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任峰穆小希 > 第344章 判若两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一次圣墟之行,幽兰也见过烈天行和破云玄恭,也知道这两人都是任峰的好友。

    甚至于当时在千叶岛烈天行的悲惨遭遇,幽兰也有所耳闻。

    听到任峰如此说,她也不再多言,只是默然看向镜子中的画面。

    当然了,幽兰最为关心的,其实还是南离皇朝水洛?等人。

    不过才看了几眼,她便满脸失望,彻底放弃了对水洛?的期望。

    此刻在场中,正有三十名风族的先天境武者,分别迎向焱武、天朔和南离派出的三十人。

    其中最为出色的,当属焱武的烈天行、烈宣两人。

    先前金不破让两人各自挑选队友,如今焱武的这个小队伍分作两部分,可谓是争先恐后,生怕被对方给超越了。

    连带着,风族的十名先天武者,在一照面的时候,便被烈天行和烈宣两人死死压住,连丝毫还手之力都没有。

    才仅仅只是过去半柱香的时间,风铃身后的刘城主便忍不住大叫一声:“停!焱武的几位,你们可以进入下一关的试练了!”

    场中烈天行与烈宣齐齐停手,对视一眼后,两人全都默不作声的看着新的风族武者涌入。

    当焱武这边的新一轮的战斗开始的时候,天朔的先天境武者在破云玄恭与破云霸这兄弟二人的带领下,也同样轻松的结束了战斗……

    说起来,上次任峰破灭灵山域的时候,任芯等人救出天朔皇帝破云恒的兄长破云瀚。

    在破云瀚寿命将至的情况下,对方决定收下破云玄恭为弟子,并且把一身修为传给破云玄恭。

    在很早前,破云玄恭给任峰留下的印象就是虽然温文尔雅,但修为却始终有些差强人意。

    但如今,破云玄恭的修为,却是场中最为强大的。

    先天境后期,在加上破云瀚所传授的天级功法,即便破云玄恭战斗经验不足,却足以弥补所有的缺点。

    还有破云霸的铁躯战体,在进入先天境后,也明显的提升了一大截,甚至单论抗击打能力,风族这些苦修锻体之术的武者,都完全不是破云霸的对手。

    有这样一对兄弟在,天朔的战斗,也同样是轻松无比,只比烈天行和烈宣慢了半拍,便通过了第一关的试练。

    倒是水洛?率领的南离武者……如今已经陷入了一团乱中。

    能够跟随使团来到这里,自然都是南离的精锐……不过就算这些武者再怎么精锐,也挡不住水洛?这个猪队友啊!

    如先前,当十名风族武者将南离的十人团团围住的时候,满身极品装备的水洛?便嗷嗷叫着率先冲出……

    然后……只是一个照面,他便被迎面打了一拳,蹲在地上捂着鼻子再也站不起来了!

    “保护太子!”

    惊呼之中,剩下的南离武者可瞬间慌了神,只能被动的守在水洛?旁边,就算有机会可以打破风族武者的包围,也完全没有余力去追击。

    当烈天行、破云玄恭等人已经开始第三关的试练时,水洛?才终于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大吼大叫的在南离武者的保护下发起了反击……

    乱糟糟的一团混战后,南离也终于进入了第二关的试练。

    “真给我们南离丢脸!”幽兰无语至极的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直跺脚。

    水洛?虽然是她的兄长,但是却是丁皇后所生,而丁皇后这些年可是给幽兰穿了不少小鞋,如果不是皇帝水洛浩的保护,怕是幽兰的小命都要没了。

    否则的话,当时幽兰也不会挑选那么多搞怪的灵器,故意带回去恶心一下丁皇后。

    当然了,即便是和丁皇后有着仇怨,但幽兰心底还是希望南离能够胜出的……可惜这点希望,从水洛?出现那一刻,就注定成为了奢求。

    场中,虽然每一个关卡的武者人数都在增加,但是烈天行和破云玄恭所率领的焱武、天朔两支队伍,却越战越勇。

    同一时刻,在试炼场外的金不破、萧玲珑等人,也都站在了风铃的身边,彼此攀谈了起来。

    “风铃姑娘,你看我们焱武的二皇子、三皇子,我想年轻一辈中,已经很难找到能与他们匹敌的强者了吧!”金不破率先打破平静,开口笑问。

    不过风铃还没回答,一侧的萧玲珑已经忍不住笑道:“金殿主,你用了激将之法,让你们焱武的两位皇子拼命争取!这办法虽然不错,但终究……还是有些残忍啊!”

