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任峰穆小希 > 第464章 荡魔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六合冥神阵中央,任峰收起笑容,面色沉静。

    他一直都在等,等舒青隐踏入六合冥神阵,也在等对方破开天地桎梏,踏入虚道境!

    任峰虽然杀了石天一和药王,但这两人中,药王实力不济,一身实力都在医药之道,单凭自己根本无法在短时间里快速提升境界。

    而石天一寿元已尽,任峰只需夺下六合冥神阵的控制权,就轻松的杀掉了对方。

    但舒青隐和师叔祖不同!

    这两人战力强悍,一旦不管不顾的踏入虚道境,便会在短时间里拥有无法抵抗的力量……

    所以任峰才必须来玄同秘境,因为若是在荒界发生这样的事情,哪怕舒青隐最后被天地法则排斥隔绝在高纬度虚空内,恐怕到时候荒界也要被对方彻底毁掉。

    此时此刻,当看到舒青隐踏入虚道时,任峰反而是松了一口气。

    他预料中最坏的情况并未出现……至少师叔祖逃了,只剩下一个舒青隐踏入了虚道境。

    “死!”

    舒青隐的怒喝声中,真气犹如潮涌,铺天盖地。

    “轰隆隆!”

    同一时刻,天空中的天劫再次劈下,将整个天地照的雪亮。

    任峰面色平静,挥出足足十余件法器,最为两眼的,是最靠前方的一幅书画卷轴。

    远处,舒青隐身形如电,几乎在瞬间跨越了他和任峰之间的距离,他身上气势卷动的狂暴飓风,已然到了近前,吹的任峰衣衫猎猎。

    “荡魔图!”

    任峰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手中画卷也在此刻绽放出无与伦比的光芒。

    这是他从帝府试练古路中拿到的法器,也是当年皇极大帝秦川特意挑选,放在帝府内当作后人奖励的绝世宝物。

    当任峰的声音落下时,已经被仇恨遮蔽双眼的舒青隐忽然感到几分不妙……

    可他还来不及多想,荡魔图所绽放的光芒,就已经彻底将他和任峰笼罩其中。

    六合冥神阵消失了,玄同秘境的天地也消失了,甚至连任峰还还未渡完的天劫也彻底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古老无比的战场……

    那里有无数神魔的尸体,就这般凌乱堆积在大地之上,那令人作呕的腥臭血液,在地上汇聚成一条条的血河,触目惊心!

    抬起头,舒青隐眼角抽搐的看向远方的天空上,那里还有无数的神魔在捉对厮杀,仿佛永远没有尽头,仿佛永远不会停歇!

    “龙武卫,随本将杀敌!”

    有宏伟声音从天际传来,让舒青隐忍不住回头看去。

    “圣……圣人!”

    舒青隐下巴都要惊掉了!

    他只是虚道境,对于荒界来说,这是无人能及的境界,可放在诸天万界中,虚道境武者却多如过江之鲫……

    能够让诸天万界武者顶礼膜拜的,只有圣人!

    圣人之下皆蝼蚁!

    一日达不到圣人境界,便永远无法跳出诸天万界的大牢笼,也终究难逃三尺黄土的结局……

    可一旦踏入圣人境,一旦进入古神界,到时候便能与天地同寿,还能攀登到更高的境界,甚至成就一方大帝,建立万世威名!

    然而……此刻舒青隐所看到的圣人,竟然只是这庞大战场中的一个将领?

    “这是哪支队伍的兵?在这里发什么呆?莫非是想逃走?”一道声音忽然传来,惊的舒青隐急忙回头。

    他看到一名穿着军甲的道尊境武者带领着士兵走来,面色冷峻的看着舒青隐,口中吐出冰冷字眼:“来人,就地正法!”

    这一瞬间,舒青隐福至心灵,急忙跪下:“大人!属下只是失神而已,属下不敢逃!”

    “滚回去作战!”有经过的士兵一脚把舒青隐踹到队伍后面。

    而舒青隐也不敢多言,垂着头跟在后方……

    只不过才刚刚走了几步,他又忽然愣住,脑中也忽然回想起来玄同秘境的一切。

    “任峰!”

    舒青隐恨的牙痒,可他环顾四周,却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幻境还是真实的,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面死亡、受伤是否会变成现实……

    “他方才说这是荡魔图!”

