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一节 陪你到天明(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灯火亮了。巷子里的忙乱和嘈杂并没有因黑夜的降临而停息。铁匠作坊里传来敲击金属片的刺耳“当当”声,锻炉里通红的火苗上下跳动,令人窒息的热浪从炉中扑打出来。隔壁面包店的奴隶从头到脚沾满面粉,正忙着把面包送进烤炉,两位蓬头乱发的老太婆经过店门外,嗅嗅里边飘出的香气,相互搀扶着,骂骂咧咧地走开了。脱毛的褐色劣马托着两筐不太新鲜的鱼,从大街上经过,行人们没办法忍受那样的臭味,纷纷转过身去,顺带丢下几句谩骂。



    妓院大门两边插着火把,把门口的几步石阶照得一清二楚。大门顶上刻有浮雕,全是献给之神的淫秽图画。店门口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嗲声嗲气地招呼着行人,她似乎能记住每位客人的名字。进出来往的男人们带着酒气与香粉气,他们中不时有人突然暴发出放荡的大笑。



    居阿斯在店门前停了下来,“就这里吧!”他向着身后的同伴们说道。佣兵队伍里立刻响起一片口哨声。



    当掀起门帘的时候,陈志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不大的前厅里或坐着,或躺着,或横七竖八地倒着几十位男男女女。翻倒的酒杯还滴着酒液,打翻的银色餐具散落一地,新的干净餐具不断有奴隶送来,以保证他们能不间断地寻欢作乐。淫声浪语传入陈志耳中,他恨不得自己是个聋子。



    店里忽然出现十几位客人,让老鸨乐开了花。这个瘦骨嶙峋的小个子中年男人的脸上堆满笑容,那张酷似青蛙的大嘴在面部肌肉拉扯下变得犹为突出。他实在太矮了,在高大的居阿斯面前还不及腰部,像是提前衰老的小孩。



    居阿斯抛甩着一串银币,俯视着眼前的矮子。“把漂亮姑娘都叫出来,让我的兄弟一人抱上一个!”



    矮子想跳起来抓住跳动的银币,居阿斯手掌一紧,把它们全捏住了。“还不快去!”



    “知道了!知道了!”矮个子嘟哝几句,“跟我来吧!”



    前厅右侧隐蔽的小门里连接着往下延伸的石梯,不到十步的阶梯下另有一番天地。一条窄窄的过道贯穿这个地下房间的中央,两边是一间挨着一间的斗室,像是单间的牲口栏。每一间的门上挂着块木牌,上面标着价钱。一些房间的门没有关牢,透过门缝,充满诱惑的黑暗中可以看见女人的白色。



    这里就是“那种”地方吧?陈志头一次感到莫名恐惧,就算面对数十持刀歹徒他也不曾慌张过,但是如果要他面对“那样”的画面,他还真有些不知所措。王重阳走在陈志前面,陈志平时是不爱与这位长者主动对话的,他与王家的疙瘩并没有因他们共同落难而解开。这次,陈志似乎愿意说话了,可滚到嘴边的话语又被强行咽了下去。他想叫王重阳与自己一同逃走,但他很快收回了这个想法,假如王重阳愿意离开,何必会跟着居阿斯进到店里呢?这家伙说不定早就看出这是什么地方了。



    陈志决定一个人离开。虽然不识路,也不懂当地语言,但总比留在这个荒唐的地方,做荒唐的事要好。他走在队伍最后,偷偷退出去,应该不会有人察觉。事不宜迟,马上行动。陈志转身,想要往石梯走去,可一只大手意想不到地搭在了他的肩上。



    居阿斯扶着陈志的肩膀,将他推到矮个子老鸨面前。“这是未来的阿基里斯。萨布拉,”他叫的是矮子的名字,“为我们的小阿基里斯找位合适的姑娘吧!”



    “未来的阿基里斯?”矮个子老鸨不禁用惊异的目光把眼前的年轻人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可很快,他失望了,陈志一身硬皮护甲不太合身,略比他的身体大一码,有种往下坠的感觉,矮个子的萨布拉实在看不出这个瘦小的黄皮肤男孩哪里具有希腊大英雄的风范。不过一个男孩是否能成为英雄,他才不关心,他心里惦念的是这个孩子今后会到他的店里光临几次。



    “寂寞的姑娘们,都出来吧!床头的守护神为你们带来英俊的小伙子了!”



