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四节 初到迦太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村庄的生活如同端平的水面般平静。王玉婷望着碗中的清水发呆,红褐色陶碗怎么洗也总有不洁净的感觉。



    在村里已住上好几日了。村民感激他们的帮助,奉他们为上宾。王玉婷也确实满意了几天,可也仅仅只有几天。“上宾”的生活与想象中相差太远,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村庄的生活条件王玉婷是看得到的,总令她怀念起21世纪公益广告中的灰色片断。



    村外青翠的小山坡是附近难得的高地,从那里可以望向海洋很远的地方,弯弯的海岸线禁锢住海水,迫使它们从这里转弯,漫延到其它国度。王玉婷无聊时总爱到山顶欣赏这个全新的世界。王重阳与陈志在海边切磋武艺,海面射出的金光为他们的侧影镶上金边,他们身边总是围绕着女人和新奇的孩子。村里的青壮男性天刚亮时就会乘着破旧的小渔船出发到远方海域,直到傍晚才会载着满舱鲜鱼回到简陋的家中。



    海面时常有船只经过,王玉婷把它们都收进自己的望远镜中,她惊奇于这些未见过的外型各异的木制船体,整齐起伏的几十只长长船桨更像是受力于船身内部的自动机械,不然不会达到如同一只桨在搅动的同步率。船只频繁地在海面交替,从海湾背面驶出,驶向海天相接的那一根线里;很快,又有新船从天地尽头驶来,驶进海湾背面的世界中。王玉婷对那个暂时还看不到的地方抱着浓厚兴趣,几百艘船从那里进进出出,可能是繁华的港口。有念头从脑袋里萌生出来了――她想去看看。跟着羊群一起奔跑的牧羊少年每次见到她望着远方出神时,总会跑来,善解人意地指着她所眺望的海湾背面重复同样几个单词。虽然王玉婷没法听懂,但从他肢体语言中已体会出他的含意。他口中重复的是那个地方的名字吧?王玉婷只能想到这样。她跟着牧羊少年大声念出单词发音。“迦……太……基……”真是绕口的名称。



    入夜,王玉婷发梦了。一只巨大的黑色老鹰驮着她在天际翱翔,白色云彩如薄雾般从脚下飘过,渺小的世界在云层间隙中时隐时现。坐在巨鹰背上鸟瞰,王玉婷快把自己当作众神之王,世界在眼中迷你得一只手就能抓住。忽然,老鹰翻转起来,天旋地转的感觉迅速遍布王玉婷全身,黑鹰在她眼里越来越小,她在坠落。身体漏过薄云,下面的世界逐渐扩大,王玉婷使出全身力气从喉咙里发出长长的尖叫。叫声中,她惊醒了。



    双手触及到的是冰冷的地面,自己竟然是趴在地上的。睡觉睡到落床,王玉婷佩服自己。说实话,这张床也不比地面软,纸一般薄的床单下是块硬木板,随便就能在上面敲出“邦邦”声,还不如睡在传送舱里,至少坐垫是软的。推开窗户,丝丝凉风无声地扑打在脸上,海浪细细的拍岸声在耳边无比清晰,明亮的星斗像钻石的碎片撒满黑布,点缀着单调的夜晚。宁静。伏在窗台上的王玉婷又快合上双眼了。



    硬物敲击铜盆的声音像在图书馆里打碎了玻璃杯,它打断了王玉婷的睡意。宁静的村子热闹起来,漆黑的窗户一扇扇地亮起光芒,人们像遇上地震似地发疯般地往外跑。那声音是守夜人发出的警报,没有大事是不会扰人清梦的。



    王玉婷、王重阳、陈志跟着村民的脚步奔向村口,许多人已聚在那里,面对海面着魔似的露出惊叹的目光。深色海面上有无数金黄色的亮点在移动。它们是数十艘大船上点燃的灯火,无序的灯火与星空相互呼应,看起来就像星星们在海中的倒影。上千只木桨整齐地搅动海水,虽然听不到,但王玉婷可以想象出海面翻动时盖过海浪的雄壮水声。舰队中最为注目的是中央的旗舰,五层桨战船硕长的木桨齐上齐下,像是会移动的楼阁,船头有两匹骏马半身雕塑为装饰,马头上扬,对着天空发出鸣叫。有人站在船头,白色衣袍在清凉的海风中如波浪般飘动,是什么人,王玉婷看不清了,望远镜只能到达这个距离。所有光点向着一个方向移动――海湾背面。那里有什么?王玉婷除灯塔外什么也看不到,那挡住视线的山丘背后有柔和的光芒射出,像是山体散出的仙气。



