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风月大陆 > 第五章 敌踪再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大早,倩公主就找到了于凤舞,正在于凤舞身边的龙灵儿一见到倩公主便没有好气地说道:“你来干什么?你惹得麻烦还不够多吗?”



    若换作往日,从不输口的倩公主早已和自己的“天敌”龙族少女斗起嘴来,但今天她却是心中有愧一般的装作没有听见龙灵儿的话,只是眼巴巴地望着于凤舞低声问道:“叶大哥还没有找到吗?”



    “是啊!”于凤舞轻轻叹息了一声,眉宇中有掩饰不住的担心,“我们先后派出数十队的人马沿着安阳河寻找,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



    一说到叶天龙无故失踪的事情,龙灵儿也顾不上再去指责倩公主,她的眉头轻轻一皱,苦恼地说道:“非常奇怪的是,我和叶大哥之间心灵的联系好像中断了一般。本来不管他在什么地方,我都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但现在却无法感觉到他的心灵,好像是什么东西在当中将我们的心灵隔开了一样。”



    于凤舞听罢,猛然间想起一件事,不由得脸色大变,与此同时,一旁的倩公主也想到同样的问题,小脸一下子变得煞白。



    气氛沉默了一阵,还是于凤舞打破了沉寂,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用略显发紧的声音问龙灵儿道:“感觉不到他的心灵存在,会不会是他已经……”



    细碎的弓鞋声响起,是晨月踏进房间。她的脸色也相当的不好,略带红丝的明眸流露出一丝倦意。她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于凤舞的问话,不觉心头一颤。



    “不会的!!”龙灵儿大声地回答道。看到于凤舞刚才的模样,真的很难想像她是一个面对千军万马都镇定自若,谈笑用兵的美女战神,这说明了那个男人在她心中的份量实在是难以想像的。



    “奇怪,我为什么还是会感到不舒服呢?”龙灵儿不禁暗自惊讶,现在她已经接受了叶天龙,而且是十分喜欢的接受了,可是在见到于凤舞表露出对叶天龙的如此深情,她还是会觉得有些不快。



    但很快,龙灵儿就将这一丝的不快驱赶出自己的心中,对眼前正用急切的眼神望着自己的于凤舞她们说道:“如果说真的像大姐说的那样,我的心就一定会感觉到的。”



    “因为我也是心族的后人,如果和我有心灵交通的男人有什么不幸的话,那么我就感觉到自己心灵被割裂的疼痛。现在我并没有那种感觉,所以……”



    听到这样的解释,于凤舞她们三人眼中的不解便消去了。心族的人在百族大战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但关于心族人的传说却是在某些人的口耳相传下流传下来,她们自然知道龙灵儿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那个时候安阳桥发生爆炸,是因为魔法能量的急剧升高引起的,所以很有可能叶大哥并没有掉入安阳河中,而是由于魔法能量的聚变关系,产生了空间转移的效果,就像是用巨大的魔法能量打开空间之门一样。”



    咬了咬嘴唇,倩公主向于凤舞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她说的“空间之门”是一种早已失传的法术,众神之战结束的时候,这种法术的使用办法就从风月大陆上消失掉了。只有在极其罕见的强大魔法师对战的情况下,由于空间魔法能量的异常变化,曾经出现过几次空间之门。这些事件被记载在只有高阶魔法师才有可能看到的公会秘闻中,因为参与的当事人全部神秘消失,旁观的人又无法进入空间之门查证,所以,这些事件只能是靠别人推测得出结论。



    “当时空中的魔法能量的确发生了异常的变化!”于凤舞沉思道:“但为什么只有天龙和那个怪人消失掉呢?当时在场除了我和龙小妹之外,还有翼风族的两个人,以及那个风之神殿的圣女,如果说出现空间之门的话,应该是所有在场的人全部被吸收进去的啊?”



    “不,那个怪人是完全分解掉了。我在跳入安阳河的时候,正好看到他全身爆裂成无数的碎片,可能他的血肉都已经冰化,所以现场没有一丝的血迹。而叶大哥则是随着那些断裂的桥面往下掉的。”



    一说起这个,龙灵儿又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怒气冲冲地对倩公主说道:“你当时不知道桥上的情况吗?居然还要用狂雷光电来轰,要不是你……哼!”



