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449章 屠杀神阶 以止干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七柄妖刀忽然现于天地之间,散发出无穷无尽的邪恶之气,带着无与伦比的锋芒,直接斩去仇百丈头颅。

    四下神阶尽皆变色,红鸾宫主苦叹出声:“原来一切都是虚妄,我们输了。”

    当她看到仇百丈一掌打碎辜雀身体的时候,她就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了。不灭不坏之体,哪里是区区一个仇百丈可以打碎的?而韩秋也确确实实带走了神蚕纱,自己等人所看到的皆是幻象罢了。

    四周的空间在扭曲,一个个场景在变幻,辜雀右手提着仇百丈血淋淋的头,寒声道:“我说要杀你,则必杀你!媚君之仇,我辜雀会一一还清,你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仇百丈神阶之姿,被斩下头颅,自然也没有死透,而是痛苦道:“求、求你...放、放了我!”

    辜雀听到这句话,只是微微一笑,右手一挥,魂刀直接灌注进他的脑中,把他的灵魂绞碎。

    看到这一幕,赢霸终于反应过来,不禁大怒道:“辜雀!你使诈!”

    辜雀看着四周变幻的天地,刚才的百里荒原已然变成了高山流水,小桥人家,一片和谐,却又极不真实。

    他随意把仇百丈的头颅扔到一旁,冷笑道:“赢霸,这已是第九天了,你怎么赢?”

    赢霸瞳孔一阵紧缩,直接一步跨出,大声道:“那有何难,我十多位神阶高手在此,还当真杀不了你?”

    “十多位?”

    辜雀双眼一眯,淡淡道:“你倒是看看你周围还有人吗?”

    赢霸脸色剧变,骇然回头,只见高山巍峨,青草铺地,流水潺潺,四下已然空无一人。

    辜雀眼中死灰一片,只是轻轻道:“你以为你们一直在破阵吗?不是的,你们只是一直在往乌先生的圈套里钻而已。你们太信任天虚子的阵法造诣,也太小看我辜雀了,现在九天十界,你们各自落单,我想怎么杀,就怎么杀!”

    赢霸闻言一震,顿时大怒道:“这不可能!你明明、你......”

    辜雀笑道:“你明明看到了我,对吗?我明明被你等打跑,对吗?呵!你太自以为是了。”

    赢霸深深吸了口气,看了辜雀良久,才终于道:“事实上你装得不像,演技很浮夸,你辜雀也不是那种动不动便要跪地大哭天命的人,我只是大意了。”

    辜雀摇头道:“大意那就是失败,你有的是机会看出破绽,但你们并没有把握好。”

    赢霸沉声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分散于九天十界之中,各自孤立......”

    说到这里,辜雀终于笑了出来,轻轻道:“静待我杀!”

    赢霸身影一震,不禁变色道:“你敢!”

    辜雀脸上的笑容森冷无比,寒声道:“都到了这个境地了,我辜雀想必也并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物吧!你是东州大帝,我不能杀你,但......我会把所有帝皇圣山以外的神阶,一一斩杀干净!那时候,赢霸,你们还拿什么来杀我辜雀!”

    赢霸大怒,一步跨出,刚要说话,辜雀已然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冷漠的声音响彻天地:“赢霸,等着大阵自动解开吧!我辜雀,去屠神了!”

    赢霸看着四周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沉默了好久才叹了口气,忽然觉得眼前这一切,竟然是如此令人心悸。

    辜雀在走。

    大步地走。

    他的身后是乌先生一众几人,他的手中有刀。

    一把精致的短刀,刃如银月,红如鲜血,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锋芒。

    他的眼睛浑浊一片,死灰色充斥,像是已然老去。

    但那一股惊心动魄的杀意,却直令天地变换。

    乌先生道:“帝皇级人物不能杀,否则影响大致平衡,外面的军队恐怕不好控制,整个大陆的格局都会产生变化。其他的神阶,倒是可以全部抹杀!”

    “那就杀!”

