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任峰穆小希 > 第509章 大劫将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渊似岳般的恐怖气势,压的血河城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也让所有人都感受到血河祖师的愤怒。

    血河城内,镶南王瑟瑟发抖的看着空中的血河祖师。

    “完了!这下子彻底完了!”

    “我不光毁了那个玄胎原石,还把祖师得罪死了!”

    喃喃自语中,镶南王满脸绝望。

    就在上午的时候,他还满怀期待的给那玄胎原石浇灌灵水,可谁能想到,他浇完之后,那原石便开始散发出一股恐怖波动。

    最初镶南王还欣喜无比,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绝世器灵要出世。

    可谁能想到,最后竟然蹦出来一个阵法,二话不说就把他的镶南王府给拆了个稀巴烂。

    当时只顾着逃命的镶南王可是连半块灵石都没拿出来啊!

    当然了,他的大部分值钱家当都装在储物戒指里,就算王府毁了,其实也没什么……

    可现在看到暴怒的血河祖师,镶南王便知道自己彻底完蛋了!

    血河祖师那是谁?

    他们所在的这城池,本来叫镶南城,只不过当年镶南王的父亲为了讨好血河祖师,特意改成了血河城。

    这些年来,镶南王朝虽然积弱不堪,但凭借着这个名号,在天原大陆西南区域,倒也无人敢招惹他们。

    所以血河城才能发展成为西南部分屈指可数的大城。

    而这一切,都来源于‘血河’两个字。

    毫无疑问,若是血河老祖暴怒,恐怕从今以后,镶南王朝就要荡然无存了!

    一想到这些,镶南王顿时觉得整个天地都变成了黑白色。

    亦是在镶南王心如死灰的时候,天空中的血河祖师终于开口了。

    “镶南王何在?给我滚出来!”

    滚滚雷音,在天空中回荡。

    镶南王身边的几个侍卫忍不住远离镶南王几步,瞬间将镶南王暴露在血河祖师的视野内。

    “祖祖祖祖……祖师……”镶南王哭丧着脸,硬着头皮上前几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开口哀嚎道:“弟子有罪!”

    “小王本以为那玄胎原石能诞生器灵,所以每天精心浇灌,期盼着能给祖师献上一件宝贝!”

    “可谁知道……谁知道……”

    一说到这里,镶南王忍不住哭了。

    他是真的委屈啊!

    这个足足两百多斤的胖子,此刻硬是哭的稀里哗啦撕心裂肺,就连血河祖师,也被镶南王这阵势给弄的有点手足无措。

    皱了皱眉,血河祖师才缓缓落地,低喝道:“给我闭嘴,把此事的前因后果告诉我!你又是怎么知道那玄胎原石的?”

    “祖师,此事您不知道吗?”镶南王一愣,又急忙道;“是苏倾大人,十几天前,他带了两个人来到小王家里,一进门就跑到东院……”

    “就是他们告诉我,这玄胎原石里有个沉睡的器灵,只要用无垢灵水浇灌,就能唤醒!”

    “苏倾?”血河祖师眼中闪过几分杀机。

    正欲多问,他又忽然感觉到镶南王府的方向传来一阵诡异的波动。

    抬起头,血河祖师看向那一片已经只剩下无数破碎虚空的空白地带。

    原本的镶南王府早已经荡然无存了,那诸多亭台楼阁,都已经被失控的融元阵撕扯成碎片。

    不过在其中心处,却有一座假山在空中漂浮着。

    那股诡异的波动,便是从假山中传出的。

    面色微闪中,血河祖师却也忍不住有些错愕:“还真有器灵?”

    身形一闪,他直接无视那无数的虚空碎片,一步便走到假山旁边,挥出一道真气。

    那真气才刚刚隐没进假山之内,便有一团白色灵气从其中缓缓飘出。

    说来也奇怪,那白色灵气飘出来之后,却凝而不散,反而在空气中不断变换着形状,只是片刻里,便凝聚出一个人形轮廓。

    在一眨眼,那人形轮廓越发清晰,生出眼耳口鼻,化作一个不食人间烟火般的仙女模样。

    饶是血河祖师堂堂神藏境强者,此刻也激动的说不出来话来。

    半晌后,他才忍不住狂笑道:“圣级阵灵?”

    “由此阵灵,我长生门大业何须发愁?这是天要助我长生门啊!”

    “苏倾果然是老夫的福将!”

    “既然此事因他而起,那便叫你苏灵吧!”

