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八节 打草惊蛇(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门外杂乱的脚步声吵得王玉婷没法入睡。这幢豪华宅院里的仆人们从刚才起便不停在长廊上奔跑,他们的话语忽远忽近,他们在呼喊,像是发现了值得一看的热闹事。王玉婷吃力地支撑起身体,后背的伤口立刻隐隐作痛,是窗外的景色吸引了她的视线,使她忍着痛楚坐起来的。缀满繁星的漆黑夜空对生活于霓虹灯下的现代人来说本就有无法言语的好看,可东方天空此时却一片通红,那红色光芒像烧红的烙铁在黑暗的地牢中发光。王玉婷从没见过这般诡异的色彩,它比都市的霓虹还要炫目,天上的星星为它的光芒感到战栗,在它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别看了,没什么值得留恋的。”迈罗甩响马鞭,驱赶拉车的马儿快些前行。车上的年轻人们渐渐将目光移回正前方。他们身后,熊熊大火的耀眼火光如同海市蜃楼般飘浮在空气中。西顿竞技场――那个他们生活两个多月的地方,现在一定在火焰中崩塌、毁灭了吧!



    他们放了一把火,这恐怕是他们在迦太基最后的杰作。趁着附近的人们忙于救火的混乱,他们驾着早已准备好的马车往城门溜去。



    迦太基的城门在和平年代是不会关闭的。商人们的交易不会因黑夜而中止,为不影响白天市场里的秩序,满载货物的大型车辆只有在市场歇业后的夜晚才被允许进城,而对出城也没有限制,但夜晚出城的人是少数,大部分出城办事的人会选择早晨,这样可以赶更远的路。



    迈罗勒住缰绳,马车在城门口停住了。守城的士兵正在为远处的火光好奇,几名士兵围上来,只是例行公事的检查。



    “这么晚了还要运货出城吗?”一位士兵随口问道。



    迈罗笑着说:“刚做好的,明早船就要出发了。”



    “是些什么东西?”



    “女人用的,不值钱的小首饰。你看。”



    车上的年轻人打开木箱,戒指、手镯、项链在火把的光辉下闪出金属光泽。而这样的箱子车上有好几个,不过对于小装饰品来说,它们的体积显得大了些,如果用来装刀剑这类兵器一定更加合适。



    迈罗从里边挑出几件,“这些一定非常适合你们漂亮的妻子的。”他将首饰一一分发到每位士兵手里。士兵们为他的慷慨举动发出不少赞叹之词。



    马车毫不费力地通过盘查。顺利出城使每个人松了不少气,如果能安全上船,并最终于离开迦太基的势力范围,那么他们就能彻底放宽心了。



    宁静的海港距离迦太基城不远,出城往南走,一会儿就到了。夜晚的港口就像是白天那个喧嚣码头的影子,黑暗与寂静笼罩着它,浪花拍打海岸的声音是最清晰的,节拍声中又夹杂着木板“叽呀叽呀”的怪叫,隐约可以看见巨大的黑色暗影在轻轻晃动,那是随着波涛漂浮的船。



    马车在一处黑影前停下,车上跳下一人,那人快步踏上跳板,三两下便跳上船。上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敲门,拍门许久后,才有人慢腾腾地来开门了。



    “你好,还认得我吗?我是白天的那位。”穆西卡礼貌地向着开门的男人说道,“麻烦通报一声你家主人,我们希望现在就能上船。”



    “主人已经睡了。”开门的奴隶搭着眼皮,一副睡意朦胧的模样。



    “那就叫他起来!告诉他,朱庇特、玛尔斯,还有阿波罗来搭他的破船了,叫他出来迎接!”



    “明达斯,都什么时候了。你就不能安份点儿?”穆西卡用略带训斥的口吻教训身后说话的人。接着,他又转回话题,“请转告你的主人,请他务必允许我们在这里过夜,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我们都会考虑。”



    “嗯……这个……”奴隶似乎有些难处,但当他看到明达斯凶狠的眼神时,态度不得不发软了,“好吧!好吧!谁不愿多做善事呢?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去给你们问问。”



    不一会儿,那奴隶回来了。“我仁慈的主人同意你们的要求了。不过你们得再付额外的住宿费,明白吗?”



