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五节 意外再次发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指南针,准确无误。



    望远镜,镜片闪闪发亮。



    世界地图,绝对最新版的。



    上午六点三十分,王重阳带着女儿准时出现在陈永义实验室的大门外。此时,清晨的薄雾依旧笼罩着整座城市,它似乎还眷恋着昨夜的美景,久久不肯离去,直到东方地平线下射出的柔和金光将它驱赶,它才极不情愿地向光芒不曾触及的地方逃去。



    实验室里人不多,不过却热闹非凡。各种仪器发着或长或短,或高或低,不同频率的奇怪声响。上千盏指示灯争先恐后地一闪一烁,就算整个实验室已被白炽灯照得犹如白昼,也无法掩饰住它们的光彩。赵弄潮与陈志奔走于实验室各个角落,他们已经忙了一夜,扮演着陈永义助手的角色。实验室中央银灰色的传送舱特别抢眼,带着浓厚科幻色彩的造型令王玉婷想到名片《星球大战》,她真想问问陈永义,为什么一定要做成飞船的模样。



    八点正。传送舱与控制台主机开始进行插件连接。由赵弄潮、陈志完成。



    九点四十五分。传送舱与中央系统数据连接开始。主要操作者为陈永义陈博士。



    王玉婷无所事事地看着他们忙碌,她打出个呵欠,瞌睡虫还在身体里作怪呢!王重阳则无聊地在实验室里瞎转悠。他像一位严肃的批评家在欣赏艺术作品似的,观察着每一个显示器里的图表,尽管他根本看不明白。



    十点零五分。程序输入完毕,万事具备了。



    陈永义把两位乘客叫到身边,为他们作最后的说明。他低着头,像是对两位的密语:“你们听好了,这台机器有两个致命的误差值。一是时间误差,大概在正负五十年左右;二是空间误差,以预设目的地为圆心,半径三百公里左右。也就是说,并不能完全到达预想地点,具体情况怎样只能看运气了。”



    “照你的意思,我老婆也不一定在古罗马了?”王重阳怀疑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陈永义,虽然相信了时空机器的存在,他却永远无法相信陈永义的人品。在王重阳心中,自己是陈永义时时刻刻都想要谋害的对象。



    现了他不怀好意的目光,陈永义立刻解释说:“小瑜……宋女士去的时空是千真万确,没有错误的。这个数据是传送舱着陆后,返回给系统的信息,并不是预先设定的数值。理论上,这个返回信息是不会出现错误的。”



    什么数值?什么信息?还要返回?这些东西让王氏父女一个头两个大。



    陈永义看看表,大半个上午已经过去了。



    “最后,我们再确认一次目的地。你们的目的地是公元前596年,罗马城西郊十五公里处,这也是小瑜……宋女士的传送舱降落的位置。由于存在误差,所以如果年代相差太远就立刻回来,我们会再出发一次,直到得到满意的结果。”



    “回来也有误差吗?”王玉婷好奇地问道。要是回到五十年后,那可就糟糕了。



    “当然有了。错误可以避免,误差却无法消除。不过程序会根据来时的路径进行自我修正,但在时间上仍有正负两年的差值,距离上也有半径五公里的范围误差。”



    接着,陈永义又将王重阳和王玉婷带到传送舱旁,详细为他们讲解返航时的操作方法。可惜,陈博士花上几天时间才想出的通俗说明方式,在那两位面前依然犹如对牛弹琴。王家父女似听非听,好似梦游。



    趁着陈永义与儿子,还有赵弄潮忙着作最后检查的时机,王重阳与女儿在实验室一角谈起他们自己的打算来。



    “陈永义很不可靠。”王重阳看陈永义忙碌的背影,总感到这颗聪明的脑袋里装着的决不仅仅是科学道理。



    王玉婷点点头。她也有同样的想法。



    “防人之心不可无。”王重阳继续说道,“机器是他在操纵,把我们弄到哪儿也全由他。我王重阳从来没有任人宰割的习惯,更何况是个敌人。”



