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风月大陆 > 第八章 大营死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盖纳城下会合了另外两路大军的鹰扬军团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到达城下的左右两路军队看起来是如此的疲惫不堪,似乎是经历了连场的大战。但海鹰扬却知道除了他的鹰扬军团在中途遭遇武安军的顽强抵抗外,左右两路的法斯特军并没有遇到什么明显的军事抵抗。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鹰扬军团的每一个将士心中不免存了一个老大的疑团。



    当了解到左右两路军队的遭遇之后,海鹰扬的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安的感觉。武安军的行动有些奇怪。



    坚壁清野,历来是一个国家抵抗外来军队入侵的不二法门,武安军会采取这样的措施,海鹰扬一点也不怀疑,而且也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武安军除了坚壁清野之外,还对法斯特的左右两路军队进行了持续不断的骚扰战术,在他们的行军路上不时会冒出一两枝武安的游击部队,趁着夜色打了就跑,闹得法斯特军士兵是一夜数惊。



    不但如此,武安军还在沿途的水井中下毒,利用各种方法在法斯特军中投毒,使得法斯特军士兵人人自危,几乎不敢碰武安境内的任何东西。他们想正式和敌人打一仗,却根本找不到一个武安的正规军,满满的斗志面对看不见的敌人也是无计可施。



    慢慢的,法斯特军从将军到士兵都陷入了一种疲惫不堪的境地,但他们只有坚持下去,到达盖纳和海鹰扬的鹰扬军团会合,只要攻克武安的重镇盖纳,打开通向武安国都的大门,早一日打垮武安军的主力部队,攻占武安的国都,那么这些抵抗力量便会因为失去有力的组织,而自然消亡。



    “其中有古怪!”海鹰扬的脑海中闪过一个疑问,武安军的骚扰战术为什么独独放过了自己的鹰扬军团,只是将目标锁定在左右两路法斯特军队身上呢?而且只有自己的鹰扬军团遭遇了武安正规军的抵抗,其他两路的军队虽然倍受骚扰,但是行军进程却是没有受到多少延误。



    “是分而食之,各个击破吗?”



    海鹰扬的脑中不住盘算着,如果自己的军团在半途被武安军挡住了,那么先到达盖纳城下的左右两路大军将会遇到什么样的对手呢?武安军为什么不在左右两路军队没有会合之前就先集中兵力攻击一路呢?



    特别是左右两路军队所遇到的千奇百怪的施毒术,这不禁让海鹰扬的心中浮起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名字。



    能够如此自如的使用毒术来对付军队的,在海鹰扬的记忆中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号称大陆五大隐流之一的“毒门”,当年“毒门”的第一高手“毒皇”在大陆横行一时,即使面对十万大军依然毫无惧色,使得“毒门”的名声轰动一时。当时诸国的众多高手均死在他的手下,只是后来不知为何销声匿迹,连带著“毒门”也好像声势大减,直到现在,只有在某些隐秘的场合中,才可以听到关于“毒门”的一些事迹。



    经过对当时事件的反复盘问,海鹰扬可以肯定其中有“毒门”的人参与,因为其中某些手法是“毒门”特有的施毒术。



    “大人,这个地方有些不太对啊!”



    负责扎营布防的将领来向海鹰扬报告,他们在布置营地的时候,居然发现整个地形和他们手中所拥有的地图有不少的出入,原本有水流的地方看不到一点一滴的水,甚至就连两处小山丘也不见了,似乎看起来是武安人将盖纳城下的地形进行了改变。



    海鹰扬心中的不安扩大了,显而易见,武安军这样做的目的一定是用来对付法斯特军队的。但改变地理环境,这样的行动在以往的战争中从来没有过的。



    他马上带着随从对大军所在的地形进行了详细的勘察,经过和手中原来地图的对照,果然是变化不小。根据法斯特军部提供的地图以及自己通过各个方面收集的情报来看,盖纳城下的地形已经可以说发生了极大的改变,而且所有变动现场留下来的痕迹都十分新鲜,说明了武安军的行动结束并没有多少时间。



    这种移山填海的工程可是需要花费极大的人力物力,又是在如今大敌当前的紧要关头,武安军采取这样的举动,绝非仅仅是为了建设好盖纳城,发展盖纳城的。



    回到大帐,海鹰扬马上让部下将所有改变过的地方在地图中标出来,随着地理图的慢慢出现,他的脸色也渐渐凝重起来。当最后一笔画完之后,望着那十分熟悉的图案,海鹰扬的脸色顿时一变。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是五绝之地!!”



