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风月大陆 > 第五章 龙卧激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法斯特历五四Ο年九月十日,西北战局趋于平稳。略有闲暇的男人与一众后宫刚过了几天销魂日子,一个女人的出现,加快了叶天龙返回帝都的行程安排。



    这日下午,库勒城皇帝行宫之外,一名衣着怪异的女子在周围徘徊一段时间之后,便又匆匆离去。



    她的行踪并未引起侍卫们的注意,因为在这样的边城,各式各样怪异打扮的人很多,更何况她并未在行宫周围停留很久,混在人群之中根本看不出有任何异常情况。



    然而,从她忧郁急切的眼神中也不难看出,她对居住在这座行宫内的人必然有着某种期待抑或憧憬。在行宫旁边一家客栈之内,她不停地看天,似是等待某个时刻的来临。



    天色渐暗,客房之内的女子始终坐立不安。



    她一会儿探头看看外面的天色,一会儿望着身旁那个黑色的包袱,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终于熬到夜色深沉,女子才迫不及待地换上一身黑色劲装,背起包袱离开了客栈。



    行宫之内,虽然不比无忧宫,然而却也灯火辉煌,彰显一派皇家气息。寝室之内,男人正在更衣香熏,因为一会儿他就将与除却丽蝶之外的众夫人共赴巫云,这可是几日以来的例行议程了,男人自是乐此不疲的。



    “什么人?



    叶天龙正在暗自思忖待会以何种方式折腾几位夫人,突然屋外传来一声厉喝。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屋外值班的几名女神战士,男人倒也不太在意。在他想来,值此法斯特与武安、亚素交战之际,也许是对方派人袭扰而已。因此,他还继续做着他令人脸红的春秋大梦,全然不理睬外面的一切。



    然而,直到他听到外面一个颇觉熟悉的声音说道“我要见天龙陛下”,他才将注意力转移了过去,进而起身出门,想查看个究竟。



    “住手!”叶天龙来到屋外,喊停了女神战士对一黑衣女子的围攻。



    几名女神战士立刻住手,黑衣女子也退开一边,并迅速将兵器收了起来。



    昏暗的灯光之下,叶天龙并未看清黑衣女子的面容,他向女神战士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禀陛下,此人鬼鬼崇崇潜入行宫,我们怀疑她是刺客,会对陛下不利。”一名女神战士上前回道。



    “不是啊,我就是想见陛下而已,不是刺客啊!”黑衣女子立刻跪了下来,插嘴道。



    “哦,这样啊,带她进来吧!”叶天龙沉吟一声,吩咐女神战士将黑衣女子带进屋里,自己随即转身先进入屋内。



    在几名女神战士严密的看守之下,黑衣女子被半包围在中间,站在屋子中央。



    叶天龙高高坐在堂上,这才看清黑衣女子的面容好似在哪里见过,然而到底具体熟悉在何处,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不知不觉间细看女子的眼神就有些过分,令黑衣女子好生难受。



    “陛下……”一名女神战士轻声提醒叶天龙。



    叶天龙这才将目光从女子脸上移开,随手端起一盏茶,稍稍掩饰方才的失态。



    片刻之后,他稳下心神,这才开口问女子,“姑娘是什么人?你说要见我,不知所为何事?”



    “陛下,难道您真的认不出我了吗?”黑衣女子上前两步,扑闪着一双大眼睛问道。



    “你是……”叶天龙定定地望着黑衣女子,看她也确实是一个美女,自问对美女过目不忘的他,此刻却丝毫想不起来她到底是谁,不觉感到极没面子。



    “陛下,我是小雪啊!”女子突然道出身份,并且哽咽起来。



    “小雪?你,你怎么……”叶天龙当下十分惊骇,神无月雪姬他自然印象深刻,然而以往自己所见的小雪并非今日之容,虽然神态举止此刻想来十分熟悉,然而整个面容却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虽然同样月貌花容,却已非昔日小雪之容貌了。



