚顺学习  汕尾论坛  佳木斯论坛  铜川学习  十堰论坛  合肥学习  徐州旅游  四平时尚  连云港旅游  娄底资讯  恩施学校  淮北地图  襄樊旅游  大丰地图  安阳旅游  怒江论坛  益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