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任峰穆小希 > 第455章 医道之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药王谷只有一个宫殿,名字便叫做药王殿,有前殿、后殿之分。

    前殿高三丈有余,内有长宽十丈的空间,其中炼丹用的大小鼎炉,放置药材所用货架,以及各种矿石、灵泉皆井然有序的分类放置。

    而相比较起来,后殿就简单的多了。

    两丈左右的空间,除了几张沏茶用的桌椅和贴墙的书架之外,就只余下最中间的蒲团。

    此刻的程寿,便悠然无比的坐在蒲团之上,目光落在那一排排书架上,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药王手中所捏的丹药。

    而药王也并没有急着动手,反而是目光闪烁的开口道:“老夫听闻帝府之主任公子精通变化之道,可以随心所欲的变成其他人的样子!”

    “没想到你不光能够更改容貌,连真气也能模拟,若非老夫为程寿治疗过,知道他骨骼异于常人,恐怕今日就要被任公子骗过去了!”

    房间内的程寿哈哈一笑,笑声落下之时,他的容貌就这般缓缓变化,重新变回任峰的样子。

    虽然早就知道,但亲眼看到这一幕时,药王依旧被震惊的不轻。

    “任公子,老夫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进来的?又为何要变成程寿的样子!还有,宗主说你想要借助天劫毁掉我们玄同秘境,可老夫看来,任公子此举,无疑是自寻死路!莫非,你还有其他图谋?”

    任峰摆手笑道:“药王不用急着问这么多!咱们先等外边那人进来了再说!”

    “外边?”药王目光一凝,随后却面色微微一变。

    他当然能看出任峰的境界,故而心中虽然警惕,却并未太过重视任峰。

    然而此刻任峰的感应能力却比他还要强大几分……要知道他可是虚道境,虽然如今被压制在破虚境内,但他的强大,却远远要超出世人的认知!

    药王谷内,林洛正抬脚踏入药王殿内。

    “药王师伯,弟子有要事找您!”

    “药王师伯?”

    林洛的声音越来越近。

    没多久,任峰和药王便看到对方抬脚踏入这后殿之内。

    当看到任峰时,林洛显然还有些疑惑,忍不住问道:“师伯?此人是谁?方才我不是看到程寿师兄被抬进来了吗?”

    “他是任峰!”药王没好气的低哼几声。

    “任峰?”林洛目光一变,扭头便走。

    他素来机警,如今灵山域的大敌就在眼前,他当然不会不自量力的冲上去,这种时候,自然是出去叫人最为正确。

    他本来就站在门边,此刻动作更是迅疾无比,速度也快到极致。

    然而,就在林洛转身的瞬间,他却看到一道微不可查的屏障以更快的速度将整个房间笼罩其中。

    “砰!”

    林洛没能止住身形,硬生生的撞在那宛如薄膜般的屏障上,忍不住闷哼道:“天地锁!师伯,这是天地锁!”

    “这是被他改造过的天地锁!”药王心头微震,又是取出几枚丹药扣在手心,他似乎才安心了几分:“早就听闻任公子炼器之道天下无双,今日老夫算是见识到了!”

    “这天地锁我们灵山域炼制无数,却从未想过还能如此施展!”

    “没办法,我仇人太多,总得有几件宝贝来傍身才行!”坐在蒲团上的任峰取出一枚灵犀角,似乎正在和什么人交谈着。

    这一幕,也让药王和林洛皆是心中一动,若有所悟。

    定了定心神,药王才开口道:“任公子,你还没有回答老夫的问题!”

    “你是冒充程寿进来的?还是破了石天一的天地大阵?还是说,你在我们这里安插了奸细,被人接应进来的!”

    “破阵太麻烦,我是直接用你们的通天塔核心搭建了个传送阵过来的!”任峰开口一笑:“我来的时候,你们那个师叔祖和舒青隐都在,不过他们太蠢,没看破我的伪装,还真把我当成程寿了!”

    略作停顿,任峰又笑道:“奸细的话,我还真安插了两个,一个叫夜莺,是暗字部的武者!”