    “对自己人尚且如此,可以想象一旦成为焱武的盟友,未来也必然要不停的为焱武贡献,否则一旦失去资格,怕是立马要被瓜分肢解吧!”

    “我怎么觉得,如我们天朔的玄恭殿下和霸殿下的同仇敌忾,相互帮扶,才更应该是兄弟朋友间该有的呢?”

    轻笑中,萧玲珑面带笑意,看向风铃:“风铃姑娘,想必您也看出来了,单论个体实力,我们的玄恭殿下,可是年轻一辈中最强的!”

    “萧掌教,现在我们焱武还领先着,莫非你真以为你们有机会赢?”金不破冷笑一声。

    正欲继续反驳下去,风铃的声音却忽然响起来。

    “两位不用争执,试练已经开始,只要等到结果出来,就可以决定到底谁有资格成为我们风族的盟友!”

    “所以,就算两位在这里打起来,对结果也没有任何影响的!既如此,大家何不心平气和的等待结果?”

    风铃礼貌的朝着萧玲珑和金不破微微颔首,而萧、金两人,也都目光微闪。

    他们凑过来,可不光是为了给烈天行和破云玄恭打气,更多的是想要通过攀谈来说服风铃。

    不过很显然,风铃也同样看出了两人的意图。

    相互对视一眼,金不破才哈哈笑道;“风姑娘所言极是,说到底,还是要按照风族的规矩来办事!”

    “不过,就这么干等着也不是办法,萧掌教,不如你我来赌一把,你看如何?”

    “哦?不知道金殿主想要拿什么来做赌注?”萧玲珑眉毛一挑。

    金不破略微沉吟:“这个赌注,还需要得到风铃姑娘的点头才行!”

    看到风铃和萧玲珑都有些不明所以,金不破才开口解释道:“萧掌教应该也听说了,风族中有着极为特殊的锻体之术,任何武者都可以学习……”

    “所以,不管咱们两家谁赢了,都要为对方提供一批学习锻体之术的名额,你看如何?”

    “赢得人什么都没有,输的人反而得到好处?”萧玲珑明显的一愣。

    这个提议不管怎么看,对焱武和天朔都有着极大的好处……当然了,这也要看风族是否同意。

    出乎萧玲珑意料的,当风铃听到这个提议后,竟然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笑道:“金殿主的这个办法倒是不错,这样吧,你们三大皇朝这次派来的人都可以学习我们风族的锻体之术……不过我有个要求,你们必须要缴纳足够的费用!”

    “……”金不破和萧玲珑皆是有些迷茫,不明白为何风铃会如此爽快。

    不过三人说话的这个空档里,场中的局势已经有了新的变化。

    焱武皇朝这边,二皇子烈宣所率领的五人因为判断失误,被风族的弟子抓住漏洞,瞬间陷入危机,也幸亏烈天行及时支援,才保住焱武的剩余武者。

    不过这样一来,原本就紧紧追在焱武身后的天朔,便猛然追了上来。

    此刻,即便面对着足足四十五名风族弟子,破云玄恭与破云霸带领着剩下的天朔武者奋战不休,隐约之中,还能够占据优势……

    这已经是第五关的试练了……一旦这一关天朔领先,恐怕焱武就很难追上来了。

    而事实上,当烈天行等人通过第五关的试练后,破云玄恭那边已经打败了小半的敌人,已经再次取得优势。

    而当两方闯到第九关、足足面对六十五位风族弟子时,焱武已经落后了天朔整整一关……而且双方都已经陷入了僵持,很难再有更快的进展了。

    扫了眼场中局势,金不破便忍不住开口喊道:“二皇子、三皇子,你们手中都还有底牌未出,现在不用,更待何时?”

