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425章 格局推演 龙雀联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辜雀手中白棋落下,竟然连通了四周白棋所有的气,形成一堵严密的气墙,把黑棋刀斧全部挡住。那一条白棋之龙,顿时便活了过来。

    轩辕旷瞪大了眼,看着风云变幻的棋盘,这像是一个小型的神魔大陆,上演着无数格局的变化。

    沉默,沉默了很久,他忽然大声道:“绝无可能!不可能!一切哪有这么简单!”

    他看着辜雀,大声道:“神族崛起,成为各朝各派心腹大患,如今神帝消失,神族无龙,处于最低谷时期,他们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在其他神朝圣山的冲击下,你辜雀有何力量保我神族?”

    辜雀站了起来,淡淡道:“罪孽森林亿万罪兽,莫非就不能算是一股可以扭转乾坤的力量了?”

    轩辕旷道:“罪兽虽多虽强,可覆灭军队,但在神君级别的高手之下,不过蝼蚁而已!”

    辜雀冷笑道:“莫非人类军队在神君级别的高手之下,就不是蝼蚁了?”

    轩辕旷摇头道:“不一样,一个神君在盛怒之下,就算因果加身,也可以大量屠杀罪兽。而无论如何,他们不会大量屠杀人族,毕竟人族是自己的种族!”

    辜雀轻轻一哼,缓缓道:“神君...如果真的到了神君干预格局的地步了,你神族会怕吗?你神族的高手会比其他各朝加起来少吗?”

    轩辕旷沉声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绝不可能,你不必再说了。”

    辜雀一笑,轻轻叹了口气,不禁看向这广阔的大地。

    问天崖顶,俯览世界,锦绣山河,尽收眼底。

    他轻轻道:“世界何其之大啊!”

    轩辕旷深深吸了口气,稍微冷静了一点,缓步走出,与辜雀并肩而立,看向这波澜壮阔的世界。

    他淡淡道:“辜雀,我承认你不一样了,你一步一步成长,慢慢成熟,终于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放在任何时代,你这种人都足够惊艳了,但你把天下想得太简单了。”

    辜雀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微微眯眼,感受着温暖的阳光与和煦的微风。

    他叹声道:“我只是在想一个问题。”

    轩辕旷皱眉道:“什么问题?”

    辜雀道:“如果是神帝轩辕阔在,他面对这样的大陆格局,他面对这样的困境,会怎么样去处理这件事?”

    听到这句话,轩辕旷也不禁沉默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自己若是知道,恐怕也不会如此佩服自己的大哥了。他在面对困境的时候,从来淡然自若,像是把一切都算到,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神族在崛起的过程中,出现过太多意外,但每一次足以致命的意外,都在他层出不穷的手段下显得苍白无力。

    他会怎么去处理这种困境呢?轩辕旷不禁陷入了沉思。

    辜雀缓缓道:“纵观大陆格局,西方光明国度和光明圣山超然世外,无人敢动,它们也从不干预东方之事。东方文明,地州、玄州、东州、黄州、魔域,无一不对神族忌惮万分,甚至连玉虚宫、碧游宫都隐隐忌惮神族高层强者......”

    说到这里,辜雀顿了片刻,淡淡道:“大陆的格局清晰可见,大雪圣山神女宫和离火圣山离火宫遗世独立,地处偏僻,不参与格局之争。地州、玄州毗邻神族,卧榻之侧有猛虎,他们绝不会选择忍受,东州野心勃勃,急欲崛起,也恐怕不会心慈手软......”

    辜雀笑道:“魔域和神州从来水火不容,呵!就算是远交近攻,也顶多拉入一个黄州罢了。但神、黄两州被其他州全部隔绝,黄尚没有这个胆子的。你神族,本就是孤立无援。”

    他看向轩辕旷,叹道:“格局清晰,轩辕阔一定可以看得出来,我想如果是他,必然不会去争取和解的。他会主动来找我,因为这是破局最后的剑,而且这把剑,随时可能陨落。”

    轩辕旷沉着脸并不说话,只是看着眼前一片皆绿的世界,眼中似乎都已然迷惘。

    辜雀笑道:“你知道你和轩辕阔的差距到底在哪里吗?”

