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719章 雷雨暴风的时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七年来,自己做过乞丐,做过隐士种过地,当过小贩摆过摊,也曾应征入伍当过兵,上过战场杀过敌。

    只是人老了,很多事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种地需要技巧,需要经验,什么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那都是胡扯。

    当兵呢,老了自然是要被刷下来的,哪怕自己有能力杀人,也不想再参与了。

    摆摊呢,这个社会又太复杂,受人欺负难免,日子举步维艰。

    最光鲜的也就是说书了,活计轻松,受人尊敬,自己也有很多故事。

    总的来说,一帆风顺,这几年也算是安定了下来。

    房子当然是买不起,但租了一个小院,养养花草,逗逗猫狗,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一个人清淡了些,但并不寂寞,因为他经历了太多风雨,这些事足以让人消化了。

    宁不悔眉如柳叶却上挑,眼中隐隐带着她父亲的那份坚毅,只是一别四十年,也不知故人过得好不好。

    但他并没有开口问,他已然懂得,任何事情,顺其自然便好。

    大厅之中喧嚣不堪,宁不悔这丫头性格也大方,和一群粗鄙壮汉也说得上话,也可以忍受这股汗臭。

    但凡是出来游历江湖,又有谁没吃过苦?以他父亲的性格,想必也不会太溺爱她。

    就凭她刚才那简单而极速的剑法,便足以说明了一切,任何人要练出这样的剑法,那一定是吃了数不清的苦。

    和众人说着话,辜雀叹了口气,已然准备离开。

    他该下班了,已然很晚了。

    十月十五,圣地会武,神魔大陆的老规矩了,这一次轮到了殷都。

    所以这几日殷都人满人患,来自大陆各地的修者齐聚,自己才多说了一会儿。

    夜雨滂沱,雷鸣不绝,街道积水,这倒并不是什么大事,这些年吃得苦也不差这一点了。

    他绕过众人,佝偻着身体缓步来到门前,却是停下了脚步。

    转头朝后望去,宁不悔依旧和江湖汉子吹着牛皮,她脸上的笑容很灿烂。

    所有人都年轻,自己已然老了。

    伸出手,刚要抚上门,他的身体忽然又一顿,眼中瞳孔也微微紧缩。

    这一个时代并不平静,四年前东州、玄州、地州结成联盟,共伐黄州,一时间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万里大峡谷经过了两场毁天灭地的大战,已然被夷为平地了,没了这个天堑的隔绝,以大陆之格局,大战是早晚的事。

    只是来的实在早了些。

    而随着和平被打破,所有的年轻人都想着建功立业,闯出一番名头来,江湖自然又多了很多不平静。

    圣地会武前后两月不得交兵,这是大陆公约,也给了黄州喘息之机。

    事实上那片贫瘠的土地,在面对三大州共同侵略的压力下,已然坚持不住了。

    若不是那黄州女军神黄银纱奇兵百出,打出了几个漂亮的以少胜多战役,恐怕这四年时间,黄州已然沦陷。

    魔族那边并不敢动,只因西州蠢蠢欲动,大有入侵之势。

    大陆格局暧昧变幻,一切只为利益。

    如这天气,这是一个雷雨暴风的时代。

    辜雀的手之所以停住,自然是因为江湖多险恶,他没了武功,但那颗心还在。

    缓缓拉开了门,门后赫然站着一个身穿蓑衣、头戴斗笠、腰佩长刀的神秘男子,他身材高大,强壮有力,呼吸平稳,目光锐利。

    他显然强大,辜雀的脸上也并无意外,只因他的眼睛还没瞎。

    装作惧怕模样,辜雀佝偻着身体正要离开,神秘男子的手已然伸出,挡住了他的去路。

    手臂很粗,也很长,动作干净利落,呼吸依旧不变。

    他锐利的目光像是要把辜雀看透一般,沉声道:“你在开门之前愣了片刻,事实上你知道外边有人。”

    辜雀并未说话,只是静静听着。

    而神秘男子却接着道:“外面天很黑,屋内有灯光,常人是决计看不到外边的,你是高人。”

    辜雀抬起头来,笑道:“老朽只是一个说书匠罢了。”

    神秘男子道:“大隐隐于世,这并不鲜见,既然是说书,可否愿加个班?”

    辜雀一叹,看来想走是做不到了,他回头,又缓步走上了台。

    随着大门一声巨响,被狠狠关上,所有人也都惊了一下,连忙回头一看。

    地上是一滩水,蓑衣上的水珠依旧往下滴着,皮靴很旧,但这个人的身影足够挺拔。

    他的确有一股如剑一般的气势,让众人可以一眼看出他并非弱者。

    于是整个客栈大厅似乎都安静了起来,宁不悔的身体也渐渐绷紧,强者的危机意识,从来很敏感。

    所有人屏住呼吸,像是知道要发生什么,并无任何言语,神秘男子已然动了。

    他快到极致,气势凌厉如猎豹,刷地冲将而去,腰间长刀未出,而是一掌朝着宁不悔肩头拍去。

    宁不悔速度同样很快,两人顿时交锋在一起,一瞬间惊炸之声不绝,噼噼啪啪的对掌之声犹如鞭炮,既快且狠。

    元气并未外放,但四周狂风已然卷起,座椅摇晃不休,众人惊呼不停。

    但仅仅十几个呼吸,两人便已分开。

    宁不悔眯起了眼,而神秘男子淡淡道:“不错,并非浪得虚名,参加圣地会武,勉强算个对手。”

    宁不悔道:“你怎知我尽了全力?”