    狭窄过道两侧紧闭的木门先后打开了,女人们吵闹的叽叽喳喳声很快填满整条过道。昏黄火光下单调的色彩被她们五颜六色的长裙染得炫丽夺目。她们年龄不一,十来岁的少女与三十出头的少妇却又有着相同的打扮,她们化很浓的妆,厚厚的脂粉像附在漂亮脸蛋上的面具。



    “请阿芙罗狄忒作证!萨布拉,你欺骗我们。这里根本没有小伙子。”穿黄色衣裙的少妇用眼神指了指早已年过三十的居阿斯。



    居阿斯大笑起来。“十年前人人夸我是海格利斯。现在我的力气也不减当年。”他走过去,一把搂住黄衣女人的纤腰。“这是你的房间?”顺手推开一扇房门。居阿斯与怀中的女人相互对视,忘情地步入屋中。



    健壮的佣兵青年们紧随他们队长的脚步,与相中的女人相拥。王重阳的目光也迫不急待地在女人们娇弱的身体上游移。



    陈志心烦意乱,只有他仍是无动于衷的。他想告诉老鸨,自己一个也不要,可是苦于无法表达。而萨布拉却像位合格的推销员,不厌其烦地向他介绍每位妓女。幸运的是,陈志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是感到烦,否则,说不定矮小的萨布拉会被他镶嵌进石头墙壁里。



    好色的成年男子们快要挑选完毕了,女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被带入房中。过道的色彩又渐渐恢复素雅,一个娇小恬静的身影在艳光之后慢慢突现出来。斜靠石壁的倩影像喧嚣后的突然宁静,在陈志平静的心海表面投下一粒小石。她谈不上是女人,根本还是个孩子,不会超过十六岁,黑色长发略微卷曲,挽成发髻盘在脑后。苍白的肌肤在雪白长裙的衬托下透着象牙色,丰润的嘴唇抹上点红色唇膏,就像雪地里的红樱桃。女孩似乎感受到陈志注视着她的目光,很害羞,把头低下了。



    经验丰富的老鸨自认从少年的默视中看出了什么。“海伦娜!你的客人!”直把陈志往女孩那儿推。



    当陈志回过神时,他发现自己已来到女孩身边。白衣少女依然低垂着头,背过身,默默进入身旁的狭小房间中。



    朴实的四面石墙围出方形的狭窄空间,没有窗户,天花板压得很低,沉闷的空气仿佛快令人窒息。屋里的摆设十分简单,屋子中央的石床上铺着被褥,旁边的矮凳一支腿还歪着,随时会有散架的危险。一侧墙壁上被凿出个凹洞,大概一尺来高,底部平整,上边是圆弧形,一盏油灯放在洞里,弱小的火苗成为屋中唯一的光明来源。



    少女依然低着头,她不说话,在床边呆立着。门被万恶的萨布拉关上了,陈志使劲拉着门把,门没有反应。安静的房里连心跳声也无法掩藏,陈志听到了狂暴心脏的呼喊,绷紧的血管里流动的液体如同刚跑完百米冲刺般焦躁不安。他站在门口,不敢往前一步。微弱的火苗上下跳跃,房间里的光线也随之忽弱忽强。墙壁上映射出两个可笑的人影,他们已与石刻人像没有两样了……



    萨布拉这家开在闹市旁边的小妓院今日可说“贵客”不断。刚把佣兵们安顿妥当,一群奴隶又来打搅快乐的萨布拉了。



    前厅的男男女女被这群突如奇来的闯入者吓傻了眼。他们纷纷望向大门,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缓缓踏了进来,略显凹陷的脸颊,突出的眼珠,使这家伙看上去与猴子无异。正当人们争相猜测他是何方神圣时,这家伙却忽然退到一边,为后边的来者让出道路。一位青年跨进大门。他那浅黄色布匿长衫中央镶着条手掌宽的紫色绣花绸带。许多人都认识这位富家子弟――塞德巴尔议员家的败家子,米隆。



    米隆少爷今天心情不大愉快,似乎有人让他受了委曲。“该死的迈罗,不识抬举!”少爷把怨气全撒在酒具上。可怜的银杯在他手中才被握上一会儿,就被当作垃圾扔掉了。



    “令人讨厌的老头!他也不看看,我们少爷是什么身分!”一旁伺候的“干猴子”连忙附和道。



    “一个无耻的角斗士老板竟敢忤逆我的意思!只要我父亲一句话,就能立刻叫这个加普亚人在迦太基呆不下去!”



    “呸!黑暗深处的复仇之神会惩罚他的!”



    “是谁惹到人见人爱的米隆公子了?”妓院老板萨布拉堆满笑容的小脸比春日的阳光还要灿烂。他喜爱米隆,喜爱这个公子,因为他出手大方。“一定是神明指引您来到我这简陋的店铺的,不然像您这样高贵的人怎么可能与我这样卑贱的平民相遇呢?”



    “谁愿意与你相遇了!”米隆公子不屑地瞥了小矮子一眼。丑陋的家伙不值得用他高贵的目光注视,萨布拉令人作呕的贱笑更是在他本不愉快的心情上火上浇油。“好了!别再用你可恶的丑脸对着我。快把海伦娜叫出来。女人淡淡的体香才是最好闻的。”



    “你听到没有?快去!”