    “爸爸,你不用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眼神互换,父女之间一种默契达成了。



    王重阳提着一包包行李,把它们一一扔进传送舱中。这些东西几乎全是王玉婷的。包裹着地时,发出了类似塑料包装袋被挤压的声音。不知里面放了多少零食。陈永义有些担心,一旦超重,机器运转时产生的负担是以倍数增长的。



    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出发时间已到。



    “好了!准备出发!”陈永义用目光寻找着不知去向的王玉婷。这位既古灵精怪,又冷酷残忍的女孩一转眼就不知跑哪儿去了。目光回转180度,原来她就在后面,不过不仅只有她,还有自己的儿子陈志。



    冰冷的刀刃触碰皮肤的感觉就像将温暖的手忽然浸入冰水里,这种刺激感通过神经传向大脑,令陈志每一寸肌肤上的毛孔都在瞬间紧闭起来。他有些自责,自己太过相信这对父女了,竟然忘了他们平日的所作所为,以为他们会信守承诺。



    看到架在陈志脖子上的发着银光的利器,陈永义顿时不知所措,他看向王重阳:“你不是答应过不会伤害我们的吗?”



    “王叔叔……”赵开潮明白王重阳心里的盘算,他想劝解,可话却被打断。



    “我王重阳会信守承诺的。”王重阳继续整理着行装,“只不过我和女儿同行太寂寞了点。你儿子身手不错,我们一起去,到了古代还有谁敢惹我们?”



    “那样不行……”王重阳想带陈志走,归根到底还是不信任自己,陈永义明白过来了。但陈志是不能去的。



    “我以二十几年江湖道义保证,一定把陈志平安无事地带回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永义的五官都快挤到一块儿了,脸上的皱纹向着眉心聚拢,形成出无数条集中线,“最初设计时空机器的时候,我只安排了两人的承载。你和你女儿,再加上返回时的小瑜,三人乘坐已经非常勉强,如果硬要加上陈志,一定会出事的!”



    “是呀,王叔叔。如果机器出故障,就算找到宋瑜阿姨也回不来了。您花了二十几年才打拼出来的事业可以就这么放弃吗?”



    赵弄潮说得没有错,要是回不来了,白虎帮不是拱手送人了?王重阳又犹豫起来,他把目光投向王玉婷。女儿用倔强的眼神回答了他。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陈永义左右为难。现在不管强行出发,还是取消出发,都会危害到陈志的性命。他这科学家的大脑也遇上了解不开的难题。



    陈志被推进传送舱,舱内本来空间就不大,再加上王玉婷的行李又将空气挤出大半,使得狭窄的空间里除了压抑还是压抑。陈志感到很不舒服,而当王重阳和王玉婷父女俩也进入舱内时,他更觉得恶心了。



    “陈叔叔,要出发吗?”赵弄潮问道。



    陈永义很无奈地点了点头。



    舱门缓缓合拢,王玉婷冲着门外的赵弄潮使劲挥手,就像即将乘船远航的人对亲人最后的告别。赵弄潮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们这一去可能会离开很久。



    仪表上的红色指针来加跳动着,划针在印有蓝色纵横线的纸上移动,画出一条高低不平,绵绵不断的曲线。近视眼镜反着强光,模糊了陈永义的面容,他注视着显视器上滚动的数据,此时容不得半点差错。



    “电压?”



    “380伏。正常。”



    赵弄潮负责监控一些简单数据。



    “温度?”



    “26摄氏度。正常。”



    “负重?”