    海鹰扬喃喃自语的声音落入身边随军参谋的耳朵里面,素来稳重的随军参谋他的脸色也是一瞬间变为一片铁青。



    “这真的就是传说中的五绝之地吗?”



    这时,鹰扬军团的头号将领沃克利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从来没有听说过武安国内会有人懂得传说中的五绝之地,而且还刚好是在我们大军围攻盖纳城的时候出现在这里。”



    “这的确是传说中的五绝之地,可以肯定,我们对面的武安军里面有非常可怕的风水师和魔法高手存在!居然可以想到改变盖纳城下的地形,构成这样的五绝之地,武安军花费了不少的心血啊!”



    说到这里,海鹰扬冷笑一声,道:“只是人为操纵五绝之地可是要具有超尘拔俗的实力,有如此等级的魔法师,武安倒真是不容小视啊!”



    现在的局势非常明朗了,武安军是想利用盖纳城下的五绝之地来对付法斯特的大军,如果说海鹰扬的军团被成功地阻挡几天,那么抵达盖纳的另外两路大军就会一头撞进这个可怕的五绝之地,后果自然是不堪设想的。



    正是因为海鹰扬的鹰扬军团快速地突破了武安军的防线,使得武安军来不及发动对另外两路法斯特军队的攻击,而现在海鹰扬认出了摆在前面的五绝之地,对于法斯特军来说,也有了一些先手。



    大帐中的众人全部一片寂静,眼光落在自己的主帅身上,这个俊美无比的男人向来是他们的胜利之神,但现在他们遇到的是自从百族大战以来再没有出现过的五绝之地,胜利女神还会站在他们这一边吗?



    “哼,武安人好大的手笔啊!”海鹰扬的手指顺着地图慢慢地滑动,“绝天,绝地,绝人,绝神,绝鬼!好个五绝之地啊!”



    没有想到会在武安的盖纳城下遇到传说中的五绝之地,吃惊过后,海鹰扬的心中燃起了无穷的斗志,据说五绝之地是必死之地,只有法力超绝的魔法师才可以创造和控制的地方,一旦形成五绝之地,即便是强大如天神也将束手无策。



    问题是推动五绝之地的运行,需要强大的魔力能量,可以说,这样的魔力能量对于人族来说极其庞大的,甚至是骇人听闻的,因此,在百族大战之后,便再没有五绝之地的出现。



    “海鹰扬啊海鹰扬,这一下,你是遇到强劲对手了!”海鹰扬在心中对自己暗暗说道。他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振奋,打破这个五绝之地,将奠定自己在大陆上的无上名声。



    “有意思啊,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设下这个五绝之地呢?”



    海鹰扬在脑海中迅速将几个人物进行了一番罗列,渐渐地,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俊朗的笑意。



    “砰!”



    海鹰扬大力地一拍案几,断喝道:“就让我们来看看到底谁更厉害吧!只要是别人能够创立的,我们鹰扬军团一定能够破解。”



    强大的自信心从那张英俊的脸庞上散发出来,感染着大帐里面的每一位将领,他们知道自己这位主帅,从来没有打过没有把握的仗,也不是凭空说大话的人,既然海鹰扬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明了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定的打算。



    在众将的轰然应声中,海鹰扬下令道:“全军后退五里下营!”