    辜雀冷漠的声音传遍大地,乌先生一步跨出,手中的罗盘旋转,激荡出一道道恐怖的符文规则,顿时令天地变幻,风云失色。

    山清水秀的巍峨与清澈,在刹那间扭曲消散,化作一片茫茫无际的沙漠。天空烈阳高照,大地热气蒸腾,似乎把空间都要扭曲。

    但这一切对于他们这等高手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

    “在这边!”

    乌先生一马当先,直直朝一个方向冲去,御空而行,几人在几十个呼吸便跨过数百里距离。

    前方大地的尽头,一个佝偻的身影正站在原地,一脸迷茫地看着四处黄沙。

    但很快,他便看到了天空之中,极速飞来的辜雀等人。

    脸色剧变,想也不想,转头直接便逃。

    辜雀冷冷一笑,道:“在这里面你还能去哪里?”

    他说着话,身影顿时消失在了原地,而乌先生则是运转罗盘,调动大阵,把那人的前路死死封住。

    这人终于回头,脸色煞白一片,大吼道:“辜雀!你不能杀我!我是玉屏圣山碧游宫的人,你杀了我,碧游宫历代先祖绝不会饶了你的!”

    辜雀微微眯眼,轻蔑道:“原来我辜雀已可以让神阶惧怕了吗?只是你觉得我会不会饶你?”

    此话一出,这人脸色由白转青,顿时怒吼一声,一掌轰然朝辜雀拍来。

    恐怖的掌力卷起漫天黑气激荡,强大的威压席卷四方,滔滔不绝般朝辜雀涌来。

    直面神阶,颇为困难,即是辜雀这两年小有进步,也无法以泣血刀杀敌。

    只是当那十七柄妖刀破眼而出,悬于天地之间时,那恐怖的掌力在瞬间已然化作了飞灰。

    以天成之刀为胚胎,结合不朽之血,破妄之瞳,以神蚕纱打磨而成,再封印八极、魇,感悟绝望孤寒之道的十七柄妖刀,其力量根本无法揣度。

    每一把刀都破碎虚空,直接传入了黑暗之中,又从空间中破碎而出,直接把这人的头颅斩飞!

    辜雀右手一挥,六极梦魇飞出,顿时把这神阶的灵魂吞噬下去。发出一声满意的嘶吼之后,又自动冲回了妖刀中。

    辜雀沉声道:“老子今天让你吃个够!”

    话音刚落,乌先生的罗盘已然敲出一道道符文,天地再次变幻,由茫茫沙漠变成了繁华的城郭。

    大街人来人往,像是回到人间,但所有人都能看出来这是假的。

    很快找到神阶高手,妖刀齐出,直接斩杀,以神魂喂养六极梦魇,使其壮大。

    进沙漠,进古城,入草原,上高山,下深海,两天时间,辜雀终于来到了一片颓圮的废都之中。

    一个抱剑老者站在大地之上,似乎已然等了很久。

    白发苍苍,黑衣缥缈,怀抱古剑,这是辜雀在这个世界上最先见到的神阶高手之一。

    抱剑翁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淡淡道:“你来了。”

    辜雀点头道:“我来了。”

    “你要杀我?”

    辜雀道:“我现在能不能杀你?”

    抱剑翁道:“完全能够。”

    辜雀道:“在立刻离开和死亡之间,你选择什么?”

    抱剑翁道:“你打算放了我?”

    辜雀看着颓圮的篱墙,深深吸了口气,道:“当年我初入东州,你对我有所照顾,未必不是因果,所以我给你一个选择,还了当年因果。”

    抱剑翁面无表情道:“我所做一切只是为了赢都,你只是恰好卷入其中,并不算因果。”

    辜雀眯眼道:“那你选什么?”

    抱剑翁道:“我选择死亡。”

    辜雀瞳孔一阵紧缩,沉声道:“既然能活,为何要死?”

