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任峰穆小希 > 第87章 惩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的天!我们不是在做梦吧!”场中有人忍不住的低声开口。

    “不是做梦!是真的!大长老被九长老打败了!”也有人不明白为何自己会感到失落。

    “唉!大长老当年为了咱们任家,被人伤了根基,本以为他只是无法进入先天境,没想到竟然衰弱成这个样子……”有人低叹,言语中充满无奈。

    种种声音之中,大长老的身形化作一条弧线,眼看就要重重摔落。

    这令人心酸的一幕,也让场中众人皆是不忍心的扭过头去……

    家主任宏痴心修炼,家族事务通常都是由大长老做决定的!

    某种意义来说,大长老更像是家族的族长,也是族人们最为推崇尊敬的。

    这个下场,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可是没有人敢动。

    洗髓境的争斗,动辄就是数千近万鼎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普通弟子能够介入的,他们就算是想要去帮大长老,此刻也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也并非是所有人都站着不动。

    至少此刻任健、任雪两人,都是在惊呼中齐齐抬脚,想要赶在大长老落地前接住对方。

    然而也正是在此刻,却有一道人影,瞬间一闪而过。

    “任峰大哥!”

    任健惊喜开口。

    此刻的任峰,已经将风雷步发挥到了极致,整个人也仿佛猛的消失了一般。

    等到他再次出现,任峰已经跃上了半空之中。

    单手按在大长老的后背,一道大荒真气已经悄然隐没在大长老的体内,护住大长老的要害之处。

    与此同时,任峰的手上微微一转,就已经卸掉了大长老身上的力道,轻而易举的将对方救下。

    然而才刚刚落地,大长老便是猛的一个趔趄,脸上更是浮出几分潮红之色,一张口,便是‘哇’的吐出大滩鲜血。

    “小峰,你快走!老夫还能撑一下!”

    大长老看到旁边的任峰,便是急忙开口。

    看到对方此刻还关心惦记自己,任峰也只有摇头苦笑道:“你别说话了,先稳住体内的真气再说!”

    大长老微微一怔。

    刚才九长老斩断他的剑,还有一道剑气击中了他的下腹气海丹田处。

    如果不是大长老身上带着一件防御的宝物,恐怕此刻他的气海丹田就被那一剑彻底击破了。

    可即便是有宝物挡着,此刻他体内的真气也已经被撞的七零八散。

    也就是说,他就算是想要继续战斗下去,战斗力也会大打折扣,也完全无法挡住九长老。

    可眼看前方的九长老缓缓逼近,大长老心中顿时一阵焦急。

    咬了咬牙,他强行镇住体内真气,却是回头看着任峰低吼道:“走!”

    任峰再次摇头,却压根就没有去看九长老,反而是朝着对方身后扫了一眼,才开口道:“放心吧,有人替你出头的!”

    “?”大长老狐疑的抬头,亦是发现一道人影正呼啸而来,静静的站在九长老身后。

    在其身边,唐棠正满脸焦急,一直在低声催促着。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城主唐显。

    更后面,任家族长任宏以及张家、赵家两家的家主,还有任家众位长老,都正在匆匆而来。

    偏偏此刻九长老背对着对方,在加上他处于暴怒之中,压根就没有发觉。

    非但如此,此刻的九长老更是满脸狞笑道:“老大,你已经老了!等我杀了这个小子,就给家族里提议让你去颐养天年吧!”

    “他跟虎儿的死没有关系又如何?他有个先天境的师傅有如何?”

    “只要杀了他,就算他师傅来了,也有城主挡着,到时候让他也尝一下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

    “他今天必须死!必须给我家虎儿陪葬!”

    九长老眼神冷冽,步步逼近,手中雪亮的长剑,亦是遥遥指向任峰,眼看就要一剑斩下。

    可也正是在此刻,身后却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声音。

    “那位前辈修为高深莫测,我唐某也根本不可能是对手!况”

    “再者说,你九长老有何资格,拿我唐显当枪使?”