    倩公主破天荒第一次被龙灵儿骂得低下头去,还是于凤舞在一旁轻轻压了一下龙灵儿的肩头,才让龙灵儿没有继续骂下去,而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做结尾。



    “倩公主说得也有道理。”晨月对于凤舞说道:“没有道理这么多人都在场的情况下,一个人掉下安阳河居然会找不到了。”



    于凤舞也微微点头,当时的情况是非常混乱,但数以千计的天龙军团将士就在安阳河两边,而且有些将士已经上到船只上去了,几乎是在叶天龙失踪的同时他们就展开搜救行动,可以说是将安阳桥下的那段河道翻了一个底朝天,说得夸张一点,即便是一根针掉到河里也会被找到了,可就是看不到叶天龙的影子。



    而且计无咎当时就马上派出了十队骑兵沿着安阳河两边一路下去,看看有没有被水流冲下去的可能,在搜救未果的情况下,于凤舞随后又派出大批的骑兵对安阳河沿岸地区进行地毯式的搜查,可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报上来。



    “照这样的情况看来,真的是有可能当时天龙的旁边由于魔法能量的异常变化出现了一个空间之门,将他吸进去了。”



    说到这里,于凤舞不禁低叹了一声,神情略带迷茫地说道:“如果是被空间之门转移到别的地方去,我们要如何才可能找到他呢?”



    晨月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忧色,眉宇间烟锁春山。



    “不知道正确的方向,我的那些人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啊?现在只有让他们到处碰运气了。我只怕如果是被转移到什么荒郊野外,那个时候就……”



    她打了一个冷战,不敢再让自己想像下去了。众人也是一阵默然,她们也不敢想像那是什么样的光景了。



    “不如让我去找吧?”倩公主突然抬起头来望着于凤舞,坚定地说道。



    “不行!”于凤舞一口回绝,“你怎么去找?就连辛西雅她们说要出去寻找都被我拦住了,现在茫无头绪的,你们出去找还不如下面的人呢!而且万一有什么事情的话,再通知你们不就麻烦了。”



    “我一定要去!”



    倩公主是一个决定了就一定要做的人,她望着于凤舞坚持地说道:“叶大哥是因为我的缘故失踪的,我当然要负责了。而且我是一个策法师,至少比起他们那些不懂魔法的人要好一点,说不定可以找到一点空间之门的蛛丝马迹。”



    “你去还不如我去!”龙灵儿在一边接口道,“我的龙神之识可比你那些魔法感应有用的多。”



    这时,和绾贞前后脚进来的辛西雅听到要去找叶天龙,自然是当仁不让地主动请缨,让她们这些女神战士去找。



    “谁也别说了!”于凤舞的眉头微颦,不悦地说道,“这个时候,我不想我们的力量再分散了,而且我可不想找到天龙之后,还要再派人去找你们。”



    她又望向倩公主,“尤其是你,从艾司尼亚跑到这里,还好一切顺利,现在绝对不许再一个人偷偷跑了,不然的话,以后不要再见我了!”。她的语气并不是非常严厉,但脸上的神情自有一股慑人的威严,让人只有乖乖听从的份。这也让第一次看到于凤舞发威的倩公主见到了美女战神的另外一面,果然是具有让千军俯首的气势。



    倩公主本来心中是有悄悄出去寻找叶天龙的念头,现在被于凤舞这样严肃地说了一通,只好垂头丧气地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计无咎有急事求见!”



    一个金凤卫匆匆进来,向于凤舞禀报。于凤舞和晨月交换了一个眼神,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一种期待。



    “快点让他进来!”倩公主在一旁急切地说道。



    金凤卫望了一下于凤舞,后者正微微颔首,便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卑职计无咎拜见倩公主殿下,各位夫人!”



    被金凤卫领到于凤舞她们面前的计无咎先是恭恭敬敬地向眼前的一众美丽女人施礼。对于他能一眼认出倩公主,于凤舞和晨月也不禁觉得这个男人委实不简单,因为倩公主到了安阳的消息,是严密封锁的,不然的话,一定会在安阳引起轩然大波的。只有叶天龙身边极少数的人才知道倩公主的身份,而认识倩公主的将领都被严令禁止泄漏她的身份,在公共场合见到倩公主也不许以公主之礼相见。



    “你快说,是不是找到叶大人了?”倩公主迫不及待地问道。



    “卑职无能!”计无咎垂手而立,神色恭敬地回道,“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消息传来。”



    众女的脸上顿时现出一片失望之色,但于凤舞和晨月眼中的失望之情却是一闪而过,她们的脸上很快恢复平静。



    “卑职这次求见,是因为我们有一队骑兵在离安阳五十里的地方发现了有天河新军的大队兵马在集结。”



    让计无咎感到意外的是,他的这一番话并没有引起于凤舞和晨月的惊讶,相对于其他女人的震惊,她们两个人好像早已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一般。



