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1530章 林间石山 苍鹰啄指

第1530章 林间石山 苍鹰啄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辜雀为什么会颓废?为什么会沮丧?

    因为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所谓的神,不是那些高高在上冷漠无情的机器。

    没有人可以永远坚强,因为无论多么坚定了意志都来源于情感,而情感是复杂的,除了坚强之外,也必然伴随着失落、绝望、颓废等等。

    或许这个世界上也有那种存在,那种意志力永远没有波动的存在,那样的人,我们往往把他们称之为机器。

    因为他只能执行意志赋予他的命令,不具备其他变数,也不会让人觉得亲近。

    辜雀永远不会是这样的人。

    因为他之所以修炼,除了热爱之外,是想让自己的感情得到安全。

    可是总有些时候,情绪是无法控制的,溯雪的话他听得进去,可是心总是聚不起来,使不出任何力量。

    他无可奈何,唯有叹息。

    有些事,不是自己想做,就可以做到的。

    就像现在的振作一般。

    他何尝不想振作?他何尝不该知道振作?

    只是做不到罢了。

    溯雪瘫在他的怀中,身躯柔软,一直给他传递着温热。

    辜雀叹了口气,拍了拍她单薄的背,轻声道:“夜了,去休息吧。”

    溯雪低声道:“那你呢?”

    辜雀道:“我再一个人走走。”

    溯雪眼眶红红的,连忙拉住辜雀道:“你陪我好不好?你现在不能熬夜,你撑不住的。”

    辜雀的情绪实在不是很好,他知道溯雪是真心在安慰自己,但后边两句话实在有些不好受。

    他摇了摇头,抛开溯雪缓缓朝前走去。

    “夫君!”

    溯雪在后边颤抖着大喊了一声。

    寒风吹起她的白裙,夜间的露水几乎要将她湿透。

    辜雀停住了,但没有回头,片刻后又朝前走去。

    溯雪泪流满面,在后边一直喊着,声音实在让人心疼。

    但辜雀现在太想安静了。

    “溯雪姐姐,你别喊他!”

    不知何时,媚君也出现了,她扶起溯雪,指着辜雀的后背就骂道:“喊他做什么,他现在都不管你了,都不在意你了。”

    “不就是修为尽失吗?不就是废了吗?从头练就是,至于现在这幅样子吗?”

    她声音很大,也并不温柔。

    “你走!你有本事就一个人永远这样下去,你把姐妹们都抛弃好了!”

    “是我媚君当初看错了人,我以为你是一个百折不挠的人,你还记得楚河岸边吗?你还记得那些给予你力量的所有话吗?你忘了我说我的男人是永远不会倒下的吗?”

    溯雪连忙捂住媚君的嘴,低声道:“媚君妹妹不许瞎说,夫君修为尽失,他心里难过。”

    媚君冷笑道:“好一个难过,说得好像谁不难过似的,凭什么就他特殊,就他要使性子啊,连我...连我都不使性子了嘛!”

    卡萝琳出现在了媚君的身旁,轻轻拉住她的手,道:“媚君妹妹你不要这么急,你这些话会伤到夫君的,他万一不喜欢你了怎么办?”

    媚君翻了个白眼,嘟着嘴叹了口气,道:“现在正常的法子没用啦,还不如用崩溃疗法,刺激刺激夫君,反正...反正他不会不喜欢我的,嘻嘻。”

    卡萝琳道:“多给夫君一些时间吧,或者...让天姬姐姐去吧。”

    媚君眼睛一亮,顿时笑了起来,道:“我怎么忘了天姬姐姐,她那么聪明肯定有法子。”

    三人回头朝府邸走去,而辜雀已然朝着大陆更深处走去。

    海边的林间湿气很重,一到晚上寒冷刺骨,那湿气如跗骨之蛆一般甩都甩不掉,封都封不住。

    他这才想起自己的衣衫早已湿,浑身粘乎乎的沾满了碎草和烂叶,皮肤冻得发紫发红,鸡皮疙瘩一直消不下去,很快又痒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某种细菌还是小虫,在他身上咬出一个个疙瘩,很快整个后背都生出红疹来。

    用力抓着,难受至极,一道道血痕抓出,但却无济于事。

    喘着粗气,辜雀死死咬牙,忽然大吼道:“老天爷,我ri你先人!”

    他鼻头发酸,捡起一根树枝疯狂打着四周的树叶,一片片树叶落下,月光从缝隙之间缓缓泻下,就像是稀疏的残雪。

    大地如此湿润,踩在地上感觉陷进去很深,鞋边渗出水来,伴随着污渍,让人烦躁不堪。

    发泄了很久,几乎都没有力气了,只能用双手撑着大腿猛喘粗气。

    他又笑了起来,笑得极为夸张,甚至狰狞。

    如果陨落宫主等人还活着,看到这一幕恐怕都不相信这是令他们闻风丧胆的辜雀吧,哈哈!

