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229章 生惊变 怒闻有噩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辜雀缓缓抬起头来,目光之中已然没有了一丝情绪。

    他的手轻轻抚摸着黑白双环,感受着那股冰凉,像是天州雪域的寒冰。

    他并未想起什么,只因有些东西从未忘记。

    但吴星一却不懂,他只是很激动,吞了吞口水,甚至已经开始喘起粗气来。

    因为他能看出,这绝不是简单的玉镯而已,他沉声道:“你只要把让给我,我保你荣华富贵。”

    辜雀缓缓旋转着手腕的双环,淡淡道:“请问吴公子如今是什么身份?”

    吴星一微微一愣,随即傲然道:“我身份虽然不高,但我的父亲,管着这方圆百里。我的大伯,是当朝二品将军,曾跟随殷寿将军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封一等忠勇伯!”

    “啊哈哈!”

    一声不合时宜的怪笑忽然传了出来,天眼虎连忙把口中的烟圈吐出来,闭着眼不说话。

    吴星一瞪眼道:“是、是你在说话?”

    天眼虎咧嘴一笑,尴尬道:“兄弟你继续表演,我刚刚只是没忍住而已!”

    吴星一没有生气,反而惊喜起来,大声道:“通灵神兽!”

    他上上下下不断打量着天眼虎,终于激动道:“你、你是天眼神虎?果然和书上说的一样啊!脑袋硕大,四肢粗短,身体肥胖,体型滑稽,面目丑陋,不见威严,反见狰狞。”

    天眼虎的脸早就黑了下来,听到吴星一把话说完,他已然气得哇哇大叫,怒吼道:“这本书叫什么名!谁写的!”

    吴星一很有兴趣,不禁道:“《大陆神魔志》啊!作者名儿我记不清了,好像叫顾南风。”

    天眼虎大怒出声道:“很好!奇耻大辱,不得不报!”

    而辜雀的表情,就变得很怪异了,脑子里传来顾南风的声音:“年少时游遍大陆,虽然只是随便写写,但很是很理性的。”

    辜雀看了一眼天眼虎,低声道:“没错,很理性。”

    而吴星一的目光则向辜雀头来,冷冷一笑,道:“如何?如果你把这两个手镯和这头神兽给我,我保你荣华富贵!”

    嘿!还真是有趣儿!刚刚只要黑白双环,现在连天眼虎的主意都打了。

    他不禁朝天眼虎看去,天眼虎抽着大烟,缓缓道:“你看着办!反正他要你的黑白双环。”

    辜雀一笑,眯眼道:“可是,你们家连二流家族都算不上,又怎么给我荣华富贵?”

    此话一出,吴星一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眯眼道:“家兄吴月迩,自幼离家拜入昆仑圣山玉虚宫门下,现为玉虚宫掌教真人天虚子座下首席大弟子,不知道我这么说,够不够给你荣华富贵?”

    辜雀闻言一震,脸色一变,惊道:“你是说正阳子?”

    吴星一傲然道:“正是!我家兄的名号,总算是拿得出手吧?”

    辜雀冷冷一笑,脸色已然变得一片狰狞,森然道:“当然拿得出手,如雷贯耳的正阳子,我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只怕他亲至,也不敢说要拿我黑白双环!”

    吴星一双眼顿时一瞪,厉声道:“你放肆!”

    他说话的同时,顿时右手朝下,拔出腰间的长剑,朝辜雀猛然刺来。

    而辜雀身影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吴星一一愣,不禁朝手中长剑看去,只见长剑不知何时竟然已断了!自己握着的,还是一个光秃秃的剑柄而已!

    他脸色一变,惊退数步,左手提起剑鞘往下一倒,那剑身才从剑鞘之中划出,落在地上,竟然又断成了数截。

    “你、你......”