    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却犹如惊雷一般,瞬间让九长老的脚步凝固。

    同一时刻,匆匆赶来的族长任宏面色大变,急声大吼道:“九长老!你做什么!你想害死咱们任家吗?”

    “城主大人已经说了!那位前辈随手一剑就差点斩断他的武器,若是尽力,他恐怕一招都挡不住!”

    “任峰是那位前辈的弟子,你若是敢杀他,到时候可不光是你,是咱们任家全都要跟着你陪葬啊!”

    任宏的声音,让九长老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当时唐显归来,他得知任虎身死的消息之后便急忙离去,又哪里知道这些?

    可眼下,他只需要一剑斩下,就能取了任峰的姓命,他又如何甘心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老九!不要意气用事!”

    二长老的声音亦是传来,略微停顿之后,他又是开口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到来日老夫陪你一起上巨魔山,去把那些魔牛杀光!”

    话虽然是如此说,但是九长老却不难听出二长老的弦外之音。

    对方是要他忍耐!要他来日在说报仇的事情!

    可这是杀子之仇!他怎么忍?

    此时此刻,九长老的眼神中满是怨毒之色,死死的盯着任峰,就连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似乎下一秒,他就要挥剑斩下!

    另一头,任峰则是面色不变,毫不畏惧的与九长老对视,甚至于眼神之中,似乎还有着几分嘲弄之色。

    到了此刻,九长老心中忽然猛然醒悟过来。

    任峰的师傅是先天境强者,又恰好出现在巨魔山,这足以见得对方早就知道了他们的阴谋……

    他给任虎准备了乾清戒,可以轻松当下洗髓境荒兽的威胁。

    可如果是先天境呢?

    恐怕只需要随手一剑,就可以轻易毁掉乾清戒!

    到时候任峰根本就什么都不用做,任虎也绝对没有活命的机会!

    一想到这些,九长老便是猛然回头,看着二长老开口大声道:“是他!绝对是他!”

    “他故意把虎儿害死的!要不然虎儿的乾清戒怎么会被攻破?”

    “按照族规,坑害同族,就该死!就该杀!难道任家的家规都是摆设吗?”

    二长老面色一怔,却也只能开口顺着对方道:“此事老夫还会调查,如果真的是任峰,那我绝对不会轻饶了他!”

    “调查什么?你还不明白吗?他早就知道虎儿会带他去巨魔山,也早就准备好要害死虎儿!”九长老嘶声大吼,满脸不甘。

    只不过除了熟知内情的二长老之外,其他人却都是听的云里雾里。

    就算任峰知道了,那又如何?

    能证明任峰就是凶手?

    然而此刻九长老这幅样子,却由不得众人生出疑心。

    甚至于族长任宏,此刻也是忍不住问道:“任峰,九长老说你是故意坑害任虎,可是真的?”

    任峰漠然摇头。

    扫了眼满脸怨毒之色的九长老,他才是冷笑道:“任虎非要激我上的巨魔山,此事很多人都看到了!”

    “而且在山上,他还亲自用早就准备好的龙须草,来吸引四角魔牛……”

    “那龙须草还有没有我不清楚,但是当时装的瓶子,还在任虎的储物囊之中!”

    “你们若是不信!大可以打开看一看!”

    任峰的声音平缓,仿佛在说着微不足道的事情。

    可二长老与九长老,却在此刻齐齐色变。

    众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唐显已经低声吩咐了一举,他身边的唐棠便是忽然上前几步,便从任虎的尸体下拿来了储物囊。

    只是片刻,她便寻到其中的一个小瓷瓶。

    “父亲,你看!”

    唐棠将瓷瓶递给唐显,而唐显只是稍加分辨,便是开口淡然道:“是龙须草……”

    “这……”

    众人皆是大惊失色。

    龙须草对四角魔牛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这一点可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任虎带着龙须草,那就是说,任峰并没有撒谎!

    如此一来,究竟是谁想害谁,可就很难说了!

