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601章 能杀我者唯你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神君自爆,辜雀抱棺而挡。

    仰天长啸,韩秋金芒激射。

    那是无数道金色的脉络,自韩秋体内发出,密密麻麻,细如发丝,却每一道都刺破虚空。

    天地似乎都被绞碎,辜雀那不灭不坏之体像是脆弱如纸,顷刻之间便被直接洞穿。

    整个胸膛都被穿透,金芒像是有生命一般在抖动,把白骨血肉全部绞碎,辜雀的胸口已然是一个破碎的大洞。

    他前后透明,五脏俱碎,肋骨俱断,无法形容的剧痛几乎要淹没他的理智。

    狂风在呼啸,残余的元气在激射,飞沙走石,天地茫茫,画面凝固在此刻。

    所有人都脸色苍白,所有人都惊呼出声。

    谁也没有想到,辜雀宁愿毁掉千古英雄之名也要保护的人,宁愿面对天下的也要保护的人,竟然会在他最虚弱的时候,从背后偷袭他!

    “哈哈哈哈!”

    血无极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一脸狰狞地看着辜雀,厉声道:“痛快!痛快啊!好多年没有看到如此大快人心的一幕了!辜雀,你想不到吧?这就是你要保护的女人,她是怎么对你的?哈哈哈哈!”

    虚行空也不禁笑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温柔乡是英雄冢,果然说的没错。魔头始终是魔头,你辜雀为她拼命,她却在背后捅刀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

    黄尚死死咬牙,不禁道:“看来此魔已然没有一丝人性,当真该杀!”

    一个个声音大吼而出,天地风沙嘶咽,空气像是在哭泣。

    辜雀的脸色苍白无比,口中鲜血不断,而身体也早已被鲜血掩盖。

    他看着那如虫一般丝丝缕缕的金芒,看着它在自己的体内搅动,每一次搅动都诞生出无法形容的疼痛。

    而这身体的疼痛,又怎么及得上心中分毫?

    他呆呆看着韩秋,他似乎已然不认识眼前这个身影。

    不知何时,她已然站了起来。

    身影笔直如剑,全身灰袍猎猎,长发乱舞,表情冷峻,没有一丝情绪,像是一尊惊世杀神。

    她的眼中有光,是一道道金色的光芒,非但璀璨,而且深邃。像是演化着三千大世界所有的悲欢离合,像是概括了宇宙无数年的衍生变化。

    她十指齐齐伸出,可以看到她体内无数道金色的脉络不断汇聚到手中,自指尖透出,穿进辜雀的身体。

    “韩秋,你要杀我?”

    他咬着牙,脸色苍白如纸,终于说出了心头重复了无数遍的话。

    韩秋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冷漠道:“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五蕴皆空,尽度苦厄。”

    此话一出,众人尽皆变色,南方子不禁大吼道:“是她!刚才那几句话!竟然是她说的!”

    “转世神魔!”

    赢霸瞪大了眼,不禁沉声道:“她果然是转世神魔!”

    殷商道:“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五蕴皆空,尽度苦厄!她是在说天地上下、红尘万物皆为虚无,永恒不变,让我们完全抛却,才能摆脱苦难?”

    血无极冷笑道:“那这不就是要我们死吗?”

    而他们说话的同时,韩秋的气息似乎被五大神宝感受到,于是黑白双环、太初玉如意、道衍钟、法祖之杖、大荒旗,竟然全部朝其激射而去,散发出道道规则,直令天地崩碎。

    与此同时,苍穹之巅也发出一声可怕的巨响,一道惊天雷霆撕裂虚空,直直朝韩秋而去。

    “韩秋小心!”

    辜雀不禁勃然变色,厉吼出声,猛然挣脱这无数道金芒,身影拔地而起,大怒道:“给我破!”

    一声而出,那惊鸣不休的泣血刀顿时铿锵不绝,一道长达千丈的刀芒直接刺破天地,把那一道恐怖的雷霆,直接斩成齑粉。

    而五大神宝,却依旧朝韩秋而去,那可怕的威势,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不要!”