    “法斯特军退后了五里。”



    盖纳城头,接到探子报告的城主大人约亚雷望了前面一眼,然后只是摆摆手,示意探子退下去。



    站在盖纳城主约亚雷前面的是两个气度不凡的男人,他们一个人穿白衣,一个穿黑色的长宽袍,都在举目凝望着远方法斯特军的行动,显然,他们的身份要高过一城之主的约亚雷。



    过了一会儿,穿白衣的男人转向自己身边的黑袍人,笑道:“看来法斯特军是知道此地的厉害了,所以才会退下五里。”



    “海鹰扬果然是名不虚传!”黑袍的男人用一种非常古怪的声音答道,他的声音就像是没有经过他的嘴巴,直接从喉咙处发出来一般。



    “居然能够认得出我这五绝之地,将营地下在五里之外,真是很不简单啊!”



    “杨希先生。”约亚雷忍不住上前半步,对黑袍的男人说道,“难道说海鹰扬他下在五里之外的营地也是有讲究的吗?”



    “不错,正是如此!”



    黑袍的男人微微闭目,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又像是在构思下面的话一般。对于他这样的举动,约亚雷和白衣男人均是一言不发,静静地望着他。



    半晌,黑袍的男人才睁开眼睛,如果是在正面看他的话,可以在这个时候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蓝光,配合上他那双死鱼般的眼睛,显得十分诡异。



    “好厉害的海鹰扬!”黑袍男人长吐了一口气,才慢慢说道,此刻他的声音有些疲倦,但他并没有马上说出这一句话的原因,而是回答了约亚雷前面的问题。



    “五绝之地的范围刚好是在五里之内,而海鹰扬下营的地方正处在五绝之地威力发生突变的转捩点,这样一来,对整个五绝之地也就产生了一点影响。”



    白衣男人和约亚雷都是非常聪明的人士,一点就通,他们不禁暗暗对海鹰扬产生莫大的敬佩。能够认出传说中的五绝之地,已经说明了海鹰扬的见识不凡,而海鹰扬竟然还可以识破五绝之地的微妙变化,单单说这一点,他们两个人是无法望其项背了。



    “晚上出兵,目标是法斯特军大营东北部!”



    黑袍的男人说罢,转身面对着约亚雷,道:“到那个时候,我和杜先生都会助你一臂之力,给法斯特军士兵一点惊喜。”



    约亚雷大喜,他知道眼前这两个男人都是绝世的高人,能够得到他们的相助,真是武安的幸运。老实说,他也没有想到上面有人居然能够请到他们两个人,所以,当这两个人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几乎是惊呆了。



    站在左边,一袭白衣永远一尘不染的男人是“毒门”的门主杜比奇,而他身边那个黑袍的男人更是来头惊人,号称大陆魔法第一人,最强大的黑术士之王,杨希这个名字一提起来,足以让人为之色变。



    约亚雷欣喜地下去准备今晚出兵的事宜,下城楼的时候,他听到杜比奇正对杨希说道:“你刚才是去查看法斯特军的营地了吧?不要到时候,让武安的士兵摸错了方向,那可是很丢人的。”



    “难道你信不过我的神目千里吗?”杨希颇为不悦地说道,“别说是这区区五里之地,就算远在百里之外,也逃不过我的视线。”



    杜比奇淡然一笑,道:“恭喜你终于神功大成。但就连你自己也承认海鹰扬的实力不凡,示敌以弱,来引诱敌人,这可是兵家上最常用的法门。”



    杨希用手中的魔法杖轻轻敲击自己的掌心,慢慢地说道:“就算是陷阱,也是要看有没有足够的能力来保证它的效力。”



    杜比奇无声地笑起来,在他飘然下去的时候,背后传来了黑术士的建议。



    “晚上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海鹰扬的部队啊?”



