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378章 试问天下 谁是英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要杀我兄弟!先踏过我萧骨的尸体!”

    一声暴喝惊得众人连忙转头,只见大地的尽头,死气荡漾,尘埃漫天,两道伟岸的身影大步而来,顷刻之间已至眼前。

    萧骨一身黑衣,胡渣满脸,手持一把漆黑的匕首,依旧是当年模样。

    而他的身旁,赫然是当年见过的老熟人夏无彻。

    辜雀已然不禁大喜道:“萧兄!你竟然也来了!”

    萧骨大笑出声,朝辜雀走来,两只大手顿时握在了空中,死死握住。

    萧骨的眼眶有些话,说话的声音也不禁有些颤抖,道:“果然!辜雀兄弟你果然没死!骗得哥哥我好苦啊!”

    终于见到旧友,辜雀的心情也是兴奋无比,大笑道:“我说了,我辜雀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好!哈哈!轩辕辰那贼孙,到底是被你杀了!”

    萧骨狂笑着,忽然连忙祭出两壶酒来,扔给辜雀一壶,大声道:“兄弟见面,岂能无酒?干!”

    身旁三位神族皇叔气得脸色一怒,轩辕辰是贼孙,那自己等人岂不是贼了?

    轩辕恪厉声道:“萧骨!你找死!”

    萧骨摆了摆手道:“老东西别打扰老子和兄弟喝酒,有什么屁事儿待会儿说!”

    说罢之后,顿时猛干了起来!

    烈辣入喉,仿佛整个人都暖和了,辜雀想起当年在赢都夺嫡发生的一幕幕,也不禁感慨万千。

    两人就当着无数人的面,肆无忌惮地喝着,而神族三位老皇叔已然气得愣住了。

    火离儿眼睛一亮,不禁道:“姓萧的,我想尝尝酒的滋味儿!”

    萧骨一愣,不禁大笑而出,顿时又扔出一壶酒来,眯眼道:“小圣女,这酒劲儿大,你可得悠着点儿!”

    火离儿不服气般哼了一声,撬开瓶盖就猛灌一口,顿时呛得连连咳嗽,涨得满脸通红。

    辜雀和萧骨对视一眼,顿时大笑出声。

    “呸呸呸!这种东西你们都喝得下!”

    火离儿气得直跺脚,直接把酒壶扔得老远。

    红鸾宫主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连忙瞪眼道:“不许调皮,长不大似的。”

    而这时,轩辕铮终于反应过来,阴冷的双眼看着萧骨,寒声道:“你地州神朝莫非要插手此事?萧骨,你别忘了你的立场。”

    萧骨傲然道:“狗屁的立场!在这里,我萧骨就是萧骨,不是地州兵马大元帅!要杀我兄弟,尽管放马过来!”

    轩辕铮勃然一怒,看向夏无彻,冷冷道:“你怎么说?”

    夏无彻轻笑道:“辜雀我不管,但萧骨是我的徒儿,谁也不能动他!”

    轩辕阙轻轻一笑,不禁摇头道:“那又如何?你们三人加起来能挡我们?”

    话音一出,忽然一个声音传遍天地:“那么再加上我呢!”

    声如晴空惊雷,震得众人双耳轰鸣,只见三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大地的尽头,如流星一般激射而来。

    两个老头,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微微眯眼也不说话。

    一个年轻人,身穿黑底金龙长袍,头戴紫玉发冠,身影伟岸,傲立大地,冷漠的双眼如电一般扫视着四周。

    辜雀不禁脸色一喜,大笑道:“赢风!你竟然也来了!”

    赢都七皇子赢风大步走来,一把抢过萧骨手中的酒壶,和辜雀一碰,也不说话,直接仰头便喝。

    辜雀微微一愣,狂笑出声,也不禁喝了起来。

    萧骨这才反应过来,不禁道:“好小子!一来就抢老子酒喝,嘿!真他妈义气!”

