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节 强盗(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志站立在村口,脚步迟迟没能迈进去,只要再往前一步,就可能踏入这个时代中,一旦与当地人接触,建立社会关系,恐怕就再也没办法脱身了。人是很感性的动物,有了感情就会无法割舍。王玉婷已经进去很长段时间,前面的王重阳也在催促他动作快点。陈志仰望起天空来,像是将做出一个重大决定。碧蓝的天空中飘浮着朵朵白云,就像村里的绵羊,它们在蓝色草原上奔跑,奔向未知的远方。



    王玉婷忽然从村里出来了。她拉住王重阳的手,使劲把父亲往村外拖。



    王重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问道:“怎么了?婷婷。出什么事了?”



    “我们不住这儿了!”王玉婷倔强地大喊起来,“这些老外根本无法与我们交流。没意思!走了!”



    “走?”王重阳真感到冤枉,好不容易找到村庄,人都没见着一个却要走了。



    “婷婷呀,你冷静点好不好?究竟出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事。就是这些人听不懂我们说的话,所以我们想让他们请吃饭的事根本免谈。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



    叹出口长气,王玉婷很是失望,让自己威风八面的计划落空了,本以为能感受一下受人膜拜的滋味,结果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白色土墙背后探出一个个小脑袋,小孩子的好奇心是很旺盛的。原来很欢迎这样的目光的王玉婷,这会儿又愤怒不已,她想把身后的那群小鬼揪出来,骂个狗血淋头,可是这样做也只是白费力气,任凭她怎么骂,他们是不会懂的。



    “走啦!”王玉婷只得把气撒在另两位能听懂自己语言的人的身上。



    “去哪?”陈志不耐烦地问。



    “回去!”王玉婷的音量一次胜过一次,要是再有人罗嗦,她恐怕会动手打人了。



    一脚踢进沙里,干燥的细沙在阳光下溅出一道金色屏障,本是想解解气,想不到却又灌了一鞋沙粒,王玉婷几乎快暴跳如雷了。她想,今天可能是她的灾难日。



    白色小村庄渐渐远离了三人的视线。陈志忍不住回头望去,好宁静,往后退去的村庄像是画里的风景,就连随风飘动的饮烟也似乎是静止的。陈志想多看几眼,一旦回到来时的地点,恐怕出来的机会就不多了。或许这只是个古代世界的短暂接触吧!



    有人从另一个方向往村庄走去,是一群人,大概十来人,全是男性。频频回头张望的陈志吸引了王玉婷的注意,她也看到那群人了。那些男人除去健硕的身材外,身上用简易的硬皮甲裹身,手里还提着闪闪发光的硕长物体。虽然他们离王玉婷三人很远,可王玉婷依然能从他们身上感到一股莫名的躁动。这些人与村里的老人、妇女、孩子形成了两个极端。



    王重阳不经意地冒出一句话来:“来打劫的吧?”



    “幸好我们走得快。”王玉婷的话语间流露出笑意。村民们要遭殃了,能置身事外,看场好戏也不错。“真可怜,村里可没男人的!”



    “喂!陈志!你去哪儿?喂――”



    海风吹动,陈志已如风般向着村子奔去,借助风力,他的身体变得轻盈,犹如在沙滩上飞翔,可他还嫌太慢,那群人已经进村了。



    “关我们屁事呀!你少管闲事!”



    身后的海风送来王玉婷的咆哮,把它吹向更远的地方,陈志就当耳旁刮过一阵风,什么也没听见。他边跑边思考应该如何应战,对方大概十二人,有护具防身,长刀短剑若干,而自己――赤手空拳。一定是场恶战。



    女人的尖叫打破了海滨的宁静,较小的孩子都哭了起来。羊群慌乱地在羊圈里乱窜,它们或许感到末日到了,自己或同伴的性命将在今天终结,可它们逃不出禁锢它们的羊圈,在栅栏四周徘徊,相互揉推,越挤越紧。村民就像羊儿般被赶到中央空地上。有人妄想反抗。一个老头儿挥舞着鱼叉,向入侵者刺去,虽然年纪大了,可动作却很有力,还有些老人也加入进自卫行列,假如他们能年轻几十岁,一定能形成颇具威胁的战斗力,但现在,仅仅是拖延时间而已。



