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风月大陆 > 第七章 玉房生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很忙的,要忙著赚钱。”



    看到叶天龙不解的神情,修罗心中暗笑,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我看大人你还是把那五百万金币给我,我马上走。”



    顿了一下,修罗又道:“莫不是大人不想拿出五百万金币给我?”



    “不错。”叶天龙也十分乾脆地回答:“我现在手头哪里有这么多的金币可以给你呢?”



    这一次,轮到修罗呆住了。叶天龙居然这么乾脆的?*党隼矗故浅龊跛囊饬狭恕?br>



    “那么说,大人是准备赖帐?”定了定神,修罗试探性地问道。



    叶天龙嘿嘿一笑,摇摇手,道:“我这个人说话算数,怎么会赖你的帐呢?”



    “那你……”修罗倒给叶天龙弄糊涂了,既然不赖帐,又不给钱,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果然,叶天龙说出了他的办法:“你在我军中接任务,完成任务的话,就照佣兵的价码拿钱,如果完不成任务的话,那么就从你应得的钱里面扣,等到我平定文冶达和夏赫的叛乱后,我再一起把所有的钱给你。”



    修罗盯著叶天龙看了半天,突然笑道:“大人这么想我留下来吗?”



    “当然。”叶天龙毫不讳言:“像你这样的高手,不用的话就是我的损失了。”



    “可是你知道我和夏云的关系吗?”修罗的神情变得十分认真起来,“你对我又有多少瞭解呢?难道不怕我和夏云串通一气,来欺骗你吗?”



    “我不是没有想到过这些。”叶天龙显得十分平静,“但我更相信你。”



    修罗轻轻叹息了一声,缓声道:“大人,求贤招能固然重要,可是你不能太过于轻率,不然的话,将会给日后留下祸根的。”



    “我知道,”叶天龙点点头,然后真诚地望著修罗的眼睛,“你救过我,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人相信的了。”



    修罗望著叶天龙,半晌后点头道:“既然你如此说,那我就留下来帮你。”



    “太好了。”叶天龙兴奋地说道,“现在我们去好好的喝一杯。”



    修罗含笑点头,两人并肩一同往校场外走去。



    “大人,有一点先说好,我的价码是很高的哦。”



    “哦,有多高啊?我堂堂的法斯特东督,还怕付不起吗?”



    “这样就好。我给你一个批发价,每出一次任务,一百万金币。”



    “哇,你这家伙还真是会狮子大开口啊……这样吧,你如果失败的话,就加倍罚款……”



    “大人,你为什么不去做生意呢?这么会计算……”



    随著两个人渐渐走远,声音也渐渐变得不可闻……



    带著三分的醉意,叶天龙回到了晨月的住处。



    进入内堂,只见那两个侍女正在收拾桌子上的文书笔墨,见到叶天龙进来,连忙盈盈下拜。



    叶天龙一问才知道,晨月刚刚处理完手头上的一些事务,感到天气有些炎热,所以到后面的偏堂沐浴去了。



    叶天龙让这两个侍女继续收拾,自己则慢慢走入了后堂,一阵叮叮咚咚的沐浴的水声立刻从附近的偏堂里面传了出来。



    一时兴起,也是趁著酒性,叶天龙轻轻地蹑至窗前,隐身在明窗前,悄悄地往里面望去。顿时脑袋轰的一声,心头一阵狂跳。



    里面好一幅美女沐浴图。晨月正在浴盆里沐浴,美妙绝伦的雪玉娇躯在朦胧的水汽中有如临波的仙子,那水声听在叶天龙的耳朵里,也有如一首美妙的乐章。



    那浴盆里的兰汤明净,氤氲水汽袅袅上升,弥漫了整个房间,有如初冬的薄岚。晨月坐于盆内,以白玉的水瓢舀水浇洗,玲珑的玉体在水雾里若隐若现,就像一位缥缈于云端的仙子,又像是一朵婀娜柔媚的出水芙蓉。



    白净的肌肤,就像是用最上等的晶莹白洁的羊脂白玉凝成,杨柳枝条一样柔软的胳膊,修长匀称的玉臂,足以使人为之心荡魂飞。



    这时晨月她正舀了一瓢的水从头淋下,一头如丝的长发好似被风吹乱的黑云一般,湿漉漉的,胡乱散在她圆润光洁的香肩上,有几绺漂在水面上,如那轻柔的柳条儿倒垂湖面。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放下水瓢,晨月又轻舒两条雪藕般的的玉臂,一只玉手拿起一块绣帕,轻轻擦拭著自己的雪颈,另外一只玉手却伸到下面,轻柔地托起一只玉乳,这座香软的肉峰浑圆丰隆,好似成熟的水蜜桃一般。她低头妩媚一笑,怜惜万分地轻轻一擦。



