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四节 女先知的预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本想登门拜访安娜特小姐,虽然冒昧,但有事必须向小姐求证。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没有上门打扰的必要了。”汉尼拔淡淡地说道。平静的微笑十分自然地写在脸上,为诡变的天气增添出几分朴实的生机。



    “真巧。我也正好有些不明白的地方需要将军解答。”元老的女儿往路中央的人流迈出几步,“这里谈话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怎么样?”



    汉尼拔跟上安娜特的脚步,由她带路。他已经不认识眼中所见的迦太基了,记忆中的城市仍停留在孩提时代见过的模样,而新的商铺,新的街道,新的市场,许许多多的新事物已将原有的痕迹冲淡,回忆已被岁月洗去鲜艳的色彩。对一去十九年的汉尼拔来说,迦太基已成为一座全新的城市,以至于本因直截造访汉诺府邸的事竟因流连城中风情而耽搁了。柏萨山上的巴勒神殿是否有所改变呢?汉尼拔忆起九岁时在神殿里发誓的往事。年幼的他面对威严的神像,举起右手,立下终生必定遵守的誓言后,便与父亲离开了迦太基。他抬起右手,看着它,这就是与神立约的见证。忽然,汉尼拔停住脚步了。



    “怎么了?”安娜特回头问道。汉尼拔看着自己的右手,目光停留在掌中的小物件上,一个圆形轮廓的小盒。安娜特非常好奇,“这是什么?”



    汉尼拔没有回答她。他也不知道手中物体的名称――它是刚才那女孩的所有物,女孩忘记从自己这里拿走的,而自己也忘记归还,就这样留在手里了。



    “闪开!”一声少女的尖叫。



    一位女孩从西顿竞技场幽暗的大门里冲出,她擦过汉尼拔身旁,轻微的碰撞竟使她失去平衡。汉尼拔连忙扶住少女倾斜的身子,意外发现她就是摆货摊的女孩。黑色背包上插着箭矢,它已深入女孩身体,殷红的血给白色裙衫染出刺眼的致命色彩。女孩的黑色双目与汉尼拔对视,然后眼皮缓缓合上,失去意识了。安娜特为眼前所见到的惊慌,受伤的女孩她见过的。



    汉尼拔警惕地看向竞技场大门,一群角斗士从里边追出,他们手持利刃,像来自深渊的复仇者。看到汉尼拔,他们不再前进,全体停在门口。爱看热闹的路人们再一次聚拢过来。



    “她是与我一起目击刺杀的女孩。”安娜特小声提醒汉尼拔。



    汉尼拔以点头回应,心中有数。他向角斗士们喊道:“叫你们主人出来!”



    持斧的穆西卡把目光移向藏于门后的迈罗。老人摇摇头――他不能露面。角斗士们以沉默对应救下女孩的男人。才露出笑脸的太阳一下子躲进乌云里去了,深色影子瞬间从大地上消失,阴冷的风开始侵袭地面,吹起汉尼拔飘逸的白色衣襟,使它在寒意中乱舞。



    斗士们手中的兵器发着逼人的银光,在冷风中像是北方冬季冰冷的水的结晶。围观的人群异常安静,居然没有人议论,可能他们感到冷了,不愿开口说话。



    沉默的对峙。安娜特感到手心湿润了,这些低贱的角斗士给她奇怪的压迫感,他们不像是供人娱乐的奴隶。他们或许会冲过来吧,她有点担心。



    角斗士们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反而安静地转身,回到幽暗的门里。汉尼拔立刻将昏厥的女孩抱上马背,牵着马,急匆匆挤进拥挤的人群。



    明达斯紧握弓柄,心中愤愤不平,只要他们追出去,受伤的女孩一定逃不了,汉诺的女儿安娜特也在人群里,趁乱杀死她,上次行动的漏洞就算补上了。可是他的同伴们没有这样做,他们甚至阻止他这样做,竟在一位手无寸铁的男人面前撤回来了。



    “你们在怕什么?为什么要害怕那个男人呢?”明达斯责问他的同伴们。众人没有回答他。穆西卡更是拖住他的胳膊,似乎担心他会折回,做出傻事。



    曲折的昏暗通道建于竞技场椭圆形场地地下。每隔上一段距离,坚硬的石壁上就插着只火把,炽热的火焰看上去很冷,弯曲的道路更是没有尽头,缓缓的弯角像是通往冥界的弯道。



    地下休息室里有间房是属于迈罗及其斗士们专用的。关上房门,从竞技场大门处便沉默着的迈罗终于说话了。他的第一个对象就是明达斯。“你又差点坏大事了!”