    村民们骚动了,他们恐惧地交头接耳,活像什么灾难即将发生。“不要慌!”老村长威严的声音震慑住了大家,“不是入侵者。”村长笑了起来,皱纹在眼皮四周堆积,快把他的眼睛淹没了。他望着壮观的舰队,有些出神,仿佛在思考,在回忆。



    “很多年没见过了……迦太基海军舰队。”村长喃喃自语,脸上竟挂出幸福的笑意。



    忽然,舰队改变前进方向,在发光的山丘前急速回转。这样的举动令所有围观者大吃一惊,按王玉婷的逻辑,他们应与她所见过的其它船只一样,驶进那山丘背后的世界里。老村长的笑容消失了。“冒失的指挥官!”他似乎预感到什么,从喉咙里叹出口长气。



    舰队的点点灯火逐渐的,一盏一盏地消失在海平线下。



    第二日早晨,太阳刚从海面下跃起,把温暖柔和的光芒撒向它所能看见的世界,淡蓝的海洋被金光笼罩,成为液态的黄金。小村庄的白色墙壁也被刷成金色。



    木门发出“吱呀”一声叫喊,王玉婷立刻用手挡住双眼,门外射进的金光使她眼花。她一夜未眠,与王重阳和陈志长谈了很久。她想离开村庄,到更远的地方看看。王重阳很赞同她的想法。三人找到村长,花费许多口舌与手势才表明他们想要离开的意图,村长没有强留,只是微笑着点头。



    村民们默默跟在他们身后,陪着他们一步步走到村口,人们的脚步在这里止住了。三人回望,朴实村民的破烂衣衫在晨光中被照成土灰色,孩子们挥舞小手,向他们告别,天真的笑容在瘦小的脸颊上显得苦涩。



    再也不要回到这个鬼地方了!王玉婷暗暗起誓。她望向前方,这几日一直注视的海浪背后的世界――那里一定会让她过得更好。



    从渔村到那座小山用不了多少时间。攀上山顶,王玉婷才发现实际路程比想象中的更长,山的后面并没有城市,而是更漫长的海岸线,不过她还是信心实足的。又有船向着这边来了,跟着它走一定没错。沿着海岸线慢慢前行,可以看见的船只越来越多,靠着海岸行驶的船上有人在来回窜动,王玉婷好奇地望着他们,而船上的人也似乎以同样的目光看着岸上的三人。海鸟在头顶呱呱乱叫,王玉婷总觉得鸟儿在欢迎自己的到来。前方逐渐现出建筑物的白色身影。高耸的灯塔比昨夜所见的更为高大,它被置于山丘顶部,俯视整个港口。海边全被船舶占领,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船只靠着海岸延绵几里不绝。还有船只正不断地向这里靠拢,它们大多驶进一个缺口中,那是个长方形的人造海湾。



    繁忙的海港人声鼎沸,不时有人急匆匆地从王玉婷身旁擦过,她才弄不明白他们在忙些什么。奴隶拖着脚镣,肩扛沉重的包裹,在皮鞭的催促下,蹒跚地走下连接货船与陆地的跳板。衣着光鲜的人站在他们身旁,手持铁笔,在卷轴上勾划。肥胖的老板笑眯眯地掂量手中金币的份量,把它放进沉甸甸的钱袋中。水手们绑牢粗大的缆绳,准备为下次远航休息片刻,很快他们被浓妆艳抹的女人围住了,这些女人不是妓女,就是妓女的老鸨。装束各异的旅人在王玉婷眼前不停闪现。络腮胡配合飘逸的长袍是希腊学者的显著特征;穿亚麻长衫,裹头巾的是叙利亚人或波斯人;头发如波浪般卷曲的是克里特岛的居民,有可能是米诺斯人的后裔;眼眶用青色颜料勾画,戴蛇形手镯的美女一看就知道是来自埃及的旅行者。



    尚未下船的英俊的斯巴达战士们像在冲着王玉婷微笑。王玉婷看入神了,脚步情不自禁地向他们挪去,幸好被王重阳拉住。一名奴隶倒在陈志脚边,破烂的衣裳遮不住皮鞭在他身上留下的疤痕,主人过来了,手中的鞭子上似乎还粘着血肉。王重阳立刻拉住陈志的胳膊,少年体内的冲动清晰地传入他的大脑,又是幸好。



    “闲事少管,不要乱跑。”王重阳告诫两个半大孩子。一个不留神,他们就会从视线中消失掉。



    港口里还有卖小吃的,面包烤得有点过了,有股糊味,可是却很香。嗅嗅空气里残留的气味,口水顿时从嘴里冒出来,王玉婷这才记起自己还没吃早饭。



    “爸爸……”



    “没钱!”



