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741章 愤怒与恐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右手一挥,风暴瞬间消失,正阳子骇然,而洞喜子道君则是轻轻道:“你不懂什么叫做力量。”

    此话一出,四周百姓已然高喊出声,一个个磕头不停,洞喜子之名惊破山河。

    不愧是众人膜拜的对象,不愧是真正的天师,如此邪魔,一招便破,众人心中的敬仰已然达到极致。

    而辜雀则是眉头皱起,不禁看向洞喜子,他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人竟然是如此的可怕。

    他武功境界不高,道君而已,但对天地大道的领悟,却早已超越了众人的认知。

    大道缥缈,无迹可寻,又有谁能够真正懂得其中奥义?又有谁能够明白一个参悟了上百年道法的人,对道的理解?

    所谓的元气,所谓的境界,所谓的力量,都是道的化身罢了。

    当一个人还在研究怎么提高自己的战力时,别人已然去探寻这个世界的本质了。

    正阳子长大了嘴,结巴道:“你、你明明只有道君...道君之境,为何......”

    洞喜子摇头叹道:“孩子,境界又能说明什么呢?我们去探寻的始终是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是本质,其他的东西,只是表象罢了。”

    “境界吗?我早已不再追求了。”

    他说着话,全身气势忽然暴涨,天地之间道韵横生,一朵朵青莲开满虚空,生机无限,风云变幻。

    澎湃的元气席卷天地,气势依旧再涨,他瞬间便从道君之境突破到了天人之境,并且还在不断上升,不停打破一个个桎梏,达到天人巅峰。

    众人已然惊得说不出话来,正阳子更是连连后退,骇然道:“天人巅峰?你竟然是天人巅峰之境!”

    “天人巅峰么?”

    洞喜子摇头一叹,忽然气势再次暴涨,直接打破一个坚韧的壁垒,冲上了无尽云霄!

    衰竭!天人五衰第一衰——体衰!但他的身体根本没有变化,没有任何衰竭的迹象!

    只因他对天道的领悟,已然可以轻易的抵挡!

    只是并未结束,气势还在往上涨,天地之间道莲成海,生机勃勃,像是包揽了整个世界。

    天人五衰第二衰——灵衰!

    “不!还在涨!”

    殷都一位神君惊呼而出,气势悠悠荡荡,却是毫无锋芒,有的只是大智若愚的自然与平和。

    天人五衰第三衰——神衰!

    天人五衰第四衰——命衰!

    他气势直直涨到了天人五衰第四衰,命衰之境,这才缓缓停下。

    洞喜子的脸上没有任何得意,也没有任何不适,依旧是方才的表情,轻轻叹道:“懂了吗孩子?这个世界卧虎藏龙,哪里又会没有几个强者呢?有太多的人在追寻世界的本质,大道的演变,并不屑于境界和杀伐之术。但是他们要突破,也只是想法罢了。”

    命衰之境的气势,如此浩瀚,如此磅礴,却没有让人觉得有压力,反而让人轻松,让人亲近。

    这才是真正的道家领袖,这才是真正的天师!

    自然,无为,追寻大道本真。

    辜雀并没有想起过往之事,但他已然忍不住心生敬意,不止是他,在场所有人都不禁慨叹。

    “洞喜子道君啊......”

    所有人都无法表达这样的感情,或许正是因为世界有洞喜子这样的人存在,这片世界才会有希望。

    洞喜子的境界在退步,第四大衰竭又降下来,化作天人,又化作了道君之境。

    他依旧是那个洞喜子道君,道号洞喜子之意,即洞察大道与天地,不胜欣喜。

    这个喜代表着对大道与天地无止境的好奇与乐观,哪怕他时常悲戚生命的无常、命运的戏剧,以及厄难的滋生。

    他悲痛所有世界的悲痛,但他的内心,却是永远乐观。

    世界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

    这既是他的境界,也是辜雀佩服的原因之一。

    辜雀像是感受到了某种东西,他脑中忽然想起了一个声音:“有未知,就有希望。”

    他已然忘记了这句话是谁说的了,但他至少明白,自己还是有希望的。

    他笑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好像是打破了一个东西。

    像是一扇窗,像是一道门,门内空空如也,一切都看不见。

    那是自己的未来,那里是未至的一切,未至,就有希望。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记忆会被封印,为什么自己要去走,要在早上出门,去看这个万物复苏的大地。

    有些事,我们没有目的去做,反而做的更好,等到回首往昔,我们会发现,已然学会了太多东西。

    他总觉得心里有一段记忆正等着自己去探索,但他无法打破那个茧,他知道,自己打破这个茧的时候,就是自己破茧而生的时候。

    那时候的自己,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他开始好奇起来,当一个人对未来开始好奇,则说明他已然是乐观的态度了。

    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之中,辜雀已然变了。

    脑中轰鸣不已,忽然一个清冷的声音传入耳中:“古缺同学......”

    语气平淡,声音轻柔,像是晨风拂柳,小溪潺潺,极为好听。

    辜雀豁然回头,却只是见到一个无垠的虚空。

    “你怎么了?”

    溯雪见他不对,连忙问道。

    而辜雀只是摇头一笑,默然不语。

    他脑中开始有了场景,断断续续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忽然场景一变,一个孤独的凉亭出现在了脑中。

    那是白月之下,镜湖旁边,长满藤蔓的凉亭,有一个女人正站在那里,夜风撩拨起她的长发,月光下她是那么的动人。

    心中一根弦被莫名触动,辜雀呆了好久,晃了晃脑袋,朝前一看,只见赫然又是一个穿着嫁衣的女子,正在和自己拜堂成亲。

    “溯雪......”

