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855章 异变陡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情况似乎进入了一个僵持的状态,辜雀不愿冒险,阎罗王尊不愿交出东西,而五官王则是觉得两边都说的有道理。

    面对阎罗王的话,辜雀唯有苦笑,无法反驳,猥琐就猥琐吧,给韩秋和给自己都是一个概念。

    辜雀眯眼道:“好,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在我辜雀的手里抢到这《诸天生死簿》。”

    他说着话,大手一挥,铜棺顿时惊鸣而出,直接朝阎罗王撞去。

    之前便被铜棺撞断了手臂,阎罗王不敢大意,而是微微退后几步,双手张开,卷出一个巨大的血色漩涡。

    斩道境界的规则充斥,将铜棺挡住,二者形成对峙。

    辜雀给了韩秋一个颜色,韩秋顿时明了,大手直接朝《诸天生死簿》抓去。

    而下一刻,一声闷哼忽然响起,只见《诸天生死簿》忽然喷薄出可怕的白光,直接将韩秋推出数千丈之远,在空中连连吐血,脸色苍白到极致。

    辜雀脸色猛变,碍于身份却是不敢大喊,而韩秋此刻已然回来,一字一句道:“这本书不对。”

    “不对?”

    阎罗王尊沉声道:“没问题啊,它是《诸天生死簿》没错。”

    韩秋冷冷道:“不对,它的状态不对!”

    “嗯?”

    阎罗王脸色一变,不禁仔细一看,只见那《诸天生死簿》每一页都在翻动,都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标志,都散发着神秘的白光。

    “这标志是什么?我以前这么多年为什么都没看到?”

    阎罗王沉吟一声,接着道:“我来试试。”

    他大手一挥,直接朝着《诸天生死簿》而去,只是《诸天生死簿》像是受到某种刺激一般,忽然在虚空中一颤,竟然把空间都撕得裂开。

    它发出一声铿锵之声,直接朝北飞去。

    “不好,追!”

    五官王大吼一声,余下三人迅速跟上,而《诸天生死簿》的速度却是根本难以想象,穿透了虚空,没入了黑暗的深处,像是要去寻觅一片未知的土地。

    众人终究还是没有落后,《诸天生死簿》却是依旧来到了冥河的之处,这是这片世界的边缘,破碎的空间绞烂了滔滔黑河,滚滚的浪水席卷上天,发出可怕的威压。

    《诸天生死簿》就这么直接冲进了冥河。

    “停下来!”

    阎罗王尊不禁大吼道:“不行,实在追不到,在冥河之外都追不到,更别说冥河里边了。那里是时空的捷径,一旦进去,必定又大恐怖降临。”

    辜雀沉声道:“那《诸天生死簿》为何能进?”

    阎罗王道:“它不是生命,应该不会有人管它。”

    话音刚落,一声声巨响已然传出,只见整个冥河在瞬间爆炸开来,无尽的黑浪冲上高天,竟然把虚空都冲得裂开。

    狂霸的力量朝外倾泻,辜雀不得不用神蚕纱将自己和韩秋围住,抬眼一看前方,只见那冥河的深处光芒弥漫,滚滚荡荡,似乎有看不见的战争。

    出事了!一瞬间众人心中都是这个想法。

    “走,进过去的时空看看。”

    辜雀沉声说出,阎罗王还未来得及阻止,他便已然冲了进去。

    沉重的压力袭来,下方的黑水没有一丝杂质,唯有那无尽的深邃和古老的气息。它疯狂涌动着,像是要把整个过去的历史都完全冲垮,只是前方涌来的气势,几乎已经无法阻挡。

    辜雀几乎已经走不动了,神蚕纱在嘶鸣,似乎在阻止着他的继续前行。

    而顿时祭出铜棺,直接抗在肩上,大步朝前走去。

    威压小了很多,下方依旧是黑水滔天,犹如末日降临,黑水冲荡之中,又似乎浮演出种种历史。

    而很快,辜雀终于看到了前方那可怕的一幕。

    似乎整个冥河的水都干涸了,天地间一切的一切都被那金色的光芒充斥,元气如剑一般在虚空之中穿刺不休,把天地割得支离破碎。

    而那破碎之中,就是《诸天生死簿》在发光,是黑白之光,二者交织着,像是形成了一股别样的力量,天地间又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响起。

    随着《诸天生死簿》的翻动,那个声音不停念着莫名的咒语,充斥着整个天地,神秘而诡异的力量笼罩这这片金黄的天地,一尊金色的雕像立在那里,像是无可奈何。

    虽然隔着铜棺,辜雀也不知道为何,竟然心头生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感,他有一种预感,就是这一次,《诸天生死簿》会不会带着自己一直走通冥河,去到那传说中的时间尽头?

    单单想到这里,他就已然很兴奋了。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前方的雕像,身上的神蚕纱忽然发出一声声异啸,白光爆射的同时,已然朝后飞去。

    辜雀吓了一跳,连忙回头,果然,韩秋已经穿上了神蚕纱。

    “那两个人呢?”辜雀忍不住问道。

    韩秋轻笑道:“那两人没胆子进来。”

    “斩道之境害怕什么?”