    这个时候喝酒,当然义气,因为酒代表着的是他们三人之前的情义。

    情义不散,酒便要喝,喝了酒,那就是一条船上的人!

    同生共死,同甘共苦。

    喝得酣畅淋漓,三人眼中尽是兴奋,双眼血红,笑声震天。

    而此刻,轩辕阙终于忍不住大吼出声:“当老夫是摆设吗?”

    他说着话,全身元气翻涌,金芒漫天,顿时打出一道强大的掌力,直朝辜雀席卷而去。

    “哼!”

    夏无彻冷哼一声,身影如电一般激射而出,大手一挥,一道黑光弥漫,把这道掌力硬生生截了下来。

    巨响传遍天地,四周之人再次退后,生怕卷入这一场无端之祸中。

    而辜雀三人,终于停下了。

    辜雀喝得全身热血沸腾,咧嘴笑道:“三个老东西,以为自己辈分挺高便敢出来倚老卖老么?我辜雀岂是你们可以杀的?”

    三位老皇叔脸色一变,还未出手,苍老的笑声已然传遍四方。

    众人不禁把目光放在了两个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老头身上。

    胖老头笑道:“不错不错,他们就是倚老卖老,其实也不强啦!”

    瘦老头道:“也不算是不强,欺负欺负小孩儿还是可以的。”

    胖老头道:“也不必这么说他们啊!毕竟是命劫高手哇!”

    瘦老头道:“命劫高手还要三个打一个?还是打孙子辈的人?哇!这种高手还真是不要脸啊!”

    赢风连忙道:“二老,你们怎么又开始说话了啊!”

    胖老头脸一歪,道:“这次咱们和赢风小子有约定不说话吗?”

    瘦老头道:“想必是没有吧!那他为什么不让我们说话?”

    胖老头道:“一定是怕把那三个老东西气死。”

    瘦老头道:“此言差矣啊!你称呼不该这么用,他们压根就不是个东西呀!”

    两个人一唱一和,跟说相声似的,辜雀不禁苦笑道:“两位前辈还是和当年一样风趣。”

    胖老头刚要说话,辜雀连忙摆手道:“别了别了,我真怕你们说起来没完没了的。”

    两个老头对视一眼,不禁同时摇头一叹,又练起了闭口禅来。

    天地终于安静了,赢风不禁长长出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而三位老皇叔早已把肺都气炸了,却硬生生忍住没有发火,只因这两个胖瘦老头,他们并非不认识。

    非但认识,而且太熟悉了,无论如何,他们是不会去招惹的。

    但所有的怒火总要有一个地方发泄,于是三人的眼睛又死死锁定了辜雀。

    而辜雀,眼中没有惧意,只是轻轻扔掉了手中的酒壶。

    老友相聚,烈辣入喉,他身上沉寂了几年的热血,终于沸腾了起来,沉声道:“两位兄弟,暂且避开,待我杀人之后,再慢慢叙旧。”

    听闻此话,萧骨和赢风脸色顿时一变。

    萧骨道:“辜兄此话萧骨听不明白!既为兄弟,当有难同当才对。”

    赢风也不禁道:“莫非辜兄又想一人承担?”

    辜雀摇了摇头,眯眼看着前方三道身影,轻声道:“只因他们三人,还算不得我辜雀的‘难’。”

    听到这句话,轩辕铮怒极而笑,道:“好!今日我便要看看,你这个杀龙英雄到底有几斤分量!”

    “英雄?”

    辜雀摇头道:“我不是英雄,也从不做英雄。”

    说到这里,他却低下头,看向自己手中的刀,轻轻道:“但试问天下,谁又是英雄?”

    这句话说得自负至极,已然让在场之人脸色纷纷阴沉下来,一个个目光不善地看向辜雀。

    火离儿大声道:“辜雀,我师傅也算不得英雄吗?”

    辜雀回头一笑,道:“当然算不得,红鸾宫主乃是英雌也!”

    此话一出,萧骨几人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正阳子死死握着长剑,咬牙大声道:“辜雀你狂妄!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藐视天下英雄?”

