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241章 轻纱帐暖 夙愿终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溯雪在辜雀怀里痛哭不已,泪水已然打湿了他的衣襟。

    但他没有说话,他只是在享受这种时刻,虽然哭,但心情总归是舒畅的。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他终于体会到了这种感受,失而复得,让他心中热血沸腾。

    溯雪哭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她颤声道:“你怎么就这么狠心,竟然要用死来刺激我?你知不知道,溯雪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你知不知道你比我的命还重要?”

    她说完话,又趴在辜雀的胸膛哭了起来。

    这种狗血的话辜雀从来不说,甚至听都懒得听,但此刻这些话放在自己身上,却又让人如此感动。

    他轻轻抚摸着溯雪的长发,缓缓道:“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溯雪终于缓了过来,微微把头抬起,看了辜雀一眼,脸一红,眼中雷恒犹在,又不禁低下头去。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是那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辜雀想到了这句话,忍不住把她的脸捧起来,啧啧一叹,轻声道:“溯雪老师今天好美,胭脂都染上了泪呢!”

    溯雪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缓缓倒在他的怀里,忍不住闭上了眼。

    辜雀微微探下头去,在她嘴唇上轻轻一吻,低声道:“唔......有胭脂味......”

    溯雪嘤咛一声,脸又红了起来,微微睁开眼,小声道:“一切都是真的吗?像做梦一样,我好怕再回到现实。”

    辜雀捏了捏她的脸,笑道:“这就是现实!正阳子那个蠢材!也配杀我辜雀?哼!不是说大话,就算老子让他三招,他也不是我的对手。”

    正所谓得意忘形,辜雀此刻心中高兴,也忍不住膨胀起来,吹了两句牛逼。

    溯雪低低一叹,轻声道:“正阳子真的死了吗?”

    辜雀道:“那还有假?十多位师兄弟都快把他轰成渣了!”

    “到底怎么回事?”

    辜雀把下午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讲到最后正阳子仰天怒吼,连溯雪也忍不住笑了出声。

    她就坐在辜雀的腿上,又不禁微微一叹,道:“师傅的仇总算是报了,若是溯雪将来死去,在九泉之下也有脸去见他老人家了。”

    辜雀道:“瞎说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有我在,谁也不能让你死!”

    “嗯。”

    溯雪嗯了一声,不禁微微一笑,绝望之中看到希望,并走了出来,这种感受任何人都会忍不住高兴。

    辜雀几乎已然看呆了,轻声道:“我的娘子可真漂亮,哇!老子有福了!”

    溯雪轻呸一口,微微咬着牙,道:“我做的才不是小情诗呢......你可不要乱说......”

    “哈哈哈哈!”辜雀大笑出声,忽然道:“正阳子没死。”

    “啊?”溯雪顿时一愣,道:“你不是说......”

    辜雀道:“或许你还不知道,或许根本就没几个人知道,正阳子修了三清道身,有两道分身,同为一个意识。我在赢都的时候,已然斩去了他一个分身,这是第二个。既然是圣地会武,他的本体一定在神都!”

    溯雪愣住,沉默了良久,才缓缓道:“原来大仇依旧未报!”

    辜雀道:“但至少他做了一次媒人,成全了我们,至于他的命,圣地会武,我去取!”

    溯雪轻声道:“可是我的仇,却让你去拼命......”

    辜雀大手一挥,不禁道:“天地都拜了,还分什么你我?是我们才对。”

    溯雪轻轻嗯了一声,低着头不敢死说话了。

    辜雀道:“娘子,还未喝交杯酒呢!”

    他拿起酒壶,斟满了两杯,一杯递给溯雪,一杯握在手中。

    两人对视一笑,穿过手腕,一饮而尽。

    溯雪俏脸绯红,看着窗外,轻声道:“我们出去看星星吧?”

    辜雀脸一黑,连忙握住她的手,嘿嘿道:“拉倒吧你!外面哪有什么星星?黑漆漆的,想跑路好歹也找个靠谱的理由吧?”

    于是溯雪的脸更红了。

    辜雀一把抱起她,小声道:“都拜了堂了还不好意思,哼!那可不行。夫妻嘛!就要做该做的事,对不对?”

    “嗯......”

    溯雪轻轻嗯了一声,忽然钻进被窝里,把头给遮住。

    辜雀大笑,几个呼吸之间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他缓缓爬上床去,微微掀开被子,露出溯雪嫣红的脸,她闭着眼,连看都不敢看自己。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睁开了眼,却又是微微一惊,急道:“你、你怎么把衣服都脱了,应该我为你宽衣才是。”

    辜雀一愣,随即笑道:“要不我再穿上?”

    “脱都脱了,还穿上有什么用?”

    说完话,她又不禁嘤咛了一声,想要缩进被子,却被辜雀一把拉住。

    他拉住了溯雪的手,轻声道:“洞房花烛夜,良辰不可负,溯雪老师不要调皮,任我轻薄好吗?”

    溯雪不敢说话,也不敢拒绝,甚至不敢睁眼。

    这个意思,是默认,对吧?