    “陛下,此中缘由一言难尽,不过小女的确是小雪啊!”神无月雪姬哑咽更甚。



    叶天龙看她的确不似说谎,便不再怀疑。而神无月雪姬在经过片刻的冷静之后,也将这些时日的遭遇一一向叶天龙道了出来。



    原来,当日在青峰山和叶天龙分手之后,神无月雪姬一行以最快速度赶赴东倭解救她的亲人。然而,纵然费尽了心思,可是他们终究不是时下当权者的对手。不但致使其父遭



    遇杀害,甚至她自己也中了东倭鬼忍的邪术,致使容貌发生了改变。不过,好在她的姨丈倾尽毕生所学,使得她虽然易容,但不至于变得丑陋,也算是保住了一张俏丽的脸蛋。



    时值叶天龙檄告天下之际,拚死逃离东倭的她只身来到法斯特,将复国报仇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叶天龙身上。她此番千里迢迢来到库勒城,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听完神无月雪姬的陈述,叶天龙很是同情,起身上前将她扶了起来,安慰道:“小雪,原来你经过了这等的磨难,别伤心了,我先安排你住下来吧!”



    神无月雪姬拭干脸上的泪水,依旧恳求道:“陛下,以前我经常唤您叶大哥,您就看在小女的份上,助我完成复国报仇的心愿吧!求求您了,叶大哥!”



    “小雪啊,你先不要着急,我们不几日就将回朝,你随我们入京,届时再详加打算,如何?”



    叶天龙深知此事关系重大,他觉得有必要待回京之后同于凤舞她们商议一番再作决定。



    况且,如若真要帮助小雪复国,必然要出兵东倭,而要出兵东倭势必借道云阳,这可是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不得不慎重待之啊!



    尽管叶天龙是出于大局考虑,出言慎重,可是在神无月雪姬听来,感觉却无疑是叶天龙有所推诱。按照事先的计划,她还是决定使出最后一招。



    于是,她顿了顿,平静道:“大哥,我还有一些事情,能单独跟您说吗?”



    叶天龙对她并不设防,朝左右看一眼,道:“你们先出去吧!”



    待到几位女神战士都退了出去,叶天龙复又对神无月雪姬说道:“小雪,她们都出去了,你还有什么事情,现在说来听听吧!”



    “噗通”一声,无月雪姬再度跪倒在地,将背上的包袱取下,呈献礼姿势道:“叶大哥,这是我东倭的玉玺及执政金册,只要叶大哥助我推翻暴君,我东倭愿作为法斯特的属国甚至自治州郡,奉天龙陛下为尊,小雪恳请陛下应允!”



    叶天龙连忙起身相搀,说道:“小雪,叶大哥不是这个意思,此事实要从长计议。”



    神无月雪姬依旧不肯起身,继续说道:“叶大哥,这并非什么交换,小雪以及东倭民众都愿臣服在您的脚下,只求您能够帮小雪推翻暴君,报得杀父之仇!”



    叶天龙自问将来问鼎天下,一个小小的东倭自然不在话下,但是由于形势所限,他此刻却无法直接答应神无月雪姬的请求,看着她这副模样,也只能徒做安慰道:“小雪,不管是什么事情,你先起来,起来说,好吗?”



    神无月雪姬似乎有些着急,她一把拽住叶天龙的袍摆,激动道:“叶大哥,只要您肯答应小雪,小雪愿意终身服侍叶大哥,哪怕在叶大哥身边做一奴仆也是心甘,求求您了,叶大哥!”