    “玛尔斯保佑,没让明达斯的冲动得逞。”穆西卡扔下战斧,向野火般的弓箭手嘲弄地“哼”出一声。



    “胆小的懦夫没有资格嘲笑我!”明达斯自然不服气,“女先知光荣的战士居然临阵退缩了?难以想象,自称为不可战胜的罗马斗士竟会在没有武器的普通人面前停滞不前!女先知为你们感到羞愧!”



    “女先知应为你的见识浅薄感到羞愧才对!”穆西卡反唇相讥,“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或许你根本没认出他是谁!”



    “谁看得出一位二十多岁,不成气候的青年是干什么的?不过就是……”明达斯还想说出更轻蔑的话,脑中却忽然闪出一组画面。男人的影像清晰起来,似曾相识感占据了记忆的空隙。他在哪儿见过那个男人。



    “你见过他的,明达斯。我们都曾见过他。三年前,在伊比利亚……”迈罗漫不经心地说道。



    他的话将明达斯的记忆带回到三年前,当时他们化装为伊比利亚野蛮人,执行一次秘密任务……卡皮托山顶的朱庇特神殿里供奉着女先知西比尔的《圣书》。《圣书》里预言说,西方的土地上有人将为罗马带来灾难。为减轻罗马的痛苦,守护《圣书》的战士们乔装打扮,潜入迦太基人的势力范围,寻找预言中的“复仇者”。而伊比利亚将军哈斯德鲁巴是哈米尔卡·巴尔卡的女婿,容貌俊美,能言善辩,顺理成章地成为明达斯等人的首要怀疑对象。自作聪明的明达斯趁哈斯德鲁巴狩猎之际将他刺杀,没想到却令更具才华的汉尼拔走上前台。这就是明达斯被人指为笑柄的事。



    迈罗继续平谈的话语:“还记得月夜下追捕我们的骑兵队长吗?就是他。”



    “是他……”



    “没错。现任伊比利亚将军汉尼拔。”



    “汉尼拔回到迦太基了?”明达斯露出惊喜的笑容,“看来我们的行动引出条大鱼。更改目标,刺杀汉尼拔吧!我们的决定将改变罗马的命运!”



    “又让比汉尼拔更厉害的人物上台吗?这次你又打算让谁做伊比利亚将军呢,明达斯?”穆西卡总爱泼冷水,“或许我们三年前的行动本身就是女先知预言中的一部分,我们异想天开的行为反而实现了《圣书》中的预言。现在所做的事情也一样,不会对罗马有任何帮助,如果真要救罗马,只有按照预言里的话去做,除此之外,任何努力都是徒劳的。”



    “按你的意思,我们又白辛苦了?”



    明达斯与穆西卡再次陷入争吵。四周的同伴们早已看惯这样的情形,不会插手两人间的纠纷的。



    迈罗的双眼在浓密白眉下移动。房间角落里一言不发的廷达鲁斯把玩着一把造型奇特的佩刀,光亮的刀身反射着石壁上简易油灯昏黄的光,把它们时而投射到廷达鲁斯结实的臂膀上,青色刺青在银光中更加诡异,呼啸的公狼像是月光下的剪影。这把刀引起了迈罗的注意,假如他没记错,这刀应该是那女孩在搏斗中掉落的。奇异的造型与女孩奇异的民族正好相匹配。



    廷达鲁斯察觉到老者的好奇,带着刀,走向老者,“迈罗,你看这把刀。”迈罗低下头,刀身犹如镜面,倒映出一张布满皱纹的苍老面孔。“一流的打磨技术!”迈罗为之惊叹。



    “还有更神奇的。”廷达鲁斯转向争吵着的明达斯与穆西卡,“明达斯!拔剑!”