    辜雀目眦欲裂,厉吼出声,一把抱起铜棺,用尽全力朝前砸去,却终究还是来不及了。

    而韩秋,法相庄严,头上三朵金莲散发一道道霞光。

    她看向五大神宝,忽然轻轻道:“求有上道,求无上道,求大乘道,求小乘道,万法归一,大光普照。”

    梵音洪声,传遍天下,那头顶三朵金莲忽然摇晃不休,一道道流光洒落而下,她的脚下忽然衍生出一道道金色的道纹朝四周蔓延开去。

    蔓延开去的同时,大地之上忽然开出一道道金莲,摇曳生姿,冲天而起,连虚空也开出了金莲。

    万花开世界,金芒卷过,嗡嗡之声不绝,五大神宝受到冲击,竟然全部停住。

    所有规则,全部消失!

    所有力量,化作虚无!

    颤鸣之声不休,五大神宝倒飞而出。

    “这不可能!”

    殷商首先大吼出声,眼中尽是不可思议,厉声道:“这到底是什么力量!明明没有那么可怕,却连五大神宝都能击退!”

    虚行空骇然道:“五大神宝,就算是天人之境的强者也不可能如此轻易便击退,此魔连招都没出,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

    “转世神魔!果然是乱天动地的转世神魔!”

    血无极眼中惊骇不休,不禁急忙道:“不行!震旦界需要出马了,五大护法,五大护法再不现身我们就完了!”

    而就在此时,一声长叹忽然传遍天地:“无量天尊!”

    “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五蕴皆空,尽度苦厄,大光普照,万法归一。这是大乘之道,普度之道,此魔来自于无量界。”

    伴随着声音,天空的尽头忽然道韵横生,青光纵横,一道道温和的气息席卷而出,给这片大地带来截然不同的生机。

    一个苍老的身影飘然如仙,虚无缥缈,刹那间便穿过了重重虚空,稳稳落在了大地之上。

    一身藏青色道袍,满头雪白银发,脸上带着丝丝悲悯,瞳孔似有诸天星辰,不是那洞喜子道君又是何人?

    “见过洞喜子道君。”

    “是洞喜子天师。”

    “真的是洞喜子道君!真的是他!”

    一个个声音惊呼而出,在场无数修者不禁抱拳鞠躬,表示尊敬。

    这就是洞喜子的影响力,一个当代最著名的道士。

    他看着宝相庄严肃穆,满脸金芒的韩秋,缓缓道:“无量道,无量法,有上道,无上道,大乘道,小乘道......诸天万象,万法归一。你是来自于无量界的强者吧?”

    声音传出,各大帝皇不禁惊呼出声。

    殷商变色道:“早该想到她是无量界的人!否则岂会有如此天赋!”

    众人全部朝韩秋看去,而此刻的韩秋已然像是一座金色雕像。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眼中冷漠一片,却是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盯着前方所有人,而首当其冲,便是深受重伤的辜雀。

    此刻的辜雀口中鲜血不断,无数生机之方圆百里汇聚而来,不断灌注进他的身体,血肉蠕动之间,他的伤势却始终无法恢复。

    只是不知,是生机不够,还是心头绝望?

    他佝偻着身体,不断喘着粗气,看着前方陌生的韩秋。

    而韩秋,却当着天下人的面,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手中之间,金芒闪烁,脉络充斥,杀意惊天。

    “妙莲生空,花开世界。”

    她的声音冷漠如冰,眼神早已不再熟悉,右脚一跺,整个大地忽然一颤,一道道可怕的裂缝朝四周蔓延开去。

    四周,皆在炸裂!

    轰隆之声不绝,那力量已然是前所未有!

