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249章 金龙吞道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道已有雏形,若要万无一失,还需要命格压制。天眼虎的确年幼,实在承受不起这股压力。

    辜雀大步走出,厉声道:“我来!命格压制,我未必没有!”

    天虚子皱眉道:“你?”

    辜雀冷冷一笑,大步走出的同时,《人皇经》已然疯狂运转!一道道金色的元气在宽阔的经脉之中不断激荡,似乎都要发出流音之声,满头长发无风自动,衣袂猎猎,每一个毛孔都在散发元气。

    金光漫天,他身影一纵,已然稳稳落在房顶之上,而这时,他的气势已然到达了一个巅峰!

    只因他的《人皇经》已然运转到了极致!

    于是小腹发出一道道璀璨的金芒,几乎要让众人睁不开眼,那血肉仿佛透明,其中一条沉睡的金龙栩栩如生。

    洞喜子不禁一惊,道:“竟然是腹孕金龙!很好!金龙的命格威压,当然是有用的,只是看你金龙的强大程度了。”

    辜雀没有说话,他全身元气运转,像是要爆开一般,瞳孔透出两道恐怖的金芒。

    随着他一声大喝,体内滚滚不绝的元气像是突破了某一个壁障,竟然如巨浪一般澎湃开来。

    于是,那腹中的金龙,便就这么睁开了眼!

    那是一双威严而不可侵犯的双眼!

    “去吧!去吧!”

    辜雀大呼出声,只见那拇指粗细的金龙骤然破体而出,扶摇而上,在刹那间已然出现在了虚空之巅。

    而它的身体也不断猛涨,金光璀璨的同时,已然长成了百丈之长!

    那峥嵘的头颅,那如刀一般的鳞片,那神圣威严的眼神,仿佛都在诠释着这样一个生命的伟大!

    它冷眸横扫四周一圈,忽然仰天长啸,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

    声音如浪,席卷天地,像是穿透了宇宙洪荒,穿透了万古红尘,震得众人连连退后。

    而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压,已然诞生!

    牧魂人大喜道:“大道雏形成,再配合无上金龙,噬空蝶王,必然飞灰烟灭!”

    洞喜子叹道:“那不是金龙,而是祖龙!这位施主,身含太多变数因果,算不透啊!”

    话音刚落,辜雀再次一声大吼,而他一吼,金龙也仰天长啸。

    只见它在虚空不断盘旋,洒落金辉,竟然直接朝流川子的大道锁链而去。

    身影摇摆,直令天地变幻,风云失色,一道道元气澎湃,而那命格压制更是强大到极致,甚至天眼虎都不禁瘫在了地上,不但发颤。

    “妈的!每次都搞得贼尴尬!”

    他擦了擦已然汗湿的虎毛,大叫道:“能不能快点完事啊!”

    溯雪一笑,缓缓站到了他的旁边,于是一股清新的气息传出,天眼虎顿时便恢复了正常。

    仿佛那股命格压制已然不在,天眼虎奇道:“溯雪老师,这是怎么回事?”

    溯雪微微摇了摇头,也没有说话,只因她也不知道为什会如此。

    而洞喜子却微微一惊,双眼忽然闪出两道青光,瞳孔之中像是有星辰环绕,银河悬流,深邃无比,像是能看穿一切。

    他缓缓道:“无量天尊,你身有天地道韵,又能得到通心道莲认主,想必是先天道韵之体,你是否是我玉虚宫的弟子?”

    对待洞喜子这样一位道君,溯雪自然是不敢轻慢,微微躬身,轻声道:“禀道君,溯雪曾经道号溯雪子,是玉虚宫天谷子座下弟子。”

    天字辈的道士太多,洞喜子当然不知道,只是急道:“为何曾经是?莫非今时已然不是了?”

    溯雪轻叹道:“世事无常,纵然是玉虚宫也不例外,溯雪也是被逼无奈。”

    这个意思洞喜子自然懂,也没管那么多,只是道:“天谷子何在?”