    韩秋道:“或许力越强大,怕的东西就越多吧,比如这金色的雕像,到底是什么呢?”

    辜雀摇头道:“不明白,或许是天道安插在时空之中的守护者吧,毕竟如果随意可以穿越时空,那岂不是乱套了。”

    韩秋道:“那么《诸天生死簿》呢?”

    辜雀道:“这本书既然能抗击金色雕像,则说明来头其实也不笑,只是还是不怎么了解。”

    韩秋点头道:“阎罗王说过,《诸天生死簿》中牵扯到一个天大的秘密,但是谁也翻不到那最后一页。”

    辜雀眯眼道:“那么你看到没,《诸天生死簿》虽然在翻动,但一直都是在前几页来来回回,后面的像是被某种力量锁死一般,根本没有打开。”

    韩秋道:“我看不是被某种力量锁死,而是某种隐藏。”

    辜雀不禁惊道:“隐藏?隐藏什么?隐藏其力量?”

    “或许吧!”

    两人看向前方,只见金色的雕像伸出大手不停朝前猛拍,每一次拍下,都携带着一股撼天动地的力量,让整个世界都在颤抖。

    辜雀和韩秋两人在后退,力量太大,神蚕纱也不能再挡住,这绝对是超越了斩道之境的力量。但这座雕像又特殊无比,它似乎不是不朽。

    《诸天生死簿》依旧轻轻翻动着,那????的声音那么微弱,却像是可以抵御一切。

    它冲破了光,冲破了一道道金芒,绕过了金色的雕像,竟然还在往前走。

    “走,我们跟着它一起过去。”

    辜雀扛着铜棺,将天机掩盖,就在雕像的眼皮子下面,悄悄的跟在了《诸天生死簿》的后头。

    那一本书在不停变大,不停颤抖,冲破历史,毕竟是要承受巨大的规则压力的。

    只是黑白之光愈发璀璨,让似乎化作了一艘古老的船,极速朝前而去。

    两侧的光影是死亡世界的历史,是无尽的拼杀和鲜血的浸染,无数死灵飘荡,更有强者来回。

    “嗯?”

    辜雀轻咦一声,眉头一皱,不禁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再次看到了那个满脸虬髯,头无寸发,颈上戴着一串巨大的佛珠,每一刻漆黑的佛珠足有拳头那么大。

    这个人显得很威严,但又显得很缥缈,像是融入了虚空,又像是镇压了大地。

    仅仅是感受到他的不凡而已,并没有感受到他任何境界,但一双锐利的目光,似乎重重打在了辜雀的脸上。

    他的脸色顿时僵了起来,刚才对视的一瞬间,自己就发现这人可能已经看到了自己。

    怎么可能,无论是谁,就算是不朽境界的强者,也不能看穿时空吧?

    辜雀眉头紧皱,忍不住朝前看去,只见那虬髯僧侣竟然直接飞了过来,他看着辜雀一句话也不说。

    他不说,辜雀也当然不会不打自招。

    “来自于未来的强者?”

    这只是一句话,仅仅是一句,便直接让辜雀身体剧震,脸色苍白,这个人竟然真的认出了自己,而且判断出了自己是来自于未来。

    这份敏感的洞察力实在太可怕,更重要的是这人那与生俱来的威严,明明是平静的问话,听起来却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但此刻他没有怂,而是沉声道:“不错,怎么称呼?”

    这人笑道:“无名无姓,不足以称。”

    说到这里,他看了辜雀一眼,右手一挥,一道无匹的光芒像是要洞穿世界一般,直接朝着辜雀而来。

    辜雀吓得汗毛倒竖,只因这一股力量实在太强大,强大到他连铜棺都抱不起的程度。

    只是辜雀觉得,这竟是万物

    这份敏感的洞察力实在太可怕,更重要的是这人那与生俱来的威严,明明是平静的问话,听起来却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但此刻他没有怂,而是沉声道:“不错,怎么称呼?”

    这人笑道:“无名无姓,不足以称。”

    说到这里,他看了辜雀一眼,右手一挥,一道无匹的光芒像是要洞穿世界一般,直接朝着辜雀而来。

    辜雀吓得汗毛倒竖,只因这一股力量实在太强大,强大到他连铜棺都抱不起的程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铜川学习  赤峰新闻  吴忠旅游  恩施学校  北海资讯  咸阳论坛  连云港旅游  商洛学习  安阳资讯  重庆学校  泸州学校  金华娱乐  淮安新闻  天门时尚  德宏时尚  阿拉尔地图  沧州学校  汕尾论坛  怒江论坛  济宁新闻  临沧新闻  诸城旅游  眉山旅游  泸州学校  湘潭学习  吴忠旅游  海西论坛  许昌学习  娄底资讯  徐州旅游  黑河地图  怒江论坛  盘锦学习  佳木斯论坛  乌海旅游  桂林学校  长沙娱乐  湘潭学习  七台河时尚  泰州地图  贵港资讯  安阳旅游  廊坊时尚  思茅新闻  酒泉论坛  思茅新闻  大兴安岭论坛  临夏新闻  六安论坛  咸阳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