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任峰穆小希 > 第421章 灵山域诸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帝府小镇。

    最近几天里,有不少人战神殿、荒殿的弟子出现在帝府小镇附近。

    不过这些人都接到了命令,极为谨慎,除了进入帝府诛心台试练之外,便很少在小镇中走动。

    帝府内,周腾、谢怆、风远山以及徐道中、沈天涯几人,此刻全都面色凝重的听着任峰、任芯说起当时在天命之墟的遭遇。

    上次他们与舒银袖一战,或多或少都有着轻重不一的伤势。

    故而除了风远山、徐道中和沈天涯三人之外,其他人尚且还没来得及进入天命之墟。

    “上次谢前辈便邀请我一起探索天命之墟,如今看来,我们倒是幸运的逃过一劫!”周腾略带心惊的开口。

    一侧谢怆神色复杂:“你的伤势比我还严重,若是咱们遇到任峰和风族长交手的那些人,怕是很难躲过去!”

    “对方在天命之墟动手,没道理不敢在荒界动手!怕是以后,咱们都要多加注意,千万不能给对方可趁之机了!”

    “师兄,那咱们以后怎么办?总不能龟缩在战神殿里不出来吧!”一侧的卢志有些无语。

    谢怆无奈摇头。

    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清楚的,对方能够重创风远山,那么换做他,也未必能够好到哪里去,甚至更大可能会直接死在对方手中。

    轻叹中,谢怆又忍不住疑惑道:“你说这些人如此强的实力,为何不直接到战神殿找我们?反而是在天命之墟里趁机下手?”

    “谢殿主说的有道理!”徐道中低声猜测道:“我猜他们是想要借助天命之墟做遮掩,这样就算是咱们谁死在里边,外人也只以为是天命之墟太过凶险,而不会怀疑到他们头上!”

    “如今他们偷袭任公子和风族长都失败了,也许接下来会直接撕掉伪装,直接来寻找咱们!”

    徐道中的话,让众人心情更加沉重。

    他们本以为除掉舒银袖等人,就可以彻底断绝荒界的危机,可谁能想到,现在竟然又跳出了一批人来,而且其实力比之舒银袖、凌一辰等人更加强大!

    “难道咱们就只能等这群幽冥宫的人来袭击吗?就不能找到他们的行踪,再干脆利落的跟他们战一场,分个高低?”荒殿的李东河低骂了一声。

    “李师弟,这群人并非是幽冥宫的!”一侧沈天涯皱眉开口:“你没听刚刚芯丫头说过,他们虽然自称是幽冥宫、幽冥殿,但却称呼那为首的人为‘宗主’!”

    “再者说,幽冥宫万年来从未在荒界出现过,若是他们进入荒界,第一件事情应该是弄清楚局势,又怎么可能会专门猎杀咱们这些破虚?”

    “若非对荒界了如指掌,他们又怎么可能做到这些?”

    “老神棍说的没错!”任峰正色道:“当时与我交手的那个刘姓老者,在其死后我试图用搜魂术去探查信息,但对方的魂魄已经彻底消散!”

    “这应该是某种灵魂类的秘法,正常情况下只有诸天万界的大门派才会修炼!”

    “大荒世界破碎之后,天地法则残缺,就算有人修炼这种功法,也绝对不可能练到如此强的程度!”

    “所以我有理由怀疑,这些人压根就不是荒界的……而很有可能是外界的其他势力!”

    “外界的其他势力?”沈天涯一怔,又像是想起什么,忽然惊道:“任公子,你方才不是说拿到了对方一枚辟毒丹吗?可否给我一观?”

    任峰拿出辟毒丹交给对方。

    而沈天涯和徐道中则凑到一起,仔细观察。

    还没看出什么结果,一侧任峰忽然开口道:“这辟毒丹是以万年青莲的莲子所炼,青莲有药死人、医白骨的神奇功效,这枚丹药,也是以生机来阻断所有毒性!”

    “万年青莲的莲子?”徐道中面色微变,忽然开口道:“沈师弟,你可还记得宗门龙河峰的那人?”