    这一点,九长老和二长老同样清楚,此刻两人的面色也都是难看至极……

    与此同时,任峰已经是再次开口。

    “我和任虎上巨魔山之时,就发现他赶路时气喘吁吁,仿佛是疲惫不已!”

    “如果我所料不差,任虎应该是最近进补了大量补充血气、神魂的丹药!”

    “当时在巨魔山,任虎曾经吃了一颗夺元丹!一举冲到灵门九重!想来那些进补的丹药,应该都是为此准备的吧!”

    “更别提,他还有一个乾清戒!可以轻松挡下洗髓境的攻击!”

    任峰的话,一句接着一句,让众人皆是惊愕不已。

    甚至于随着任峰的话,众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任虎的手指上……那里有一枚戒指,正静静的躺着,很显然,这便是任峰口中的乾清戒。

    “我就想问一句,到底是谁想害谁?”

    任峰的声音并不算太高,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却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

    随着他话音落下,场中也很快有人反应了过来。

    “我的天,刚开始还以为是峰少爷害了任虎!没想到竟然……”

    “虎少爷他……如果说这些阴谋诡计,确实是他最擅长的啊!”

    “是啊!这又是夺元丹又是乾清戒的,明摆着是拿任峰当傻子啊!”

    “嘿!还有龙须草,谁上巨魔山狩猎会带龙须草?别人不都是躲着那四角魔牛的吗?”

    各种各样的议论,不断的刺激着二长老和九长老。

    二长老倒还好说,毕竟此事他做的隐秘,不需要担心被牵连。

    可九长老就不同了,他可是任虎的父亲,若是说此事和他没有关系,那谁会信?

    “族长,二长老……我倒是想问一下,谁给他的乾清戒?任虎可是跟我炫耀过,这是花了一万灵石买的!”

    “还有谁给他的夺元丹?谁去探查出那个位置上可以引来四角魔牛?”

    任峰的声音再次传来,让九长老的脸色更加难看。

    他忽然意识到,一旦此事被捅破,到时候恐怕不光是任虎要白死,就连他的长老之位,恐怕都保不住了!

    一个激灵,他便是急忙摇头道:“不是我!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谁信啊!”周围有任家弟子低声开口,顿时引来众人附和。

    而场中的众多长老,此刻亦是满脸失望,看着九长老直摇头。

    任峰只是抛出证据,可九长老却主动跳出来接话,这如果说对方不知情,恐怕是无人会信的。

    颇为意外的看了眼任峰,族长任宏才是沉声道:“任虎妄图谋害族人,本该处斩!念在其已经身死,此事就此作罢!”

    略微停顿,他又是盯着九长老,声音亦是多了几分冰冷。

    “九长老,你纵容任虎作恶,罚你一年俸禄,免去药阁主管一职,且永远不许再提为任虎报仇之事!”

    “你……可服气?”

    九长老面色猛然一变,死死攥紧手中长剑,连骨节都已经开始发白。

    然而也同样是在此刻,二长老面色一肃,开口轻喝:“老九!族长宽宏大量,你还不快领罚?”

    “你……”

    九长老猛然抬头,死死的盯着二长老,可二长老却也丝毫不惧的回望着他。

    对视许久,他才有些无力的松开手中长剑,垂头低声道:“老夫……愿意领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思茅新闻  钦州学习  临夏新闻  七台河时尚  诸城旅游  金昌论坛  临夏新闻  商洛学习  林芝地图  安阳旅游  中卫资讯  六安论坛  湖州旅游  伊犁论坛  诸城旅游  泰州地图  盘锦学习  广安学习  黑河地图  桐城学习  临沧新闻  四平时尚  中卫资讯  长沙娱乐  淮安新闻  湖州旅游  辽源地图  衡水新闻  潜江地图  沧州学校  泸州学校  怒江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金华娱乐  湘西旅游  宜昌地图  金昌论坛  乌海旅游  湘潭学习  郑州旅游  商洛论坛  益阳资讯  黄冈旅游  衡水新闻  郑州旅游  德宏时尚  乌海旅游  咸阳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大庆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