    “那就让我期待杨希大人的表现吧。”



    听到杜比奇的声音从走道处飘来,黑术士之王无言地攅起头来,望向阴沉沉的天空,眼中闪过一丝黑色的火焰。



    战斗在晚饭的时候开始了。当五千名身披轻甲的武安步兵突然出现在法斯特军大营的东北部时,训练有素的鹰扬军团士兵马上吹起了敌袭的号角。



    对于一顿好好的晚饭被武安人打搅了这一件事情感到十分的气愤,鹰扬军团的将士一边骂着,一边快速地做出反应。



    虽然只有五千的轻装步兵,但他们攻击的却是大营防御最为薄弱的地方,海鹰扬自然是不敢大意,他出动了两万名士兵前去迎战。



    冲击法斯特大营的武安士兵的确非常强悍,在发起冲锋的片刻之后,便将法斯特军的大营撕开了一个口子。海鹰扬派来的两万士兵正好赶到,双方就在大营的一角展开了血战。



    虽然陷入法斯特军的重围之中,但武安军的士兵却是没有丝毫的慌乱,为保卫自己的家园,将入侵者赶走,怀着这样的念头,他们左冲右突,奋勇厮杀,高昂的斗志让鹰扬军团的将士颇为惊讶。



    但身为名震四方的鹰扬军团中的一员,鹰扬军团每一个将士的斗志和勇气也是令人敬畏的。在鹰扬军团的面前,绝不允许有站着的敌人,敌人如果向他们挥一刀的话,他们非得要回敬上两刀,三刀不可。往日里不断积累的自信和骄傲,让他们的眼睛只看到胜利的果实。



    也许是双方士兵的心中都没有了逃避或者躲闪的念头,战斗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拼命,往往一个士兵的倒下,都会有敌人的尸体做为同伴。



    望着眼前血肉横飞的场面,海鹰扬不禁微微动容,武安军的斗志真的可怕,以前武安的步兵曾经是大陆上战力最强大的步兵,果然不是虚言。



    “我不喜欢这样的战斗。”身边的参谋喃喃地说道,“这是在拚消耗。”



    “但是我们占优,削减的速度一样,他们的兵力却少许多。这样下去,还是我们取胜的。”



    身边的将领各自发表自己的意见,海鹰扬却在这个时候隐隐约约感到一丝不安,武安军就出动这么一点的军队来和自己交战,未免有些莫名其妙了吧?这种毫无意义的战斗是每一个稍懂兵家知识的将领都不会做的。



    “探马回来了没有?”海鹰扬回头问身后的人。



    “没有,大人。”负责情报的将领也是颇为无奈地回答道,“一共放出去十组探马,却没有一个回来报告的。”



    “明白了。”海鹰扬微微点头,受制于五绝之地,他无法发现敌人的行踪,现在连探马也失去作用,这个仗的确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真是该死,普拉塔究竟在干什么啊?这么一丁点敌人打了这么长的时间居然还没有结束!”



    说话的是鹰扬军团中的猛将博加德,一个以武勇在鹰扬军团夸胜的大汉。他和他率领的骑兵队向来是海鹰扬发起冲锋时的最佳选择。而他说的普拉塔则是海鹰扬的部将,一个武勇和谋略都在水准之上的男人。



    “不要小看了这些武安军,”话虽如此,海鹰扬的语气却是相当的平静,“他们的表现很出人意料,悍不畏死的对手虽然很讨厌,却是值得尊敬的。”



    海鹰扬身边的众将知道他们的主帅所说的是什么,武安军这一股气势的确是他们从军以来少见的。博加德主动向海鹰扬请缨,让他和他的骑兵加入战斗,早点将这场战斗结束。海鹰扬思忖了一下便答应了博加德的请求。



    “好吧,让武安人看看我们的厉害!”



    跳上战马的博加德在马上向他的部下发表了一下简单的战前动员,就提起手中背厚刃长的偃月刀,一脚侧踢在马腹。



    随着博加德的骑兵加入战斗,原本就占有绝对优势的法斯特军完全控制了战局,压倒性的兵力优势让武安军没有丝毫的转机,但武安军依然是奋战不已,除非是倒下去再爬不起来。



    挥舞着手中的阔剑,在自己的身前积累敌人尸体的普拉塔看到博加德好像一阵风似的冲进来,冲着自己大声叫道:“普拉塔,需要我的帮助吗?”



    “谢谢了!你还是留心你自己吧!”