    鱼叉从手中飞出,扎进五米开外的土里,再也拿不回来了,老人失去平衡,扑倒在地上,他想起来再战,双手支起身体,却又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压了下去,他是被硬踩下去的。老人回头望向践踏自己的强盗――一名三十多岁的健壮男子,光头,眉毛很淡,甚至说没有,眼睛虽小,却露满杀机,就像天空中俯视猎物的老鹰;一张大嘴很像裂开的口子挂在脸的下部,男子像在笑,那条口子裂得更大了,似乎能将一个活人吞噬下去;肩很宽,手臂则有普通人的大腿粗,全身隆起的肌肉如石头般坚硬,就算没有套在身上的硬皮甲,也是无法伤害的钢筋铁骨;巨大手掌中握着两指宽的铁棒,棒的顶端一股铁链垂直向下,悬着带刺的球体,长刺的铁球在村民恐惧的目光中拖着铁链左摇右摆着。



    老人看着他如同仰望着巨人。男子的眼神在邪恶笑容的配合下叫人恐惧。他的同伙们已把其余反抗的人收拾了。他们将村民集中在中央空地上,留下几人看守,其他人则兴奋地冲进善良人们的家里。孩子们的哭声很快被瓦罐凄厉的破碎声淹没了,放着衣服的箱子被扔了出来,衣服散落一地,原本就不鲜艳的色彩在粘上灰尘后,变得更不明显了。女人们把孩子们的头深深埋入自己怀中,她们用温柔的手安抚他们颤抖的身体,不忍心让他们见到恐惧与残忍。羊儿们在圈中奔跑,有人在追赶它们,要从它们中挑出肥嫩的来,它们明白,一旦被选中带走,是不会再回来的了,所以它们拼命地逃,可是无论逃到哪里,也只是在这个小小世界中绕圈圈。



    两名不安份的强盗对在这个穷人村里搜寻财物感到厌倦了,他们把目光投向蜷缩在地上的女人们,可怜的女人即将面临一场灾难。



    伏于地面的老人忽然大笑起来,他的笑声打断了那两名强盗心中的邪恶念头。背上皮靴的压力猛增,把老人肺中的空气给挤了出来,笑声被迫中止了。



    光头强盗冷冷地略带好奇地问道:“老头子,有什么好笑的?”



    老人咳嗽几声,缓出口气:“我在笑你们。你们这些懦夫……”



    皮靴又收紧了与地面之间的空隙。“你们……就是懦夫!”老人从口中拼命挤出不屑的话语,“只有懦夫……才会欺负女人……孩子……和我们……我们这些上年纪的人!真是时代变了……像你们……你们这样的人,应该去战场。在那里合法的……公开的杀人……同时,也被合法的、公开的……杀死!”



    “是吗?”光头笑了。眉骨的肌肉向上扬起,在额头上挤出道道横向的皱纹。“老东西,你为什么不也去体验一下战场的快乐呢?”



    “我已经体验过了呀!”老人脸上泛起讥讽的笑意,“我跟随哈米尔卡杀罗马人的时候,恐怕――你还没断奶呢!”



    老人快活地笑了起来。光头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了,握着流星锤的手上漫出青筋,铁链在手腕的微震下发出细微的哗哗声,铁球又开始晃动起来,就像冲刺前的助跑。



    “老不死的……”



    有力的臂膀挥动起来,铁链拖着铁球跟随锤柄的轨迹划出无情的弧线。带刺的球体将越过最高点,砸向老人脆弱的脑袋,而老人也将在活着的时候看到自己脑浆的色彩。



    忽然,背后传来痛苦的两声惨叫,两名强盗在光头身后倒下了。



    村里竟然还有可以反抗的人,光头很意外,而这个人居然可以同时打倒他的两名手下。老人暂时得救了。



    光头的目光凝聚向村口的方向,一位黑发黑衣的少年站在那里,乌黑发丝在逆光的脸上投下幽暗的深影,把他的面容模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佳木斯论坛  汕尾论坛  淮北地图  张家口时尚  贵港资讯  张家口时尚  汕尾论坛  湖州旅游  许昌学习  临夏新闻  连云港旅游  天门时尚  白山新闻  咸阳论坛  乌海旅游  嘉峪关旅游  阿拉尔地图  临夏新闻  盘锦学习  潍坊资讯  泰州地图  钦州学习  白山新闻  西安娱乐  南通时尚  北海资讯  四平时尚  郑州地图  许昌学习  淮北地图  抚顺学习  襄樊学校  三亚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七台河地图  阜新地图  烟台论坛  那曲地图  德宏时尚  松原地图  怒江论坛  廊坊时尚  商洛学习  诸城旅游  大丰地图  眉山旅游  喀什资讯  潜江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铜川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