    他惊得已然说不出话来,指着辜雀,右手不禁颤抖。

    辜雀轻笑道:“可惜你的剑并不是很结实,莫名其妙竟然自己就断了。”

    吴星一死死咬牙,这才发现自己是碰到了硬茬,自己这把剑可是几年前家兄回家赠予自己的,无论是柔韧性还是坚固性,都无懈可击。

    恐怕是眼前这人做了手脚!

    他忽然道:“武老三,交给你了!”

    他身后那位生死之境的中年男子顿时站了出来,全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不禁朝辜雀大步走去。

    他狰狞一笑,眯眼道:“虽然我看不清楚你的境界,但你的动作并不是很快,如果你想活命,我建议你立刻交出公子想要的东西,然后留下一只手!”

    “有意思!”

    天眼虎顿时笑出了声,不禁又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舒爽地吐了口热气。

    而辜雀,则是缓缓站了起来,淡淡道:“怎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正阳子只是一个首席大弟子而已,你们便觉得可以横行大陆了?”

    武老三没有说话,他已不必说话,全身的元气激荡,那生死之境的威压毫不掩饰,他脚下的地板已然自动龟裂。

    吴星一忽然道:“老三!先收钱,最后收拾他!”

    武老三沉着脸点了点头,忽然朝旁边那桌看去,大声道:“你是不是也想找死?”

    手中提着长剑的青年男子一愣,身体忽然一颤,竟然猛地跪了下来,大哭道:“大爷饶命啊!小的我根本没有那么多钱啊!”

    他哭得雨泪俱下,甚至连鼻涕都流了出来,全身都在颤抖,吓得已然脸色发白。

    而辜雀,眉头却皱了起来。

    这人刚才明显很从容,而且眼神锐利,手握长剑,灵识敏感,怎么会忽然这样?

    他双眼微眯,朝下看去,只见他虽然痛哭,虽然颤抖,但手中依旧握着剑!

    武老三脸色一沉,不禁朝吴星一看了过去。

    吴星一正是愤怒之时,咬牙道:“按照规矩来,钱不够,就斩一根手指!”

    此话一出,这青年顿时吓得身体一软,顿时大哭道:“不、不要!饶命啊!饶命啊!”

    他跪在地上,竟然朝吴星一爬过去,抱着他的腿大哭出声。

    “你干什么!”

    吴星一脸色一变,正要一脚踢开,心头忽然涌出一股无法形容的寒意。

    就在此时,只见这青年忽然眼神一变,刹那间变得锐利,变得锋芒毕露。

    那他的剑已出!

    快到极致,犹如惊鸿一闪,自下而上,竟然直接朝吴星一的下体刺去!

    如此快的速度,如此狠辣的角度,加之这一剑本身就不弱,吴星一吓得一声大叫,却怎么也反应不过来。

    而就在此时,一直大手忽然自青年肩头伸过去,一把捏住长剑,然后猛然捏断,一掌把他打出数丈之远。

    吴星一这才反应过来,不禁吓得冷汗直流,厉声道:“混账!你到底是谁!竟然敢偷袭于我!”

    青年惨然一笑,吐出几口鲜血,咬牙道:“畜生!你还记得柳韵吗?”

    “柳韵?”

    吴星一双眼微眯,忽然道:“噢?你是说那个女人?呵!我钱都给了,时间也过了一年了,你现在跑来干什么?”

    说到这里,他又忽然笑了起来,眯眼道:“你不会就是那个...那个柳韵的未婚夫吧?嗨!不是说去殷都学院求学了吗?怎么忽然又跑回来了?你叫什么来着?我没记错的话,好像叫宁丁是吧?”

    宁丁狰狞笑道:“不错!是我!殷都学院无非就是官僚玩弄权术培养走狗的地方,老子不去也罢!但韵儿之仇!不得不报!今日你命大我杀不得你,但总有一天,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吴星一死死盯着宁丁,忽然一笑,眯眼道:“不妨告诉你,你那个未婚妻还没死呐!”