    简单地回答了一句话,普拉塔就和冲到自己面前的一个武安军猛烈地交会起来。他的对手是一个使用双剑的男人,有着满脸的络腮胡子,身材高大,在之前的战斗中,这个男人的剑下已经有不少的法斯特军失去生命,甚至他的双剑上都满是鲜血。



    剑和剑在空中的相撞击,爆发出灿烂的星火。



    从剑上可以感觉到对手的身上似乎蕴含着强悍的体力,普拉塔的心中不禁产生一丝的疑问,自己刚刚所遇到的武安军士兵好像都具有可怕的气力,要不是自己的勇力过人,又有高超的武技,说不定现在也已经变成了地上没有生气的尸体。



    “武安军的将士如果都有这种程度的武力,大陆上应该很少有军队可以与之抗衡的了!”



    心里这样想着,普拉塔的手上动作可不慢,一瞬间就挡住了对手数十次的斩击。



    看到眼前的法斯特人居然可以挡住自己的连续斩击,武安男人的眼中冒出了紫色的火焰,运剑的力气更加大了。随着他的攻击加重,动作开始有些变形,剑势中的破绽也变得大起来。



    普拉塔寻得一个机会,一个巧妙地斜冲,沾满血渍的阔剑从外侧滑入中宫,在男人的腰腹部开了一个大口。鲜血立刻从伤口涌出。



    受到这样的一击,武安的男人发出了一声厉叫,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手中的双剑给了普拉塔一次狂野的回击。身手敏捷的普拉塔虽然躲闪得很快,但右肩膀上还是被带走了一块肉。



    “真是一群没有感觉的怪物!”



    看到对手无视身上的伤口正在不断流出鲜血,只顾向自己攻击的普拉塔不禁心中暗骂一声,尽力和对手周旋起来。



    同样感到意外的还有刚刚加入战斗的博加德和他的骑兵,至死方休的敌人真是难缠到了极点。



    博加德的偃月刀每一次挥动,都会带起一阵血烟,在他的坐骑左右不断有敌人倒下去,但只要是没有死,这些武安军还是会爬起来继续攻击。



    法斯特军越打越心惊,如果以后遇到的敌人都像这些士兵一样,自己军团中能够凯旋而归的就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了。



    突入大营的五千武安军全部被歼灭了,鹰扬军团也付出了同样数目的伤亡,浓浓的血腥气味弥漫在法斯特大营东北部的上空。



    全歼入侵敌军的法斯特军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一个探马疾驰而来,从马背上滚下来的男人带来了武安大军出动的消息。



    片刻之间,大批的武安骑兵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靠着五绝之地奇妙的地形和夜色的帮助,近两万的武安骑兵和五万的步兵一直推进到了法斯特军大营前面不远处,才被法斯特军的探马发现。



    “点心过后,才会上主菜啊!”



    望着黑压压的武安军涌过来,海鹰扬不禁微微一笑。在战场上,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现在既然敌人已经出现了,那一切都好办了。



    “通知左右两营出动!”



    在交待完传令兵之后,海鹰扬对身边的众将说道:“现在才是真正的大战,诸位多加努力吧!”



    “是!”众将一齐应声行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汕尾论坛  盘锦学习  眉山旅游  金华娱乐  铜川学习  抚顺学习  白山新闻  思茅新闻  博尔塔拉资讯  徐州旅游  海西论坛  大丰地图  商洛论坛  许昌学习  咸阳论坛  中山时尚  大庆论坛  嘉峪关旅游  湘西旅游  钦州学习  那曲地图  南通时尚  襄樊旅游  徐州旅游  大丰地图  怒江论坛  辽源地图  佳木斯论坛  七台河地图  益阳资讯  黑河地图  酒泉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郑州旅游  徐州旅游  白山新闻  襄樊学校  临汾新闻  深圳学习  长沙娱乐  迪庆旅游  大庆论坛  西安娱乐  连云港旅游  恩施学校  潍坊资讯  辽阳旅游  张家口时尚  临沂资讯  郑州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