    血河祖师心花怒放,看向那阵灵的眼中,尽是喜色。

    而那阵灵也乖巧无比,温顺的微微躬身道;“苏灵遵命!”

    这幅模样,也让血河祖师的笑的合不拢嘴。

    他转过身,大步朝着镶南王走去,而在他身后,苏灵也亦步亦趋,紧紧跟随。

    镶南王府的废墟外,镶南王正抹着眼泪,只不过却时不时透过指缝去看血河祖师的反应。

    从方才血河祖师的狂笑声来判断,似乎那天苏倾带来的人并没有骗他。

    只不过当看到血河祖师朝着自己走来时,镶南王难免还有些惴惴不安。

    眼看血河祖师到了跟前,他急忙匍匐在地,高声喊道:“祖师,小王对您一直都是忠心耿耿,这次小王虽然办坏了差事,但只要祖师有令,小王就算是豁出姓命也会为您效力……”

    “行了!”血河祖师显然心情大好,大手一挥,便开口笑道:“血河城,镶南王,老夫记下了!”

    “啊?”镶南王一愣,抬头看向血河祖师。

    记下了什么?

    好事?还是坏事?

    血河祖师开口大笑道:“以后你便是我长生门的堂主了,不过你这胆子太小,真让你去厮杀,怕是你也做不到,便挂个名头吧!”

    “堂堂堂主……”镶南王顿时哆嗦了起来。

    倒不是害怕,而是兴奋到颤抖。

    要知道苏倾也只是长生门普通弟子而已,整个长生门除了掌门、长老,最大的也就那么十来个堂主了,每一个都掌握着生杀大权,说是在天元界横着走都不算过分……

    一想到自己以后有了长生门堂主的身份,镶南王只觉得一股热血上涌,他甚至隐约看到自己身上的王霸之气开始朝着周围弥漫……

    当然了,在血河祖师面前,镶南王还没这个资格展示自己的王霸之气!

    他砰的一声重重磕了个响头,声音也因为兴奋变得有些高亢。

    “祖师放心,小王……弟子愿为宗门肝脑涂地!多谢祖师!祖师万岁万岁……”

    “……”血河祖师有些无语。

    不过此刻他心情大好,却也不合镶南王计较那么多,只是回头扫了眼已经变成一片混乱的镶南王府,开口道:“你先命人护住此地,来日我会派人来这里替你整顿王府!”

    略作停顿,他又沉声道:“还有今日的事情,你什么都没看到,也什么都没听到,懂吗?”

    “弟子知道!弟子不知道祖师做了什么……啊不对!是祖师今天就没来过!”镶南王点头如捣蒜。

    而血河祖师也不再废话,喜滋滋的看了眼跟在身旁的苏灵,随手破开虚空,就此扬长而去。

    血河城内,镶南王愣了好一阵子之后,才又哭又笑、活蹦乱跳的开始布置血河祖师的交代的事情。

    渐渐的,周围围观的群中也逐渐散去。

    不过在街道不远处的一座酒楼上,任峰、苏倾和何琳三人却缓缓现出身形。

    方才所发生的一切,他们三人可都看在眼里,听在耳中。

    原本以血河祖师的能力,即便苏倾、何琳如今实力大增,但他们隐匿身形也很难逃过对方的感应。

    但是有了任峰的帮助,两人也彻底感受了一下什么叫透明人。

    他们从早上就进入血河城,这一路上,没人能看到他们,也没人能听到他们说话……就仿佛他们不存在于这世界上一般!

    当确认了血河祖师离开之后,任峰才挥手解除隐匿,露出神色复杂的苏倾、何琳。

    一方面,他们为任峰的隐匿之道感到震惊,毕竟任峰在带上他们两个的情况下,还能直接躲过血河祖师的探查,足见其恐怖之处。

    而另一方面,两人也为方才发生的事情感到震惊。

    不管是融元阵开启后的惨烈景象,还是方才那出世的圣品阵灵,都让两人惊愕无比。

    许久之后,两人才总算回过神来。

    “完蛋了,圣品阵灵都出世了……万一长生门拿这阵灵来控制融元阵,那咱们天元界可就真的要破灭了!”何琳面色苍白。

    “没那么严重,长生门如果能够毁灭天元界,恐怕早就动手了!”任峰摇头:“他们应该还在布置阵法,所以咱们还有时间!”

    “天元界何其之大,单凭长生门所占据的地盘上设置几个融元阵,是不足以撕裂整个天元界的。”

    “所以咱们现在要做的,不仅仅是找出长生门地盘上的融元阵,也要去其他门派控制的区域看一看……特别是逍遥峰!”