    “小雪,你要是这么说,叶大哥真的帮不了你。”叶天龙在一盼间又想起了当初绾贞求他放过她哥哥时的情景,他不想再以这种方式帮人。



    “叶大哥,对不起,是我不好,求您答应小雪吧!”神无月雪姬闻听此言,情绪异常激动,干脆一把抱住叶天龙的双腿,近似哀号地央求道。



    看到神无月雪姬这般情绪,叶天龙何尝不为之动容。



    以身相许,又是以身相许来让自己办事,他总觉得这样有些趁人之危的意思。倘使没有这样一层意恩,以他的性格来说,是断没有对着一位美女不动心的。



    当然,话说回来,他本身确实对这个东倭美女也心有所系,想将来一统天下之后,他肯定是会将其收于后宫之列的。可是如今她这样一来,可就让自己为难了。



    “小雪啊,你这是陷我于不义啊,你让我如何是好呢?”叶天龙摇头,沉吟道。



    “叶大哥,求您帮我是不假,可是小雪这颗心早晚都是大哥您的,我只是一时情急说出来了而已,断然没有要以此交换的目的。叶大哥能够帮我,那是再好不过,要是不能,小雪依然对叶大哥保留此心,只是今后面对东倭国民,小雪可能无法侍奉在大哥身边,所以小雪才出此下策,叶大哥您千万别生气呀!”神无月雪姬仰头望着叶天龙沉重的表情,一股脑将小心窝里的想法全部道了出来,其模样真令人疼惜。



    “唉,小雪,起来说吧!”叶天龙长叹一声,将神无月雪姬扶了起来。



    “叶大哥,我听您话,跟您回帝都后再做打算,您别再生小雪的气了,好吗?”神无月雪姬好似变了个人一般,情绪变化实在太快。



    “如此甚好,我叫她们先安排你去休息吧!”叶天龙虽然心生疑惑,然而眼下难题总算暂歇,于是换了副口气,柔声对神无月雪姬说道。



    “不,叶大哥,就让小雪从此刻开始侍奉您吧!”神无月雪姬兀自将包袱往案上一放道。



    “小雪,这怎么可以,你还是……”叶天龙连忙制止。



    “叶大哥,我都向您妥协了,如果这件事情您再阻拦的话,那就太令小雪失望了。除非您讨厌小雪,否则小雪从此刻开始不再离您半步!”神无月雪姬打断叶天龙的话,来了一招以退为进的战术,顿时让叶天龙哑口无言。



    “夜已经深了,你还是去休息一下吧!”叶天龙想起还要去陪几位夫人,不禁急道。



    “叶大哥,您还是嫌弃小雪嘛!您要是累了的话,就让小雪来伺侯您歇息。”神无月雪姬也全然不顾少女的羞涩,竟然主动行至叶天龙榻前,拾掇起床铺来。



    “这……”叶天龙被神无月雪姬此举噎得说不出一个字来,只得默许下来。



    片刻之后,神无月雪姬以倭人独有的礼数碎步行至叶天龙跟前,恭敬道:“叶大哥,龙榻已整理好,请叶大哥更衣,小雪服侍您歇息!”



    叶天龙简直傻眼了,鬼使神差般地往龙榻行去。



    走了两步,复又想起什么似的,他快步来到门后,对一女神战士说道:“告诉月如她们,就说我迟些时候过去。”



    此话,神无月雪姬也听得真切,然而她却故作不知,眼睛里一道异样的神采稍纵即逝。



    迎着复又转身的叶天龙,她竟然十分大胆地挽着男人的胳膊,笑吟吟地搀着男人往榻上行去。



    面对这明目张胆的挑逗,男人怎能没有反应。斜眼望着花容月貌的神无月雪姬,叶天龙即使心有疑虑,却也经不起情欲的折磨。他就好似一只呆头鹅般,乖乖地上榻,不过面上却还装作一副坐怀不乱巍然不动的模样,实在是滑稽之极。



    “叶大哥,来,脱衣服吧!”神无月雪姬一双纤嫩的小手伸向叶天龙腰际,欲为他宽衣解带。



    “小雪,我,我自己来吧!”叶天龙这个花丛老手竟然有些紧张,一挪身子避开了神无月雪姬那双纤纤玉手,其模样甚是可笑。



    “叶大哥,想什么呢?”神无月雪姬娇嗔一声,追着叶天龙继续解带的动作。



    叶天龙一愣,是啊,自己想什么呢?他明明知道神无月雪姬的心思,可是自己这样一番举动却恰恰显得他有些图谋不轨。



    好聪明的小雪啊,难道东倭女子都是这般胆大却又善于心计,还叫你无话可说吗?