    “龙河峰?”众人疑惑。

    徐道中点头道:“我们灵山域分为太虚、龙河两峰!”

    “我和徐师兄这一脉是太虚峰,继承了开派祖师的理念,秉持无为而治!”

    “但宗主与舒银袖他们所在的龙河峰,则主张杀伐之道,这万年来,一直都是他们带领我们灵山域发展壮大……”

    “我说的那人,便是龙河峰里极为神秘的一位长老!也是擅长炼制毒药,在苍云界,死在他手中的人,恐怕要以百万计!”

    “难道你怀疑这人是你们灵山域的?”风远山有些奇怪道;“既然是同一个门派,你们怎么可能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也是无奈之举!”徐道中长叹一声:“我与沈师弟这数百年都在荒界里修炼,宗门那边有很多人都不认识!”

    “而且龙河峰有几位长老有特殊任务,根本不回宗门,就连他们的名字,在宗门里也只有高层知道!”

    “……”众人一阵惊愕。

    另一头,沈天涯在沉吟片刻后,才沉声道:“秦正元,极乐散……”

    “极乐散这名字一听就是随口瞎编的,那种可以毒死一条河中所有生物的毒药,确实像极了秦长老的万枯毒!”

    “还有风族长所种的毒,似乎也和他的独门毒药有很多相似之处!”

    “如果我没记错,此人应该是宗门龙河峰的暗子,当初潜伏在苍云剑派的那个人!”

    “还有任峰说的那个赵庐!”徐道中补充道:“任峰说他刀法出众,而且比秦正元低了一辈……此人应该就是欺师灭祖的那个天刀门叛徒,后来才投靠了宗主!”

    “还有那刘姓老者,也许就是当年教导咱们剑法的传功长老之一!”

    “可是……不管是秦正元,还是赵庐,他们全都是超越了破虚境界,踏入神藏境之中,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真的是他们,恐怕任峰也绝不可能打的过对方啊!”

    “……”

    徐道中和沈天涯皆是心惊不已,就连众人也都有些无语。

    万年前,大荒世界未曾破碎时,武者最高可以达到道尊、天尊境界。

    可大荒世界破碎之后,如今的荒界最高便只能修炼到破虚境而已,甚至在当初,破虚强者连动手都不能动手,否则很有可能会引起荒界崩溃!

    神藏境,是破虚武者突破后的下一个境界。

    一旦武者突破破虚境的桎梏,到时候便不再被天地法则所容纳,只能前往诸天万界,寻找那些更强大的世界……

    可如今荒界天路断绝,若是有武者贸然突破,唯一的结果只能是迷失在虚空里,被空无一物的虚空和时光长河消磨殆尽……

    这种情况下,又怎么可能有神藏境武者敢来荒界?

    疑惑中,任峰却忽然伸手在风远山身上连连点下。

    可落在众人的眼里,风远山的修为却一路从破虚掉到了归真,甚至在眨眼中掉落到凝神境!

    “这……”一侧徐道中和沈天涯皆是一怔。

    任峰笑道:“压制境界的手段有很多很多,利用阵法封印自己的力量,或者利用特殊灵器来屏蔽天地感应……”

    “我当时也始终想不通这些人的实力为何如此强悍,如今看来……也许他们全都是故意压制了境界,进入荒界了!”

    “这么说,他们都是灵山域龙河峰的?”风远山眉头紧皱:“那个‘宗主’,难道就是沈老道和徐前辈的宗主?”

    “应该没错了!”任峰点头。

    “那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绝对不可能是刚刚降临在荒界,而是极有可能早就到了!”一侧周腾开口。

    略作停顿,他又疑惑道:“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位灵山域宗主,为何坐视舒银袖他们身死?以他们的能力,当时只要派出一人,就可以轻松的解决咱们吧!”

    “这就要问问徐前辈和沈老道了!”任峰回头看向两人。

    略作停顿,他又低笑道:“两位,这些日子,你们应该也想明白了!”

