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辜雀冰洛 > 第1901章 与天论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沉睡是短暂的死亡。

    这一次辜雀感觉自己或许是真的死去了。

    在闭上眼睛之前,他看到了时光的回流,看到了一生经历的所有事情。

    从幼时母亲的陪伴到上学,然后穿越到神魔大陆,认识了一个个朋友,一个个女人。

    挣扎于生死之间,崛起于绝望的尽头,与各朝为敌,与五海大战,与修罗界和无量界的对决。

    最终谁也没有赢,天道崩殂,枯寂世界毁灭,杀来大千宇宙。

    千年沉浮,破茧成蝶,立文明,开时代,一切都历历在目。

    他记忆中最深刻的事不是那些伟大的成就,伟大的战斗,而是和冰洛、韩秋、溯雪她们相处的欢乐时光。

    漫长的记忆温暖而痛楚,像是一场大梦,醒也醒不来的大梦。

    沧海桑田,像是过了无数个时代,无数个纪元,身体已成枯骨,枯骨已化作尘埃,尘埃洒落于大地,大地之上长出嫩芽。

    风雨飘摇,阳光普照,嫩芽也终于长成了参天大树。

    树欲静,风不止,杀伐之声响彻天地,震得万界颤抖。

    无数的刀光剑影闪过,辜雀终于睁开了双眼。

    无尽的疲惫,难以形容的憔悴,他甚至想再次长眠,永不醒来。

    但他毕竟是记起了一些东西,他知道还有人等着他。

    艰难站了起来,找不到自己的刀,也找不到一切。

    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虚无,连空间都没有。

    辜雀四顾茫然,眉头紧皱,喃喃自语道:“这是哪里?我睡了多久?”

    “你睡了九十九亿年。”

    一个机械般的声音忽然响起,不带一点情绪,冷漠到极致。

    前方白光开始扭曲,不!

    辜雀发现了,这不是白光,只是密集到极致的元。

    它们扭曲着,形成了一张巨大而模糊的人脸。

    辜雀眼中寒光一闪,沉声道:“天道化形!”

    “是,我的确是天道。”

    天道的声音依旧是没有任何感情,它本就没有感情。

    “幻化成人脸,和你交流,更加方便。”

    辜雀冷笑道:“这么说来,我们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我们分不出胜负的,立场处于一个等级,浩瀚的程度也是同样的,战斗下去已经没有了意义。”

    按照这个语气来说,所谓的天道震怒不过是生命的猜测,天道不会愤怒,因为它只是一个类似于机器一般的东西,连生命都算不上,更没有感情。

    辜雀道:“你是说我沉睡了九十九亿年?”

    “准确的说,是在这个时空的九十九亿年,相对于寰宇来说,不过数十呼吸而已。”

    听到这句话辜雀才松了口气,难怪这一觉睡得这么漫长,像是死去了一般。

    他皱眉道:“为什么我会沉睡?”

    “因为你的身体和灵魂都承受不住这么高强度的战斗,所以陷入了休眠,而无尽的元又保护着你,所以我们分不出胜负。”

    “但世界需要秩序,我不能一直和你战斗下去,我要维持这片天地最基本的法则,所以我临时创造出这个空间,让这里的流速变得快起来。”

    辜雀忍不住道:“可是我看我的命轮,依旧没有变化。”

    “因为你对时空并不了解。”

    天道的声音传出:“天地寰宇的力量总量是不变的,每一个空间的能量也是不变的,当时间流速快的时候,每一天的能量就很少。”

    “听不懂。”

    天道说道:“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你一天只有一万个金币,但你处于的空间的时间流速加快了,一天的流速变成了一万天,那么意味着这一万个金币要分给一万天,一天就只有一个金币了。”

    辜雀想了想,道:“我明白了,寰宇大世界给每一个次元世界的能量是不变的,哪怕这个时间流速再快,也只有那么多能量,无论这里是过了一万年还是只过了一个呼吸,它的能量都依照于寰宇大时空,和其他次元世界无关。”

    天道点头道:“是这个意思,所以很少有人会开辟崭新的时空来调整流速,达到修炼的目的,这就是能量的守恒。否则直接开辟出一个时空出来,使其流速高于外界一万倍,那么修炼个一百万年,出去才一百岁,却是一百万年的修为,那岂不是乱套了。”

    “寰宇,不会那么乱。”

    辜雀道:“那生命呢?如果能量是守恒的,那生命修炼获得巨大的能量,其他生命或者其他地方岂不是会失去同等的力量?”

    “并不是这样的。”

    天道说道:“能量的守恒是基于天道的,与生命无关,生命的力量来源不是元气,而是道。天道只是大道之一。”

    “这下是真明白了。”

    辜雀道:“所以我们该如何?既然分不出胜负,那谁才是天道?”

    天道说道:“天道是无私的,没有感情的,谁更适合天道,谁就是天道。”

    辜雀闻言一震,缓缓笑道:“你是想与我论道,然后得出谁更适合这片世界,这样决出胜负。”

    “不错,天道没有私心,所以我会与你论道,如果我更该是天道,我会抹去你,如果你该是天道,我该抹去自己。”

    辜雀大笑道:“你的话没错,我相信天道是公平的,但你的论道已经开始了。”

    “嗯,已经开始了,天道必须要绝对公平,绝对无私,所以它只能是机器,不能是生命。”

    “因为生命是有感情的,有感情就不可能绝对公平,我比你更适合天道。”

    辜雀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天道就该是没有感情的机器,这样才会绝对公平,天地才有秩序。正是因为这种公平,你才让我沉睡九十九亿年,让我和你一样,这样才能公平角逐。”

    “是这个意思,所以你还有要说的吗?”