    话音才刚刚落下,场中奋战的烈宣便猛然取出一件灵器,挥手便想要催动。

    可也正是在此刻,却有一名风族弟子从身后斜斜攻来……

    “砰!”

    沉闷的撞击声中,烈宣吐血到底,整个焱武的队形,也因此被彻底打乱,眼看就要被成群的风族弟子所淹没。

    笑吟吟的看了眼金不破,萧玲珑才忍不住赞道:“难怪金殿主刚刚会想出那样的赌注,原来是在早做准备啊?”

    金不破冷哼一声,目光冷峻:“萧掌教别高兴的太早,你们那个玄恭皇子虽然不错,但终究也只是普通的武者资质……我们的三皇子,可是……”

    “轰隆!”

    震耳欲聋的爆鸣声瞬间掩盖了金不破的声音,也让所有人都忍不住为之侧目。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咱们必须赢!”

    场地中,烈天行的头顶猛然腾起一团虚影。

    那是一条栩栩如生的神龙,正微眯着双眼,冰冷的注视着在场的所有人。

    “这就是传闻中的寒渊龙魂吗?”萧玲珑目光一闪。

    正想多问几句,她又忽然感到几分怪异,忍不住惊道:“不对啊,你看看你们的三皇子,他怎么变成这种怪物了?”

    一侧的金不破闻声看去,却也瞬间面色大变。

    在以往他也没少见过烈天行驾驭龙魂,可现在,烈天行正满脸痛苦,全身上下生出道道黑色鳞片,远远看去,还真如怪物一般!

    上前几步,金不破便准备去询问清楚。

    可偏偏在此刻,烈天行的声音忽然传来。

    “金殿主,风族对我焱武至关重要,你若是不想坏我焱武前程,就不要插手!”

    “我能控制这些力量,你无需担心!”

    烈天行低吼着,声音中似乎还夹杂这几分痛苦。

    而金不破,也在此刻无奈停下脚步,神色复杂。

    正纠结着要不要去阻止烈天行,身后传来的另一道声音,却让金不破忍不住回头。

    不知何时,任峰已经出现在了风铃的身边,也同样盯着烈天行,开口轻叹:“他说的没错,他可以控制这些力量!”

    心中一颤,金不破忍不住问道:“任公子,难道连您也不行?”

    “他是心甘情愿的被这力量所控制反噬,除了他自己,无人能够救他!”任峰摇头:“寒渊龙魂冷酷无情……我本以为他可以挡住这些诱.惑,却没想到……唉!”

    “为了一个任务,连命都可舍弃……你们焱武到底做了什么,才把他逼成了这幅样子?”

    “……”金不破心头又是一颤。

    烈天行的遭遇,他可是最为清楚的,也知道这些日子里,这个看起来乐观开朗的三皇子,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和痛苦。

    苦笑一声,金不破才无奈道:“任公子说笑了,三皇子乃是皇室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又深得陛下恩宠,谁敢逼他?”

    “是吗?”任峰冷笑一声:“金殿主,你这睁着眼说瞎话的功夫可越来越好了,难道你不觉得……现在的天行兄,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天行兄了吗?”

    “……”金不破默然不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伊犁论坛  七台河地图  张家口时尚  汕尾论坛  乌海旅游  襄樊旅游  吴忠旅游  烟台论坛  宜昌地图  衡水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咸阳论坛  湘潭学习  阜新地图  桂林学校  连云港旅游  盘锦学习  徐州旅游  商洛论坛  十堰论坛  桂林学校  佳木斯论坛  廊坊时尚  七台河时尚  海西论坛  辽阳旅游  重庆学校  黑河地图  娄底资讯  中山时尚  嘉峪关旅游  喀什资讯  白山新闻  安阳资讯  中山时尚  湖州旅游  郑州地图  潍坊资讯  长沙娱乐  临沧新闻  海口新闻  襄樊旅游  临夏新闻  阿拉尔地图  南通时尚  昭通时尚  金昌论坛  恩施学校  钦州旅游  天门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