    神秘男子道:“你怎知我尽了全力?”

    针尖对麦芒,但已并无意义,两人看了一眼,随即坐了下来。

    而很快,客栈的大门又被人推开,这一次很轻,但或许是场中太安静,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朝前看去。只见这赫然是一个身穿白衣的明媚女子,眉如远山,目若秋水,琼鼻高挺,丹唇如朱,施然而来,却是脸色淡泊。

    身材高挑而纤细,腰肢盈盈一握,白裙飘飘,淡淡出尘。

    长发披肩,她看着众人微微一笑,自己找了个位置缓缓坐下。

    她的姿势和动作都极为讲究,一看便知受过良好的礼仪教育,但大雨淋漓,狂风嘶啸,挡也挡不住的雨,却连她的衣服都没有打湿。

    她当然不是弱者,也不会有人把她当弱者。

    一个弱女子行走江湖,没有几分本事谁也不会相信。

    辜雀的眉头皱起,他的记忆力还可以,不至于忘却一些事,但眼前这个女人他真的认不出来是谁了。

    她给人的感觉很熟悉,总像是在哪里见过。

    她坐下了,店小二招呼,她并不搭理,只是抬起头来看向辜雀,轻轻道:“听闻这里有个说书的老先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兴衰更替,后知未来百年,又会讲大道理,又知道各种隐秘,实乃奇人也!小女子特地赶来,就是想要请老先生说上一段,略有些晚,实在抱歉,赏钱自然是有。”

    什么奇人,当然都是说着玩儿的,这年头为了吃饭什么牛逼不能吹?有赏钱自然是好说,至少可以让自己安稳渡过一些日子。

    辜雀点头,声音沙哑道:“不知姑娘特地前来,想要老朽说点什么?”

    女子淡淡道:“十月十五,圣地会武,老先生不妨给年轻人说几句话,勉励勉励吧!”

    一个女人,在滂沱的雨夜特地赶过来,只是为了听自己勉励年轻人?这显然有问题。

    但不重要了,自己已然老去,贱命一条,又谈什么问题不问题。

    事情经历的多了,生与死,已然并不是太害怕了。

    他点了点头,缓缓道:“十月十五,圣地会武,事实上老朽并无资格多言,既然有听客要求,那老朽便姑且妄言几句。”

    都知道老者口可灿莲花,众人也连忙来了兴趣,一个个朝他看去,像是认真上课的学生。

    辜雀看了众人一眼,叹声道:“圣地会武之意义,四十年前,神帝轩辕阔在位之时那场圣地会武,东州大帝赢霸已然有言——当居安思危,继往圣绝学,传千古文明,开万世太平。”

    众人身体齐震,而辜雀接着道:“万年之前,五海入侵,大陆一度沦亡,故之后有会武,启于当年,盖及圣山神朝,至四十年前轩辕阔组织圣地会武开始,则变成大陆会武,盖及整个大陆。旨在创造一个信仰之点,带动大陆修武之荣耀,提升人族之战力,传承文明,守护和平。”

    “非但是比武交流这么简单,这只是形,而并非魂。真正的魂,是给人一种启迪,一种信念,让年轻人走出家门,穿越大江大河,看锦绣世界,提升眼界格局,养成天下之心。”

    辜雀道:“所以我想要说的是,凡是参加圣地会武的修者,不要执着于场次输赢、比赛结果,而要放开心胸,俯览河山,目及世界,才能真正找到自己的定位。”

    “这是一个雷雨暴风的时代,西州魔域对峙,大战一触即发,东州、地州、玄州三州联合,共伐黄州,而龙雀联盟看似固若金汤,但已然受到大战影响。少年有壮志凌云,老辈有功业之心,故这个江湖尖锐,也充满危机。如此乱世,若能明白自己的定位,便能找到自己的立场,立场在何处?便看个人造化了。”

    说到这里,辜雀来了兴趣,看向宁不悔,笑道:“姑娘立场在何处?”

    宁不悔轻轻道:“在于人。”

    此言一出,四下众人,身影剧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金华娱乐  七台河时尚  临沂资讯  吴忠旅游  松原地图  抚顺学习  十堰论坛  林芝地图  南通时尚  松原地图  淮安新闻  烟台论坛  湘西旅游  钦州学习  商洛论坛  益阳资讯  阿拉尔地图  伊犁论坛  宜昌地图  三亚论坛  怒江论坛  海西论坛  烟台论坛  湘西旅游  泰州地图  思茅新闻  廊坊时尚  黄冈旅游  伊犁论坛  西安娱乐  郑州旅游  淮北地图  衡水新闻  松原时尚  重庆学校  钦州旅游  眉山旅游  济宁新闻  徐州旅游  湖州旅游  那曲地图  黑河地图  北海资讯  襄樊旅游  宜昌地图  南通时尚  昭通时尚  咸阳论坛  四平时尚  乌海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