    “你说什么?”宁丁脸色顿时一百年。

    吴星一阴笑道:“我只是让人把她送到了昆仑山玉虚宫而已!”

    “玉虚宫?”辜雀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吴星一叹声道:“毕竟山里面女人少,人也总是有需求的嘛!柳韵这种高级货色,当然可以用来送礼了。”

    说到这里,他已然笑出了声,厉声道:“只可惜!你们永远也见不着面了!因为......”

    话还没说完,他已然消失在了原地,一掌猛然朝宁丁拍去。

    辜雀双眼一眯,却是没有动作。

    而就在这极速的一掌拍出之时,宁丁已然暴起,他像是早料到吴星一会出手一般,眼神变得凌厉无比,竟然不进反退,一剑骤然刺出!

    而这一剑,并非左手,而是右手!

    他的元气,也在瞬间爆发出来,像是怒水决堤,滔滔不绝,远远胜过了刚才一剑!

    “你!”

    吴星一大吼一声,却是来不及说完,这一剑实在太快,他根本来不及变招,只能用元气硬挡!

    于是两股元气骤然爆发出来,吴星一顿时倒飞而出,被武老三一把接住。

    而宁丁却稳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辜雀微微一叹,不禁道:“同样是寂灭初期,但实力却相差甚远,这宁丁的剑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很简单,但却快到极致!”

    天眼虎咧嘴道:“我感觉他的剑比殷子休的剑要快!”

    而吴星一已然森然道:“很好!想不到你有几分本事,难怪也敢来杀我!”

    说到这里,他挥了挥手,武老三便站了出来,直直朝宁丁看去。

    而就在此时,大门忽然又冲出了一个身影,进来之后,也不管周围狼藉,直接抱拳跪下,大声道:“公子!有信!”

    吴星一咬牙道:“没看见正忙吗!”

    这人连忙低头,沉声道:“公子曾说,那个地方来的信,无论何时必须立刻禀报!”

    “噢?玉虚宫?”

    吴星一皱着眉头,接过信来,打开一看,脸色瞬间一喜,竟然大笑出声。

    他激动道:“想不到!想不到家兄竟然要成亲了!我终于可以去玉虚宫天道殿见识见识了!”

    “成亲?”

    辜雀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他皱着眉头,沉声道:“给我看看!”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看家兄......”

    他话音刚落,忽然只觉胸口一痛,那封信已然在了辜雀手中。

    武老三脸色一变,惊道:“你、你怎么?”

    天眼虎咧嘴笑道:“怎么这么快?嘿!这小子现在的速度都快接近我了,当然快了!”

    而辜雀却是没有说话,只是缓缓打开了请帖!

    这是一个婚帖!

    上面把一切都写的清清楚楚。

    新郎,正阳子!新娘,溯雪!

    是溯雪!

    他的眼眶顿时红了!他当然知道溯雪对自己的心!

    他当然知道,她绝非自愿!

    那么这二十多天,她去了哪里?是不是去了玉虚宫?

    辜雀没有说话,他只知道一件事!

    自己不能不管溯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西安新闻  德宏时尚  贵港资讯  恩施学校  赤峰新闻  襄樊旅游  迪庆旅游  郑州旅游  益阳资讯  临汾新闻  三亚论坛  许昌学习  潍坊资讯  眉山旅游  海口新闻  三明时尚  衡水新闻  中山时尚  咸阳论坛  淮北地图  徐州旅游  黄冈旅游  海西论坛  迪庆旅游  湘西旅游  桂林学校  伊犁论坛  思茅新闻  许昌学习  桐城学习  嘉峪关旅游  益阳资讯  商洛论坛  吴忠旅游  抚顺学习  阿拉尔地图  三明时尚  临沧新闻  广安学习  大庆论坛  铜川学习  喀什资讯  中山时尚  安阳旅游  黑河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中卫资讯  七台河地图  潍坊资讯  大兴安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