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247章 借剑于上天 还命于因果

第247章 借剑于上天 还命于因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洞喜子一番论道,令众人心生敬意,不禁鞠躬而下。

    而当此关键时刻,自然不能多言其他,天上噬空蝶王早已惊吼不断,四件神宝、神物规则不断湮灭,已然捉襟见肘。

    顾南风顿时道:“快别管这几个后辈了,处理噬空之蝶要紧!”

    洞喜子看着天空长达千丈的噬空蝶王,看着崩碎的虚空和规则,不禁慨然叹道:“噬空之蝶已然破茧成王,我虽有道君之力,亦不可敌也!”

    “什么?”天眼虎顿时大叫道:“你好歹是个道君,也干不过它?”

    洞喜子道:“万物有缺必有盈,它熬过了数次天地厄难,历经演变沧桑,又蛰伏于天地之外,今而降世,自然有果加上。故可以穿梭虚空,无惧元气、阵法。”

    辜雀急忙道:“请洞喜子道君施法,降此异妖,否则苍穹之光降临,方圆百里数十万百姓危矣!”

    洞喜子朝辜雀看来,微微一笑,道:“无量天尊,施主宅心仁厚,系念苍生,贫道佩服。”

    这句话说得好听,纵使是辜雀脸老皮厚,也不禁觉得有点丢人......干!苍生是苍生,但关键在于,这是溯雪的因果啊!自家老婆,能特么不着急么?

    洞喜子看着天空千丈蝶王,不禁叹道:“只是贫道实在无力降服此妖,唯有朝天借剑,盼天剑降临,争取些许时间罢了。”

    这种高级的话,辜雀自然是听不懂,但大致的意思还是知道的,就是说,有办法!

    他急忙道:“请道君出手,辜雀感激不尽。”

    “众生之苦,亦是我等修道之人之苦矣!”

    洞喜子轻轻一笑,忽然右手拂尘一挥,只见那拂尘白须忽然猛涨,在顷刻之间已有数千丈长,每一根白须都散发着浓浓的道韵,仿佛已然把天地充斥。

    他清喝道:“以我道君之位,请上苍降剑,除此异妖,还天地乾坤朗朗,风轻云淡。”

    声音传遍天地,仿佛每一寸山河都在动摇,苍穹之巅的血云,竟然在渐渐消散,而露出的,则是那无垠的虚空。

    一时之间,仿佛风云变幻,天地失色,时间已然无法感受。

    仿佛只是瞬间,又仿佛过了千年。

    天空之中,忽然响起了一个浩大的声音:“谁要借剑?”

    声音不知道从何处而来,整片天地都在回荡。

    洞喜子清喝道:“昆仑圣山玉虚宫,洞喜子。”

    “借剑何用?”

    洞喜子道:“异妖出世,霍乱世间,无惧元气,无惧时空,借剑而来,当为屠妖。”

    浩大庄严的声音再次传来:“可有借条?”

    洞喜子笑道:“众生即是借条,大道即是因果,出剑吧!”

    话音落下,天地无声,无人回应,众人已然身影绷紧。

    辜雀沉声道:“他朝哪里借剑?”

    顾南风道:“借剑于上天。”

    “上天?”

    顾南风道:“就是上面。”

    天眼虎不禁皱眉道:“这老头子不是道君吗?莫非还没有资格进入上面?”

    顾南风尴尬一笑,摇头道:“不了解,说实话,上面是那些人,我也不知道。”

    此话刚落,只见天空忽然嗡嗡作响,声音像是马车轮子碾在乱石之上,让人心头烦躁不堪。

    “那是什么?”

    宁丁一声惊呼,众人连忙朝天一看,只见天空血光已然不在,星辰漫天,而那无垠的虚空,竟然直接裂开了一道大口!

    大口之中并不是深邃的黑暗,而是一道破旧腐朽的通天之门!

    这门根本无法形容,因为众人根本看不清楚,像是存在于天空裂缝之中,又像是根本不存在。

    缥缈虚无,却又浩大伟岸!

    而下一刻!那一道沉沉的大门,就这么缓缓打开了!

    门后依旧是无垠的星空,但多了一个人!