    这一下,看得叶天龙是喉咙乾渴,好似要冒出火来,舌头不住地舔著唾液,一双眼睛更是直勾勾地望著晨月这一对凝霜堆雪的玉乳。



    此时另外一只玉乳正半搁于蜷曲在水中的一条玉腿上,刻画出优雅完美的曲线。



    想再往下看,却因为雾气太重,怎么也看不分明。急得叶天龙将个脑袋一直往里面探,一不小心,脑袋撞在了窗户上,“砰!”的一声,惊动了里面的玉人。



    “谁?”



    晨月一声惊叫,在浴盆里一个翻身,将背后留给了叶天龙。



    这一下,晶莹洁白的玉背便尽裸在叶天龙的眼下,那不堪一握的纤纤细腰下,曲线骤然放大,雪白如玉的双股丰隆肥嫩,又白又腻,左右匀称,当中一条深深的玉沟笔直滑下。



    “亲亲,我来啦!”



    叶天龙哈哈大笑,迫不及待地跳了进去,直奔眼前这娇艳优美,充满无穷诱惑的雪玉胴体。



    “讨厌,就知道来吓唬人家。”



    晨月侧身横了叶天龙一眼,那种娇媚的样子,让男人的心跳又莫名其妙的加快了不少。



    将晨月娇艳嫩软的香躯搂在怀中,叶天龙在她的小耳边低声道:“你从青州带来的床呢?我想去看看了。”



    晨月又横了他一眼,口中吃吃笑了几声,伸出香软的小手,抚摸著叶天龙的脸颊,柔声说道:“你又喝了不少酒,这样可不行。”



    说罢,她转头朝外面说道:“翠烟,软红,你们两个进来一下。”



    两个侍女应声而入,见到如此香艳的场面,小脸有如桃花初红,娇艳欲滴。



    晨月轻轻抚摸著叶天龙的头颈,腻声道:“让她们两个服侍你洗一下,我先去做些准备。”



    说完,她在叶天龙的脸颊上印了一个香吻,媚笑如花地离开叶天龙的怀抱,拿过一件轻纱披在身上,款款行出了房间。



    叶天龙伸手摸了摸脸上被亲的地方,鼻子里面还留著玉人的体香,面对晨月,他总是有些捉摸不透的感觉。她在闺房里变化多端的表现,充满了奇妙莫测的奥秘和无穷无尽的神奇,让人百看不厌,百看百样,同时也激起他内心深处强烈的征服欲望。



    在两个俏侍女的悉心服侍下,叶天龙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浴,他甚至连一根手指也不用动,所有的一切都由两个俏丽的侍女完成了。



    留下两个俏侍女收拾,叶天龙踏著轻快的步伐走向晨月的卧室。



    香闺的花格门紧闭著,叶天龙伸手去推的时候,心中甚至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期待感,就像是一个少年去私会他的情人一般,一颗心十分热切。



    门轻轻一推就开了,一股暖香扑鼻而来,叶天龙站在门口,不禁有些看呆了。



    房间的陈设典雅大方,简洁明快,最惹人注目的就是当中的那张大床,四根盘龙床柱直向屋顶,上面挂著一袭如云的纱帐,里面云枕锦被,十分华丽。



    让叶天龙吃惊的是,这张床的尺寸远远超过了普通大床,显得十分宽大,床内镶嵌著数面明亮的大镜,在床顶上装著许多的灯光,把床上的一切照得十分明亮。



    “这床好像我在青州从来没有见到过?”



    叶天龙一边在心中暗暗嘀咕著,一边寻找这间香闺的女主人。



    “怎么样?好看吗?”



