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16章 预言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神帝轩辕阔!

    闯天牢绝狱、伤四方王轩辕旷、救自己逃狱的人,竟然是神州之主!

    那强大的浩然正气,一身黄金龙袍,无数金光闪烁,让辜雀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救我?而且还把气息转化为阴邪的魔气!

    辜雀心中乱成了一团,完全搞不懂神族在搞什么鬼。

    “怎么?再次见面你不高兴?,”

    轩辕阔声音平静,不含一丝情绪,听不出喜怒哀乐,只是这句话,却让辜雀迷惑了。

    拜托,咱俩什么关系?至于搞得像老熟人一样吗?

    摸不清神帝想法,辜雀挺了挺胸,直接道:“铜棺!铜棺呢?”

    “铜棺安好。”轩辕阔眼中神光湛湛,全身的金芒掩盖住他的脸庞,淡淡道:“留在你身边,你也保护不了,还不如让我暂且替你保管,对不对?”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救我?”

    辜雀眉头紧皱,心里完全摸不准轩辕阔的想法,这人给人压力太大了,感觉他就是一团无法触摸的迷雾,他的思想和自己都不在一个档次。

    神帝轩辕阔沉声道:“我救你,自然有我的想法,想知道么?”

    “想!”

    废话,当然想,这种迷迷糊糊被人捏在手中随便玩的感觉你以为很爽么?当日直接关押自己,丝毫不听解释,现在又隐藏身份来救自己,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

    轩辕阔淡淡道:“想知道,便跟我去天宫转转如何?”

    辜雀眉头皱起,心中颇有意外,神帝与自己素不相识,身份更是如天地之差,怎么总是搞得像老熟人似的?

    他到底要干什么?

    仿佛知道辜雀心中所想,轩辕阔只是轻轻一笑,道:“去了就知道了。”

    辜雀看了神帝一眼,小心翼翼道:“要不......你把铜棺还我,我直接跑路算了。”

    辜雀心头苦笑,事实上,自己并不是那么想知道......这种身体一震,整个神魔大陆都要抖三抖的人物,自己可不想陪他们玩儿什么鬼东西。

    主要是也玩不起啊!

    轩辕阔眼中神光湛湛,道:“你有的选么?”

    我......那你还问个毛啊!辜雀轻哼一声,也不说话,直接朝神都天宫走去,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天已黑尽,星辰满天。

    神都天宫,神魔大陆最伟大的宫殿之一,位于神都中央。

    那一座座雄奇壮丽的高楼鳞次栉比,干云蔽日,雕栏玉砌,碧瓦朱檐,远望而去,犹如天外仙境一般。走进天宫,只见绿湖碧塘处处,亭台舞榭万千,奇石林立,曲径通幽。

    屋檐如飞翼,绣梁如染金,那奢华的构造,直令辜雀瞠目结舌。

    跨过重重院落,走过琼楼玉宇,前方凉意阵阵,寒风吹来,竟是一面广阔的镜湖!

    天宫之内,竟有如此宽阔的内湖!单这湖的面积,就超过了前世故宫十倍啊!

    月华如水,静静的泻在湖面上,仿佛是一层烟波,笼罩着整个镜湖。

    四周绿树繁茂,在月光的照耀下,发着淡淡的银光。

    辜雀忽然眉头一皱,只见这镜湖的中心,仿佛也有一个极高的凉亭。

    只是因为太远,夜晚光线不足,刚才竟然没有看到。

    湖心建凉亭,和天老后花园内湖如此相似,到底有何讲究?

    轩辕阔淡淡道:“凉亭位于湖心正中央,亭高九十九丈,是天宫最高的建筑。”

    辜雀目光一凝,由于隔得确实太远,看起来凉亭也并不是很高,只是那巍峨的气势,苍凉的气息,却扑面而来。

    这凉亭恐怕已有些年份了,辜雀皱了皱眉,疑惑道:“你带我来天宫,就是看这个?”

    轩辕阔并不回答,只是脸色一正,右手一挥,一道金芒闪过,顿时把辜雀包括了起来。

    辜雀刚要说话,忽然发现自己全身已然不能动弹,甚至连口都张不开。

    而就在此时,一个伟岸的身影忽然从天而降,稳稳落在地上,咬牙道:“神帝,臣弟有罪,竟让辜雀与冷缺越狱了!”