    “没问题。只要能让我们呆到明早,并送我们去叙拉古就行了。”穆西卡爽快地答应下来。



    “好吧!带上你们的东西,跟我来吧!”



    穆西卡向船下的人打出信号,告诉他们可以上船了。



    迈罗一行人连同他们装满珠宝的箱子被安置进船舱最里层的房间,这里是个僻静的地方,很适合休息,不过今晚的情况下相信没人愿意睡去的,暂时安顿下来的乘客们开始闲聊起来,以缓和紧张的情绪。他们居然就这样出城了,轻松得如同进出自家大门,但这也是意料中的事,城防军的纪律就是如此,从那留山羊胡的指挥官身上便可见一斑,现在只乞盼快些天明,明天一大早他们就将从迦太基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西顿竞技场已化作冲入云宵的火墙,无数小黑点在它的脚下奔跑,看上去宛如爬行于火炉旁的蚂蚁。救火的人们相互呼喊,可他们的声音却被大火吞噬木材的劈叭声无情淹没。建筑物在强烈火光中渐渐坍塌,一块块倒下的墙体把炽热的空气从火焰中逼出,热浪扑打在人们脸上,使本就因火灾而大汗淋漓的人们感到更加燥热。



    火场旁边,忙碌的人群附近,立着两名“闲人”。



    “城市的陷落也不过如此吧?”安娜特见到眼前的壮观景象,不禁向身旁的年轻人感叹。



    “看来安娜特小姐并没有亲眼目睹过一个城邦的毁灭。”年轻人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取笑。



    安娜特露出微笑,火光映照在她的脸上,温暖的火光反衬出隐藏在恬静笑容中的冷艳。“畏罪潜逃。他们自己把自己暴露了。不过相信西顿竞技场的失火并不在足智多谋的汉尼拔将军意料之中吧?纵火犯不会愚到烧死自己,他们一定逃掉了,躲藏于某个角落。您将如何找到,并捉住他们呢?”



    “为什么非得寻找他们?”汉尼拔反问安娜特。“智慧超群的阿波罗告诉我,寻找消失无踪的罪犯无疑于浪费时间与人力。除去这场大火,一切仍在我计算之内。这场火灾只是他们离开迦太基的掩护,顺便销毁来不及破坏或被遗漏的证据。”



    “您知道他们的行踪?”安娜特猜不透汉尼拔的想法,最初汉尼拔请求她写信叫海恩普吓唬那帮嫌疑犯时,安娜特以为他的计策是先逮住刺客首领,再逐一对付其余残党。不过现在看来她猜错了,嫌疑犯逃走了,汉尼拔的用意并不是那样。



    汉尼拔笑而不答。他的目光穿透人群缝隙,落上一顶停靠在路边的轿子。轿旁站着位元老,他正指挥城防军与市民展开救火。



    “刺客的行踪我没办法告诉你。不过,美丽的安娜特小姐,我可以告诉你,你那尊贵的父亲恐怕就要知道你的行踪了。”



    安娜特顺着汉尼拔的目光望向人流彼端,火光下的元老正是汉诺议长――她的父亲。汉诺并没有发现她,可他却逐渐靠向这边,这让安娜特心慌。再回头看,汉尼拔已经离去,看来她也必须离开了。



    摇晃的船体把明达斯从梦中惊醒,船在动。伙伴们已经不在身边,昨晚等待天明的他们中,似乎只有自己睡着了。明达斯懊恼不已,他又会因此成为别人的笑料。急忙奔上甲板,迈罗与其余成员已在船尾集合。



    “明达斯,睡得还舒服吗?昨晚就算砍下你的头,你的身体恐怕还会继续做梦吧!”人群里有人开玩笑说。众人立刻发出哄笑。



    明达斯只能沉默对应,是他疏忽了。



    海风吹过头顶,迈罗等人不约而同地从船尾望去,迦太基曲折的海岸线渐渐往后退,停泊的船只在视线中越变越密集,直到看不清它们间的缝隙,以为那只是立有无数桅杆的一整条船。远处迦太基无尽的城墙变为突出于地平线上的线条,一股黑烟从“线条”内侧缓缓腾向天空,成为金色朝霞的美丽光芒无法涉足的黑暗世界。