    这可真要了他叶天龙的老命了,但看神无月雪姬嘴上是那般正义凛然、心无旁鹜,动起手来却好似一只乖巧的猫咪,小手宽解叶天龙衣带之时,不住地轻轻厮磨薄衣之下男人的腰肌。



    隔着丝帛簌簌滑滑,弄得男人似痒似麻好不难受,可是,男人表面上还得装作没事人一样,可难为死他了。



    一条衣带在神无月雪姬的手里竟然足足用去了五分之一炷香的时间才算解开,而在此期间,她手上极尽厮磨的功夫,早已弄得男人身体起了反应。



    同时,她故作浑然不觉地靠近男人的身体,将其体香尽数散发在男人鼻息的范围之内,



    偶尔还不知所谓地叹息出声,把个男人好不撩拨。虽然鉴于之前双方有言在先,可是此种撩拨之法,就是神仙也快挡不住了。



    “叶大哥,您累了一天,小雪为您按摩一下,可好?”



    男人正难耐之际,神无月雪女姬突然又发出如同黄莺出谷般的声音问了一句,让男人骨头都酥了。



    男人此刻真是矛盾啊,可是他却拒绝不了这等诱惑,一时间真的很难做决定。可是神无月雪姬见他半天不答,就当作其已经默许,当然她可能对于男人这种反应早就心知肚明了,于是也不再追问,直接开始替男人松骨按摩起来。



    可是,说是松骨按摩,然而在男人看来,这简直就是对他的煎熬。平躺在榻上,衣服已经尽解,就只剩下下身内裤还在。神无月雪姬已经跪卧榻上,一双柔荑在男人身上或按或揉或捻或抚地四处游弋,手法倒的确是正宗的东倭按摩方法。由于月如手下就有东倭人替她训练女奴,他也曾经享受过,可是他知道这种按摩到了最后,无不都是鱼水之欢,可是他现在却不能表露心迹,在他看来,人世间最痛苦的折磨便莫过于此了。



    而神无月雪姬却一副专心致志的模样,一双滑嫩的小手在男人健硕的肌肤之上游弋,她自己时不时还好似累了一般发出几声嘤咛。在男人听来,简直就是轻微的娇吟,脑海中尽是同女人之间的床第情景,急煞死人。



    妈的,管不了那么多了!男人心里暗暗叫道,小雪摆明了是在挑逗自己,想他叶天龙何曾在女人的问题上犹豫徘徊过,这小妖精如此折腾自己,上了她又如何?心里这样想着,男人身体的反应更加强烈了。



    这一切均未逃过神无月雪姬的眼睛,或许是她认为时机已经成熟,抑或不想引起叶天龙真的反感,她突然一改含而不发的状态,猛的扑附在男人宽阔的胸膛之上,紧紧地抱住男人,同时好似憋了许久的气息猛然间释放了一般,呼吸更是如同风箱一样剧烈地喘吼起来。



    男人被神无月雪姬这突兀的举动弄得更加兴奋,正欲翻身进行他雄性的爆发之时,神无月雪姬却轻轻地将他压了下去。



    只见她一张小嘴开始在男人身上轻吻,双手不断地在男人胸肋之间摩挲。双唇触及男人的肌肉,或蜻蜓点水,或猛禽取食,或轻或重,或急或缓,直弄得男人美不胜收。这在他以往的风月经验当中,可是从未有过的体验,怎不叫他心动。



    不过,一切却都由不得他主动。神无月雪姬如同一条小银蛇,自上而下在男人身上游动。一张小嘴和她那条小香舌几乎游遍了男人身体的每一寸肌肤,精赤条条的男人早已经酥瘫了。



    神无月雪姬经过一番折腾,也早已衣衫不整,但她仍没有停下对男人的侍弄。抚摸着男人湿滑的身躯,她将蟒首埋在男人胯间,一张小嘴终于侍弄起男人那条怒发冲冠的虬龙来。怒龙入洞,更似一柱钢铁,塞得少女檀口满满当当。然而,尽管深达喉咙,男人长龙不过没入五分之二。神无月雪姬喘息尽堵,连同靡靡娇吟也全从鼻息发出,含吐吞顺更是别有一番风情。



