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933章 罗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次惊世的对撞,一场可怕的崩塌,辜雀终于在恐怖的元气激荡中混进了无尽圣山。

    这当然得益于圣器的掩护,更得益于铜棺掩盖一切天机,否则自己出现在这片世界的瞬间,便会被无尽圣山的强者发现。

    但无论如何,终究是进来了,辜雀朝着南天门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慨然道:“多谢朋友,希望我们将来还有再见面的机会。”

    他知道,人皇之冠走了。

    同时他也知道,人皇之冠所伤害的,仅仅是虚妄。

    那并不是真正的仙宫,那只是幻象,而真正的仙宫,正是自己现在这个位置,感受不到任何威压。

    而且,自己刚刚砸开的房顶,已然愈合了。

    在一种无法理解的道则下,它被修复了,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那么自己,也该杀人了!

    想到厉江白的脸,想到溯雪最后那一声夫君,辜雀心中就有无法遏制的恨意,这股恨意演变成了无止境的杀意。

    对,杀意,他来此本就是为了杀人。

    他很喜欢做这种事,也很兴奋,以为生平第一次遇到,杀人和救人会产生同样效果的事。

    他的眼中已然流出了鲜血。

    “你...你......”

    一个颤抖而怯懦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让辜雀身体猛然一震,顿时骇然回头,顿时看到了一个娇弱的身体正坐在床上,身无寸缕,死死抓紧被子,掩盖着自己的身体。

    这是一个女子,辜雀无法用言语形容她的美貌,只因他已然惊呼出声:“罗鲤!罗鲤丫头,你、你怎么在这儿!”

    这个女子,竟然是自己的土地罗鲤丫头,辜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对道的理解又告诉她,眼前这个女子根本没有伪装,这就是她本来的模样。

    女子已经吓呆了,瞪大眼看着辜雀,终于忍不住张开了嘴。

    “啊...呜呜......”

    她或许也才刚刚反应过来,大叫出声的瞬间,辜雀已然稳稳捂住了她的嘴。

    他眼中杀意毕露,已经做好了杀人的准备。

    自己来到这里,只要暴露身份,绝对无法活着走出去,更别说杀人了。

    而既然已经被人发现,那么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当然就是杀人。

    她是个女人没错,但这个时候心慈手软,就是对自己和溯雪残忍。

    辜雀双眼微眯,寒声道:“别怪我,要怪就怪厉江白吧。”

    说着话,正要运转元力,女子的眼泪已然流了出来,清泪洒满了辜雀的手背。

    她的确和罗鲤一模一样,此刻甚至连神态都一样,连声音都一样。

    辜雀的心一颤,不知为何,一瞬间竟然真的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徒弟。

    他喘着气,看到了自己的手,是干净的人手。

    看来无尽圣山的确神圣,来到这里,魔志消失,自己便自动恢复了人躯。

    “不...不要杀我......”

    女子泪流满面,辜雀脸色冷漠。

    他寒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他微微松开了手,但元气并未撤去,他可以保证这个女人的声音传不出去。

    女子啜泣道:“我、我叫罗鱼。”

    靠,要不要这么巧合?长得像也就罢了,名字竟然还如此相似,都姓罗,而且一个是鲤,一个是鱼。

    辜雀眉头紧皱,忍不住道:“你的父亲姓罗?”

    罗鱼愣了愣,摇头道:“我没有父母,只有师尊。”

    辜雀心中一动,罗鲤是先天灵体,这本就亘古未有,很特殊,但现在又遇到了一个如此巧合的人,长得一模一样,名字还是姐妹名......

    这两个人,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他沉声道:“你今年,多少岁?”

    罗鱼呆了呆,脸有些红,忍不住缩进了被子,低声道:“五...五十二岁......”

    又问名字又问年龄的,的确容易让人产生歧义,但辜雀的心已然沉了下去。

    因为罗鲤,也是五十二岁!

    如果说长相一样可以是巧合,名字可以是巧合,但年龄便绝不可能是巧合了。

    这二者必然有一定的联系。

    看来这个女人,不能杀。

    因为现在还不清楚二者的具体联系,一旦杀了,会不会对罗鲤造成影响,还是个未知数。

    他放松下来,坐在了床边,忽然脸色又是一变。

    自己是穿越到百年前!

    他忽然想起了这个!

    如果无尽圣山也是处于一百年前,那么她和罗鲤的年龄自然不一样,但此时此刻,到底是不是一百年前呢?

    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今日是多少年,多少日,多少号?”

    罗鱼呆呆摇头,喃喃道:“什么年月号?”

    “你不知道年月号?”

    辜雀也忍不住愣住了,但随即便想通了,无尽圣山不受天道时空桎梏,没有年月日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眼前这个女人,很明显没有武功,那么为什么五十二岁了,还这么年轻?

    时空可以变化,但生命的命轮总归是不会有变化的吧?

    她,会不会也是先天灵体?

    想到这里,辜雀毫不犹豫,一把直接拉开了她的被子。

    “啊!”

    一声惊呼传来,一具雪白的酮体出现在了辜雀眼前,白皙细嫩的皮肤,高耸的胸部,平坦的小腹,浑圆笔直的双腿......等等!我要看的貌似不是这个啊!

    辜雀连忙收回目光,瞳孔顿时一阵紧缩,他看到了罗鱼的心。

    一颗白色的心脏,充满的生机与活力。

    果然是先天灵体。

    大手一挥,被子直接盖上了她的身体,辜雀缓缓道:“不要介意,我只是看看你的心而已。”

    罗鱼像是呆滞一般,不停流着泪,死死抓着被子,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

    误会啊,辜雀一阵头疼,忍不住道:“你是先天灵体,你知道吗?”

