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风月大陆 > 第一章 单刀探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话说叶天龙南下到达林济城之初,便遭逢楚越名将武雄义发动的攻城之战。一番交手,虽将其攻城大军击败,然而在龙灵儿等人率部追击之时,却惨遭伏击,情势十分严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听得身后一声马嘶,犹如天降一支威猛骑兵。



    众人皆是一愣,尤其是深陷围困的神殿军团将士,待他们认出来人身上熟悉的恺甲之后,个个深受鼓舞,那是他们万分企盼的援军。



    同样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的,还有楚越大军。如此之短的时间内,他们未曾料到对手会如此迅速派出一支骑兵。因为在他们策动此次伏击前后,均小心翼翼,未曾让一名神殿军团的士兵逃脱,将部队遭受伏击的消息传递出去。



    当然,感到惊讶和感动的,还有那个已经催动真气,跃然气机的叶天龙。待他看清为首那名英姿勃发的女子竟然就是小巧玲珑的幻云时,他内心当中真可谓神摇气荡,思潮翻涌,又喜又惊,又怜又疼!



    端坐大马之上的幻云一袭紧身劲装,头戴云纹雁翎冲天角盔,一张秀美脸庞映衬其间更是增添几分娇威。



    见她双手平张,身后骑兵立刻呈雁阵两侧展开,只是一瞬的工夫,将神殿军团团团围困的楚越大军已被半包围起来。如此态势,如若楚越大军还一意孤行围杀被困神殿军团的话,那外围这些气势正盛的骑兵一定不会吝惜手中的武器,将敌人一一斩杀于马下!



    方才已经准备利用光枪步兵攻击神殿军团的楚越大军见此态势,都暂时停止了进攻,但是严整的阵形却除了更加稳固之外,并未做出进一步行动。



    叶天龙此时也轻吐一口气,收功凝神,看接下来事态如何发展再做进一步打算。



    幻云在马上看向叶天龙,那眼神中分明有一种轻微的羞涩,大概要在叶天龙面前指挥作战,心里有些打鼓吧!而叶天龙则向她投去坚定鼓励的眼神,既然作为大军主将(估计是临时主意),可不能在临阵之际,心里还有如此之多的其他思绪。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如此时刻,心中怎能流露出丝毫怯悲和动摇呢!



    就在这一滞的瞬间,处在包围圈中央的龙灵儿和玉珠她们,开始利用这个机会迅速整理阵形,不一时,方才被冲击涣散的铁桶阵形再次恢复如初。



    本来照龙灵儿和玉珠她们的修为,这种围困完全对她们构不成威胁,若是想抽身而退,几乎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然而,她们至今仍未独自离开的原因,想必就不用多说了,此种情形之下,好歹作为先锋主将,龙灵儿怎么可能丢下陷入危局的属下将士独自离去。



    而同为姐妹之亲的玉珠和辛西雅她们,又岂有弃自己姐妹不顾的道理,如此她们便身先士卒,镇定应对!而此时,一直在大军后方观察战局变化的武雄义,脸上又显现出细微变化。



    本来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攻城之败虽出乎他的意料,然而那并非他特别看重的。



    自出兵法斯特以来,他率大军一路气势如虹,攻昌黎、夺广隆、克沪州,虽每次都遭遇一个少女率领的神殿军团抵抗,然而仗着先进的装备和兵力优势,这一路来算得上顺风顺水,没有多少难度。



    正是因为如此,虽然夺得了大片土地,然而对法斯特军的战斗力并未达到彻底的打击。



    可以说,在夺取沪州之后他的战略当中,攻城掠地已非最重要的目的,而是要想方设法彻底摧毁法斯特军队的战斗力。试想,如果他这种战略意图得以达成的话,所谓攻城掠地的目标还不是水到渠成!



    此番攻城,挫败虽非他预料,然而撤退之际他却采取将计就计,将尾追之兵引至自己大军主力驻扎范围。如此一来,他便可将尾追之师一举歼灭,达成逐步消灭法斯特有生力量的战略意图。



    眼看目的就将达成,半途又徒生变故,事前他已经严令属下将士,切不可放过逃出包围圈的一兵一卒,用那句通俗的话来讲,就是「一只鸟也不能放飞出去」,为的就是在全力围歼敌人之际,不至于走漏消息,使得敌人派兵来援,坏了他的好事。



