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一节 语言不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公元前219年,东方的中国已被秦王朝统一三年,伟大的万里长城正在北方边境上逐渐成型。而亚欧大陆的西端,素有“文明摇篮”之称的爱琴海诸文明已经衰落,由腓尼基人建立的迦太基帝国在西地中海迅速扩张,并称霸一时;罗马崛起于亚平宁半岛,完成了从小村庄到大城邦的飞跃。统一意大利后的罗马又萌生出向外发展的野心,嫉妒于迦太基对富饶的西西里的控制,以剿灭海盗为名出兵西西里,引发第一次布匿战争。这场以争夺地中海霸权为目的的著名战争长达23年之久,先后出现过雷基路斯、哈米尔卡·巴尔卡等战争英雄。最终,罗马人凭借顽强的斗志与强烈的爱国精神赢得了两败俱伤的胜利。而今,这场战争已经结束22年了……



    “陈志,你爸爸什么时候来接我们?”王玉婷每日例行公事般地重复着相同的问话。



    嚼碎口中的薯片,又舔舔手指间残余的碎末,王玉婷这才发现口袋已经空了。不知不觉中已吃完最后一袋零食,王玉婷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失落感。甩甩手腕,空口袋如羽毛般随风飞舞,飘落在沙滩上,与其余的各色各样的包装袋一起,成为美丽海滩的不协调的装饰。据说塑料是千年不腐的神奇物质,或许两千年后的海边拾贝少年能有意外的发现吧!



    陈志不会理会她的。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四天了,父亲的救援却迟迟不来,他知道时空机器有正负五十年的误差,一想起这个数值就令他心里发寒,难道真要在这里等上五十年吗?他摆弄着地图与指南针,虽然看不太明白,但至少也弄清楚了眼前这一望无际的汪洋就是地中海,而他们的目的地罗马,则在海的彼端,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至于时间上的差距则更是不忍提及――三百年,再美丽的女人也已化作尘土了。



    这几天,他们也曾试过重新启动传送舱,可是每次听到的总是那优美的女声――“动力系统损坏,暂时无法启动”。王重阳对这个声音感到恼怒,他听出这是宋瑜的声音,那个该死的陈永义竟然敢公然使用他老婆的声音,他感到自己的权益又受到侵害了。



    食物一天少于一天,而淡水……王玉婷只带着可乐来。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得由王玉婷先享用,之后是王重阳,最后才轮到陈志。腹中打起响雷,陈志下意识地按住腹部,以免丢脸的声音传到王玉婷耳里。从来就没乞求过这对父女能施舍给自己什么。



    远远的跑来一人,是位高大的东方人的身影。王重阳从远方归来了,他脸上的笑容活像发现了新大陆,还隔着老长的距离就冲着躺在传送舱里的王玉婷大喊起来:“快起来!我发现附近有人了!”



    “真的?爸爸!”王玉婷蹭的一下跳出传送舱,“在哪里?快带我去!”



    “在哪边。”王重阳顺手指向身后。



    那边?那边是一直延伸到天之尽头的金色沙滩。真是令人心冷的距离,一定还很远吧!



    “你们不等救援了吗?”陈志看着即将离去的两人,冷冷说道。



    王玉婷嗅嗅身上的体味,虽没什么异味,可四天没洗澡的事实依然令她心里起疙瘩。要是继续在传送舱里过夜,她会因失眠而死掉的。



    “你爸爸又不是傻瓜,不会找我们吗?”王玉婷理直气壮地回答。



    王重阳也附和说:“我们只是找个落脚地方,不会走太远的。”



    父女俩很有默契地笑出声来。



    这附近确实有座城市。陈志反复对照地图,还是不敢确定。那座名叫突尼斯的北非都市现在是否存在呢?两千多年后的地图无法回答他。陈志只好默默跟在他们身后,虽然讨厌这对父女,可也总不能让自己饿死吧!