    罗鱼点了点头,眼中的泪水更多,对辜雀是又恨又怕,颤声道:“知道,师尊说过。”

    辜雀沉声道:“那么为何不学武?”

    罗鱼道:“师尊不要我学武,只让我天天听课。”

    “听什么课?”

    罗鱼道:“一些道理,不太容易懂那种,师尊说,那是原道。”

    辜雀身体一震,忍不住咧嘴一笑,野心不小,还想走神秀的那条路。

    那条路的确很可怕,一旦成功,将会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决然不同于不朽之路。

    辜雀刚要说话,房门忽然被敲响。

    他脸色顿时就变了,此刻万万不能被发现。

    立刻收起铜棺,毫不犹豫钻进了罗鱼的被窝,把头也埋了进去,沉声道:“我如果被发现,第一个就杀了你。”

    罗鱼吓得浑身颤抖,从来没有遇到过危险和意外的她哪里经历过这种变故,唯有连忙点头,但脸上的泪水却止不住。

    她清晰的感受到了辜雀的呼吸,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发软,发烫。

    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她哪里会知道天上也会掉下来一个人,而这个人太坏,直接钻进了自己的被窝,虽然穿着衣服,但她已无脸见人。

    脸又烫又红,门又响了,她没有办法再恐惧,唯有颤抖着声音道:“请进。”

    于是门被缓缓推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走了进来,看到脸上挂满泪珠的罗鱼,顿时忍不住轻呼一声,道:“妹妹你怎么了?”

    听到这个声音,辜雀的身体顿时绷紧,心口像是被铁锤狠狠捶打了几下,右手也不禁朝前一抓。

    抓住了一团惊人的柔软。

    他满脸大汗,脑中轰鸣不断,残存的理智告诉他一定不能发出任何动静,但手上的力气却越来越大。

    罗鱼痛得哭出了声,那炙热的大手抓在了她后腰下的高耸处,她又痛又羞,偏偏还不敢说出来。

    而那白衣女子连忙走了过来,急道:“鱼妹妹你到底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吗?”

    罗鱼泪流满面,啜泣道:“溯雪姐姐,我......”

    辜雀死死咬牙,他的口中已然有血,他当然听得出这个声音是谁的。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溯雪!

    他永远都不可能忘记这个声音。

    他确定在无尽圣山,这不是一百年前,这很可能就是几年前,或者几个月,最多二十年!

    溯雪还活着,还在无尽圣山,这说明,自己还来得及,来得及杀人。

    承受着屁股的疼痛,罗鱼撇着嘴不敢说出来,只能低哭道:“我、我不舒服,我好难受。”

    “不应该啊!”

    溯雪莲步轻移,走了过来,皱眉道:“你是先天灵体,也没有修武,怎么会出现不舒服的情况。”

    她洁白细腻的小手在罗鱼额头一挨,忍不住轻呼道:“好烫,鱼妹妹,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这么烫?不可能是发烧了,你的体质我清楚,这种凡人的病,怎么可能奈何得了你。”

    罗鱼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她只想溯雪赶紧离开,然后自己再把床上这个人赶出来。

    自己的屁股,真的好痛,一定都快被掐坏了。

    她抬起头来,看向溯雪,忽然一呆,忍不住道:“溯雪姐姐,你又哭了?眼睛红红的。”

    溯雪勉强一笑,摇头道:“没有。”

    罗鱼像是忘记了自己的疼痛,连忙道:“姐姐,这都快二十年了,你怎么还记着他?”

    溯雪摸了摸罗鱼的头,笑道:“你以后也会明白的,有些人太坏,莫名其妙闯进了你的世界,在你的灵魂中留下深刻的烙印,你就忘不了他了。”

    罗鱼呆了呆,然后道:“所以辜雀哥哥就是这样的坏人吗?”

    溯雪被她逗笑了,轻轻道:“傻妹妹,或许以后你离开了无尽圣山,也会遇到那种坏人的。那时候,你就明白姐姐的心了。”

    罗鱼咬了咬牙,心道,现在我的背后就有一个天下最坏的人。

    而此刻那个天下最坏的人,几乎已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他痛苦不堪。

    他知道这二十年来,溯雪一直记着自己,一直思念着自己。

    但知道,和亲眼见到、亲耳听到这是两码事。

    他只有此刻,才最痛恨自己,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给她们安定和安全感。

    他松开了自己的手,他刚刚本就是无意识的抓过去的,他觉得这是对溯雪最大的亵渎。

    所以他愈发痛恨自己,但他却明白,绝不能出去。

    他必须要悄悄杀人,悄悄离开,这样才能救活溯雪。

    一旦出去,必然会产生因果,会对后来产生可怕的改变。

    现在的无尽圣山,应该只是几个月前,而非一百年。

    辜雀不敢冒险,他多么希望能出去,见上溯雪一面,抱着她告诉自己还活着。

    这样她就不会再承受思念和绝望的痛苦。

    他忍受着,他一定要杀人!杀了厉江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七台河地图  思茅新闻  黑河地图  赤峰新闻  怒江论坛  临沧新闻  衡水新闻  安阳旅游  白山新闻  泸州学校  徐州旅游  湘潭学习  临沂资讯  阿拉尔地图  十堰论坛  钦州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临汾新闻  钦州学习  襄樊学校  广安学习  潜江地图  铜川学习  昭通时尚  连云港旅游  烟台论坛  四平时尚  博尔塔拉资讯  淮北地图  金昌论坛  桂林学校  临汾新闻  大庆论坛  佳木斯论坛  阜新地图  三亚论坛  西安新闻  沧州学校  泸州学校  恩施学校  深圳学习  潍坊资讯  金华娱乐  安阳资讯  襄樊学校  伊犁论坛  徐州旅游  钦州学习  娄底资讯  迪庆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