    此话一出,溯雪脸色顿时苍白一片,眼中已有泪珠,低头道:“师尊被道貌岸然之奸人所害,已然仙逝。”

    洞喜子轻轻一叹,道:“无量天尊,溯雪子,你乃先天道韵之体,又能得到通心道莲认可,必然是心有慧根。贫道长居昆仑圣山深处,你可愿做我弟子,随我修行?”

    “啊?”

    溯雪顿时轻呼一声,以洞喜子道君这样的地位和修为,竟然会愿意收自己当徒弟?她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真的可以吗?”溯雪不禁问道。

    洞喜子微微一笑,道:“你身有慧根,天赋过人,天生与道融洽,自然没有问题。你若愿意,此事之后,便留在昆仑圣山,我传你生平所学所悟。我想......你一定会把这条路走得更远。”

    溯雪深深鞠了一躬,轻声道:“多谢道君厚爱,但溯雪不能立刻答应。”

    “噢?却是为何?”洞喜子一愣。

    溯雪道:“虽然我也很想跟着你,修习道法,但......”

    说到这里,溯雪眼中忽然溢满了幸福,看着远处房顶之上笔直的身影,笑道:“但溯雪已然是别人的妻子啦!我不能擅自做决定答应你,我要与夫君商量......”

    洞喜子道:“此子命运变幻不定,曲折离奇,你跟着他恐怕不易,不妨暂时分别,将来艺成下山,或许还能助他一臂之力。”

    溯雪慨然叹道:“是啊!他要走的路还很远呢......我也知道你说得对,但......我还是要与夫君商量,我听他的。”

    而在两人对话的时候,天空已然风云激荡,只见金龙绕着大道神图不断盘旋,一股股强大的力量在天地之间席卷,莫名的气息已然充斥着整个昆仑圣山。

    噬空蝶王被天剑钉于山体之上,感受到这股气息,不禁发出一声声嘶鸣。

    牧魂人大声道:“可以了!快!快控制大道胚胎,朝那噬空之蝶压去!”

    而魔神流川子立于天地之间,血发乱舞,却是没有任何反应。

    天虚子大声道:“快!可以了!出手!”

    流川子大吼道:“我何尝不知道可以了!但我已然控制不了这大道胚胎了!”

    “什么?”

    众人脸色顿时一变,不禁吓得身体一震,如此关键的时候,流川子竟然不能控制这大道胚胎了?

    那到底是谁在控制?

    念及此处,众人心头忽然一动,豁然朝辜雀看去!

    只见他稳稳站于房顶之上,身影笔直如剑,全身金芒闪烁,似乎已然和星空融为一体。

    他没有说话,他的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但那虚空之中的金龙,却似乎由他在控制。

    金龙盘旋,仰天长啸的同时,与那大道胚胎交织起来,身影再次猛涨,刹那间已是千丈龙身!

    “这、这是怎么回事?”天虚子脸色顿时一变。

    洞喜子摇了摇头,道:“这金龙是否由他控制都不一定了。”

    天虚子连忙道:“师尊,若不是他在控制,那还能有谁?”

    洞喜子叹道:“不敢妄言。”

    话音落下,只见天空千丈龙身巍峨如山,身体每一次盘旋,都卷起恐怖的狂风。

    它盘旋在神图周围,忽然大口一张,竟然直接把这大道胚胎吞下!

    而魔神流川子,则顿时吐出一口黑血,身体摇摇欲坠,几乎要掉落下去。

    而那巍峨的金龙吞噬大道胚胎之后,全身鳞片竟然全部直立而起,发出一声声恐怖的嘶鸣。

    它的身体之上竟然冒出来一道道莫名的规则,使得周围的时空不断扭曲,而又不断浮现一根根神秘的秩序脉络。

    牧魂人惊道:“它、它好像融合了大道胚胎!”

    洞喜子道:“只是短暂融合而已!”

    而此刻,千丈金龙忽然目光一肃,化为两道恐怖的金芒,直直朝那山体之上的噬空蝶王照去。

    噬空蝶王顿时发出一声声惊恐的嘶吼,像是见面了天敌一般,竟然不断挣扎了起来。

    在千丈金龙面前,它巍峨的体魄虽然也毫不逊色,但那股气势却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毕竟金龙是天地第一神兽啊!