    “还有一个,叫管邵宁,是个归真境武者,好像舒青隐挺重视他的!我这次能进来,可多亏他把定位灵器放在通天塔里!”

    “夜莺我倒是知道!这个管邵宁是谁?”药王有些疑惑。

    倒是旁边林洛低声道:“师伯,您从通天塔回来之后,宗主就召见了此子,据说对他很是看重,连师叔祖也对他称赞有加!”

    药王目光微沉,却忍不住哼道:“蒙受宗门恩泽,还敢背叛宗门,真是不知死活!”

    “药王此言差矣!”任峰摇头:“管邵宁的千羽剑录是在我帝府拿到的,他的修为境界是在天命之墟得到奇遇才有的……”

    “你们灵山域看重他的气运、资质,把我的人掳掠过来,反而还怪他不忠心,这又算哪门子道理?”

    “……”药王一时语塞,不过沉默片刻,他又忽然失声笑道:“任公子如此大方的把夜莺和管邵宁的名字告诉老夫,莫非不怕老夫传出去?还是……你已经觉得你有绝对的把握杀了老夫?”

    “当然!”任峰从蒲团上缓缓起身,面色平淡。

    这表情,也让一侧的林洛心中微微一颤。

    而药王,亦是满脸铁青之色。

    “黄口小儿,如此狂妄!”

    低吼中,药王再也忍不住,手中丹药电射而出:“让你见识见识老夫的医道,好让你知道我医道法则的厉害!”

    “天地为炉,炼!”

    说话中,那数枚丹药在空中爆开,化作道道暗红色薄烟,瞬间充斥整个房间。

    灼热无比的气息,在这一刻忽然升腾而起,让人仿佛置身烈火岩浆中一般……

    哪怕是在房间边缘的林洛,此刻也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灼烧一般。

    饶是他破虚境的修为,可如今这眨眼的时间,林洛已经彻底失去反抗之力,身子一歪倒在旁边!

    此刻的林洛,也终于体会到药王的强大……而更让他感到惊讶的,则是依旧站在蒲团旁毫发无损的任峰。

    “雕虫小技,也敢妄称法则之力?”任峰开口轻笑。

    挥一挥袖子,大荒真气奔腾而出,也不见任峰凝聚什么屏障,但那滚烫的暗红色雾气,却在瞬间止步于任峰身前一尺处,再也无法寸进半分。

    似乎是看到那灼热高温对任峰无用,药王手中光芒一闪,又是几枚丹药被甩出。

    嘭嘭嘭的爆炸声中,又是数道白色薄雾喷涌而出,瞬间将任峰包裹其中。

    房间门口,瘫软在地的林洛也在此刻不小心吸了一口这白色薄雾……

    下一秒,他便惊恐的发现,他体内的真气竟然犹如冰雪消融一般在疯狂掉落着。

    在苍云界时,他距离神藏境只有一步之遥,已经是破虚境中最为拔尖的那一批弟子了。

    可现在只是眨眼,林洛的体内的真气就掉落的只有破虚初期的水平,眼看就要彻底跌到归真境了……

    “你这真气倒是有点意思,不过有我着化灵丹在,就算你是圣体真气,也得给我跪!”药王冷笑不已。

    当林洛心惊胆战的看着那白雾越发浓郁的时候,任峰却忽然轻笑一声。

    “你若是继续玩弄这些不入流的丹药之道,那我可就不奉陪了!”

    说话间,任峰体内大荒真气奔腾而出,几乎如摧枯拉朽一般,所过之处,那红色、白色的雾气仿佛被一双看不见的大手驱散……

    “好本事!老夫倒是没想到,你会用这种方法破解我的天地洪炉和化灵丹!我听闻任公子剑法无双,不过你今日却未曾施展!”药王目光闪烁:“任公子是想炫耀一下你的真气无所不能,还是想破解老夫的医道?打击老夫的道心?”