    当然,如若那样,他倒还可以使用「围点打援」之谋,然而,他向来主张谨慎用兵,若能将眼前敌人尽数歼灭已实属不易,莫不能贪多冒险。再者说来,他其实已无充足兵力实施「围点打援」之计,加之此番又是境外作战,他这头「费山之虎」就更不能不谨慎了。



    他实在难以释怀,对方是如何知道前锋遭围,迅速派出援军的呢?眼见如今一派僵持局面,他却也没有精力细想这个问题。看来赶来的这支骑兵并非一般兵众,从他们古怪的装束和武器来判断,既有魔法部队的鬼魅气质,又不乏重装骑兵的彪悍霸气,实不能等闲视之。再看那几名冲杀阵中的女子,个个也非等闲之辈,尤其是之前攻城时,与这等女子一同冲杀机弩方阵之时的那个男子,他更是印象深刻。不过好在那男子现在似乎不在这里,要是此人此刻也在其中,那接下来的情势将相当严峻!



    为今之计,他想要完歼神殿先锋的意图已是不能实现了。在此态势之下,他该采取何种措施呢?武雄义现在要恩考的,便是这个问题。



    思忖已定,他朝帐外沉喝一声,「传令兵何在?」



    「有!大帅有何吩咐?」两名精干的传令兵应声入帐,看得出来训练有素。



    「传令包围圈将士,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放松对敌人的围困。其他部队坚守各自岗位,切不可轻举妄动,违令者军法从事!」武雄义神情一凛,朗声下令道。



    「得令!」两名传令兵躬身寸包拳,应答一声,迅速出了大帐。



    话说幻云率兵将楚越军队反包围之后,本想如此态势之下,楚越大军为避免两败俱伤会撤除包围龙灵儿她们的大军,这也是她为何没有令将士将对方团团包围的原因。然而,一段紧张气氛过后,对方除了紧固阵形之外似乎并不想就此作罢,这让端坐马背之上的幻云有些不知所措!



    而一直观察着这一切的叶天龙,此时已经看出些门道。当他将目光投向幻云之时,眼见她一副茫然无措的表情,便知是自己该出马的时侯了。



    要说这小妮子做至如此,已委实超出他预料很多了。纵然她天机一族生就一副超人的聪明才智,任何机关巧局在他们的骨子里便似玩物一般。在艾司尼亚,她在天机研究院取得的成绩确实令人刮目,但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出,她竟然还有策马疆场的一面,尽管在这方面显得很是稚嫩,却无疑在此危急时刻改变了战局!



    至于她为何如此之巧率兵及时赶到,留待后叙。眼下,双方已成僵持之局,叶天龙自是当仁不让,需出面主持大局了。



    一声马嘶,叶天龙策马行至幻云跟前说道:「我们的院长妹子,多亏了你及时赶到,接下来的事情就由我们来处理吧,你可以后方歇息一下了。」



    「是,陛下!」幻云听闻此言,就似得到赦免一样,一脸紧张之色顿时放松下来。



    不过,她并未退回后方去,而是打马且后至护卫阵中,大概是想亲眼看看令她景仰的叶天龙怎样处理接下来的这些问题吧!



    「全体将士听令,向前继续推进二十步!」叶天龙一手高举,下达了第一道命令。



    「得令!」外围骑兵听令之后,齐声高呼着往对方阵前推进。



    战马嘶鸣之声和着众将士兵兵器相触的丁当之声在沙场上空盘旋,浩大的气势确实骇人!



    很显然,楚越将士有些紧张,望着一步步向己方逼近的法斯特士兵,他们纷纷斜举枪戟,互相之间靠的更紧密了。然而尽管如此,他们却仍然没有要顺着幻云特地留给他们的口子撤退的意思,这让叶天龙也不得不赞叹武雄义这支军队,的确纪律严明令行禁止,称得上一支虎狼之师!



    叶天龙本想下令继续往前紧逼,然而略一思忖,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从目前态势来看,自己似乎是占优势的,然而细加分析就会发现,如果己方采取硬逼进攻策略的话,很可能使得双方将士陷入更大的混战当中。虽说自己和龙灵儿与玉珠她们不会有任何问题,然而对于广大将士来说,恐怕就充满变数了。尽管他们都是神殿军团,但是从过去这些日子的情况来看,跟他叶天龙亲治的法斯特大军又有何区别呢!因此,就像龙灵儿之前的选择一样,他不能因此而付出太多将士生命的代价!