    “有多少人?”于凤舞冷静地问计无咎道。



    “数目十分庞大。”听到于凤舞的问话,计无咎连忙将自己的心情收回,恭声答道:“卑职是在得到骑兵的报告就马上前来禀报,具体的情况还没有问。”



    于凤舞的眉头微微一皱,计无咎马上接着说道:“那个发现敌人的骑兵队长,卑职也将他带来了,就在外门处等候。如果需要的话,夫人可以仔细盘问一下。”



    “让他进来吧!”于凤舞望了计无咎一眼,当机立断地说道。绾贞和倩公主等人便往后面行去,一边的晨月也微笑着起身。



    “是!”在计无咎转身的时候,传来了晨月淡淡的声音。



    “计无咎先生,你是很赏识那个骑兵队长,想向我们推荐他,是吗?”



    计无咎的身子僵了一下,转身俯下身子道:“夫人!……”



    于凤舞摆摆手,和声说道:“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直接提议的,不要有什么顾虑。”



    看着晨月娉娉袅袅地转进后面,计无咎感到自己的背上有一些凉凉的东西在慢慢渗出来。他突然间想到,在这样两个美丽的女人面前动心机,实在是愚蠢之极的事情。也许叶天龙最大的优势,其实就在于他身边的这些女人,这是他的敌人难以计算的实力。



    被计无咎领来的骑兵队长是一个年纪约二十五六的年轻人,国字脸上两道又浓又黑的粗眉好像是用墨笔画起来一般,一个坚毅的下巴还微微往上翘起。



    显然是因为见到于凤舞这样大名鼎鼎的美女战神,这位刚刚升任十骑长的年轻人的神情有些紧张,连呼吸都有一点急促。



    他疾步跨到于凤舞前面不远处,俯身下拜,恭敬地说道:“卑职参见于元帅。”



    于凤舞微微颔首,道:“起来,把你所看到的告诉我!”



    “是!”这个十骑长起身站立,在心中微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禀报起来。



    “卑职是在离安阳四十八里远的青牛岗发现天河新军的踪迹,当时他们的人马藏在青牛岗后面的打石谷。卑职数了一下,大约有近三万人,但他们的后续部队还在不断的集结。”



    “知道是谁的部队?”于凤舞问了一句。



    “是他们天河新军刚刚登位的新王伊思。”这个十骑长毫不迟延地回答道。



    从后堂传来了一声低低的惊呼声,于凤舞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美眸中却是神光大盛,罩住跟前的十骑长,说道:“你怎么说得这么肯定?”



    “卑职潜入他们的营地听了一回儿,所以知道他们的情况。”十骑长的心中升起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他带着崇敬的神情,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据说还有女营的将士赶来,卑职离开的时候,他们就是在等待与女营的人会合。”



    于凤舞满意地点点头,这个十骑长的确是有勇有谋,那样的情况下还可以冷静地判断,做出正确的行动,委实胆识过人。



    天河新军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发展壮大为数十万的队伍,在于他们所设立的军队编制是完全不同于大陆现在的各国模式,他们是真正的全民皆兵。她们将参加天河新军的人按照性别和年龄分成不同的营,十四岁以下是少年营,十四岁到二十二岁是青年营,二十二岁到四十岁为壮年营,这才是他们真正的主力部队,而超过四十的人全部编入后备营,此外,就是把女人单独设立一个女子营,她们的主将是张烈的妹妹张秀雅,一个相貌和武技成正比的年轻女人。



    应该说,能够设立这样的体制,是相当的有水平的,因为天河新军面对的是强大的法斯特帝国,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相差悬殊的。如果不把每一个天河人训练成可以上阵的士兵,那么根本是无法和法斯特帝国抗衡的。



    这次天河新军会出动女子营,倒是让于凤舞感到有些意外,现在张烈的手中还拥有接近五万的壮年士兵,而伊思的手中也有三万壮年士兵和二万青年士兵,为什么会出动女子营呢?



    “夫人,善青求见!”



    又一个金凤卫匆匆进来向于凤舞禀报。于凤舞便让这个十骑长暂时退下,在外面随时候命,然后命金凤卫将善青请进房间。



    “夫人,我收到了一个密报!”