    “当然是让你输的心服口服!”任峰低笑。

    “哦?看来任公子很有自信!”药王低哼一声,捏出一枚散发着浓郁香味的丹药,冷声道;“那老夫便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医道!”

    说话中,药王看向一侧的林洛,大手一挥,手中丹药已经化作无数薄烟,与周围的残留的红、白雾气也齐齐涌来,瞬间隐没进林洛体内。

    “好疼!”地面上刚刚爬起的林洛重重摔下,牙关紧咬,他的皮肤下,有光芒在不断闪烁蠕动,似乎快要把他的身体撑破。

    除此之外,林洛还感觉有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正在他体内不断燃烧着,那种感觉……就像他只手可破灭一切般的力量!

    “林洛,你如今的实力,可比师叔祖还要强大,你去杀了他!”药王的声音传来。

    “遵命!”浑浑噩噩的林洛起身,仿佛在此刻再也感受不到疼痛,脑中只余下药王的命令!

    “你们灵山域的人,都是这么对待自家弟子吗?”任峰看向林洛,开口笑道:“你这丹药如此猛烈,怕是不到一刻钟,他就要没命了吧!”

    药王冷哼一声:“老夫自有手段救他,又与你何干?”

    “既然是这样,那我便试试你的本事!”任峰手中光芒一闪,却同样取出一枚丹药。

    随手一挥,那丹药化作如箭般的雾气,同样隐没在林洛体内。

    “轰隆……”

    林洛如遭雷击般,呆愣在原地。

    这一刻,他忽然感觉体内的力量似乎正在不断消退。

    不过他也忽然想起刚才的情况……很显然,方才药王是控制了他,要拿他的命去送死……

    一时间,林洛脊背发凉,看向药王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无法置信。

    只不过面对林洛的目光,药王却坦然自若,只是冷笑道:“以药补为毒,没想到任公子竟然也精通药理?”

    “略懂!”任峰点头。

    得到答案,药王也不再多说,又是取出一枚漆黑如墨的丹药,挥手拍成黑雾隐入林洛体内,冷声道:“那便看看你如何破解我的局?”

    话音落下,林洛身周黑气缭绕,他只觉得这瞬间里心中充满了无边暴虐,恨不得立刻就冲上去撕裂所有一切。

    “你是想要以毒攻毒?那我便用毒来助你一臂之力!”

    说罢,任峰手中光芒闪过,一株平凡无奇的毒草瞬间化作齑粉,再次隐没在林洛体内。

    “你……”药王面色又是一变,微微咬牙,他再次取出数枚丹药与灵草,甩手而出,化作道道雾气隐没进林洛体内。

    任峰也不甘示弱,捏着秦正元留下的储物戒指,一枚枚毒丹,一棵棵灵草不断甩出,将林洛从发狂和被控制的边缘救回来。

    渐渐的,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快,所利用的灵草、丹药也越来越复杂,甚至药王已经左手炼制丹药,而右手不断打入林洛体内。

    相比较起来,任峰就悠闲的多了,大荒真气无所不化,很多时候,他其实只需要稍微改变一点点丹药的特姓,便能够轻松的消除药王的努力。

    当然了,两人这边你来我往的,但林洛可就倒霉了。

    他时而抓狂,时而清醒,时而痛不欲生,时而又回过头怒视始作俑者的药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松原地图  乌海旅游  西安新闻  桐城学习  吴忠旅游  商洛论坛  乌海旅游  六安论坛  合肥学习  抚顺学习  桐城学习  大庆论坛  商洛学习  泰州地图  西安娱乐  南通时尚  喀什资讯  临夏新闻  重庆学校  那曲地图  湘潭学习  西安娱乐  徐州旅游  海口新闻  北海资讯  林芝地图  赤峰新闻  广安学习  襄樊学校  南通时尚  北海资讯  临汾新闻  迪庆旅游  抚顺学习  咸阳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安阳资讯  黑河地图  迪庆旅游  松原时尚  天门时尚  潍坊资讯  阜新地图  林芝地图  松原时尚  襄樊旅游  深圳学习  贵港资讯  七台河时尚  廊坊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