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1468章 扑朔迷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并没有路,一切都是茫然的,都是无尽的鸿蒙和元。

    辜雀尝试着以自己对元的有限理解,去开辟出一条路来,但结果当然是失败了。

    他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阵法之中,这个阵法或许是开天灵根的自我保护。

    在这种时候,慌乱和胆怯都是无法解决问题的,他相信既然进来了就不会那么容易出去,甚至,出去和打破这个阵法的难度应该是一样的。

    此刻只有冷静,去分析阵法,去寻找漏洞和分解的方式,或者......等待阵法的变化。

    辜雀刚刚想到这里,阵法的变化就已然开始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让辜雀灵魂颤栗,肉体发麻,直直倒了下去。

    他脑中唯有惊骇,想要抓住什么,却又什么也抓不住。

    头痛欲裂,天空又忽然出现了一柄长达万丈的妖刀!

    妖刀通体漆黑,像是可以吸纳世间所有的光,它像是可以说话一般,发出一声怪笑道:“是谁把你催眠了?竟然让你沉睡了大半个月,想来是南疆地区的蛊术吧?年轻人,你这是中蛊了。”

    声音震得辜雀身体都要碎去,他猛一晃头,眼前一黑,又直直倒了下去。

    “雀儿!小雀啊!”

    耳边传来哭喊之声,而另外一个声音道:“陈老师你别着急,他只是沉睡太久而已,蛊毒清理的差不多了,他应该快醒来了。”

    这句话好像还有清醒的效果,辜雀觉得好受了很多,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墙壁,贴着一个蓝字标语,床很窄,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妇女正凝视着自己,眼眶微红,显然是担心得很。

    “妈?”

    辜雀的脑中轰然一炸,几乎立刻就要坐起来。

    而这个妇女连忙按住辜雀,颤声道:“雀儿你快躺下啊,你吓死我了,这一睡就是十几天啊!”

    辜雀眉头紧皱,喃喃道:“又是这一招?幻境?也未免有些太低级了吧?我辜雀当年在赢都就已然悟通前世今生了。”

    中年妇女呆了片刻,连忙转头道:“大师,他这是怎么了?傻了?”

    辜雀顿时看到了一个身穿土黄色僧衣的和尚,倒也并不全是光头,头上还有一两毫米刚刚长出的发渣,脸上戴着一个眼镜,丝毫没有高人风范。

    他看了辜雀一眼,道:“陈老师你别心急,这种蛊叫做梦蛊,中蛊之人一旦沉睡,便会陷入梦境之中,而且梦境非常真实,他甚至在里边过了好多年呢。”

    “什么?”

    辜雀惊呼了一声,又觉得脑袋痛了起来。

    中年妇女连忙按住辜雀的肩膀,轻声道:“雀儿你不要东想西想,你睡了十多天你知道吗?救护车把你从学校拉出来的,你是不是真的做梦了?你到底是吃了什么啊,怎么会中什么蛊啊!”

    一连串的问题把辜雀问的有些懵,睡了十多天?梦蛊?找这意思是,所谓的神魔大陆,所谓的枯寂世界和大千宇宙,完全是老子在做梦咯?

    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把自己锁在这个世界,若是自己真的以为大千宇宙是梦,那肯定会在这里生活下去,以为这就是现实。

    而这里是现实吗?这里根本就是幻阵之中吧了。

    不过辜雀也确实觉得有些心惊肉跳,这个梦境逻辑严密,真实感极强,若不是他心志坚定,恐怕真的会被骗到。

    他冷冷一笑,摇头不屑,如果幻阵只是这些手段,那也锁不住他。

    看到辜雀冷笑,中年妇女又忍不住道:“大师,他到底是还没走出来吗?”

    和尚点头道:“也不能要求他立刻清醒,梦蛊所造之梦是很逼真的,他在里边呆的太久,一时之间分不清现实与梦也是正常的。多多安慰他,会慢慢好过来的。”

    中年妇女喃喃道:“好,好,谢谢大师。”

    “我说,你们别唱双簧了好吗?”

    辜雀缓缓坐起,轻声道:“母亲,我的确想你,但你是虚妄的。”

    他又朝这个和尚看去,笑道:“大师,你也是个伪大师,说来说去都在否定大千世界的真实性,用在任何人身上或许都能成功,但我这里你注定失败。”

    他沉声道:“因为我在很多年前,便已然在思考庄周梦蝶的哲学问题了,大千宇宙是不是虚妄,我也找到了大衍五十其中之一的异数去证明。再加上,我的意志力很坚定,我从般若塔出来之后,心境几乎没有任何裂缝了。”

    “你们无法迷惑我,这里是假的,大千宇宙才是真的,至于我的母亲,我的母星地球,我总有一天会找到,不需要你们给我虚妄。”

    他右手一挥,一道清风吹过,眼前的一切直接消散了。

    辜雀朝四周看去,眉头顿时皱起......

    寒风呼啸,大雪飘飘,冰山如剑一般林立,一座古老的冰宫像是童话之中的建筑。

    大雪圣山神女宫?怎么又扯到这里来了?

    他走过了重重殿宇,没有人可以看到他,他也无法干扰任何人,他只是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心头也确实有些感慨。

    找到了熟悉的房间,辜雀推开门刚刚走进,身体顿时僵住。

    卧槽?什么情况?