    善青带来的是另外一个坏消息,安阳城中有人想和天河新军的人勾结,准备里应外合,消灭天龙军团。



    原来是商会的会长亚多尼,因为他手中的权力在叶天龙进入安阳之后,就被约束起来,慢慢被削减,怀恨在心的他不甘心就这样失去对安阳的控制权,见到这几天来天龙军团因为主帅叶天龙的失踪而出现混乱,便和天河新军的秘使达成了一项协议,由他联合安阳城中对叶天龙不满的人,在约定的日子里由天河新军在外面发动突然袭击,他们就打开城门让天河新军进入安阳。



    不幸的是,他的一个下人因为和他的一房宠妾有染,听到这样的消息,知道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便马上向善青告发。



    “他的耳朵还真长啊!”



    于凤舞的嘴角泛起了一丝轻笑,叶天龙在安阳桥的爆炸中失踪的消息,是被严加封锁的,当时在场的士兵后来全部被集中到大营中,命令他们寸步不离兵营,只有被派出去的骑兵才知道要寻找的是什么,但这些人全部是经过仔细挑选的。在外面市集上流传的版本只是说叶天龙在安阳桥的爆炸中受了重伤,目前正在营中修养。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善青搓着一双大手,问于凤舞道。



    于凤舞先是用询问的眼神看了一下计无咎,计无咎马上会意地说道:“依卑职所见,自然是先将城内的敌人除掉,然后再对付外面的敌人。”



    “对,计无咎大人说得对!”



    善青在一边点头说道:“我想我们应该以雷霆手段先将内贼除掉,那些个家伙,我老早就想干掉他们了,只是一直没有实力做,现在有夫人你们这些高手在,一定可以轻松消灭他们的。”



    在这些天的相处后,于凤舞知道善青她是一个非常直爽的人,也已经十分了解善青的脾气,而善青和于凤舞她们的关系也十分融洽,所以有时说话也相当随意。



    于凤舞微笑着摇摇头,对善青说道:“现在我们对他们下手的话,会在不明真相的安阳人中留下不好的印象,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就会得到说话的机会。所以,我们暂时不要去动他们,等他们的事迹败露之际,再除掉他们不迟。”



    看到于凤舞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一边的计无咎恍然大悟,于凤舞是想一起解决安阳的问题,这样的情势下,有亚多尼这个家伙做诱饵,那些心怀二意的人就会纷纷冒出头来,到时候就可以一网打尽了。不过这样做的话,也说明了于凤舞对自己的实力有强大的自信,而且有把握在敌人的行动之际,抢先将他们消灭。



    转念一想,他不由得一阵心寒,于凤舞对于这些惊人的消息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和慌乱,说明了她心中早已算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更加进一步地推断,说不定叶天龙在安阳桥爆炸时失踪的消息也是于凤舞巧妙的安排下泄漏给那些对手的。因为在如此严密的封锁下,哪里还有人可以从天龙军团的将士口中知道这个机密的。



    想到这里,计无咎不禁为那些和于凤舞为敌的人感到悲哀,也许他们正在努力地策划着,算计着,殊不知这一切只不过是在对手已经设计好的舞台上起劲地表演着别人设计好的剧本,也许在舞台的大幕拉起来时,他们还是在那里沾沾自喜的演出。



    于凤舞向善青面授机宜,交待她暂时不要惊动亚多尼他们,只要密切注意他们的动静,然后又吩咐计无咎准备召开军事会议,商议迎击天河新军的事宜。



    计无咎行出大门的时候,见到那个十骑长依然在那里等候,便笑了一笑,忍不住走过去对他说道:“向飞,凤夫人刚刚把你的名字问过去了。”



    “谢谢大人!”



    这个名叫向飞的十骑长顿时喜形于色,连眼前这个参军大人素来难看的脸也似乎是一下子变得好看起来。



    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计无咎道:“不用谢我,你刚才的表现很不错。凤夫人已经决定让我将你的职位升到百骑长,好好努力,以后你会更加出色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恩施学校  天门时尚  临夏新闻  白山新闻  临沂资讯  钦州学习  辽源地图  长沙娱乐  黄冈旅游  嘉峪关旅游  七台河时尚  娄底资讯  抚顺学习  辽阳旅游  辽源地图  宜昌地图  北海资讯  四平时尚  海口新闻  沧州学校  诸城旅游  咸阳论坛  烟台论坛  黄冈旅游  德宏时尚  淮安新闻  安阳旅游  抚顺学习  喀什资讯  博尔塔拉资讯  贵港资讯  张家口时尚  金昌论坛  伊犁学校  中山时尚  湘潭学习  德宏时尚  深圳学习  商洛论坛  西安新闻  中卫资讯  林芝地图  重庆学校  钦州旅游  六安论坛  阜新地图  襄樊旅游  桂林学校  大兴安岭学校  大丰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