    谁会相信呢?连自己估计都不相信。

    他实在疲倦了,恨不得立刻睡去,靠在一棵树旁,看着四周,想着从前和以后。

    记忆渐渐在变得模糊,思想在困顿,眼皮越来越重,他终于沉沉睡了下去。

    他梦到自己彻底废去了,无论怎么修炼都不成功,进度非但缓慢,而且还在迅速老去。

    老去后的自己一个人在黄昏中走着,走着走着,就终于倒下了。

    一生,就这么过去了。

    生前唯一的感受是,夕阳很暖,而自己的身体很冰冷。

    不......身体也开始渐渐温暖了起来。

    辜雀猛然撑起身体,睁眼朝四周一看,只见阳光斑驳透进林间,照在了自己的脸上。

    自己竟然一觉睡到了中午。

    他揉了揉眼睛,觉得全身酸痛,肚子也饿得不行了。

    刚想到这里,一只鸡腿忽然从天而降,稳稳落在了他怀中。

    芳香四溢,鸡腿正热乎着,辜雀下意识拿起,朝前一看,只见天姬站在前方不知多久了,正微带着笑意看着自己。

    “陪我走走,边走边吃。”

    她说完话直接转身朝前走去,根本没有给辜雀拒绝的机会。

    辜雀叹了口气,狠狠啃了一口鸡腿,大步跟了上去。

    天气实在很好,碧空万里如洗,阳光清澈,林间树木娇脆欲滴,所有的湿气早已被蒸发得干干净净。

    身上的衣服也干了,身上渣滓倒是不少,轻轻一抖就全落了下来了。

    天姬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和辜雀一起走着,看着四周的风景。

    她气色很不错,五官精致,面容姣好,皮肤白皙如玉,吹弹可破。

    眉间带着笑意,迎着阳光不停欣赏着四周的美景,此刻她看起来比任何景色都好看。

    见辜雀吃完了,像是变戏法儿似的手中又多了一张白手帕,轻轻给辜雀擦着嘴,搞得辜雀一头雾脑。

    冰洛对自己好没错,但现在这是天姬啊,怎么也这么温柔了。

    辜雀像个傻子似的跟在后边,一会儿打量一下天姬,实在觉得有些不对。

    两人缓步而行,渐渐登上山峰,乱石雄奇,嶙峋峥嵘,夹缝之间又有苍松傲立,迎着太阳展开枝臂。

    天姬停了下来,看着苍松一时之间愣住了。

    辜雀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一只苍蝇正站在苍松树枝之上,利爪死死抓紧沧桑的松树皮,气态非凡。

    而就在此时,它忽然发出一声尖啸,锐利的眼神透着残光,尖喙如刀,狠狠啄向自己的利爪。

    碰撞之声响起,它身体一颤,一根脚趾已然残破,利爪也脱落了下来。

    天姬的脸色很平静,只是很耐心地看着。

    辜雀皱着眉,也静静看着。

    他看到了苍鹰在惨叫,每一次啄在利爪之上都痛苦不堪,它的双爪已然血肉模糊。

    天姬忽然轻声道:“它必须这样做,因为它已然老了。”

    辜雀没有说话,只是听着。

    天姬道:“它的寿命大概有三十年,但它的利爪十五年就会老化。”

    “没了利爪,它只能饿死...或者死于同类惨斗,逃不过自然生物链的法则。”

    “所以在这个时候,它会用自己的尖喙将利爪完全啄碎,将脚指啄破。”

    “这个过程是极为痛苦的,但必须要这样做,因为不久之后,碎烂的骨头上又会长出崭新的利爪,它会获得重生。”

    天姬依旧没有看辜雀,只是轻声道:“我不知道天下有多少苍鹰,但几乎所有的苍鹰都必须如此,也只有如此才会获得新生。”

    “不知世故的畜生尚且如此,那么人呢?作为智慧生物,能不能比它做得更好?”

    辜雀身影一震,死死盯着那苍鹰,此刻它已然站不稳了,忍受着剧痛靠在枝桠上,它是如此狼狈,狼狈如自己一般。

    但剧痛给它带来的的的确确是下半段生命,它很快会变得更加强大,依旧是那个空中之王。

    天姬看了许久,忽然道:“我走了,你愿意在哪里就在哪里吧,我会告诉媚君她们别打扰你,只是你别忘了你储物戒内是有食物的。”

    她白衣飘飘,踏云而走,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美得不可方物。

    辜雀没有动作,只是坐在了巨石之上,就这么呆呆看着这颗松树。

    松树古老,也不知道命轮几何,树皮之上尽是瘤状,恐怕也受了太多灾难。

    它看起来是如此粗糙,如此丑陋,却反而给人一种苍劲,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

    这是不是一种伟大?

    它幼时是如何从巨石夹缝之中破出,又如何在这风吹日晒的地方坚持到如今?

    它是不是也会蜕皮,也会重新生长,就如同这痛苦的苍鹰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北海资讯  西安娱乐  抚顺学习  抚顺学习  湘潭学习  三亚论坛  益阳资讯  海口新闻  辽阳旅游  黄冈旅游  林芝地图  大庆论坛  衡水新闻  黑河地图  赤峰新闻  重庆学校  合肥学习  长沙娱乐  许昌学习  南通时尚  怒江论坛  辽阳旅游  昭通时尚  济宁新闻  佳木斯论坛  临夏新闻  宜昌地图  林芝地图  廊坊时尚  安阳资讯  济宁新闻  恩施学校  伊犁论坛  郑州地图  中山时尚  娄底资讯  松原时尚  十堰论坛  盘锦学习  四平时尚  阜新地图  中卫资讯  桐城学习  郑州旅游  商洛论坛  广安学习  合肥学习  西安新闻  松原地图  湘西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