    冰床之上两道身影缠绕着,正用尽力气亲热,姿势夸张热烈,一切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这两人辜雀当然不会不认识,这不就是冰洛和自己吗?靠!这是侵犯老子隐私权啊!

    辜雀无心再看下去,破阵才是关键,只是他刚要退后,一个身穿蓝色长裙,光着双脚的女人又走了进来,然后发出无声的尖叫。

    她吓得脸色苍白,看姿势叫声应该很大,只是她和自己依旧处于两个世界,互相感受不到对方。

    不过,这未免有些难为情吧?老子健美的身躯和冰洛的身体,都被蓝月这小妞看光了,这他妈找谁说理去。

    蓝月似乎都呆住了,她瞪大了眼看着床上两人,看着每一次进出和每一个动作,俏脸红得不像样,终于又大叫了一声,捂着脸跑开了。

    妈的,到底谁吃亏啊。

    辜雀心头郁闷无比。

    只是刚刚想到这里,四周的场景又变了,依旧是房间内,依旧有床,床上躺着一个男人,男人身上有女人,正抬着自己的身体起起落落。

    这...这是玄州楚都,媚君给自己续命?天,为什么又是床戏啊!

    “啊!”

    一个身影又闯了进来,蓝色长裙光着脚,不用想,自然又是蓝月。

    她嘴唇颤抖着,喃喃道:“这样也可以?”

    说完话她又觉得不对劲,猛然转头离去,大声道:“臭辜雀,死辜雀,你真是太坏了!这个阵法也是,为什么要人家看这些嘛!”

    她匆忙走出房间,而辜雀眼前的场景又变了。

    昆仑圣山玉虚宫,和溯雪的洞房花烛夜......辜雀已然无力吐槽了,因为门已经开了,蓝月又进来了。

    天啊,饶了我行不行啊!

    辜雀心头苦叹,而蓝月也是喊了一声:“饶了我行不行啊,我不想再看辜雀这个下流的登徒子啦!”

    喂你说话讲点道理好不好?是你特么窥探我隐私,老子哪里是登徒子了?自家老婆还不让碰了啊!

    辜雀有心无力,甚至可以想到之后的画面。

    果然,地州万里大峡谷来了,各方强者聚集,光幕护罩之中,自己在给韩秋开苞...不,是他妈救命好吧!

    “死流氓!下流!无耻!不要脸!王八蛋!这种时候都做这种不知羞耻的事,还是不同的女人,辜雀我看错你了!”

    蓝月恨恨转身离去,搞得辜雀满头大汗,老子真的是在救命啊!

    辜雀真的怕了,他都想向这个幻阵求饶了,但好像这样也没有用。

    果然...又来了,神州神都天宫,金銮殿内龙椅之上,龙袍被仍在了一旁,轻灵的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

    蓝月死死咬牙,一字一句道:“辜雀我跟你没完,在大殿上做这种事,你,你真是...我恨你!”

    她捂着脸转身离去,竟然流下两滴泪来,辜雀一阵无语,怎么觉得这小妞有点不对劲啊!

    辜雀实在有些无语,但很快,四周一片片莲塘出现,在那莲塘的深处,又是同样的画面。

    “可恶!她都不是人族,你都下得去手!”

    蓝月看着玛姬那十二支金色的翅膀,看到了她的脸,却是忍不住一呆,喃喃道:“好漂亮,好美......”

    她本就是绝美之人,到现在她所见之人中,除了离惘之外她谁也不服,但此刻看到这个女人,她竟然生出了自卑之心。

    她吓了一大跳,看着辜雀与玛姬两人笙歌不停,一时之间也呆住了,看着看着,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觉得身上有些发软,双手下意识摸向自己胸口。

    刚要一揉,她忽然身体一震,猛退几步,大声道:“哎呀!这个幻阵!难道是迷情阵?自己要是沦陷了就完蛋了!”

    她狠狠跺了跺脚,转头就跑。

    而辜雀则是眉头紧皱,这幻阵到底怎么回事?这一切有什么意义?难道只是为了让蓝月沦陷?这哪有什么诱惑力。

    况且,自己的幻阵又在哪里?不可能只是为了让我看上几场我自己的床戏直播吧?

    扑朔迷离,没有任何危险,但辜雀反而没了把握。

    因为他清楚,这种情况,就是真正的危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六安论坛  白山新闻  白山新闻  辽阳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金昌论坛  宜昌地图  桐城学习  德宏时尚  临沂资讯  济宁新闻  伊犁学校  张家口时尚  松原地图  铜川学习  大丰地图  德宏时尚  嘉峪关旅游  连云港旅游  桂林学校  安阳资讯  南通时尚  益阳资讯  海口新闻  大兴安岭学校  阜新地图  郑州地图  潍坊资讯  嘉峪关旅游  乌海旅游  临沧新闻  潜江地图  湖州旅游  临汾新闻  海西论坛  赤峰新闻  廊坊时尚  襄樊旅游  大庆论坛  那曲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钦州学习  辽源地图  商洛学习  合肥学习  烟台论坛  泸州学校  临汾新闻  钦州旅游  淮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