    两千年前的阳光很温暖,却并不晒人,它们均匀地撒在沙滩上,使沙粒反射出夺目的点点亮光。



    走了许久,也未看见王重阳所说的人家,王玉婷极度失望地发起牢骚来:“爸爸,你该不会把树当人看了吧?我们掉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已经够惨了,你还要浪费我们宝贵的体力,要是突然出现只老虎什么的,还不把我们吃了?”



    非洲有老虎吗?陈志根本不想搭理他们。



    王重阳撇了撇嘴,醒目的大胡子也跟着动了起来。他确定是看到有人了,很冤枉地说:“人是会动的,谁知道他们去哪了?继续找吧!我们又不是掉在荒岛上!那个你……陈志,你说我们在哪儿?”



    “啊……非洲。”陈志从发呆中回过神来,答应了一句。



    “就是。这么大个洲还怕没人住吗?”



    王重阳的底气又足起来,他忽然感到一种责任,作为长辈,带领王玉婷与陈志似乎已成为他不可推卸的权力与义务。一定要让他们见到居住在这里的人,不然长辈的权威就会动摇了。



    非洲?该不会出现食人部落吧?王玉婷又开始胡思乱想,她握紧手中的刀,感到它的存在,心里踏实了。



    渐渐的,地平线的尽头,天地相接的地方,逐渐冒出些黑色凸起物,它们打破了线条的平滑,在湛蓝的背景下展现出自己的轮廓。它们的形状越来越清晰,是房屋,是一些简陋的平顶屋。一座小村庄出现在三人眼中。白色屋顶上升起的寥寥饮烟在海风中被弯曲得几乎与大地平行。地面上蠕动着的乳白色物体原来是一大群绵羊,它们在羊圈中“咩咩”直叫,焦急地等着牧羊少年来放它们出去。



    王玉婷迫不急待地跑进村里,她幻想着朴实的村民知道他们的来历后,会立刻把他们请进屋里,端上好洒好菜,再让自己洗个热水澡,舒舒服服地在床上睡上一觉。在经历了传送舱里四天三夜的蜷缩后,能在床上睡觉实在是人生一大享受。



    村外有群小孩在玩耍。孩子们穿着旧到褪色的衣服,光着脚丫在村口追逐。尽管已满身尘土,依然快乐地在地上滚来滚去。忽然,孩子们的嬉戏停止了,他们像被施了魔法,定身了一般,全不动了。他们的目光汇聚到一点,全集中在王玉婷的身上,王玉婷奇异的装束把孩子们吸引住了。



    得意的笑容很快在王玉婷脸上泛滥开来,孩子们的反应在她意料之中,如果他们没反应,那她才要失望了。她很快被小孩子们围在中间,这些小家伙对她的一切都充满了新奇。她的运动鞋,她的牛仔裤,在裤管里时隐时现的尼龙丝袜,红色T恤,人造皮革的背心,黑色背包,以及挂在背包上的塑料吊牌……她种种的一切,成了这些小孩子争先观察的对象。



    效果还不错。从这些孩子的粗布衣服及周围破烂的房屋来看,王玉婷已经肯定这里是古代没错了。她心里立刻盘算起来,首先以现代装扮吸引这些古代人的注意;然后拿出些他们没见过的玩意儿让他们惊叹;最后称自己是天神的使者,来到凡间挽救众生。迷信的古代人在这么多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物前,一定会丧失分辨能力,对自己所说的话深信不疑,奉她若神明。这样,自己骗吃骗喝的目的也就达到了。王玉婷将“古代三步走”在脑中复述了一遍,毫无破绽。



    确定后,她绕过孩子们的包围,大步向村里走去。



    孩子们嬉笑着在她身后尾随,而且越聚越多,不仅有在村外遇上的,连那些正在干活的大一点的孩子也聚拢过来了。他们争先恐后地讨论她的衣着,以及她那奇特的外貌――毕竟他们是第一次见到太阳色肤色的人。王玉婷走在最前面,活像个孩子王。她知道他们在讨论自己,但是她没有心情去听他们具体在说什么,她现在只渴望能快点见到村长,或其他有威望的人。首先要镇住他们,这就是擒贼先擒王。不过她的心里也有疑惑,从见到村外的孩子开始,自己所看到的都是白种人,非洲人不是黑人吗?这个问题她暂时还想不通。



