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942章 窠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海宽阔,星空寂寥。

    无间世界虽然宁静,但给人冰冷的感觉,星空虽然寒冷,却让人心情旷爽。

    视野开阔,整个心神都显得自由。

    辜雀在走。

    跟着前方白色的身影缓缓走着。

    前方的身影高挑而纤细,长发及腰,青丝飘摇,白衣如雪,她没有回头。

    或许此刻她不想辜雀看到她的脸,更不想辜雀看到她的心。

    而她的心是怎样的呢?或许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没有别人想象中那么了解自己。

    强者,也有强者的困惑。

    生命总会有困惑。

    但辜雀显然是心急的人,尤其是在感情这方面。

    他大步走了上来,大声道:“喂.....等等!”

    “嗯?”

    天姬回头,眉头微皱。

    辜雀走了上来,忍不住道:“此刻你是谁?到底是天姬还是冰洛?”

    天姬沉默了很久,忽然轻轻道:“天姬与冰洛的关系,你看得比我还明白,现在怎么问起我来了?”

    辜雀道:“因为只有你自己才最了解自己。”

    天姬摇了摇头,道:“可能,你比我更了解我。”

    她意味深长的话,让辜雀陷入了沉思。

    他不明白天姬的意思,但他知道,她还需要时间。

    而自己还年轻,还有很多希望,还等得起。

    他点了点头,忽然道:“你认为我比你更了解你。”

    天姬轻轻嗯了一声。

    辜雀笑道:“那么我告诉你,你现在就是冰洛!”

    他说着话,直接拉起了天姬的手,道:“冰洛是我老婆,拉拉手还是可以的吧?”

    天姬表情有些僵硬,低头看了一下,无奈叹了口气,道:“真拿你没办法。”

    说完话,不知为何,脸似乎红了起来。

    感受着柔弱无骨的细嫩,还有那冰凉的温度,辜雀把天姬的手握得更紧,事实上,这已隔了很多年。

    辜雀看着天姬低头不语,忍不住道:“你是苍穹之境的强者对么?”

    天姬眉头皱起,疑惑道:“为什么这么问?你早知道的。”

    辜雀笑道:“苍穹之境的强者,说话从来不反悔的。”

    天姬道:“我说话不反悔,不是因为实力,而是因为我就是我。”

    辜雀点头道:“懂,原则嘛!那么......之前你说过的话,还算数不?”

    “什么话?”

    辜雀道:“就是二十年前,你说的。”

    天姬表情顿时为难了起来,连忙道:“我不记得我说了什么话。”

    “没事,我记得。”

    辜雀眯眼道:“你说‘你不是一直想要我开启那一段失落的灵魂吗?你不是想让我找回本真,成为冰洛,重新做回你的妻子吗?如果你真的可以重新活过来,我答应你!’这话是你说的没错吧?”

    天姬咬牙道:“我没说过!”

    辜雀又点了点头,轻轻道:“没事,我会镜花水月之术,替你还原一下当时好了。”

    “够了。”

    天姬哼了一声,道:“我还说了,我是不是你的妻子,那得看你的本事!”

    辜雀道:“我本事如何?”

    天姬道:“很一般嘛!”

    辜雀挠了挠头,道:“你不会要我能打败你,才答应嫁给我吧?”

    天姬张了张嘴,无奈道:“反正我现在不嫁。”

    “你......”

    “不许说了,反正就是不嫁,不嫁不嫁不嫁!”

    天姬抱着脑袋就往前跑,像是受够了辜雀一般,这让辜雀忍不住大笑出声,又追了上去。

    “说不嫁就不嫁?还由得了你?老夫今日就他妈来个霸王硬上弓!”

    辜雀大笑着扑了上去,而下一刻,已然发出一声惨叫。

    “哇呀!疼疼!”

    他身影直接倒飞而出,被天姬一掌打得晕头转向,连忙道:“不敢了不敢了,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天姬哼了一声,看着辜雀不禁道:“你也不担心担心你自己,天天就晓得想这些,你说你的《道衍》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神君之后不是到天人之境,而是到了一个没听说过的殒道之境。”

    辜雀整理了一下衣服,喘着粗气跑过去,看着天姬站在那里,又不禁抓住了她的手。

    “你给我放开啊!”

    天姬气得胸膛不断起伏。

    辜雀连忙道:“你别闹,我好好跟你说一下关于《道衍》的事。”

    天姬看着拉在一起的手,无奈叹了口气,道:“要认真说,从头到尾说完整,信息缺漏会影响我判断的。”

    辜雀笑道:“其实很简单,我的经历你也知道,在你复苏之前,我先后修炼了《神女赋》、《人皇经》和《紫虚道经》,悟出了阴阳并行之道和血海三刀。”

    “得到后土和天水之后,我在天州雪域练就了不灭不坏之体,水土交融,阴阳并行,走上了混沌之道的路。”

    天姬点头道:“运气不错。”

    干,这是运气吗?

    辜雀不欲与她计较,接着道:“在西州边陲小镇,也就是卡萝琳的地盘,呆了四年。这四年我基本上确立了我的路和思想,立无上志,走无上路,成无上不朽。然后以混沌之道,反溯阴阳,悟《神女赋》禁术,通《人皇经》极阳,最终在法祖之墓以大阴阳融合逆斩法神。”

    天姬不知不觉已然把目光投向了辜雀,而辜雀浑然不知,依旧吹着牛逼。

    他继续道:“我愈发确定我选择的路是正确的,我研究阴阳轮转之道和混沌之道,同时开始参悟本源,背着铜棺走了半年。”

    “但是......”