    只听到一声呐喊,明达斯还未反应,眼角余光中“野狼”已挥舞白刃向自己袭来。明达斯拔剑相迎,跳动火光中两个人影相互交错,金属高频率的尖声碰撞瞬间震动人们脆弱的耳膜,房间里的躁动在这一刻凝固了。第二声金属尖叫接踵而至,断裂的剑身与地面碰出的清脆声响不亚于刀剑相向时给人的震憾。明达斯这才发现,手中的剑――断了。



    “难以置信!锻造之神伏尔坎,这是您的杰作吗?”迈罗离开木凳,他站起来,充满惊奇的眼睛注视着廷达鲁斯手中完好无损的快刀。“一件‘神器’。那女孩是什么来头?”迈罗自言自语,他忆起女孩除了这把刀,还拥有许多神奇的“宝物”,而伊比利亚的汉尼拔又秘密出现在迦太基,迈罗感到自己正在逐渐陷入一个未知的危险中。



    “当罗马人在蔚蓝海面划动木桨之时,女王复仇的种子已在落日的土地上萌芽。战神子民们的命运将被一个人左右――从诅咒中诞生的复仇者。嗜血的将军混身粘满罗马男儿的鲜血,埃涅阿斯的后裔被咒语束缚,痛苦挣扎,而能解除诅咒的,只有绵羊与朱庇特的雷霆。”迈罗默念着西比尔女先知在《圣书》中的预言。罗马人的战舰早已在地中海上游弋二十二年,算时间,“女王复仇的种子”就算当时还是婴孩,现在也已成年,预言实现的日子快要来临了……



    汉诺府宅的景色不比宫殿逊色。庭院中央的喷水池里不断溅洒出珍珠般的水滴。它们在阳光中闪耀着七彩光芒,从空中落下,如绵绵细雨,轻打在黄铜雕塑光滑的表面上。可爱的小爱神雕像立于水面,被清澈的池水包围,展开的小翅膀似乎正在光芒中振动,托着爱神,准备飞向天空中众神的庙宇。花朵形水池四周布满奇花异草,各色花卉在绿叶的空隙间争抢欣赏者的目光,清风扑面,淡淡花香侵入鼻中,使人心旷神怡。蜿蜒的小径在花园里穿行,这是条五彩的路,它全身被马赛克点缀,细小的碎片拼接出一幅幅动人的图画,让人在不经意的行路间也能读到诗人口中美丽动人的传说。



    医生与汉诺家的老女奴们从客房里无声地走出。其中一人手捧托盘,将盘中的物件让守于门外的汉尼拔过目――素洁的白布上放着箭矢,鲜艳的血色染满箭头,触目惊心。



    汉尼拔踏入房中,安娜特已等在里面。救回的女孩躺在床上,她双目紧闭,看样子不会立及醒来。



    “情况怎么样?”汉尼拔问道。



    “伤口不深,没什么大碍。幸亏背着包袱,它把大部分力量挡下了。”安娜特抚摸着女孩的黑色背包,手感较硬,是很奇特的“布料”。“她醒来后会有仆人通知我们的。在这之前,我希望能与传闻中的英雄,汉尼拔将军谈谈。可以吗?”



    “当然可以。”



    安娜特露出喜色,“那就请随我来。我们到书房详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眉山旅游  贵港资讯  黔南地图  松原时尚  潜江地图  林芝地图  南通时尚  诸城旅游  辽源地图  徐州旅游  抚顺学习  三亚论坛  诸城旅游  阿拉尔地图  烟台论坛  喀什资讯  桐城学习  黑河地图  思茅新闻  中山时尚  白山新闻  抚顺学习  伊犁学校  郑州旅游  商洛学习  衡水新闻  临沧新闻  南通时尚  七台河时尚  安阳旅游  中卫资讯  连云港旅游  临沂资讯  怒江论坛  佳木斯论坛  大丰地图  商洛学习  眉山旅游  昭通时尚  乌海旅游  四平时尚  松原地图  桐城学习  湖州旅游  湖州旅游  临汾新闻  大丰地图  安阳旅游  深圳学习  十堰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