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任峰穆小希 > 第175章 可怜的沈天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弟,你哪里抓到这么可爱的小鱼儿的?”任芯完全没有觉醒后的狂喜,取而代之的,则是对小鱼儿超乎寻常的兴趣。

    这一点,任峰自然也看的清楚。

    虚空灵兽和虚空战体都是天生的虚空体质,如任峰轮回时所在的时间长河,其基础就是空无一物的虚空。

    当时任峰可是力压诸天万界的无上大帝,可也依旧被时间长河消磨的差点陨落。

    但是如果是任芯和小鱼儿进去,非但不会死,反而会在里面越发强大……

    单凭这一点来说,虚空圣体,几乎等同于不灭的存在。

    当然了,时间长河是超越诸天万界的存在,即便是大帝也无可奈何,任芯进去之后倒是姓命无忧,可能否跳脱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扫了眼正依偎在任芯怀里做撒娇状的小虚空灵兽,任峰忍不住的叹道:“这是虚空灵兽,我倒是没想到它出现的原因,竟然会是因为你是虚空战体!”

    “因为我?”任芯一怔。

    任峰微微点头,自己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上次我碰到一个老神棍,跟我扯什么因果…现在看来,你和这虚空灵兽,恐怕沾染的因果更大一点!”

    “因果?”任芯更加迷茫了。

    “是啊!冥冥之中自有上天注定!这种东西,只要活在世界上,就绝对没有办法逃脱了!”任峰摇头一叹。

    上一次任峰遇到沈天涯的时候,沈天涯曾经说过因果。

    当时任峰因为不明白对方是敌是友,所以才出口直接怼的沈天涯哑口无言。

    不过天道循环,因果报应却并非虚幻,而是真真正正存在的。

    就拿任峰来说,他所修炼的九转轮回诀,虽然可以让他不断的经历新生,可是每一次,任峰重生后的际遇却都是有着因果联系的。

    就如同他第一世,虽然修行艰难,但却以无比的毅力,硬生生在大帝林立的太古时代杀出一条血路,成为力压诸天万界,震慑无数大帝的无上存在。

    但是到了第二世,兴许是因为任峰先前的杀.戮气息太重,他竟然轮回到一个黄级中品的普通体质。

    那一次,可是任峰诸多轮回之中,最为艰险的。

    要知道太古之时,天纵之才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一个小小的黄级中品资质,想要和对方争夺资源,想要从中脱颖而出,可想而知需要付出多么艰苦的代价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便是因果报应,也是天道轮回之力……即便当时任峰再次重登大帝,他也根本无可奈何,完全无法掌控这种虚无缥缈的力量。

    要不然的话,他在最后一次轮回的时候,也不会堕入时间长河,差一点就彻底神魂俱灭了!

    “冥冥注定?难道我们以前受的苦,就是为了现在得到更好的吗?”任芯将信将疑的开口。

    任峰则是微微摇头。

    他和任芯早些年虽然过的艰苦,可其实并不算是完全无法撑下去。

    要知道在三大皇朝之中,还有许多如穆小希一样的奴隶,他们的日子可更加艰难。

    如果说受苦就可以得到因果报应,那估计这世界上就没有大家族和世家,也不会有皇朝门派之类的存在了。

    扫了眼小鱼儿,任峰才开口道:“虚空灵兽是极为奇异的灵兽品种,其血脉可以追溯到太古时期的圣兽鲲鹏身上,这种灵兽,天生就可以趋吉避凶,他降临荒界,也许就是为了你而来!”

    “现在是我帮你觉醒了虚空战体,如果我所料不差,即便是没有我,你也一样可以遇到奇遇,从而觉醒的!”

    “到那时候,这虚空灵兽一样会寻找到你!也就是说,不管过程是什么样的,但是结果,都会是相同的!”

    “这就是因果循环,福祸并存!”

    “……”任芯一阵哑然,许久之后,她才有些迟疑的问道:“小弟,那照你这么说,我现在觉醒,是好是坏?”

    看到任芯越发迷茫,任峰也知道这件事情没办法解释太清楚,当即便是笑道:“武者本来就是逆天修行,不管是好是坏,你都已经觉醒了,只管安心修炼就对了!”

    略作停顿,任峰又是笑道:“虚空战体修炼速度极快,只要你早点成长起来,就算以后有麻烦,也不用担心!”

    看到任峰毫无担心,任芯亦是微微松了一口气,想了想,她便是握着拳头道:“好,我现在就去找传功长老……”

    “……”任峰忍不住的摇头失笑:“别了,你可是虚空战体,就算是找家族,他们也没有你需要的功法!”

    一边说着,任峰一边轻轻抬手按住任芯的眉心,声音也多了几分肃然。

    “集中精力,好好感受!”

    “啊?”任芯还沉浸在任峰的话里,刚想问任峰要做什么,她却忽然感受到一股力量猛然从眉心处炸开。

    无数玄奥的字符,开始在任芯的脑海中不断闪现,与此同时,一股难以言喻的玄妙感觉,也深深的铭刻在任芯的心底。

    根本不需要去想太多,任芯便瞬间明白其中所蕴含的意义。

    当任峰松开手的时候,她还兀自发呆许久,才总算是回过神来。

    “太虚长生诀?”任芯自言自语了一声,体内的虚空之力,下意识的按照任峰所传授的这法诀运转了起来。

    道道灵力缓缓凝聚,欢快的钻进任芯的经脉之中,不多时,就已经凝聚出一股犹如清泉般的真气,逐渐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之中。

    另一边,那一直腻在任芯身边欢呼雀跃的小鱼儿,也在此刻难得的安静了下来,叽叽了几声,便是摇摆着尾巴,张开鱼嘴吞吐了起来。

    寻常武者和灵兽聚在一起修炼的时候,都会保持距离,以免影响到对方附近的灵力浓度。

    可现在任芯和这小鱼儿如此近的距离,却丝毫没有任何影响,仿佛浑然一体一般。

    扫视了几眼,任峰脸上的笑意便越发浓郁。

    任芯可以修炼,对他来说当然是好事,不过任峰却也知道,不管是虚空战体,还是虚空灵兽的幼体,可都代表着某种因果关系。

    甚至任峰现在的大荒圣体,也很有可能是和此事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的。

    如果说大荒圣体、虚空战体是现在他们得到的结果……

    那么造成这个结果的因,就是他们所在的任家!