    透过金芒透过金芒可以看见,四方王轩辕旷的模样依旧很狼狈,应该是稍作调息之后,立刻便赶了过来。

    神帝轩辕阔皱眉道:“怎么回事?”

    辜雀心中一阵冷笑,装的还真像,你老弟有你这个心机深沉的老哥,也是不幸。

    “一个神秘高手跟着我混进了天牢绝狱,将我打伤,直接带走了辜雀!此人武功深不可测,成神三劫已渡两劫,达命劫之境,臣弟不是对手!”

    “命劫之境!”轩辕阔瞳孔一阵紧缩,透出三尺金芒,沉声道:“命劫之境,天下少有,辜雀有何背景,竟有如此高手来救!”

    轩辕旷咬牙道:“辜雀的来历我已查的一清二楚,此人来自天州雪域,大雪圣山神女宫!”

    “神女宫?”轩辕阔眉头紧皱,沉默顷刻,道:“既然是命劫之境的高人,也不怪你,此事牵扯到七大圣山,便由我来处理吧!你保密便可,此事不能泄露!”

    “是!臣弟遵命。”

    轩辕旷躬了躬身,施了个礼,转身散作一道金芒,就此离去。

    而与此同时,辜雀也恢复了自由。他嘿嘿一笑,道:“不错,很优秀!影帝级别!”

    轩辕阔疑惑道:“影帝是何族帝王?”

    “演戏的帝王!”辜雀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轩辕阔轻轻一笑,没有回答,只是缓缓朝远处湖心看去,道:“上亭一叙如何?”

    或许...高人总喜欢装逼卖关子吧!有话不直接说,非要搞点其他事来做。辜雀颇为不爽。

    仿佛知道辜雀心中所想,轩辕阔道:“只是看湖而已,并无目的,你陪我看湖,我明日把你弄进神都学院,以作补偿,如何?”

    “神都学院?”

    轩辕阔道:“你不是要去东州赢都吗?不是要用传送阵吗?半年后神都学院有比武大会,前五的学员便会通过传送阵去赢都,进行武学交流。”

    辜雀眼中一亮,这简直是意外的惊喜,说再多话都不如这一句话来的实在!

    他连忙点头道:“好!看湖!”

    高人有高人的手段,何况神州之主?他不想问神帝为何知道自己要去赢都,他只知道,自己需要,而他可以帮自己。

    “来!”

    神帝大手一挥,一道金光闪过,辜雀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自己托起,刹那间狂风猎猎,吹得眼睛都无法睁开。

    下一刻,辜雀已在凉亭之中!

    顶高九十九丈,抬眼而望,仿佛勾檐与圆月并肩一般,显得极美。

    湖水宁静,犹如一面镜子,把辜雀清清楚楚倒映出来,轮廓分明的脸上,两道黑纹扭曲,形成一直竖眼。

    他眉头一皱,只觉有些奇怪,如此宽阔的湖泊,就算没有一点风,也不可能静到如此地步,湖水没有一丝荡漾。

    想到这里,他刚要开口,忽然风云突变,狂风骤起,呼啸而过,平静的镜湖刹那间巨浪滔天,卷起数丈之高。

    “我靠!怎么回事?”辜雀吓了一跳,不禁惊骇出声。

    而神帝轩辕阔,眼中神光一闪,瞳孔深邃无比,淡淡道:“你果然与众不同!”

    水浪滔天,一股股惊涛涌起,高达数丈,在狂风的席卷下,愈发汹涌,刹那间朝凉亭涌来。

    水浪远远高过了凉亭地面,轰然朝辜雀席卷而来。

    面对如此巨浪,辜雀顿时毛骨悚然,下意识就要退后。

    而就在此时,凉亭四根玉柱忽然亮起白光,形成四道光幕,把汹涌的巨浪硬生生挡住。

    浪如猛兽般咆哮,不断撞击在光壁之上,骤然炸开,天地仿佛都在动摇。

    “到底怎么回事?”