    从床后转出来的晨月身上只穿著一件银红色蚕丝春衫,内衬贴肉的小坎肩,下穿一件葱绿色纱裤,隐隐约约现出里面的肌肤和银色的小亵裤,脚上套著雪白的云袜,拖著一双大红的绣鞋,红白相映,鲜艳无比。



    一张原本清丽无匹的俏脸,也许是因为痼疾得到医治的缘故,变成圆圆的银盘脸蛋,比往日更加的白润鲜嫩许多,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盘成了妇人的盘龙髻,浑身上下散发出淡雅的袭人香气,这冰肌玉骨的女人成熟魅力,让素来好色的男人如何抵挡。



    叶天龙的一双眼睛到了晨月的身上,就再也离不开了,那种如痴如醉的神情委实让晨月心满意足。



    “来,你先喝了这个。”



    晨月俏生生地走到叶天龙的跟前,端起了手中的一个玉碗。



    “好香,这是什么啊?”



    叶天龙低头一看,里面是碧绿色的液体,透出淡淡的香味。



    晨月微微一笑,腻声说道:“这是种玉汤,我亲手熬炼的,用的都是世上罕见的名贵药材。”



    “种玉汤?”



    叶天龙在自己的口中重复了一次,突然间领悟到这是什么意思。他不禁有些不悦地说道:“我的身体很好,为什么要吃这种东西啊?”



    晨月轻轻偎依在叶天龙的怀中,柔声说道:“这是为了我啊,你知道我的身体不大好的……”



    听到晨月搬出这样的理由,叶天龙一下子心就软了,这个美佳人以前的样子他是最清楚的,自然对她也有一种深深的怜惜之情。



    见到叶天龙有些意动,晨月马上抬起头来,趁热打铁,吐气如兰地说道:“让我来喂你。”



    美人的软语温求,叶天龙早已心酥,二话不说,他便将晨月抱到床上,让她的香软娇躯坐在自己的怀中。然后咬著她的耳朵道:“你这张床是什么做起来的,以前居然都没有拿出来用?”



    晨月轻轻含了一口种玉汤,缓缓渡入叶天龙的嘴巴里,看著他咽下去之后,才腻声笑道:“这是我来登州时,才让人特制的,你喜欢吗?”



    “当然。”叶天龙微微一笑,抱住晨月的手一紧,“你真会动脑筋,这样的东西都会让你想出来。”



    晨月得意洋洋地说道:“我会的东西还有很多你不知道呢。”



    两个人说话之际,那一小碗种玉汤已经全下了叶天龙的肚子,特别是最后一口,晨月在渡完之后,还伸出她那一条丁香小舌在叶天龙的嘴巴里面慢慢游动,软温滑腻的丁香小舌,以及她口中特有的香泽,丝丝地沁入他的肺腑,流向他的四肢百骸,让他更加的情迷意乱。



    叶天龙的手探进了晨月的胸怀,细细抚摸著那香软嫩滑的玉峰,感受那粉腻温润柔美的触觉,突然,他低声喃喃说道:“好像大了一点,是你胖了吗?”



    “这也是你的功劳啊,喜欢吗?”



    晨月在叶天龙的怀中不安地扭动著,口中吃吃的媚笑,不时从鼻子里发出细细的呻吟,挑逗著叶天龙心中的火焰。



    那晨月亲手秘制的“种玉汤”果然厉害,这一阵子的功夫,叶天龙就感到身上好像著了火一般,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扯下了晨月纤腰上的丝带,将她身上的春衫左右一分,迅速褪了下去。



    很快的,晨月的身上就只剩下一条细小的亵裤,光洁柔软的小腹,纤细如柳的小蛮腰,修长洁白无瑕的玉腿,组成了让人心动神摇,不能自持的绝美曲线。



    叶天龙呆呆地望著晨月的大腿,他不禁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见到晨月的模样,已经是完全不同了,裸露在他眼前的玉腿,白嫩无瑕,丰满挺拔,滑腻得似乎可以捏出水来,端的是羊脂白玉凝成一般,粉腻温润。



    晨月似乎是知道叶天龙心中的想法,她还故意将一只脚放进叶天龙的怀中,慢慢地摩擦著,雪玉的大腿,衬上白色云袜和大红的绣鞋,让人浑然忘我。



    叶天龙忍不住握住晨月的小腿,仔细把玩起来。此刻他的眼中,除了眼前这个娇媚的佳人,再没有别的。



    “这一切都是你的,因为是你让我拥有了这样美好的一切。”



    晨月的美目流盼,娇声温语,动情地抱住叶天龙。



    “答应我,永远陪在我身边,保护我,疼爱我……”



    火热的娇柔胴体在怀中如灵蛇般的扭动,将沸腾的火焰推到了焚身的地步。叶天龙的嘴巴从雪白的秀颈,娇艳的双唇,到温润的酥胸,最后攀上了那娇美诱人的果实,细细品尝著玲珑晶莹、娇艳欲滴的两点嫣红。