    从当前的阵势,已经可以猜想出武雄义的意图。他最先以部分兵力将神殿军团龙灵儿部完全包围,而后自己包周神殿军团龙灵儿部的兵力又被后来赶到的神殿军团骑兵包围,自己大营与被围将士之间仅有一道口子,这情形就似一支勺子伸到神殿军团中间一样,是收回来也不是,下勺舀一下也不是,最好的办法就是这样僵持着,以对手顾忌围困最中间将士的心理,得到最好的解决方案。



    诚如武雄义分析的那般,叶天龙的确顾忌被围困在最中间的将士生命。虽说,按照一般常规战法,很容易想到进行强攻,以里应外合之势反而对楚越大军形成夹击之势。然而正如前述,现今的叶天龙是不会以成就战争胜利,而不计代价地实现战略意图的。



    可是一味僵持下去是万万不可的,天色渐暗,如若拖至夜间,不可控因素实在太多,那时如若出些问题,便更不好解决了。



    如何是好呢?叶天龙脑子转的飞快,他一定要尽快想出办法才行。突然,脑子灵光一闪,一个主意迅速从脑海深处窜了出来。既然前番种种决定均是出于降低将士们付出代价所致,自己却是不怕这些东西的,为何不能来一个单刀赴会呢?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他自己都顿感兴奋。对方武雄义未采取硬攻突破的方法,肯定也是出于跟自己同样的考虑,他何妨一探对方大营,跟这个「费山之虎」见一见呢!



    想定,他将此想法跟龙灵儿和玉珠进行了心灵沟通。龙灵儿得知,马上是一副兴致盎然的心情,她一向对这种事情有着强烈的好奇心。至于玉珠,自然是毫不犹豫地支援,从她追随叶天龙那一刻起,叶天龙的每一句话和每一项决定,她都是无条件执行的。



    但是龙灵儿还是失望了,她是不可能跟随叶天龙执行这项特殊任务的。一来她率领的部下依然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在没有解除危险之际,她是不能弃他们而去的。二来,叶天龙也不愿意她参与此次行动,这当中自然有许多总体的考虑。其实,这种事情由暗黑一族的少女暗中前去便足够了。



    商议已定,叶天龙便同玉珠一起立刻行动了。



    叶天龙在明,玉珠在暗,两人穿过双方战阵,从侧面迁回至楚越中军大营。一队队巡逻士兵不断从营区各处穿过,看得出来对方是加强了警戒的。从营帐规模来看,这里还是有不少兵力的,看来武雄义并未使用全部兵力来包围神殿军团龙灵儿部。



    对于摸营钻帐,叶天龙可谓熟练得很。想当初在凤舞军团,可不就是仗着这点本事,收服几个美娇娘吗?如今的情形多少与之有些相似,他自然是轻车熟路。



    拐过一顶营帐,他一伸手揽过一名卫兵,没见怎么用力,对方已是一阵瘫软倒了下去。



    叶天龙顺手将那卫兵带至帐后,三两把褪下其衣甲穿在自己身上,回头问了玉珠一句,「怎么样,这样对方不会看出来吧?」



    「当然,陛下这样便可以大摇大摆去帅帐了。」玉珠隐着身子,好似从空气中传出话来。



    叶天龙满意地打量了一下自己,通自大方地从帐后出来,快步朝高高飘扬着帅旗的帅帐行去。一路之上,倒也被他蒙混过关,并未遇到什么难缠的事情。



    天色渐暗,远远看见帅帐之内已经掌灯。进进出出的各色将领均是一脸严肃,看来在这僵持之际,武雄义可丝毫没有闲着。利用难得的此种平衡,他调兵遣将,推演战局,以制定更加详细完善的作战方案。当然了,他或许也在等待,此种微妙的平衡,如若对方将领是个庸俗之辈,恐怕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而在帅帐之外,明显兵力增强,看似平常的营帐布局,实则暗藏杀机,想来在那围绕帅帐一圈的营帐之中,定然屯有重兵。而分布在帅帐之外的那些铁甲斗士,更是目光炯炯,一副专心致志的模样,将主帅大帐拱卫的严丝合缝,犹如铜墙铁壁,不似龙潭却也如虎穴!



    叶天龙在离帅帐约五十步处停了下来,他需要继续观察。因为他此番前来并非抱定击杀对方主帅的目的,更何况,如若想要见到武雄义,定然不能硬闯,否则还不如不采取此番行动呢!