    轩辕旷看向前方,缓缓摇了摇头。

    辜雀道:“你和他的差距在于,你的心不够硬。”

    轩辕旷身体一震,没有转头,只是道:“怎么说?”

    辜雀笑道:“他一旦认定了的事,一旦确定这样做有利益,就一定会去做。他脑中只有正确与否,没有适合不适合。你不愿和我结盟,无非觉得......罪孽森林毕竟是罪兽,而不是人族,对吗?”

    轩辕旷淡淡道:“不错,我不能和罪兽联合,我在意种族,我迈不过这个坎。”

    辜雀道:“所以我说你的心不够硬,格局明朗至如此,唯一的办法只有联合罪兽,抗击各朝合纵连横,但你偏偏不敢,也不愿。”

    说到这里,辜雀已然摇头道:“而事实上呢?罪兽如何?人族如何?一切都是利益罢了。神族传承数万年之久,人皇之姿如今依旧震撼八州,你莫非真的要因为莫名其妙的种族观念,因为你内心的桎梏,要让神族万劫不复吗?”

    轩辕旷死死咬牙,豁然转头看向辜雀,厉声道:“不错!我轩辕旷不懂变通,心不够硬,无法接受联合罪兽抗击人族。所以辜雀,你要说服我,并不容易。”

    辜雀笑道:“如何说服你?”

    轩辕旷道:“至少我要很明确的知道,我这么做,一定会有收获!”

    辜雀的脸色严肃了起来,忽然大手一挥,一张地图已然悬在空中,其上各州各朝描绘,这赫然是一张全面的神魔大陆地图。

    神魔大陆广阔无际,地图极难绘制,也不知道辜雀是从哪里找的。

    轩辕旷黑着脸道:“原来你早有预谋。”

    辜雀沉声道:“且看地图!”

    他大手一直,手中透出黑色之光,直接指向神州,冷冷道:“神州位于天州之南,地州之北,玄州以西,其西南是茫茫金海,再往西是西州光明国度。而天州、西州、神州的交界处,则是广阔的罪孽森林。”

    辜雀的声音像是有一种魔力,轩辕旷看着地图,脑子里像是有风云变幻。

    辜雀道:“天下格局已然讲得很清楚,神州现在东、东南、南三面受敌,金海天下不可去,天州雪域不可存,犹如瓮中之鳖,静待宰割。”

    轩辕旷咬牙道:“就算是玄州、地州、东州三州联合,也未必是神州的对手。”

    辜雀道:“黄州处于地州以南,当三州联合,他们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唯有灭亡和加入两个选择,再加上魔域和两大圣山,神族危矣!”

    轩辕旷咬牙不语。

    而辜雀已然指向了罪孽森林,大声道:“各方受敌,唯有罪孽森林和神州相接,若我们联合,你神州这条龙便彻底活了过来。罪孽森林罪兽可踏马神州,南下抵抗地州、玄州,你神州也可随时朝西退守,罪孽森林将为你们提供无尽的资源和版图。”

    辜雀的手指一划,冷冷道:“到那个时候,整个神魔大陆金海以北,我们将是铁板一块。进可南下开疆辟土,退可进入茫茫天州雪域,整个棋盘,就全部活了过来了。你要知道,罪兽和人族不一样,不联合,那边是生死仇敌,不存在任何中立情况。”

    听着辜雀的话,轩辕旷的脑中像是浮现出了一个个战场的画面,东方、南方三路大军齐齐杀来,金海不可去,天州难以存活,若是西方再出现罪兽,那神州可就真的没了!