    辜雀惊吼出声,他的声音在巨浪的咆哮下,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轩辕阔淡淡道:“这是神魔湖,也称预言湖,只有人站在这凉亭之内,才会涌起波浪,平时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涌动的。”

    “这什么意思?”辜雀大声道。

    他的武功可不是神帝那么高明,对方轻轻说话,便可传入他脑中,而他,却需要声嘶力竭大吼。

    轩辕阔道:“波浪的汹涌程度,代表着亭中之人对神魔大陆的影响度。大多人走进来,湖水几乎动也不动,就算是一些绝代强者走进,也顶多是微微荡漾。而你走进来,却是惊涛骇浪,席卷天地。这说明,你将对神魔大陆产生巨大的影响。”

    辜雀顿时冷笑,嘿!这话和天老的话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狗屁听就行了,要真把自己当成什么高级角色,恐怕活不过半年。

    自己厄运之人,眉生三眼,遭苍穹排斥,能活八年已是极限。各种倒霉事都让老子遇上了,还对大陆有影响?影响个屁!

    狂风呼啸,巨浪还在暴涨,竟已然涌起数十丈高,看起来犹如末日降临一般。

    那恐怖的巨浪犹如撼天巨兽,张着吞天大口,不断咬在光壁之上。

    “天老人劫之期何等关键,为何会帮你斩断命数,掩盖天机?他一定是算到了什么,一定是!”

    轩辕阔喃喃叹道:“现在看来,确然如此,预言湖诞生以来,还未出现过如此巨浪!如果这浪花可以盖过神亭,那么便意味着你将彻底颠覆这个世界!”

    辜雀嗤之以鼻,道:“扯淡吧!老子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大问题。”

    巨浪依旧再涨,终于到了八九十丈的时候停住,或低或高,时而汹涌,时而平静,不断变幻。

    轩辕阔凝眼道:“还真是不稳定啊!坎坷太多,具体是否可以成事,连预言湖都算不出来。”

    他说这话,忽然右手抓住辜雀,猛然一提,一道金芒闪过,辜雀已然出现在了凉亭顶上。

    站在九十九丈之顶,俯瞰整个湖面,那狂暴的巨浪是那么壮阔汹涌。

    天空阁楼重重,碧瓦玉柱,神都灯火辉煌,条条街道纵横交错,一切尽在眼底。向北而往,一座座雪山缥缈隐约,轮廓雄奇壮丽。

    这凉亭之巅确实太高了,纵然辜雀已达极变,依旧不禁心中猛跳。往下一看,顿时双腿一软,下面水浪滔天,仿佛有股莫名的吸力要把自己吞噬进去一般。

    良久之后,沉思的轩辕阔才缓缓开口,叹道:“神都学院那边,明天你直接过去便是,但记住!不能暴露自己身份!如果你被我救出的消息散开,恐怕会产生难以预料的变数!”

    “什么变数?”辜雀连忙问道。

    轩辕阔淡淡道:“我乃神州之主,被无数势力暗中窥视,若他们知道我花如此功夫救你,那么你...日子恐怕不会太好过。”

    辜雀缩了缩头,连忙闭嘴。

    神州之主,作为这个大陆最顶尖势力的领导者,自然是受到八州五海无数势力的围观,如果让他们发现神帝莫名其妙救自己这个普通人......

    那万一神族的对手把自己误会成一个莫名其妙的英雄,把自己宰掉,就没得玩儿了。辜雀深以为然。

    轩辕阔道:“至于前五的名额如何争取,那便是你的事了,反正我到时候会把铜棺放入传送阵中。”

    辜雀瞳孔寒光一闪,沉着脸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神帝轩辕阔的意思很明确:你进不进了传送阵是你的事,我只负责把棺材扔进去,要是你不在,嘿!对不起,棺材丢了也没和我无关!

    所以辜雀明白,此事必须做到!

    况且,欲救冰洛,必先保存其身躯!时空至宝存肉体,神龙内丹锁血气,二者缺一不可!

    东州赢都,自己必须去!

    谁要挡,谁便是生死仇敌!

    对于仇敌,一个字——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济宁新闻  安阳旅游  临沧新闻  林芝地图  迪庆旅游  七台河地图  抚顺学习  咸阳论坛  辽源地图  益阳资讯  六安论坛  泰州地图  佳木斯论坛  娄底资讯  临沂资讯  海西论坛  桐城学习  吴忠旅游  郑州地图  钦州学习  济宁新闻  六安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十堰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黄冈旅游  眉山旅游  钦州旅游  金华娱乐  眉山旅游  淮北地图  伊犁学校  乌海旅游  思茅新闻  桂林学校  林芝地图  泰州地图  桐城学习  思茅新闻  酒泉论坛  恩施学校  西安娱乐  铜川学习  襄樊学校  大丰地图  四平时尚  湘潭学习  郑州地图  海口新闻  金昌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