    辜雀眯眼道:“你不服就来过上两招,堂堂玉虚宫大弟子,只会隔空放嘴炮,丢人都丢到西州来了,你真是有本事。”

    “你!”

    辜雀看着他森然一笑,不禁道:“你不是一直想杀我吗?辜雀就在这里,你此刻却不敢出手了?放心,有两位家长在,你出不了事的。”

    听到这句话,萧骨几人更是笑得夸张,甚至连西州修士也不禁笑了起来。

    正阳子看着四周之人,脸色一阵发白,然后蓦地涨红,厉声道:“好!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他终于受不了这些异样的眼神,手中提剑,大步走了出来。

    神族老皇叔三人对视一眼,瞳孔紧缩,却是没有说话。而两位玉虚宫的老道士,却是抚着胡子轻笑,一脸自信。

    他们当然自信,只因这几年正阳子的进步实在太快了,放眼天下,又有哪位青年是对手?辜雀?不过几年前的一个生死中期罢了,养伤几年,能突破到哪里去?

    他们已然像是看到了辜雀被斩杀的场面。

    而辜雀只是缓缓提起短刀,大步朝中央走去,稳稳站住。

    天地漆黑,死气激荡,大地寂寥,强者围观,两道身影就这么站在天地之间。

    一人气宇轩昂,模样英俊,气质淡然,飘飘欲仙,手持一把雪亮的长剑,凛冽的寒光已然透发而出。

    一人长发飞舞,轮廓分明,身穿黑衣,手持短刀,身影笔直。

    对峙于绝墓之中,在强者围观之下,正阳子终于动了!

    右手一震,长剑一颤,全身气势澎湃,轮回巅峰之境毫不掩饰,刹那间剑光已出。

    快到极致的剑光犹若一道青色的惊鸿,瞬间把空气刺得呜呜作响,脚下的大地都龟裂开来。

    寒意席卷四周,青芒爆射刺眼,辜雀似乎还在看自己手中的刀。

    刀很弯,他的背很挺。

    刀很亮,他的眼更亮。

    下一刻,他已然抬起头来,看向了临近的剑芒。

    于是一刀而出,掀起血浪翻腾,空间呜咽震荡,整个大地都发出一声巨响,恐怖的刀芒席卷,直令天地变幻。

    所有人脸色同时剧变,不禁惊呼出声,而一切都来不及了。

    青色的剑芒被血浪瞬间碾碎,翻腾间把整个场地都笼罩了起来,一声惊天铿响传遍大地。

    一道身影从血光中倒飞而出,轰然砸在地上,连连吐血的同时余力不减,摩擦着大地直直被甩出十多丈。

    “哇!”

    正阳子口鼻溢血,再次喷出几口猩红,整个人都像是萎靡了起来。

    他的心口正发着光,是青光,那是浓郁的道韵。

    辜雀冷冷道:“很好,竟然有宝物护身,不然刚才那一刀已然让你见了阎王。”

    天地寂静,话音传到每一个人耳中,每一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只因刚才那一刀,犹若血海滔滔,实在太让人惊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潍坊资讯  郑州旅游  十堰论坛  济宁新闻  沧州学校  辽源地图  湖州旅游  诸城旅游  徐州旅游  安阳资讯  商洛论坛  襄樊学校  宜昌地图  中山时尚  那曲地图  三明时尚  阜新地图  钦州旅游  吴忠旅游  湘西旅游  七台河地图  抚顺学习  辽阳旅游  北海资讯  西安娱乐  赤峰新闻  海西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安阳旅游  抚顺学习  襄樊旅游  重庆学校  海口新闻  临沧新闻  贵港资讯  酒泉论坛  徐州旅游  盘锦学习  长沙娱乐  金华娱乐  娄底资讯  南通时尚  汕尾论坛  湘潭学习  襄樊学校  长沙娱乐  临沧新闻  伊犁学校  大庆论坛  阜新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