    他忍不住轻呼一声,溯雪又回过头来,担心道:“你怎么了?”

    辜雀看着她,忽然笑了起来,忍不住拉起她的手,轻轻道:“我好像想起了一点点东西,一些残碎的记忆,三个场景。”

    溯雪惊喜道:“什么?你想起了?”

    辜雀道:“三个画面而已,一个是在...神都学院门口,你在叫我。一个是...那个地方不知道在哪里了,凉亭之下,月光皎洁,有夜风,吹起了你的长发。还有,就是...你穿着嫁衣的时候。”

    听到辜雀说出,溯雪眼中已然积满了泪水,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颤声道:“夫君,溯雪在你心里终究还是重要的,你最开始想起的画面,都是我。”

    她的身体在颤抖,辜雀轻轻拍着她的背。

    事实上在小院隐居之时,他便能够感受到溯雪有心事,但自己失忆了,问了也没有用。现在看来,这个女人,还是需要自己的温柔的。

    哪怕她再坚强,也需要自己。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笑,只因他知道,未来的路还很长,还有很多幸福。

    “孽徒你敢!”

    天虚子一声暴喝传遍大地,只见正阳子已然冲进了人群之中,把一个个百姓极速扔出,直直朝洞喜子和天虚子两人砸去。

    洞喜子也变了颜色,右手一挥,一张阴阳太极图把这些人全部接住,而正阳子的身影已然不知道去了哪里。

    正疑惑之间,一道狂风忽然刮起,把殷都房屋吹得粉碎,数千个百姓朝天飞去,皆被洞喜子和天虚子接下。

    而就在他们接住百姓的同时,正阳子已然出现在了辜雀的背后,一掌轰然朝他后脑拍去!

    “辜雀!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厉声喊出,而辜雀此刻没有元气,已然无法抵挡。

    千钧一发时刻,溯雪脸色一变,猛然把辜雀一拉,两人身体换位,辜雀顿时瞪大了眼。

    而下一刻,正阳子强大的掌力已然重重拍在了溯雪的背心!

    那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口鲜血如箭一般激射而出,重重打在了辜雀的脸上!

    他们正抱着,猩浓的鲜血,已然涂满了辜雀的面颊!

    那是溯雪的鲜血。

    他瞪大了眼,任凭鲜血流淌,脑中轰然炸响,已然呆住。

    而正阳子一把抓起溯雪,把她从辜雀的怀中抽走,提着她的头颅,厉声道:“贱人!他就值得你去死?”

    说话的同时,狠狠扇了溯雪一巴掌,直接将她的脸皮都扒了下来,露出森森白骨。

    洞喜子刚要出手,正阳子已然咬牙道:“住手!我知道你强大!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至少可以在临死之前杀了她!”

    天虚子大怒道:“孽障!你罪该万死!”

    而辜雀像是呆了,脑中不断炸裂,像是有惊雷不绝,身体在颤抖,他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不错!是血腥味!

    血腥味,是他最熟悉的味道之一,这像是点燃了他蛰伏已久的热血,全身上下都燃起了滔滔火焰!

    他刚刚想起一些和溯雪的朝夕往事,虽然很少,但已然足以让他感动!

    但此刻......

    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鲜血在沸腾,眼中流淌着杀意,一根根长发几乎要立起。

    正阳子看着辜雀,狰狞道:“辜雀!你虽然掩盖了天机,你虽然换了模样,但溯雪除了你之外,任何人都不会抱!”

    他大笑道:“她抱着你,那么你定然是辜雀无疑!我终于找到了你!这一次,你还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吗?哈哈哈哈!”

    辜雀眼中已然在发光,是那猩浓的血光!

    他的身体也在发光,是神圣的金光!

    他内心深处的记忆像是要复苏一般,那一道茧,开始颤抖起来。

    “放了她!”

    他不知道自己的语气是什么样的,但正阳子明显身体颤抖了一下。

    随即,他狰狞一笑,寒声道:“千里之外,巫山山顶,我等你来!以你的命,换她的命!一天之内若是不到,我就让她魂飞魄散!”

    说着话,他身影一动,直直朝后而去。

    嚣张的声音,传遍天地:“洞喜子,你若是敢来,将会见到的是溯雪的尸体!”

    辜雀不知道他那一掌有多重,但溯雪有通心道莲,应该不至于毙命。

    他忘记了很多事,但已然知道溯雪对于自己的珍贵。

    更何况,那一掌本是打向自己!她是代自己受过!

    无论如何,不需要想太多了,他心中唯有愤怒,唯有杀意!

    他很熟悉这种情绪,只因他曾经时常有这样的情绪!

    他的内心也有恐慌,他太害怕失去溯雪。

    他走了,紧紧跟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辽阳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重庆学校  西安娱乐  七台河地图  黔南地图  广安学习  张家口时尚  襄樊学校  湘西旅游  迪庆旅游  海口新闻  商洛论坛  安阳资讯  十堰论坛  金华娱乐  商洛学习  北海资讯  汕尾论坛  六安论坛  黄冈旅游  怒江论坛  衡水新闻  吴忠旅游  烟台论坛  湖州旅游  阜新地图  重庆学校  咸阳论坛  商洛学习  大庆论坛  铜川学习  廊坊时尚  钦州学习  中卫资讯  白山新闻  钦州学习  淮北地图  伊犁学校  七台河时尚  郑州旅游  合肥学习  徐州旅游  三亚论坛  汕尾论坛  盘锦学习  松原地图  眉山旅游  乌海旅游  安阳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