    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们的父母!

    任良!

    柳若梅!

    目光微微下沉,任峰的思绪便越飘越远。

    所谓因果,必然是有了前因,才会有后果。

    任芯和任峰两种万年难见的体质,却出现在小小的任家之中。

    那么……这得需要多么巨大的前因,才会造就现在这样恐怖的结果?

    亦或者说,任良和柳若梅所隐藏的秘密,究竟有多么恐怖,才会导致今天的一切?

    不需要多想,任峰便可以轻易的得出结论。

    他们的父亲任良,兴许是天纵其才之辈,在武道上有着旁人难以比拟的天赋。

    可这也仅仅只能说明任良自身的天赋不错而已,却根本无法造成这样的后果。

    唯一让人无法理解的,就是柳若梅的身份。

    不管是通往外界传讯的传音灵犀角,还是上次在荒兽岭云恭所说的外界势力,可全都证明了柳若梅的身份不一般。

    “以前我找他们的线索,只是因为想弄清楚那一股隐藏起来的势力是谁!”

    “不过现在看来,恐怕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啊!”

    任峰低声自语。

    目光一闪,他又忽然想起当初在天朔归来时遇到的老道士沈天涯,当任峰救下水洛?的时候,也曾经旁敲侧击的问过此人的身份,不过水洛?却是一问三不知。

    虽然水洛?这个天子有点天真无邪,不过如果沈天涯是一方强者的话,水洛?也不至于完全没听过,至少这货对于司空剑、萧玲珑、金不破还是挺了解的……甚至他还给任峰说了不少司空剑的八卦……

    “当初追杀父亲的那群人连唐显和云恭他们都不知道,而这个沈天涯也无人得知……”

    “会不会这沈天涯和当年的事情有所联系?”

    “罢了,那个老神棍怎么看都有点不靠谱,现在我还没有能力对抗归真境和破虚境的强者,还是先不要招惹他们比较好!”

    任峰低声沉吟。

    可他的自言自语才刚刚落下,天空中却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爽朗笑声。

    “哈哈哈,臭小子,你以为你破了我的天影盘,老道我就没办法找到你吗?”

    苦笑一声,任峰才是忍不住的叹道:“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抽出青月剑,任峰便毫不犹豫的斩下。

    与此同时,半空中缓缓浮现的人影面色一变,急急忙忙的便是喊道:“小兄弟,有话好好说……老道我今天来是为了正事才找你的!”

    “唰!”

    人影还没有凝聚完成,任峰的青月剑就已经再次收回。

    “喂喂喂,小子,你给老道等着,下次碰到你……”

    沈天涯的声音戛然而止,整个身体亦是在瞬间彻底消失。

    另一边,任芯缓缓睁开眼睛,迷茫的看了眼周围,才忍不住的问道;“小弟?刚刚有人来吗?”

    任峰咧嘴一笑道:“没什么,只是刚刚摆了个幻阵而已!”

    “幻阵?”任芯歪着头想了想,却又是有些迫不及待道:“我还是先修炼吧,我感觉好像我可以踏进灵门境一重了!”

    任峰微微点头,不过却又是叫住任芯,单手一挥,从旁边的洗髓果树上摘下一颗洗髓果,大荒真气闪过,那原本还有些发青的果实便瞬间成熟。

    “先吃了这个,在去突破一重境,效果会更好!”

    任芯毫不怀疑的吃下。

    下一秒,她忽然感觉到体内一股股力量翻腾了起来,与此同时,她修炼的太虚长生诀,也在此刻猛然加速运转……

    恍然中,她似乎看到一扇充满光芒的大门,在此刻被猛然推开。

    万里之外,沈天涯一脸便秘的看着手中的天影盘。

    在他身边的白发老者,亦是满脸无语的问道:“老四,你又被那小子阴了?”

    沈天涯尴尬无比的点了点头,又是急忙摆手讪笑道:“老大你开什么玩笑?我堂堂破虚境的高手,怎么会被一个洗髓境的小子阴了?”

    “是天影盘没有修复好!是这天级灵器存在缺陷!”

    “没错!就是这样!”

    “是吗?”白发老者冷眼以对,目光却仿佛已经看穿了一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湘西旅游  临沧新闻  沧州学校  佳木斯论坛  金昌论坛  徐州旅游  广安学习  黔南地图  潜江地图  盘锦学习  天门时尚  阿拉尔地图  吴忠旅游  衡水新闻  辽源地图  六安论坛  商洛论坛  南通时尚  中山时尚  长沙娱乐  博尔塔拉资讯  桐城学习  诸城旅游  那曲地图  济宁新闻  乌海旅游  德宏时尚  眉山旅游  铜川学习  襄樊学校  北海资讯  阜新地图  十堰论坛  海西论坛  商洛论坛  娄底资讯  迪庆旅游  汕尾论坛  恩施学校  许昌学习  安阳旅游  济宁新闻  大兴安岭论坛  三明时尚  湘潭学习  湖州旅游  黄冈旅游  酒泉论坛  临汾新闻  辽阳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