    一个手提长剑的剑客!一个单薄而笔直的身影!

    或许是隔得太远,或许是太缥缈,众人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脸!但那一股自他体内散发而出的惊天剑意,却几乎令众人胆裂魂飞!

    他就站在门后,却仿佛比这无法形容的门更加高大!

    他手中的剑,是那么的耀眼!

    顾南风不禁惊道:“此人是谁?竟然有如此气势?”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剑神绝夏!”

    “什么?你说他是绝夏?”

    宁丁顿时瞪大了眼,瞳孔之中尽是不可思议,他是剑客!他当然听过绝夏这个名字!事实上,整个大陆又有几人不知道这个名字?就算是黄口小儿玩游戏,也恨不得自己扮演绝夏!

    辜雀沉声道:“错不了!我见过他两次,我记得他的气息!虽然我看不清他的脸,但那股气质,我忘不了!”

    天眼虎道:“不错!就是他!这厮果然是‘上面’的人!”

    而宁丁,已然热血沸腾!

    只见他退后两步,忽然拔出长剑,猛然倒插于地,双手抱拳致敬。

    或许这就是信仰吧!

    当一个剑客,见到这剑中之神的时候,终归是难以抑制情绪的。

    只见虚空裂开,天门打开,那一道身影缥缈笔直,锋芒毕露,沉声道:“剑何时来?”

    洞喜子道:“此刻便来!”

    于是绝夏便朝那长达千丈的噬空蝶王看去!

    当他的眼神放到噬空蝶王身上时,噬空蝶王顿时发出一声惊天嘶鸣,几百对翅膀猛然挥动,把四件神宝、神物勾连的规则脉络直接湮灭大半。

    而一声轻笑,已然传遍了天地!

    众人连忙抬眼,死死盯住绝夏,一刻也不肯错过!

    只见他缓缓提起剑来,长发乱舞,瞳孔透出两道白光,右手一震,那雪白的长剑顿时便脱手而出!

    那是一道无法形容的剑光!

    仿若流星,仿若惊鸿,初看很小,然而随着长剑刺下,身体也在不断的涨大!

    那恐怖的剑意,犹如天河之水决堤,一路冲将而下,如万兽奔腾,如巨山坍塌,摧枯拉朽,无可阻挡,像是要把这天地间的一切都全部淹没!

    而那一道惊天动地的长剑,已然长达千丈!

    它死死锁定着噬空蝶王,任凭它盘旋飞舞,却就是无法躲避!

    那一剑快到了极致,一切都只是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只是像是时间在凝固,空间在崩溃,所以一切才有迹可循!

    只见那长剑刺下,在瞬间便穿透了四周的规则密网,然后直接插进了噬空蝶王的身体,使它爆发出奇彩霞光!

    而那柄长达千丈的巨剑,则带着它庞大的身体,直接钉在了昆仑圣山之巅!

    直到现在,一切才像是终于落幕。

    “呼!”

    天眼神虎喘了一口粗气,这才反应过来,看着那长达千丈的巨剑把噬空蝶王钉在地上,压倒了无数巨树,大地都陷了下去。

    他大叫道:“卧槽!那、那噬空之蝶不是不怕元气吗?怎么现在......”

    说到这里,他已然闭嘴,因为他终于看清楚了。

    那根本就不是剑芒!而是实实在在的一把巨剑!似石非石,似玉非玉,根本就是凝固的实物!

    顾南风重重叹了口气,道:“不是这把剑小,而是这人太强!他把剑握在手中的时候,用神力直接压缩成了普通长剑大小,脱手而出的时候,长剑才开始恢复。”

    赢风惊骇道:“果然是天剑啊!如此一剑,当真足令天下臣服。”

    辜雀抬眼一看,只见天空星辰明媚,一切的一切终于恢复正常。

    而那一道瘦小单薄的身影,早已不见了。

    他妈的!以这厮的实力,杀那个修寒肯定没问题,却就是不帮忙!干!

    噬空之蝶在呜咽,在嘶吼,全身霞光闪烁,却被这一把天剑死死钉在大地之上,根本无法动弹。

    天虚子刚要说话,忽然一声大喝从山下传来:“丧妻丧女二十一年,恩怨纠葛今日了结!斩头颅,点魂烛,以祭妻女魂灵!”