    戏弄几度,神无月雪姬竟然已纤缓缉曰专身子,大胆地跨骑男人上身,继续低头口手相间玩弄擎天巨龙。



    男人好不惊骇,如此大胆的女子委实少见,眼望着少女浑圆娇俏的美臀挺立在眼前,透过丝帛裹裤还能隐隐闻悉桃源秘洞的丝丝香气,他再也顾不得许多,一把撕下少女粉色小亵裤,迫不及待地将一张大嘴压了上去。



    轻轻一吸,男人顿觉满口留香,唇齿之间蜜汁横流,好个绝世美物。而神无月雪姬经男人一吸一吮,顿时犹如电击一般颤抖不止,小嘴更是紧紧含住男人巨龙,似有噬咬之劲。



    男人从未品尝此等美味,大有狼吞虎咽之势。他扳住少女粉嫩的臀瓣,一张大嘴吸吮鸣咂,一条长舌舔蘸逗挑,直把少女弄得柳腰款摆、娇躯蛇动,娇喘之声更是大作,遂放开了男人巨龙。



    如此几度,帐内早已春温大盛,yin靡之气笼罩着整个屋子。不知何时,双方已是赤袒相迎,神无月雪姬复又调转身子,跨坐于男人腰际,将个桃源幽洞对准了火烫巨龙。只见她身子微沉,将个男人阳物径直插入润泽幽洞,同时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声。



    一股浓稠的殷红血丝顺着巨龙落下,男人虽未看见,然方才如同钻进狭谷紧壁中的感觉告诉他,神无月雪姬刚刚一声尖叫实为破瓜之痛,他不禁又怜又爱起来。



    经过一番轻柔的舒缓蠕动之后,双方终于进入到正常的交合过程之中。



    男人本欲翻身上马,然而神无月雪姬跨立男人身上,犹如一匹调皮的小马欢快地耸动着。秀长的发丝随身舞动,好似空中飘散的云烟,上下翻飞,实为精美绝伦。



    好似欢快的马儿奔跑累了,不过百十余度的起伏,神无月雪姬便香汗淋漓的发出一声娇喝,浑身颤栗着伏倒在男人的身上,人生的快美巅峰将其送上了九霄云外。



    说来也奇怪,男人火烫的巨龙在感受到少女那滚烫的狂泄之后,竟然也精关难守,明显地感到一股浑然暖流由小腹下沉,接着便一射如注,将滚烫龙精灌入那幽深蜜洞最深处,旋即也是一阵难以自持的颤抖和抽搐,快美之感胜过任何一次的交合。



    如此之短的云雨时间,很是令男人有些不甘,温存一番之后,他欲再战。然而,突然想起此刻还在等待他的几位夫人,男人顿时有了另外一个主意。



    不再言不由衷,叶天龙直接对神无月雪姬霸气地说道:“小雪,自今日之后,你便是我叶天龙的女人,你要相信,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令我的女人不开心。不过现在,你得跟我去见几位姐妹,你可有异议?”



    “叶大哥,小雪是您的人,任凭吩咐。”神无月雪姬环住男人的脖子,绯红着俏脸答道。



    “哈哈哈哈,那好,随为夫前去!”叶天龙大笑一声,掀起衾被将神无月雪姬一裹,自己则光着身子下得榻来,抱起她向屋外行去。



    其实,男人主要还是未能过瘾。此番前去几位夫人之处,看来今夜又将风起云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徐州旅游  三明时尚  深圳学习  张家口时尚  林芝地图  廊坊时尚  伊犁学校  临汾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连云港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黔南地图  临沂资讯  淮北地图  徐州旅游  伊犁学校  海口新闻  金华娱乐  三亚论坛  潍坊资讯  衡水新闻  松原地图  北海资讯  临沧新闻  阿拉尔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黑河地图  喀什资讯  六安论坛  湘西旅游  益阳资讯  徐州旅游  深圳学习  湘西旅游  松原时尚  三亚论坛  沧州学校  金华娱乐  抚顺学习  大兴安岭学习  湖州旅游  辽源地图  贵港资讯  海西论坛  松原地图  安阳资讯  酒泉论坛  黑河地图  安阳旅游  七台河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