    他是一个将军,他对地图的熟悉,对战争的敏感,远远超过了修者。

    辜雀这一提,一切便豁然开朗。

    辜雀笑道:“你还觉得联合没有必要吗?罪兽入关,神州生灵涂炭,地州、玄州、东州三路大军杀来,玲珑时空塔震慑人皇之冠,那时候,神族一切都完了。”

    轩辕旷浑身发凉,终于不再说话了。

    而辜雀当然会给他时间,轻轻拿出酒杯,倒了两杯,递给他一杯,自饮一杯。烈辣入喉,他整个人都舒畅了起来。

    看着茫茫森林,轻轻道:“天下何其广阔,格局变幻犹如风云,每一刻都在衍变,想要让一个神朝永远存活下去,当然并不容易。”

    轩辕旷终于一叹,一口烈酒喝了下去,脸色猛地涨红,厉声道:“我神族万古不灭,何人敢犯!好!辜雀,我答应你,助你一统罪孽森林。”

    听到这句话,辜雀一愣,顿时忍不住大笑出声。

    笑声惊破天地,山腰之上,韩秋终于站了起来,轻轻一叹。

    牧魂人道:“你说要带我去哪里?”

    韩秋道:“去看看辜雀的部众吧!它们被迫归顺,尚有异心,你安慰安慰它们。”

    牧魂人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咧嘴笑道:“阴谋我不会,但这个我最在行了。”

    说着话,两人极速朝西飞去。

    而山巅之上,两道身影并肩而立,看着天下壮阔,像是都已然入迷了。

    轩辕旷道:“辜雀,你说我们龙雀联盟,能够支撑多久?”

    辜雀淡淡道:“当我们不需要在联盟的时候,就不需要支撑了。”

    轩辕旷道:“事实上,我依旧没有说服我自己和罪兽合作......”

    “噢?”辜雀眉头一皱。

    轩辕旷又喝下了一杯酒,眼中愈发迷惘,苦叹道:“你知道吗?一个月之前,大哥回神都天宫了。”

    “什么?”

    辜雀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瞪眼道:“轩辕阔回神都了?”

    轩辕旷苦笑道:“我这个大哥太神秘了,他的眼光恐怕已经不限于一州一族了,他仅仅呆了一天便走了。”

    辜雀道:“回来干什么?”

    轩辕旷道:“立太子。”

    辜雀道:“谁?”

    轩辕旷眼中闪过一丝慈爱之色,轻轻道:“我家轻灵。”

    听到此话,辜雀身影剧震,不禁破口而出道:“轩辕轻灵?你是说轻灵?她是太子?神魔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个女太子?”

    轩辕旷点头道:“我也没有想到神帝会做出如此决定,千古未有,他也毫不在意,你说的不错,他的心比我硬,他从来敢于破局。”

    一个墨守成规的帝王,当然也并不会是一个雄才伟略的帝王,因为时代永远在变,格局永远在变。

    轩辕旷又苦笑道:“她终究会成为神族的第一代女帝,也是神魔大陆第一个女帝,她要面对的困难太多太多了。所以我和你联合,未必没有私心,因为你崛起后,在她坚持不住的时候,你会帮她。”

    辜雀双拳骤然握紧,一个明眸皓齿的可爱女子又浮现在了脑中。

    轻灵,我们总共相处的时间只有半年,但却已五年不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大兴安岭学习  西安娱乐  徐州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徐州旅游  钦州学习  张家口时尚  辽源地图  襄樊旅游  酒泉论坛  汕尾论坛  襄樊旅游  临汾新闻  大兴安岭论坛  桂林学校  乌海旅游  喀什资讯  盘锦学习  桂林学校  中山时尚  深圳学习  怒江论坛  松原时尚  昭通时尚  阜新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商洛学习  海口新闻  沧州学校  德宏时尚  十堰论坛  益阳资讯  眉山旅游  济宁新闻  郑州旅游  白山新闻  赤峰新闻  中卫资讯  烟台论坛  黑河地图  郑州旅游  重庆学校  吴忠旅游  烟台论坛  临沂资讯  思茅新闻  天门时尚  西安新闻  伊犁学校  六安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