    辜雀嘿嘿一笑,轻轻为她摘下头上的头饰玉柴,于是那满头青丝就这么洒了下来。

    一头的秀发配上绝美了脸庞,溯雪当真是美到无法形容。

    辜雀几乎已看呆了,不禁缓缓凑过脸去,轻轻在她脸蛋上一吻。

    他一把把被子掀开,双手顿时揽住了溯雪的腰,轻声道:“溯雪老师,你不知道,第一次见你的模样,我便心动了。只是我们身份隔得实在遥远,我根本不敢想其他任何东西。命运终究还是让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溯雪缓缓睁开眼,看着辜雀的脸,微微一笑,目光之中尽是温柔,小声道:“也不知道你这小子怎么把我骗到了,或许,是那天神都学院湖畔,你的背影过于伟岸吧!”

    话音刚落,辜雀已然扑了上去,两人对视一眼,顿时便吻住了对方。

    感受着湿热的唇瓣,感受着溯雪的生涩与温柔,感受着她身体的颤抖。

    辜雀已不老实了。

    他的手开始往下,轻轻拉下溯雪的红色长裙,而溯雪,则是轻呼一声,却又不敢动。

    辜雀退开一尺,右手绕在后面,解开了溯雪背后和后颈的两个结扣,于是那巍峨的雪峰,便暴露了出来。

    像是那层层烟云终于被清风吹散,露出了直耸云霄的柔软,心脏在跳动,身体在颤抖,而那两座雪峰,也跟着摇摆了起来。

    如玉碗倒扣,浑圆一体,白皙如雪。或许是因为紧张,或许是因为寒冷,也或许是因为情动,那巅峰之处的朱梅迎着寒风,已然傲立起来。

    很快,溯雪终于连最后的防备已被卸去,那如玉一般的身体,就横呈在了红床之上。

    其面如荷花,清淡典雅,高洁不染;其发如细雨,丝丝袅袅,带着温柔,带着沁人心脾的清香;其颈如雪,锁骨如玉,往下是巍峨的柔软,再往下是那一望无际的雪原。

    绝美的身体,无与伦比的婀娜曲线,让辜雀口干舌燥。

    时间仿佛在停止,周围的一切都在消亡,两人纠缠在了一起,这一刻溯雪已然忘记了羞涩。

    红色轻纱床帐不知何时已然放下,其间两道身影隐约,似有喘息之声传出。

    伴随着溯雪一声轻呼,天地仿佛在倒转,直接仿佛在流动,一切的一切都随着节奏起舞。

    山崩海啸不足道,明月彩云映轻纱,轻纱帐暖,春宵苦短,其间滋味,又岂是言语可以形容?

    而一切的一切不过一个情字而已,懂便懂,不懂便不懂了。

    夜很深,外面像是有风,风很大,吹得玉虚宫都在摇晃。

    玉虚宫当然没有摇晃,摇晃的只是天眼虎的大脑袋而已。

    他叼着烟枪,重重吐了口气,叹声道:“最苦最累的活儿永远都是老子的,但美妞,永远都是这小子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说到这里,他又嘿嘿一笑,眯眼道:“不过想想宁丁那小子的下场,老子忽然又觉得单身真他妈好!生活美滋滋啊!哈哈!”

    “你说什么?”

    一个声音淡淡传来,伴随着声音,一个笔直的身影已然走近。

    天眼虎连忙干咳两声,尴尬道:“没什么没什么,老子只是在感叹红尘万丈,悲苦总是多于欢乐,唉!”

    宁丁道:“众生皆苦,你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说到这里,他忽然又打量了天眼虎一眼,缓缓道:“你的头怎么这么大?”

    “草!你说什么?”

    屋外有屋外的事,屋内有屋内的事,轻纱依旧摇晃,两人久醉难停,非是欲海,而是情海。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那扔在地上的红色长裙之中,忽然滚出了一个琉璃小瓶儿。

    瓶身忽然裂开,一道道奇彩的光芒,便顿时飞了出来。

    于是那遥远的苍穹,像是得到了某种感应,一朵黑云不知从何处而出,霎时之间便蔓延至整个天空。

    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霆,忽然响彻天地!

    而屋中的噬空之蝶,像是感受到天地之间的元气一般,疯狂啃食,不断涨大......

    空间,已然开始破碎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湘西旅游  阜新地图  白山新闻  商洛学习  潜江地图  贵港资讯  襄樊学校  重庆学校  黄冈旅游  辽源地图  沧州学校  商洛论坛  宜昌地图  北海资讯  眉山旅游  那曲地图  伊犁论坛  钦州旅游  七台河地图  郑州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连云港旅游  四平时尚  十堰论坛  娄底资讯  大丰地图  临沂资讯  辽源地图  安阳资讯  金昌论坛  迪庆旅游  郑州地图  临汾新闻  松原时尚  乌海旅游  徐州旅游  广安学习  湖州旅游  襄樊学校  阿拉尔地图  湘西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泸州学校  襄樊旅游  嘉峪关旅游  深圳学习  廊坊时尚  南通时尚  衡水新闻  泰州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