    而他的一只大手则滑过了光滑平洁的腹部,越过柔轻而又韧性十足的小肚,触及了那高高鼓起的花园。隔著丝制的小亵裤,他可以感受到那里的温热、幼嫩和弹性。



    随著他的百般拨弄,不堪挑拨的玉缝立时发涨,变大,一股热气直透他的掌心。



    春心荡漾的晨月发出了难耐的呻吟,用她的娇躯,她的表情,向叶天龙发出了无声而热切的邀请。



    最后一道屏障去掉之后,雪白的大腿之间,宛若桃花一样的桃源仙府,一无遮掩地呈现在他的眼帘之下。



    洞口周围,已是湿润润的一片腻滑,有如薄雾一样的春水,已润滑了粉红色的洞府,将它点缀装饰得更加华美、艳丽、神奇。



    火热的坚硬抵达那一条粉红色的桃溪,乘风破浪,藉著春水越过关山,直到玉壶的尽头。



    两个人几乎同时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声,温润腻滑的感觉立刻传到他的心中。



    虽然她的花房不是什么名器,但那里的湿润酥软,如握般的紧裹,都让他的兴奋沸腾到极点。



    而她忽夹忽吸的技巧,不断地研磨和撞揉,将春潮推得越来越高。



    特别是这张床上的明镜设置得十分巧妙,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可以把两个人的各种姿势看得分明,叶天龙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一般,发动猛烈的攻击,次次直捣黄龙洞底,记记撞击桃源花心,在玉溪里面掀起了一阵又一阵欢喜狂热的巨浪。



    晨月也进入了疯狂的境地,拚命地耸起下身,疯狂地摇动她的花房,恨不得将他整个吞噬,一对丰盈柔软的香肉也紧紧贴在叶天龙的胸膛,温润软腻的快意从肌肤渗入他的心中,沁入他的四肢,催动了血液的流动。



    叶天龙感到自己的整个人都要溶化了,而此时,面如桃花,香汗淋漓的晨月又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他的头颈,用贝齿咬住他的耳垂,喃喃地低吟:“给我……给我……”



    他便再也忍不住了,虎腰用力一扭,在晨月激情的呻吟中,火热的元阳猛烈地直冲她的花房幽深处,点点滴滴都被花心吸入,把她美得全身痉挛,四肢紧紧缠住他的身躯。



    看著两个俏侍女脸孔红红的进来收拾残局,叶天龙突然想起了晨月原来身边的贴身侍女如兰,不禁好奇地问道:“如兰呢?你怎么把她换掉了?”



    “老爷你还记得如兰,我还以为你已经把她忘记掉了呢。”



    晨月仰面躺在床上,一双玉腿紧紧夹著,还在雪臀下方垫了一个枕头,她可不想浪费今次的大好机会,听到叶天龙的问话,也没有转身。



    “她被我派到外面去处理事务了,跟了我这么多年,她也学会了不少的东西,应该出去创一番事业了。”



    叶天龙点点头,道:“说的也是,想来如兰在你这个老师的教导下,一定非常出色的。”



    “如果你喜欢她的话,我就把她调回来。”晨月含笑道,“我不会在意的。”



    叶天龙摇摇头,道:“我只是一时好奇,问一下而已。”



    “真的这么想吗?”晨月故意拉长了声音,逗得叶天龙返身扑在她身上,伸手扭住她的小嘴,直到她出声讨饶,才心满意足地放过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乌海旅游  桐城学习  临沧新闻  临夏新闻  贵港资讯  桂林学校  乌海旅游  大庆论坛  六安论坛  娄底资讯  诸城旅游  金昌论坛  三明时尚  襄樊学校  金华娱乐  佳木斯论坛  吴忠旅游  钦州旅游  桐城学习  西安娱乐  汕尾论坛  淮安新闻  中山时尚  阿拉尔地图  那曲地图  嘉峪关旅游  德宏时尚  嘉峪关旅游  松原时尚  安阳资讯  湖州旅游  北海资讯  铜川学习  中山时尚  潜江地图  四平时尚  酒泉论坛  黄冈旅游  连云港旅游  衡水新闻  黄冈旅游  十堰论坛  三明时尚  郑州地图  淮北地图  迪庆旅游  临沧新闻  松原地图  西安娱乐  七台河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