    帅帐之内,武雄义最后交代几名将领一番之后,长舒一口气,打算返回寝帐。



    在他看来,方才一番细细商讨和布置之后,他已经确信如若夜间有事,他楚越大军定可以扭转此种被钳制之势,一举击败神殿军团!



    唤过几名亲卫,武雄义出了帅帐,转向后面的一顶精致营帐。



    叶天龙要的就是这种机会,他马上朝那顶特别的营帐行去。



    然而,当他行至帅帐前方,正欲绕过,继续向后行去之际,两名卫兵突然拦住了他的去路。叶天龙一愣,不过却并未表现出丝毫不妥,他站立当场,等待对方发问。



    「口令?」两名卫兵用毫无感情的声音问道。



    叶天龙心知不妙,自己前番光知道换衣甲,忘了抓个人问问口令。现在经对方一问,方才恍悟,作为军营最基本的常识,自己竟然给疏忽了。回答不上来,自己岂不是马上就露馅了吗?



    心念电闪间,他不觉暗暗提气,看来是躲不掉一场混战了。



    「口令!?」两名卫兵提高声调又问了一遍,并且双手已经按在剑柄之上。



    叶天龙暗忖,看来对方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再回答不上,那便再无任何余地,自己此番恐将再次上演一出打闹敌营的好戏了。



    突然,叶天龙心中响起一个声音,「弑神!」



    叶天龙立刻反应过来,马上答道:「弑神!」



    「一个人要去哪里?为何吞吞吐吐答不上口令?」两名卫兵似乎也是松了口气,虽然还是质问的语气,但是明显已经拿叶天龙当自己人了。



    此时,叶天龙便充分发挥他过去当市井流氓时期的那一套,嘻嘻一笑,向两名卫兵靠了上去。



    只见他一手从怀里捏出两枚金币塞到对方手里,一边故作不好意思地说道:「两位大哥有所不知,兄弟本是火头营一名烧火兵,一直希望能像两位大哥这样手持宝剑驰骋疆场,怎奈兄弟我一无关系二无财物,根本无法完成心愿。然而前些日子大军一路行来,攻克许多法斯特城池,小的也从中捞了些好处。这不,小的巴结到大帅帐前一位亲卫,想托他能制造机会,好让小的有机会得见大帅一面,若能得逞,小的也像两位大哥这般威风,那便心满意足了。这不,今夜小的跟那位亲卫约好,若错过了时辰,小的恐怕再无机会了,还望两位大哥成全!」



    如此一番加油添醋的讲述,真可谓声情并茂,真诚至极。



    两名卫兵听得也颇有感触,作为小兵的他们,那些功成名就的将领何曾体会他们的辛酸与苦楚啊!加之手里沉甸甸的两枚金币是那么诱人,两人便相视一笑,高人一等地拍拍叶天龙的肩膀道:「哎,兄弟,你也真是不容易,我们又岂是不近人情之人,去吧,给你这个,别看前面就只几十步的距离,明暗分布有八道岗哨呢,有了这个,你便直接可到大帅帐前!」



    说着,其中一个还给了叶天龙一枚令牌。



    接过那枚灰不溜丢的令牌,叶天龙的心里真是哭笑不得啊,不过,掂掂手里的这玩意儿,他还是摆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向两名卫兵道谢,「感谢两位大哥,小的一定终身不忘两位的恩德!」



    「快去吧,别客气了。」一名卫兵还颇不耐烦地向叶天龙挥挥手,姿态摆得很高。



    叶天龙心里窃喜不已,握着这枚令牌径直朝武雄义的寝帐快步行去。真没想到,本以为回答不上口令会有一番恶斗,怎奈却阴差阳错,得了这个便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博尔塔拉资讯  临沂资讯  恩施学校  贵港资讯  徐州旅游  中山时尚  临汾新闻  中卫资讯  衡水新闻  潜江地图  赤峰新闻  眉山旅游  钦州旅游  泸州学校  湘潭学习  钦州学习  汕尾论坛  辽阳旅游  安阳旅游  商洛学习  十堰论坛  大丰地图  大丰地图  金昌论坛  贵港资讯  四平时尚  泰州地图  吴忠旅游  北海资讯  那曲地图  三亚论坛  伊犁论坛  北海资讯  合肥学习  商洛论坛  许昌学习  伊犁论坛  张家口时尚  安阳资讯  德宏时尚  深圳学习  潍坊资讯  连云港旅游  襄樊学校  酒泉论坛  广安学习  张家口时尚  思茅新闻  徐州旅游  七台河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