    米隆向着萨布拉大喝,可萨布拉对他的命令无动于衷。他搓着双手,似乎有难言之隐。



    “这个……事情是这样的。海伦娜现在……现在……她有客人。是的,她现在有客人。”



    “有客人?萨布拉,我记得告诉过你,不许海伦娜接待除我以外的男人。卑贱的东西,把我的话放哪里了?”



    米隆强壮的随从们立刻围住可怜的萨布拉,矮小的中年人像小孩般被提了起来,悬吊在半空中。萨布拉拼命踩踏双脚,妄图触碰到踏实的地面,可一切又是妄想,除非拔扈的贵公子命令仆人把他丢出去,摔个半死,否则他别想再碰到地面了。萨布拉极度后悔,他不该贪图几个小钱,而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米隆的父亲塞德巴尔可是元老院三十人委员会中的一员,迦太基的实权者。这样的人物随便打个喷嚏,自己也得感冒三天。



    少爷身旁的“猴子”殷情地为主子倒酒。米隆少爷舔上几口,差点恶心得吐了出来,劣质葡萄酒哪里比得上平时饮用的琼浆玉液呢?



    “萨布拉,我给你一次机会。把你的客人赶出,我就放过你。”



    “少爷!尊贵的米隆少爷!你还是把我丢出去吧!”萨布拉哀求着。假如是普通客人,萨布拉是很愿意把他赶出去的,可对方偏偏是群雇佣兵,要是他们不乐意,自己这瘦弱的身子骨受得了几拳?



    米隆少爷向仆人们做出拇指朝下的手势――这是他从城东竞技场里学来的。抓住萨布拉的两名奴隶会意地把瘦小的萨布拉高高举起,他们将按照萨布拉自己说的那样,把他丢出去。



    萨布拉吓得哇哇大叫,拼命扭动被抓牢的四肢。“米隆少爷!米隆少爷!我听你的!我全听你的!”



    “放下来吧。”



    双脚重回地面的感觉令萨布拉心中无比踏实。



    “记住了,叫他立刻滚!”



    “是!是!”萨布拉只能不住点头,在米隆及其打手的目光注视下硬着头皮走下石梯。



    米隆回过头对身边的“瘦猴”吩咐道:“明天你多带些钱,再去趟西顿竞技场。告诉迈罗,随便出价,只要将廷达鲁斯卖给我就行。我是不在乎金钱的。但是如果他拒绝,他应该明白会有什么后果。”



    “遵命,我的少爷。我一定将话带到。假如那老头不愿意,我会劝说他,直到交易达成。您就放心好了。”猴子般的仆人媚笑着回答。“不过,‘野狼’真值这个价吗?您出的价钱已经可以买回三名优秀的角斗士了。我真有些为您不值,说不定迈罗老头有意抬高价格,才故意拒绝您两三次的。”



    贵公子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你知道廷达鲁斯为什么被称为‘野狼’吗?因为这儿。”他指着自己手臂,“他这里有公狼的刺青,一个不知名部落的图腾。如狼般孤傲,如狼般凶猛。如果能成为这匹狼的主人,让他跟随我的左右,必要时还能揍扁那些出言顶撞我的人,不是件很美妙的事吗?”



    “的确如此,聪明的少爷。”“猴子”仆人迎合着主人,夸张的表情使干枯的五官挤在一起,就像枯树干上的小疙瘩。



    米隆少爷有些等不及了。萨布拉还没把他心仪的美人请出来。焦急令他坐立不安,他开始怀疑萨布拉有没有认真执行他的指令,那个奸诈的老鸨极有可能已从后门逃走。



    “你,你,你,还有你。你们下去看看,我们的萨布拉先生可能需要帮助。”干瘦的仆人早就看出少爷的心境,用不着等少爷吩咐,他已提前安排人手,先知先觉地为少爷排忧解难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泰州地图  泰州地图  贵港资讯  淮北地图  咸阳论坛  六安论坛  伊犁学校  娄底资讯  商洛学习  抚顺学习  松原地图  郑州旅游  临沂资讯  张家口时尚  中卫资讯  天门时尚  西安新闻  湖州旅游  海口新闻  吴忠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重庆学校  临汾新闻  宜昌地图  辽阳旅游  那曲地图  酒泉论坛  大丰地图  许昌学习  重庆学校  七台河时尚  黄冈旅游  衡水新闻  桐城学习  佳木斯论坛  济宁新闻  恩施学校  广安学习  三明时尚  辽源地图  伊犁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大兴安岭学校  金华娱乐  襄樊学校  襄樊旅游  襄樊旅游  潜江地图  郑州地图  安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