    在众人屏住呼吸的注视下,金龙发出一声惊天仓吟,然后顿时一头扎下,大口一张,像是散发着无穷的能量,竟然直接把噬空之蝶和千丈天剑一起吞了下去!

    天虚子顿时惊骇出声:“这不可能!”

    牧魂人叹道:“这就是命格压制!这就是神兽之威!这就是受苍穹眷顾的存在。”

    只见千丈龙体已然涨得畸形,但全身的秩序锁链却不断生出,那恐怖的规则之力已然超越了众人的认知。

    很快,那千丈龙身已然恢复了正常,而一切都已然不在了。

    只见金龙忽然发出一声哀鸣,然后全身竟然开始龟裂,一道道规则撑破龙体,自动飞回了神宝、神物之中。

    那个残破的金龙,也忽然缩小,化作一道拇指粗细的流光,钻入了辜雀的小腹。

    洞喜子叹道:“道种自成,岂容你食?”

    那道种秩序之链飞回流川子身体,这才让他稍微好受一点,身影一闪,已然飞到了大地之上。

    他看着天虚子,冷冷道:“因果以报,两不相欠了!”

    说话的同时,他右手一挥,只见天乾子和天坤子的尸体已然不见,而流川子,也化作了一道流光飞走。

    斩头颅,点魂烛,说到做到!这就是魔神之姿!

    洞喜子和天虚子一叹:“无量天尊。”

    而溯雪却没有理会这么多,直接飞身而起,朝辜雀而去,急忙道:“你怎么样了?金龙不会影响你吧?”

    辜雀的眼神阴沉的可怕,重重出了口气,忽然道:“我也不知道刚才谁在控制金龙!”

    “什么?”溯雪脸色顿时一变。

    辜雀摆了摆手,道:“没事,事情总算解决了。”

    “是啊!”溯雪也不禁朝四周看去。

    辜雀看着垮塌的山体和无数断裂的树木,不禁道:“因果,真是沾不得啊!我便把这片青山也修复了吧!”

    他右手一挥,心念一动,后土顿时散发出万道金芒,朝那山体而去。

    金芒所过之处,万物复苏,大地像是竟然在缓缓恢复。

    洞喜子不禁道:“果然是天地神物啊!”

    辜雀一笑,双手一伸,轻声道:“回来吧!忙完了。”

    黑白双环一声轻颤,顿时化作两道流光飞回,轻轻套在了他的手腕上。感受着这熟悉的冰凉,辜去这才觉得踏实了很多。

    四年了,他早已习惯了这冰凉的存在。

    通心道莲飞回了溯雪的心口,天虚子也收回了八卦图,众人看着东方已然发白,心中不禁感叹。

    一夜惊梦,险些酿成大祸,但风雨终究是过去了。

    此行昆仑圣山,斩了正阳子一具道身,还和溯雪拜了堂成了亲,还入了洞房,也算是没有白走。

    想到入洞房,辜雀顿时笑了起来。

    他看向溯雪,只见她亭亭玉立,欲欲出尘,甚至还穿着自己的长袍,别有一番风味。

    他不禁低声道:“娘子,天也亮了,事情也办完了,咱们接着入洞房吧!”

    他说着话,已然忍不住把溯雪揽在了怀中。

    当着天虚子和洞喜子的面这样,溯雪俏脸刷就红了,急得不行,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能咬着牙道:“登徒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湘西旅游  衡水新闻  沧州学校  西安新闻  济宁新闻  大兴安岭学校  临夏新闻  金昌论坛  中山时尚  郑州地图  海西论坛  潍坊资讯  临汾新闻  郑州地图  辽源地图  桐城学习  大丰地图  益阳资讯  三亚论坛  德宏时尚  烟台论坛  林芝地图  六安论坛  伊犁论坛  眉山旅游  湘潭学习  湖州旅游  酒泉论坛  南通时尚  南通时尚  襄樊旅游  铜川学习  天门时尚  那曲地图  临夏新闻  海西论坛  贵港资讯  抚顺学习  大丰地图  中山时尚  松原时尚  博尔塔拉资讯  沧州学校  十堰论坛  四平时尚  阿拉尔地图  佳木斯论坛  潜江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郑州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