    说到这里,辜雀的目光也变得萧索起来,道:“但是到了黄州,刀尊公羊愁给我上了珍贵的一课,剑走轻灵刀承势,一个人的道,必然离不开世界的映射,想要悟通本源,也绝不能只是闭门造车。他教会了我一个道理,就是用刀去演化这个世界,去心怀天下,去承担一个强者应该承担的责任。”

    他脸上有感激,眼眶也有些湿润,道:“那个时候,我才发现我之前错的多么可怕。我太自负,也太自我,老是觉得天下与我无关,我只需要追求自己的道便可。但是我却没想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道或者说感悟来自于哪里?也就是天下而已!”

    “若是把自己和天下分离,又怎么去追寻心中的道,又悟什么阴阳轮转和混沌,又何谈本源?那样和隐居深山、闭门造车有什么区别?终究不过是虚耗韶华罢了。”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所以我很感激公羊愁,我这一路走来,遇到过很多敌人和朋友,天老给了我希望,媚君给了我信心,韩秋给了我榜样,洞喜子道君也不止一次帮过我。但我不能不把公羊愁也放进来,因为他给我的帮助,也一直很大,况且那时候,我们在利益上还是敌人。”

    “他帮助我,纯粹是因为尊重武学,尊重刀法,这是一种伟大的品质。”

    辜雀不知道自己的手已经空了,也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正死死盯着他,目光之中尽是炙热。

    天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一个人,她无法用言语去表达,她只是看着。

    而辜雀继续说着:“我明白了我之前所坚持的阴阳轮转和混沌之道是残缺,是狭隘的,是走不远的。我开始心怀天下,为了黄州而战斗,为了离火圣山而战斗。我看到了尸骨堆积而成的五行山,我看到了浩浩荡荡去赴死的百姓,我明白了一个强者要走什么样的路才能真正走下去。”

    “经历会使人成长,责任使人超越,黄嗔、洞喜子珠玉在前,我必随之前行。”

    “但还好,我活了下来,所以终于在《人皇经》上取得了进步,悟出了大威人皇、大悲天龙、大千宇宙、大苦众生十六字箴言,开辟了全身七百二十大穴,以命劫之姿,打败了神君纪天行。所有人都说我是天才,其实我不是,我懂得多,悟得多,是因为事物和人生给我形形色色的答案。”

    天姬的眼中好像有光,她看着辜雀,几乎已然痴了。

    而辜雀继续道:“所以在救活了韩秋之后,我徒步足足二十年,不是因为累,而是要把所有的感悟全部沉淀下来,这是一个必经过程。同时,我也需要去感悟真正的本源,但是很遗憾,我一无所获。”

    “接着,去了悬空六岛,复活了你,便像是彻底失去了一切,倒了下来。”

    “沉寂十年,我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卖过菜,当过兵,最后选择了说书。我一直领悟着这个世界,开始把眼光放及众生,本源在我心中滋生。”

    “洞喜子道君关键时候的点拨,让我彻底顿悟,悟通了五行生克之道,贯通全身,打破了一切桎梏,成就了神君之境。”

    “从那时开始,我的混沌之道才真正成型。阴阳轮转,五行生克,一个都不能少,才能真正融合成混沌。”

    说到这里,辜雀豁然转身,眼中像是有光,直直朝天姬看去,大声道:“可是你没有发现不对吗?”

    天姬看得入了神,被辜雀吓了一跳,连忙道:“哪、哪里不对?”

    辜雀大声道:“我们常说,境界不是实力,只是道的统筹规划,当你的道领先了你的境界,那么你将不受境界桎梏,对吗?”

    天姬道:“这个说法是没错的。”

    辜雀眼中闪着异光,沙哑着声音道:“那么问题来了,这说明了什么?是不是说明,境界并不和道契合,它并不是根本性的武学,它是活的,是可以选择的。”

    “所以,我才能从一个普通人,因为领悟道,而直接变成了神君!”

    天姬道:“不错。”

    辜雀道:“那么一个正常人,这个时候不应该怀疑,境界这个东西是否应该存在吗?”

    天姬笑了起来,道:“应该怀疑。”

    辜雀道:“所以我从那时就一直在想,我们现在所修炼的一种境界到底来自于哪里,是天然存在,还是由某一个人创造。”

    “若是天然存在,则不可能不契合道,若是由人创造,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跟着那个人,而不是自己去创造一个更合适自己的?”

    “无数人沿着别人的路走,这,难道不是窠臼吗?这,能超越创造这个境界的人吗?”

    听到此话,天姬的脑中轰然炸响,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她看着辜雀,喃喃道:“我不得不承认,我并没有去思考这是不是窠臼,我也不得不承认,今天的你,在我眼中很出色。”

    听到此话,辜雀顿时大笑出声。

    妈的,什么马屁也不如这个管用啊!舒坦,真的舒坦!

    他心中畅快无比,笑声传遍了星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郑州旅游  湘潭学习  眉山旅游  迪庆旅游  南通时尚  西安新闻  黔南地图  汕尾论坛  徐州旅游  娄底资讯  七台河时尚  阿拉尔地图  黑河地图  临汾新闻  酒泉论坛  重庆学校  乌海旅游  深圳学习  钦州旅游  酒泉论坛  廊坊时尚  昭通时尚  南通时尚  怒江论坛  商洛论坛  伊犁论坛  六安论坛  北海资讯  三明时尚  宜昌地图  铜川学习  辽源地图  襄樊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临夏新闻  思茅新闻  烟台论坛  恩施学校  钦州旅游  十堰论坛  郑州地图  沧州学校  连云港旅游  烟台论坛  郑州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咸阳论坛  金昌论坛  思茅新闻  贵港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