    “好可怕!明明没有任何元气,单凭威压,已然如此之强,恐怕天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血无极的声音在颤抖,而辜雀,则立于废墟之间。

    他看着韩秋朝他一步一步走来,手中金色脉络如蛇,轻易刺透虚空。

    他脸色苍白,看了看身旁的铜棺,却是缓缓摇头。

    而韩秋,一掌已然朝他劈来!

    那一掌,有压塌世界的威压!

    他惨然一笑,却是没有去抱铜棺,只是缓缓闭眼,轻轻道:“天下修者,神阶合力,难杀我辜雀性命。但你......我这条命,本就是你无数次拼命就回来的,你要拿回去,我就还你。”

    他眼中热泪盈眶,缓缓闭眼,叹声道:“天下不能杀我,能杀我者,喂你耳!”

    话音出,众人皆叹,洞喜子道具慨然道:“无量天尊。”

    而忽然!

    风停!威压消失!一切恢复安静。

    阳光很暖,辜雀睁开了眼。

    他看到了眼前的韩秋,她就在自己前方三丈之处,全身金芒依旧,全身力量依旧,但她的脸已然扭曲。

    那是一种痛苦的表情!

    辜雀从未见过有如此痛苦的表情!

    韩秋的眼中没了金芒,有的只是那平时的清澈,但她不再淡然,而是饱含万千感情。

    她忽然流出泪来。

    辜雀第一次见她落泪。

    多少年了?似乎是九年,也似乎是十年,他从未见到韩秋哭过。

    无论多苦,无论多难,她从未哭过。

    唯有一次,在那法祖之墓崩塌,下坠的真空之中,她流了泪,但那时候谁也看不到谁。

    但这一次她哭了。

    她看着辜雀,眼中是那说不出道不尽的情感,忽然轻轻道:“我真的不想死,可偏偏是你......能杀我者,唯你耳。”

    她说着话,忽然厉吼出声,仰天长啸,全身元气滔滔不绝,右手高高举起,一掌猛然朝自己额头拍去!

    “不要!”

    辜雀目眦欲裂,厉吼出声,而那一掌实在太快,重重落在了额头之上。

    力量席卷,狂暴如浪,韩秋的身体,在瞬间崩碎开来!

    那是倾尽全力的一掌!

    她依旧如平时一般,果断!狠辣!哪怕是对自己,哪怕是自杀,她也同样如此。

    鲜血洒满大地,辜雀已然像是死了。

    他的眼中一片灰色,浑浊不堪。

    他知道韩秋这句话的意思,她可以选择不死,转世神魔并无法打破神蚕纱,无法抹去她的灵魂,只能控制她的身体。

    她大可以自保,转世神魔要做什么事,她都可以不在意。

    她从来不在意天下!

    但偏偏是自己,转世神魔要杀自己!

    所以她无法选择苟全,她宁愿崩碎自己,宁愿同归于尽,也不愿意伤害自己。

    这就是那一句“能杀我者唯你耳”的意思,只有自己,能让她选择死亡。

    无论是什么苦难,苍穹之怒,削减命数,生机枯竭,雷霆降世,天下围杀,她都顽强的活了过来。

    但遇到自己,她毫不犹豫选择死亡。

    韩秋,我该如何拯救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咸阳论坛  徐州旅游  黄冈旅游  铜川学习  连云港旅游  湖州旅游  襄樊学校  深圳学习  海西论坛  怒江论坛  酒泉论坛  咸阳论坛  辽源地图  抚顺学习  乌海旅游  三明时尚  阜新地图  金华娱乐  三亚论坛  林芝地图  乌海旅游  喀什资讯  襄樊旅游  七台河地图  重庆学校  金昌论坛  湘潭学习  安阳旅游  郑州旅游  衡水新闻  益阳资讯  中卫资讯  抚顺学习  泸州学校  怒江论坛  阿拉尔地图  徐州旅游  临汾新闻  大兴安岭论坛  嘉峪关旅游  合肥学习  海口新闻  湘西旅游  济宁新闻  大兴安岭学校  桐城学习  诸城旅游  七台河时尚  松原地图  赤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