    “那也许是类似宗门试练幻境的考验型法器……”

    “若是我死在这里,现实里恐怕实力会大打折扣!这小贼早就算到我会提升境界,故而一直留着此物阴我……”

    “不过这小贼愚昧无知,若是我通过此番考验,说不定还能因祸得福!”

    “还有,方才我看到他似乎也被卷了进来,这小贼应该是完全不知道此物的操作,所以才会把自己也送进来……”

    “嘿嘿,若是我在这里把他杀了,让他重创或者身死,那任峰岂不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妙哉!妙哉!就该如此,就该折磨他一番,再让他痛苦死去!”

    舒青隐心中念头急转,脸上也挂起了几分笑意。

    他浑然不觉自己的念头似乎变得很奇怪,往日的精明似乎也在此刻被丢的一干二净。

    他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在这里面奋勇杀敌,扫平那些魔神……

    只不过这念头才刚刚升起没多久,舒青隐就后悔了。

    他们这一队士兵的前方,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魔物大军……各种奇形怪状的魔民、魔兽,眼中全都闪耀着嗜血的赤红色,如潮涌来。

    其中最低境界,也是神藏境,甚至连一个破虚境都找不到!

    “准备迎击!”

    天空中的圣人开口高喝,只不过声音才刚刚响起,惨叫声便紧跟着传来。

    舒青隐双手尽是汗水,只觉得双.腿都有些不听使唤,脑中也只剩下一个念头。

    “连圣人都会死,这到底是什么世界?这到底是什么荡魔图?这是要被魔神给荡死吧!”

    “吼!”

    嘶吼的魔兽涌来,彻底打断了舒青隐最后一个念头。

    他身边的界主境武者瞬间惨死,鲜血喷溅的四处都是,连他的身上也被染了一大片……

    那滚烫的热血,那刺鼻的腥味,瞬间唤醒了舒青隐求生的本能,让他不得不为了生存而战!

    他疯狂挥舞着武器,拼尽了一切力量,只为了自己能够活下来。

    作为灵山域的宗主,舒青隐不光修炼了灵山域最强的功法、战技,手中还留了许许多多的宝物。

    若是仔细算下来,甚至整个灵山域的灵器、法器加起来,也不如他手中的法器值钱。

    而如今,这些宝物尽数变成了舒青隐赖以生存的依仗。

    “死啊,都去死!”

    他抓起一面镜子,境中有无穷幻象闪过,镜光所过之处,所有魔物瞬间消失,彻底被吸进镜子之内,消失不见……

    也不知那镜中世界究竟有多少,总之舒青隐鏖战了一天一夜后,他才终于丢下镜子,安稳度过第一波魔物的冲击。

    不过在第二天,因为魔物的种类变化,那镜子已经失去了作用,他不得不取出其他的法器。

    这次是一柄小巧玲珑的铜锤,锤头仅仅只有正常人的拳头大小。

    然而舒青隐每一次挥击敲打下,锤头都会爆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连带着周围的大地都在躁动不已。

    甚至当舒青隐面对一头界主境的魔兽时,他不得已双手持锤,以天地为鼓,竟然活生生把那界主境的魔兽震死!

    当第三波魔兽袭来时,舒青隐不得不扔下铜锤,转而取出一柄一尺宽的奇怪阔刀。

    刀宽一尺,厚足足有三寸,刀上光芒闪耀,显然不是寻常金属。

    可就是这样一把刀,却轻盈的好似鸿毛一般……

    有了这等利器,舒青隐自然大杀四方,甚至最初呵斥他的那道尊境武者,还亲自赶过来称赞了舒青隐……

    这件事,也让舒青隐信心大振,作战时越发努力。

    一波又一波的魔兽,仿佛无穷无尽。

    而舒青隐作战也越来越驾轻就熟,他的战技、刀法被打磨的越发狂放,立下的战功也越来越多。

    这些日子,舒青隐也已经和那些并肩作战的武者们越混越熟,甚至还学到数种战机、功法……

    当然了,舒青隐也没有忘记任峰,他一直都在打听,甚至从那道尊境武者口中得知了任峰的下落……

    只不过这神魔战场军法森严,寻常人根本不能肆意转移阵地,除非他立下更多的功劳……

    又经历了许多次鏖战之后,舒青隐终于攒够军功,也终于寻到了任峰所在的地方。

    如潮水般的魔物大军中,舒青隐一路披荆斩棘,轻松无比的砍翻无数虚道、界主境的魔物……他终于看到了任峰,那个跟神藏境魔兽苦战的任峰!