    村里,白色土房稀疏地散落着,母鸡带着毛茸茸的小鸡散漫地四处游走,它教导它们如何刨开泥土,寻找隐藏在里边的肥大蚯蚓。孩子们吵闹的叫声把它们吓住了,母鸡扑打起翅膀,用叫声警告小鸡们躲避,它们刚一离开,孩子们欢快的脚步就从刨出的土坑上踏了过去。



    村子中央有块空地。几名妇女在那里缝补破旧的衣物,她们没戴首饰,哪怕最简单的戒指、耳环也没有,仅用一根布条绑住头发,就算是装饰了。边上有些老人,他们挥舞着铁锤,把一根根钉子钉入木头架子中。还有的老人则在修补渔网,苍老僵硬的手打起结来非常娴熟。



    孩子们的声音很快传到他们耳里,村里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了。海鸟从村子上空掠过,发出长长的一声尖叫,刺眼的光芒抚过它的背脊,在老人们的眼中投下巨大的鸟型阴影。神殿的祭司们都说,鸟是可以预知未来的。这是个征兆――有客人从远方来拜访了。



    思索间,王玉婷已来到他们面前,她那艳红的T恤衫令她在人群中异常突出。这样色彩艳丽的衣料可不是普通人买得起的。再看她的服饰,就算走南闯北,经验老道的旅行家也说不出这是哪个国家的风格。她的容貌也是如此与从不同,黑色发丝笔直向下,柔软中透出钢度,在阳光下泛着如流水般的闪光,假如那是一头长发,人们一定会误以为是河水女神来到凡间了。鼻梁不高,相对周围的人来说,甚至是塌陷的,眉骨也不突出,与塌陷的鼻梁一起,把眼睛给烘托出来了。那是双漂亮的黑眼睛,就像只点燃一盏明灯的夜色,在漆黑中吸引路人的目光。更令人称奇的是她那无与伦比的肤色,仿若整个人浸没在金色太阳的光环中一般。尽管有这么多值得惊叹的地方,可人们对她还是保持冷静的――王玉婷手中的刀不得不让人冷静。



    坐在中央的一位老女人恭敬地站起来,对着王玉婷礼貌地说:“小姐,您有什么事吗?”



    王玉婷的脑中突然一片空白。本来她已编好长长的说词,让村民们相信自己是上天派来的使者,可是这些话在听到老妇人的声音后就消失不见了。王玉婷看得出她在问自己,可她……



    “小姐,你有什么事?”老妇人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王玉婷依旧没有回答。



    “小姐?”老妇人不明白,这位仪表不凡的女孩是听不见吗?



    王玉婷木纳地看着正与自己说话妇人。她已经老了,两鬓灰白,皱纹已爬上脸颊,背有点驼,估计走起路来,腿脚一定不利索。如果是对手,打败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但现在,她是在礼貌地问话呀!



    她没办法回答她。她在说什么?王玉婷没弄明白。或者说,她根本听不懂她的语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钦州学习  七台河地图  南通时尚  郑州地图  广安学习  海西论坛  中卫资讯  北海资讯  廊坊时尚  阜新地图  安阳旅游  阿拉尔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海口新闻  钦州旅游  安阳资讯  宜昌地图  辽源地图  沧州学校  徐州旅游  衡水新闻  辽阳旅游  松原地图  湖州旅游  吴忠旅游  黄冈旅游  七台河时尚  北海资讯  乌海旅游  咸阳论坛  海口新闻  六安论坛  襄樊学校  益阳资讯  铜川学习  许昌学习  思茅新闻  钦州旅游  潍坊资讯  衡水新闻  徐州旅游  六安论坛  临沂资讯  伊犁论坛  酒泉论坛  三明时尚  潜江地图  深圳学习  三亚论坛  临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