    王重阳明白女儿的意图,因为他也正在这么想。临行时,村民给了他们些干粮,勉强可以凑合,但是下顿怎么办?下下顿又怎么办呢?街头卖艺?不是没想过,只是想到自己混迹江湖半辈子,又得回到原点,面子上过不去。



    刚才吸引住王玉婷目光的年轻战士们从他们身边走过,绕到前面去了。近看他们时并没有想象中的帅,王玉婷的心迅速凉下半截。不过他们的去向到能引起三人的关心。



    许多人聚集在这个不起眼的港口角落,准确地说,是许多男人。他们中有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也有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甚至偶尔还瞧见几名白发人。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国度,不同的民族,却有着一个同通点――他们都是战士。他们或擦拭宝剑,或校直长矛,或修补盔甲,或站,或坐,在狭小的空地上各行其是,但又不难看出他们排列着松散的队伍。队伍顶端支着巨大的帐篷,像古时军营里大帅的营帐。帐门前放着张木桌,一位卷发中年男子坐在那里,他的身边站着位军官模样的人,另有几名士兵立在身后。来自世界各地的战士们在他面前排队,凡是排到的人会先与他对话,然后从他手中领取几枚银币。这一细节令王玉婷欣喜,她算了算,他们有三个人,一起去排也能得到不少的收入。



    王重阳非常赞同女儿的想法,尽管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但如果排排队也能有钱拿,谁不愿意呢?



    前边的战士从卷发官员那里领到银币,满意地坐到一旁等候去了,终于轮到王玉婷他们。父女二人推来推去,唯恐自己落后。负责发钱的男人不屑的目光在这三人身上游走几圈后,露出失望感,与见过的其他人相比,他们瘦小了点。



    “哪里人?”男子用希腊语问向他们。



    希腊语是地中海几个大国通用的语言。由于希腊文化,特别是希腊文学影响深远,用希腊语引用盲诗人荷马的两部史诗中的精典诗句早已是各国贵族及学者们的家常便饭。为孩子请希腊语教师更是经济稍微宽裕点的普通家庭必做之事。由其是时常行走各国的商人,不会这门“世界语”,根本连家门都出不去。



    王玉婷他们到是被问住了。卷发男子换种语言后,发出同样的问题,眼前的三人还是没反应,他又改换另一种语言试试,得到的依然是茫然不知的表情回答。不管是希腊语,还是其它语,在来自未来的三人耳中,任何古代语言都是没有区别的。王玉婷只听见这个男人一连对他们提出三个不同的问题。



    “麻烦你说句我们能听懂的行不行?Understand?”她心里也急,担心这个人会因此不给钱了,连英语也给急了出来。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反到被她愣住。卷发官员好一阵才反应过来,他伸长脖子,向人群中喊道:“谁能听懂她说的话?”得到的回答是沉默和摇头。



    “那么,非常抱歉了。”官员向他们摆了摆手,身后的士兵立刻围上前来,要将他们赶走。



    忽然受到推揉,遭遇不公正待遇的屈辱感涌上王玉婷心头。凭什么别人给钱,而轮到自己却要被扫地出门?触碰到王玉婷身体的士兵在惨叫中倒地。动手了。已经无法忍受的王重阳把他钢铁般的拳头砸在士兵脸上。陈志最初并不想动手,可在别人眼中早已把他当作那对父女的同路人,欺到头上岂有不还手之理?这些看似精壮的士兵实在不经打,连那些劫掠村庄的强盗说不定也能打败他们,才三五下,已全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战意未尽的王重阳两三步窜至卷发男人身前,跳上木桌,挥动拳手。卷发男人的叫喊还在喉咙里打转儿,拳头在他眼皮底下停住了,一股凉风扑面而来,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部轮廓从男子额头滑向下巴,滴落在白色衣袍上。



    王重阳收回拳头。“我们走。”王玉婷踢开挡路的蜷缩身子呻吟着的士兵,三人在或惧怕,或敬佩的目光中静静地消失在港口拥挤的人流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烟台论坛  临沧新闻  大兴安岭学校  喀什资讯  安阳资讯  淮安新闻  大兴安岭论坛  临沂资讯  广安学习  济宁新闻  郑州旅游  徐州旅游  恩施学校  辽源地图  天门时尚  西安娱乐  临沂资讯  伊犁论坛  沧州学校  深圳学习  那曲地图  泸州学校  郑州地图  辽阳旅游  中山时尚  安阳旅游  白山新闻  黄冈旅游  襄樊学校  三明时尚  恩施学校  宜昌地图  益阳资讯  临夏新闻  七台河地图  盘锦学习  廊坊时尚  金华娱乐  赤峰新闻  怒江论坛  大庆论坛  黑河地图  抚顺学习  张家口时尚  湘潭学习  贵港资讯  汕尾论坛  金华娱乐  迪庆旅游  湖州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