    “你难道是怀疑我们逍遥峰也设置了这些阵法?”何琳一愣。

    很快,她又忍不住冷笑道:“不是我在这里吹,整个天元界,可就只有我们逍遥峰敢跟长生门对着干!”

    “如果我们逍遥峰都会跟长生门同流合污,那我就把我的‘何’字倒过来写!”

    “……”任峰苦笑一声。

    取出天元界的地图,他才指着那‘人’形大陆,开口道;“长生门控制的是西南方向的所有地区,就算他们在这里设置了足够融元阵,最多也只能毁掉天元界的四分之一左右……”

    “这虽然能够重创天元界,但还不足以毁掉整个世界!”

    “只有天元大陆所有区域的主要地点布置阵法,才能够完成毁灭天元界的意图!”

    苏倾与何琳对视一眼,都有些震惊。

    “你们前几天说过,北部区域势力众多,关系混乱,有很多门派与长生门的关系很好,那也就说明,这些地方极有可能也布置了融元阵!”

    “而中部区域鱼龙混杂,逍遥峰、戒法寺和长生门在这里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如果是长生门直接布置阵法,恐怕很难做到,但如果是瞒天过海暗度陈仓,那可就防不胜防了!”

    “就像镶南王府里的阵法一样,他们可以将融元阵伪装成灵器、物品,普通武者根本无法感应,即便有人察觉,也可以推脱是防御阵法……”

    “一旦你们逍遥峰控制的东南区域也出现这种问题,等到了阵法数量足够,只需要所有阵法在同一时刻发动,天元界就彻底完了!”

    “……”何琳看的眼皮直跳,却依旧嘴硬道;“我们逍遥峰不是长生门,绝对不可能为虎作伥!”

    “你以为人人都像血河祖师这种疯子一样?恨不得把自己的亲朋好友全部葬送了才甘心?”

    “……”任峰顿时无语,倒是旁边苏倾尴尬不已。

    得知血河城的融元阵是血河祖师所为之后,苏倾虽然一直沉默不语,但内心却早已经翻腾不休,无数念头不断纠缠。

    他是土生土长的天元界武者,这一辈子也都在天元界,从未离开。

    虽然在长生门中备受排挤,但苏倾却从未做过对不起宗门的事情,他一直都相信,长生门攻掠四方,是为了收更多的弟子,以免对方误入歧途……

    这是当年他师傅亲口告诉苏倾的,也是苏倾一直相信的!

    可现在所有的证据却都指向长生门要毁灭天元界……

    这里是他的家啊!

    他的父母家人虽然都已经年迈,但至今还在长生门的城池里居住,一旦天元界破碎,哪怕他如今战力大增,恐怕也无法救出所有人!

    想要毁灭天元界,他苏倾第一个不答应!

    一念至此,苏倾沉声道:“血河祖师虽然能够控制血河城,但绝对无法插手其他区域,如果其他地方也出现融元阵,那就代表此事确实是我们长生门所为!”

    “我苏某人虽然是长生门的弟子,但也同样是天元界的武者,如果属实,那我绝对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

    一席话,掷地有声。

    任峰微微点头,而何琳则深深的看了眼苏倾,沉默许久,才低声道:“虽然我讨厌你们长生门的人,但你是个好人!”

    “……”苏倾一愣,却忍不住苦笑了起来,心中五味杂陈。

    一旁何琳已经撕开虚空裂缝,踏入其中,而任峰也同样如此。

    倒是苏倾犹豫了片刻,才抬脚跨入其中。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步迈出去,未来他可能就要跟长生门决裂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临沧新闻  金昌论坛  伊犁学校  大丰地图  思茅新闻  金华娱乐  七台河地图  烟台论坛  黑河地图  金昌论坛  大兴安岭学校  十堰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恩施学校  大丰地图  衡水新闻  临夏新闻  连云港旅游  益阳资讯  咸阳论坛  德宏时尚  诸城旅游  吴忠旅游  三亚论坛  南通时尚  泸州学校  大庆论坛  松原时尚  合肥学习  三明时尚  恩施学校  北海资讯  商洛学习  徐州旅游  昭通时尚  海口新闻  松原地图  潜江地图  连云港旅游  安阳旅游  中山时尚  钦州学习  临沂资讯  乌海旅游  徐州旅游  诸城旅游  郑州旅游  淮北地图  淮安新闻  广安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