    抱剑翁道:“我现在死,便永远活着。我现在活,则彻底死了。”

    辜雀沉默了很久,缓缓道:“我懂了。”

    抱剑翁握住了剑,沙哑着声音道:“我只能战死。”

    辜雀道:“好。”

    于是抱剑翁一剑而出,那长达千丈的惊天剑芒刹那间撕裂长空,他燃烧生命,把虚空划出一个巨大的豁口,终于达到了生平最强时刻。

    而十七把妖刀激射而出,每一把刀也在瞬间放大,变成十丈之长,像是把天地都要绞碎。

    刀剑相交,铿锵之声不绝于耳,虚空寸寸崩碎,大地裂缝朝四周不断蔓延,恐怖的风暴让乌先生、顾南风等人连连后退。

    良久之后,烟尘散去,大地寂静,唯有清风呼啸。

    两道身影稳稳立于废墟之上,四周废都,已然夷为平地,龟裂的虚空尚未愈合。

    抱剑翁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淡淡看着辜雀,轻轻道:“原来,你已然到了这种地步了,我连伤你都做不到。”

    辜雀道:“造化而已,并非我自身实力。”

    抱剑翁道:“造化也是一种实力。”

    他说着话,忽然身影巨颤,皮肉立刻裂开一道道恐怖的巨缝,整个人瞬间化作肉块散落在地。

    头颅重重砸在地上,灵魂也随之消散。

    辜雀深深一叹,郑重鞠躬三次,然后豁然转身,朝乌先生等人走去。

    刚走出几步,一口鲜血再也忍不住喷了出来。

    说不受伤,又岂会那么容易?

    抱剑翁那一道长达千丈的惊天剑芒,乃燃烧生命之力发出,已然达到神阶巅峰的威力。

    乌先生连忙道:“雀尊,你没事吧?”

    辜雀摆手道:“还有多少?”

    乌先生叹道:“东州只剩赢霸,玄州无神,地州只剩殷商,黄州除公羊愁外只剩黄尚,西州已然只剩一位法神,魔域还有一位神阶长老。”

    辜雀点头道:“六大神朝,只剩六个神阶,不能再杀了。圣山呢?”

    乌先生道:“离火圣山离火宫只剩红鸾宫主一人,神女宫没杀,但也只有碧水仙子一神,光明圣山不必赘述,玉屏圣山碧游宫也只剩一神了。”

    辜雀道:“好,只剩一人,便不必杀了,留下他们主持大局。”

    乌先生张了张嘴,道:“昆仑圣山玉虚宫,还有三位神阶,一个天虚子,两个太上长老。雀尊,是否剔除两个神阶?”

    辜雀摇头道:“昆仑圣山玉虚宫不要动,我有分寸。”

    乌先生低头,也不敢问原因,只是轻轻道:“雀尊,神阶与天地大道有嵌连,如今杀了这么多,出了阵,恐怕苍穹震怒......”

    辜雀一笑,忽然一步跨出,看向苍天,眼中似乎有光,对着苍穹大声道:“苍穹因果,自有算法!我辜雀不杀,则大战再起,生灵涂炭。我辜雀杀,唯死几神,可免干戈。是问苍穹,是你欠我,还是我欠你?”

    此话一出,乌先生等人顿时变色,连连退后。

    而苍穹黑云盖日,雷声不断,却终究还是没有席卷下来。

    辜雀淡淡道:“所谓天地大道自有算法,我辜雀无愧于心,也不怕这命劫因果清算。屠神以止干戈,是目前最好的办法,若依旧无力,则因果不在辜雀,而在赢霸矣!”

    苍穹震怒,雷声不断,话音惊破天地,四周空间龟裂,万物扭曲......

    大阵,终于破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广安学习  淮安新闻  中山时尚  七台河地图  南通时尚  临沂资讯  赤峰新闻  铜川学习  桂林学校  北海资讯  廊坊时尚  吴忠旅游  白山新闻  娄底资讯  中山时尚  松原时尚  张家口时尚  昭通时尚  乌海旅游  湘西旅游  乌海旅游  临夏新闻  北海资讯  淮安新闻  恩施学校  襄樊旅游  钦州旅游  襄樊学校  大兴安岭学习  临汾新闻  汕尾论坛  赤峰新闻  黑河地图  金昌论坛  湖州旅游  思茅新闻  黔南地图  济宁新闻  铜川学习  大丰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沧州学校  钦州旅游  三亚论坛  临沂资讯  泰州地图  阿拉尔地图  商洛学习  益阳资讯  郑州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