    这一幕,却让每日苦苦煎熬的舒青隐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他放声狂笑,笑到眼泪都流了下来。

    “哈哈哈,你连一个连神藏境魔物都打不过的废物,老夫竟然把你当作生死大敌?”

    “你怎配做老夫的对手?”

    舒青隐看着满身伤痕的任峰艰难杀死深藏境,眼中轻蔑却越发浓郁。

    “你把我拖进这荡魔图,是想要利用这无边无际的魔物来杀死我吧?”

    “可你知不知道,此图最大的功效,是让武者进入其中历练,我现在不但没死,一身武技还被磨练到了极致!”

    “更何况,哪里有人会蠢到把自己也拖进来的?”

    舒青隐冷笑嘲讽。

    正欲多说,他又忽然看到任峰那一双平静的眼睛。

    “舒宗主,我本以为你会固守心神,抵抗荡魔图的历练,不让我有可趁之机!”

    “没想到你一开始就自我接纳了荡魔图内的一切……”

    任峰脸上那令人厌恶的笑容再次浮现,所说的话也让舒青隐额头青筋猛跳。

    “如果我没猜错,你早已经有了心魔入侵的征兆了?”

    “也对!”

    “我听沈天涯说,灵山域被苍羽剑派的界主强者稳压一头!你们两个门派斗了那么多年,你却迟迟无法踏入界主境,想来心中早就无法保持镇定了吧!”

    “所以你孤注一掷,想要来荒界搏命,寻找所谓的圣物……”

    “也是因此,你在天朔以身犯险,让沈天涯抓住机会,以地煞之力侵入你体内!”

    “你已经入魔了!”任峰双眼明亮,直视舒青隐。

    “入魔又如何?”舒青隐忍不住哈哈笑道:“你这法器叫做荡魔图,不就是专门为了对付心魔的?你自以为拿此物能困我,却阴差阳错替我消了心魔!”

    “昔日我被心魔所困,迟迟无法突破界主境!待我杀了你之后,我便可以返回苍云界晋升境界,到时候那苍云剑派,也不过土鸡瓦狗而已!”

    “至于荒界……嘿,我也会收入囊中,为了灵山域培养无数弟子……”

    “这一切,可都是拜你所赐,我还得好好的谢谢你!”

    舒青隐满脸得意。

    他很想看到任峰气急败坏的样子,只不过让他感到惋惜的是,任峰似乎依旧没有任何动容。

    “你我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任峰亦是微笑:“我助你消除心魔,而作为报酬,我已经摸清了你所有的攻击手段……”

    “说实话,我刚开始并不认为自己能杀掉你,仅仅只是想将你封印,或者把你困入第三重虚空。”

    “不过现在……”

    任峰低笑,不再多说。

    可舒青隐却仿佛受到了莫大耻辱,他怒目圆瞪,手中阔刀瞬间挥下,口中更是咆哮道:“小贼,你便是说破了天,老夫也一样能杀你!”

    “啪!”

    任峰伸手,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这一刻,整个天地似乎都在瞬间凝固了。

    包括舒青隐!

    不过他只是身体不能动,脑袋倒是可以勉强转动。

    他艰难的转过头,看到身旁的魔物大军保持着嘶吼的状态,也看到了那些身穿铠甲的无数武者挥舞着武器冲向空中的姿态……

    他看到了天空的圣人凝固,看到了风、云凝固,看到了燃烧的战火凝固……

    然后,这所有的一切开始消散,彻底化作乌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郑州旅游  泰州地图  七台河时尚  昭通时尚  德宏时尚  大兴安岭学习  大庆论坛  南通时尚  四平时尚  天门时尚  湘西旅游  西安新闻  合肥学习  七台河时尚  深圳学习  佳木斯论坛  那曲地图  思茅新闻  赤峰新闻  怒江论坛  重庆学校  松原时尚  徐州旅游  德宏时尚  长沙娱乐  博尔塔拉资讯  阿拉尔地图  白山新闻  烟台论坛  海口新闻  临夏新闻  商洛论坛  抚顺学习  大丰地图  伊犁学校  思茅新闻  吴忠旅游  大丰地图  沧州学校  张家口时尚  贵港资讯  十堰论坛  商洛论坛  喀什资讯  海西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湘潭学习  潍坊资讯  广安学习  郑州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