    “是选择荒界,还是选择你们灵山域?”

    徐道中和沈天涯皆是无奈叹气。

    片刻后,徐道中才低声道:“上次一战,郁志才与舒银袖将我们两人抛在后面垫背,那个时候,徐某人和沈师弟就已经死了!”

    “这些年我们眼睁睁看着舒银袖作恶,却一直未能阻止他,让荒界因此受苦良多!”

    “以后……我们只是灵山域太虚峰的弟子,与他们龙河峰再无任何瓜葛!”

    “任小友,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我们所知道的,都会告诉你们!”

    徐道中缓缓开口,让在场的谢怆、风远山、周腾几人也都微微点头。

    这些日子里,他们都和徐道中与沈天涯接触过,知道这两人与舒银袖等人不同。

    而这边,徐道中和沈天涯也没有私藏,一五一十的把他们所知道的灵山域宗主等人的信息合盘托出……

    “宗主此人,一直都高深莫测,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那便是他极为冷血!”

    “当年我们灵山域与苍云剑派开战,他的亲儿子身陷外界,被苍云界堵死!”

    “那时候他明明在场,也有能力带走他的儿子,可为了多带几件宗门法器,他却直接选择了放弃他儿子!”

    “还有舒银袖,也是为了做出一番成绩,才主动要求进入荒界来,为宗门解决后顾之忧!”

    “还有……”

    随着徐道中和沈天涯的诉说,众人越听便越是心惊。

    灵山域,可不光是一个宗主姓格冷漠,就连龙河峰的其他人,也大多数有着这样、那样的特殊癖好。

    例如被任峰重创的赵庐,其人为了秘法欺师灭祖,杀尽师门数千老幼妇孺,后来为了生存,毫不犹豫的拜在灵山域门下……

    还有徐道中所提的师叔祖,此人极度荒淫无道,竟然有近千位妻妾,甚至有传言,说其最喜欢的,便是将妻妾与其他人分享……

    还有那秦正元,年轻时曾经为了玩乐,毒死数座大城的普通人,以至于死伤百万……

    一直等到两人说完,众人还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也只有任峰开口冷笑道:“徐前辈、沈老道,我以前还觉得你们两人不错!”

    “如今看来,你们这个灵山域,简直就是一群妖魔鬼怪啊!”

    “我倒是很好奇,你们两人是怎么做到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的?”

    “还是说,你们俩也干过什么坏事,只是隐瞒不说?”

    “……”徐道中与沈天涯皆是一脸黑线,忍不住道;“任峰你不要胡说,我与徐师兄堂堂正正,何曾做过什么亏心事?”

    “那便好!”任峰点头一笑:“该说的,两位都说完了!”

    “现在咱们的问题,就是找到他们,然后像他们那样,一个一个把他们除掉!”

    “找?怎么找?”风远山、周腾几人皆是一愣,却齐齐看向沈天涯,疑惑道:“难道沈前辈可以用占卜之术算出来吗?”

    沈天涯一阵尴尬:“我以前可以追踪各位,是因为有大荒天录,可上次大荒天录已经碎了!”

    “放心吧!我在那个赵庐的身上放了一件小东西,只要接近百里范围,就可以感应到他们!”任峰开口一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黔南地图  大丰地图  烟台论坛  四平时尚  大兴安岭学习  襄樊旅游  中山时尚  襄樊学校  天门时尚  十堰论坛  泸州学校  安阳旅游  七台河时尚  襄樊旅游  许昌学习  沧州学校  广安学习  淮安新闻  大兴安岭论坛  郑州旅游  郑州地图  张家口时尚  桂林学校  怒江论坛  南通时尚  抚顺学习  大庆论坛  三亚论坛  海西论坛  德宏时尚  六安论坛  海西论坛  商洛学习  襄樊学校  阜新地图  中卫资讯  中卫资讯  六安论坛  阿拉尔地图  海口新闻  眉山旅游  潍坊资讯  盘锦学习  迪庆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喀什资讯  恩施学校  黑河地图  乌海旅游  黄冈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