    “保持上限。”



    兜里放着墨镜,这是陈永义事先发给每人的,用来防止强光对眼睛的伤害。赵弄潮戴上它,眼中的世界立刻变成了深绿色。陈永义按下按钮。赵弄潮感到实验室里掀起了狂风,传送舱那边仿佛伸出无数只小手,拉扯着自己的身体,甚至每一根毛发。虽然有墨镜保护,可他依然不敢注视那里闪耀着的神奇光彩,只听到空气分子间摩擦出的细微的“劈啪”声。之后,一道强光闪过,一切都被卷走了。



    在实验室里停放了好几天的传送舱像变魔术般地消失了,赵弄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科学奇迹吗?他觉得自己像在梦里。



    陈永义默默祈祷着,希望系统能给他个满意的回复,希望自己设计的机器能超出自己的预想。



    忽然,刺耳的警报声打断了他的祷告。毫无美感的声音在告诉自己,程序运行失败了。



    经过一番巨烈震动后,王玉婷又感到了猛烈的撞击。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反正出发后不久,舱里的红灯就闪个不停,然后就是语音警报――“动力系统超负荷,请求降落。”慌乱中,自己也不清楚按了什么和什么,总之,之后发生的事更乱,像遇上大地震了,三人谁也顾不了谁,在震动中听天由命。



    震动已经消失了好一阵,似乎已经安全了。王玉婷看着手脚,都还在,自己还活着。王重阳和陈志也没事,只不过倒下的包裹压在了他们身上。



    推开舱门,眼前是一片湛蓝。王玉婷为眼中的景色惊叹,她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天空,蓝得透明,犹如无边无际的大海。假如不是在仰望,一定会把纯白的浮云当成漂在海面的浪花了。可是,既然不是大海,为什么又能听见海浪声呢?



    真是壮丽而广阔的海洋。王重阳被眼前透明的海水深深吸引,虽然走过不少地方,身居内陆的他也曾数次见过大海,但这样美丽的海水还是头一次见到,没有污染,纯净得如同蓝宝石般。



    干净的空气令陈志鼻子发酸,吸惯都市污浊气体的人,一时竟抗拒起有益气体来。



    传送舱迫降于海边,滑过透明的海面,在金色沙滩上推出又长又深的滑痕。王玉婷感到很幸运,幸好没掉进海里,不然自己不会游泳的弱点就暴露在陈志面前了。



    仪表上的数值对三人而言实在有如天书般难懂。以至于研究半天,连掉到什么时代来了也没办法弄清。



    王玉婷指着显示屏上显示出的皮靴状海岸线欣喜地大叫起来:“这个我知道!这里是意大利!”



    “谁都知道那是意大利。不过,我们在这里!”陈志点了点意大利左下方,海的对面,那个闪烁着的小红点,那才是他们的位置。



    从行李堆中翻出世界地图,陈志傻眼了――那竟然是张政区地图,除了国名、首都与国境线外什么也没标注的政区地图。



    “快看!这里有个负数!”王重阳也有“惊人”发现。



    一个食指大小的小屏幕上显示着绿色的数字――负着的二百一十九。据陈志回忆,那里应该是表示时间的地方。负数代表着什么?公元前吗?公元前219年?陈志更加感到手中的地图只是废纸一张。不过,它还是证明了一件事,通过与屏幕上显示的地图对比,陈志发现自己正处于非洲大陆上。公元前,再加上非洲,这是个怎么样的概念呀?



    谁管陈志在烦恼什么。王玉婷已经跳出传送舱,在松软、温暖的沙滩上踩出第一个脚印,她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透明的天空与透明的海在她的眼中闪现着无限的神秘之光。她望着泛起金光的海面,脑中忽然闪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她,属于这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迪庆旅游  潜江地图  迪庆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安阳旅游  黔南地图  郑州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商洛论坛  昭通时尚  娄底资讯  钦州学习  南通时尚  郑州地图  临沧新闻  淮北地图  汕尾论坛  郑州旅游  嘉峪关旅游  临夏新闻  抚顺学习  大庆论坛  临沂资讯  益阳资讯  徐州旅游  黄冈旅游  钦州学习  嘉峪关旅游  咸阳论坛  天门时尚  西安娱乐  长沙娱乐  衡水新闻  临沂资讯  咸阳论坛  烟台论坛  长沙娱乐  乌海旅游  益阳资讯  钦州旅游  十堰论坛  昭通时尚  大丰地图  松原时尚  大兴安岭论坛  连云港旅游  宜昌地图  桐城学习  中山时尚  四平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