    声音如惊雷,传遍了大地,四处响起阵阵回声,久久不绝。

    只见一道伟岸的身影忽然从山下飞起,全身魔气滔天,血光弥漫,稳稳落在玉虚宫房顶之上。

    辜雀顿时破口而出:“魔神流川子!你竟然也来了!”

    流川子没有看他,只是血发乱舞,魔气纵横,直接朝天乾子、天坤子两人看去。

    他的目光之中没有任何感情,只有惊天杀意。

    冷冷道:“天乾子、天坤子,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二十一年前,你们派出弟子,杀我幼女于大地,烧我爱妻于半山,我流川子如今来报仇了!”

    “无量天尊!”

    洞喜子顿时深深一叹,朝天坤子、天乾子望去。

    天乾子吸了口气,看着流川子满头血发,满身魔纹,不禁慨然道:“痴儿,你终究还是堕入魔道了!”

    流川子大手一挥,虚空顿时破裂,厉声道:“何为魔?何为神?神有道,魔为何无道?你们二人修行两百年,却也还未悟通神魔之分,难怪迟迟无法打破命劫桎梏,成就神阶。”

    天坤子看着那破碎的虚空,惊道:“你、你竟然已成神了!”

    洞喜子叹道:“非是成神,而是成魔了。”

    天乾子重重一叹,缓缓道:“二十一年前,他本是我玉虚宫最杰出的首席大弟子,但却与山下蛇妖相恋,生下孽种,自毁道根。我等念他天赋过人,便派出弟子,想要分离他们。”

    天坤子道:“奈何弟子着相,嗔怒难戒,竟然将他妻女尽皆杀死。以至于他连杀师兄弟十数人,堕入魔道而去,没想到二十一年过去了,他已然成就了魔神之位。”

    “无量天尊。”

    洞喜子慨然道:“种因得因,种果得果,你们两人之所以派人强行拆散他们,无非还是未曾悟通‘道法自然’四字。”

    “无量天尊。”

    天坤子和天乾子重重一叹,对视一眼,不禁慨然摇头。

    天坤子道:“种因得因,种果得果,道法自然,师尊,我悟了。”

    天乾子道:“因果报应,轮回不爽,师尊,我也悟了。”

    洞喜子一叹,脸上仿佛又苍老了几分,却是没有说话。

    天乾子看向流川子,缓缓道:“二十一年前中因,如今该还了。”

    天坤子道:“既然杀你妻女,那么斩头颅,点魂烛自不为过。”

    天乾子缓缓转身,对着洞喜子深深一拜,眼泪滚滚而流,道:“只是辜负了师尊教导,我等实在惭愧。”

    “请师尊受弟子一拜!”

    两人同时鞠躬而下,洞喜子也是脸有悲色。

    流川子咬牙道:“你们又玩什么花样?”

    天乾子、天坤子对视一眼,忽然同时仰天长啸,全身青光爆射,一根根经脉忽然同时炸开,鲜血飞溅,可怖至极。

    “你们!”流川子脸色顿时惊变。

    “还命于因果!”

    两人大喝一声,散发着全身的能量,就这么直直倒了下去。

    身影砸在地上,发出一声轰响,像是响在流川子的心头,令他身影猛然一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盘锦学习  博尔塔拉资讯  汕尾论坛  湘西旅游  衡水新闻  潍坊资讯  西安新闻  佳木斯论坛  长沙娱乐  重庆学校  安阳资讯  沧州学校  安阳旅游  湘西旅游  益阳资讯  黑河地图  怒江论坛  娄底资讯  张家口时尚  南通时尚  淮北地图  六安论坛  乌海旅游  潜江地图  南通时尚  迪庆旅游  阜新地图  合肥学习  阿拉尔地图  四平时尚  郑州旅游  海口新闻  中山时尚  沧州学校  恩施学校  七台河地图  喀什资讯  辽源地图  郑州地图  迪庆旅游  吴忠旅游  襄樊旅游  中卫资讯  张家口时尚  恩施学校  三明时尚  大兴安岭论坛  海口新闻  商洛论坛  深圳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