    “当然要说。”

    辜雀道:“曾经八个纪元的天道都是没用感情的机器,是吗?”

    “是。”

    “所以八个纪元都覆灭了,而我们这第九个纪元也将毁灭,没有感情,一定对吗?”

    “一定对,因为枯寂是这个世界本身的病症,和天道无关。准确的说,每一个世界都是枯寂的,因为产生世界的能量终究有被耗尽之时。”

    辜雀觉得似乎触摸到了枯寂的原因,连忙道:“那永恒文明呢?”

    “事实上永恒文明的永恒不是绝对意义的,而是相对的,他们相当于是冻结了世界的发展,冻结了世界的力量,所以才永恒。”

    果然如此!

    辜雀在此之前论道永恒的时候就猜测到了,永恒世界的永恒根本就是相对的,因为世间根本不存在永恒,否则大衍五十那其中的异数如何解释?

    想到这里,辜雀道:“意思是世界的灭亡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问题,所以九五至尊都无法逆转。”

    “不错,所以你们哪怕拯救了这个纪元,也无法拯救下一个纪元,终究有结束的时候,世界不可能没有寿命。”

    辜雀心头黯然,然后道:“这么说来,天道的确应该是绝对公平的,因为哪怕我成为天道,可以替这片世界挡住劫难,也无法影响枯寂的继续。”

    “是,所以你错了,你也输了,你的路是异想天开的虚妄。”

    辜雀道:“意思是,九五至尊也并非是永恒不灭的,他们也有能量耗尽的时候,只是这个时间极为漫长,或许是数百亿甚至上千亿年。”

    “不,九五至尊是相对意义上的永恒不灭,因为他们随时可以吸取世界的力量,而大意义上的寰宇,有无数个世界,不单单只是大千万界。”

    辜雀道:“可是无数个世界也终究有被吸干的时候。”

    “不会的,大世界的诞生是大衍所知,有异数存在,是真正意义上的永恒,也是唯一的永恒。”

    辜雀眼睛一亮,忽然惊声道:“对啊!大衍!只要这片世界有人可以触摸到大衍的异数,不就可以逆转绝对的枯寂了吗?”

    “异数不可能被生命触及,甚至不可能被大千万界触及,这是广义世界的根基。”

    辜雀忽然道:“你输了。”

    “输在哪里?”

    辜雀道:“你输在这个时代。”

    “我不明白。”

    辜雀道:“这个纪元是不是这个世界最后的一个纪元?”

    “是,因为我的能量不多了,无法支撑重新开创纪元了,这里的一切都会消失,只剩下残破的规则。或许无数万亿年之后,会实现新的规则平衡,再开世界,但却不是大千万界了。”

    辜雀大声道:“你说得不错,所以你输了。”

    “我依旧不明白。”

    辜雀道:“天道的本质是为了世界的平衡,为了世界继续存在下去,对不对?”

    “对。”

    辜雀道:“可是只有十多万年了,这片世界的寿命只有十多万年了,现在需要的不是平衡了,因为已经注定无法存在下去了,你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天道沉默了很久,道:“你说得没错。”

    辜雀继续道:“或许也有意义,就是让大千万界在这剩下的十多万年时间里,保持基本的运行平衡。”

    “是。”

    辜雀道:“但我也可以做到这一点!”

    “你可以做到,但你做不到比我公平,你有感情。”

    “不错。”

    辜雀道:“我做不到比你公平,但我却可以给这个世界希望!继续活下去的希望!为了这个希望,那一点点不公平算不得什么,对吗?”

    “不会有希望的,这片世界注定要灭亡。”

    “注定?”

    “对,注定。”

    “哈哈哈哈哈!”

    辜雀忽然狂笑了起来,大声道:“大衍之数五十,变数所知,哪有什么永恒?唯一真正永恒的只有变数本身,所以广义上的世界不可能灭亡,这是你刚才说过的。”

    天道沉默了。

    辜雀喘着粗气道:“我曾经触及到过异数,甚至被很多人称为异数,所以我的大道是《道衍》,是为了天道而生的大道。诸天万界,亘古寰宇,唯我辜雀一人而已。”

    “只有我才能取代你,只有我的大道才能成为天道,而也只有我成为天道,才能给这个世界一点点异数,一点点希望。”

    “可是,这一点点希望无论多么渺小,比起注定灭亡来说,那都是一个更好的结果。”

    “至于最后这十多万年的相对不平衡,又算得了什么?”

    声音像是要传遍世界,辜雀这才真正明白自己的大道。

    而天道依旧沉默。

    沉默了很久,它才道:“嗯,我输了,我应该抹去自己,给世界希望。”

    它的语气依旧是如此冰冷,没有任何感情。

    但毁灭,却开始了。

    天道,开始抹去自己了。

    新的天道,是辜雀本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徐州旅游  七台河时尚  襄樊学校  长沙娱乐  铜川学习  阜新地图  三亚论坛  湘西旅游  湘西旅游  海口新闻  临汾新闻  那曲地图  赤峰新闻  襄樊学校  济宁新闻  眉山旅游  昭通时尚  贵港资讯  临夏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湖州旅游  铜川学习  那曲地图  喀什资讯  宜昌地图  南通时尚  贵港资讯  长沙娱乐  抚顺学习  三明时尚  嘉峪关旅游  南通时尚  黄冈旅游  嘉峪关旅游  宜昌地图  林芝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海口新闻  娄底资讯  六安论坛  安阳资讯  娄底资讯  金昌论坛  喀什资讯  四平时尚  大庆论坛  合肥学习  三明时尚  乌海旅游  潍坊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