    终于离开迦太基了,愚蠢的迦太基人直到最后也没能捉住他们。每人脸上都写着幸运的笑容。虽然挑拨迦太基内部关系的目的并未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但却有把迦太基人玩弄股掌的满足感,一想到城防军司令找不着人的模样就感到好笑,他的表情一定如喜剧演员的面具般滑稽。



    “尊贵的客人,外面风大,请到里边休息吧!”伺候船主饮食起居的奴隶向船尾的人群说道,想必是传达船主的意思。看来船主对他们还算关心,这也难怪,仅是搭顺风船而已,竟向他们狮子大开口,收取了双倍路费。



    迈罗愿意遵从主人家的意思。一是由于叙拉古路途遥远,一时半会儿到不了;二是害怕遇见熟人,他们仍在迦太基的势力范围内,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人见到就坏事了。



    回到僻静的房间。船舱深处的小屋像是与世隔绝的世界,除去船桨搅动海水的规律性声响,就再也听不到外面传来的其余杂音。十来人躺在狭小的房间里显得有些拥挤,他们轮流睡觉,醒着的人则用聊天打发时间。



    “迈罗,就这样回去了吗?总有些不干心。”明达斯望着天花板发呆。



    迈罗看出他的心思,笑笑说:“急什么?等我们回到罗马,很快会接到新任务的。依照西比尔女先知的预言,乱世即将来临,危机中的罗马需要我们的地方多的是,我们的清闲日子也要结束了。”



    “是吗?但愿那天不会太远。”



    哗哗的划水声回响在船身四周,犹如一首动听的摇篮曲。躺着的人能清楚地感受到船在前行,波浪中轻轻摇晃的船身像母亲手中温柔晃动的摇篮,舒服地催人入睡……



    “迈罗!迈罗醒醒!迈罗!”



    喊声与猛烈的推揉把睡着了的迈罗唤醒。睁开布满皱纹的老眼,叫醒他的人是他最衷爱的“孩子”廷达鲁斯。



    “出什么事了?”迈罗迅速坐正身体。“孩子们”已经全围坐在自己身旁。



    廷达鲁斯说道:“迈罗,你不觉得太安静了吗?连划桨声也没有了?”



    迈罗仔细聆听四周的动静,整艘船鸦雀无声,似乎除了他们,就不再有别的活物了。船身也没了最初的颠簸,像是进入了风平浪静的海港。



    “走!出去看看!”



    木箱中的珠宝立刻被倾倒而出。看似满满一箱首饰实际上并没有所见的多,一同被倒出的还有层木板,木板下的夹层显露出来,里边全是斗士们使用过的武器――箱里的真正货物。



    船舱里已没有一个人,船主连同他的奴隶们早已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精明的船主故意将客人们安排在船舱最深处的房间,就是为了方便他离去时不会惊扰到他们吧?



    大力踢开舱门,在门飞出的一刹那,所有人躲向门框两侧,在确认没有暗箭射出后,才一起冲出门外。



    甲板上依然无人,不过刺客们的脚步却停住了――他们被包围了。小小的商船被十艘迦太基战船围住,每艘战船上弓箭手拉满弓弦的箭全对准了他们,使他们不能轻举妄动。



    五层桨的大船向他们驶来,矗立船头的两尊巨大骏马头像使它在战舰群中格外醒目,船头站着位青年军官,金色青铜铠甲在阳光中闪闪发光,背后的火红披风虽与城防军指挥官海恩普的披风属同色系,却又多出几分活跃。



    “马戈!”



    被困的刺客们认出了船头的少年。



    事情的发展非常不妙。迈罗发现他们已置身港口中。可恶的船主,万恶的奸商,在收取高价路费后把他们出卖了。



    马戈的笑容如同今天的阳光般灿烂,“欢迎来到乌提卡。这里是迦太基海军军港。”接着,他听到了满意的声音――刀剑落地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襄樊学校  赤峰新闻  辽源地图  衡水新闻  襄樊旅游  襄樊旅游  桂林学校  那曲地图  淮安新闻  迪庆旅游  林芝地图  嘉峪关旅游  临汾新闻  沧州学校  汕尾论坛  廊坊时尚  烟台论坛  六安论坛  大丰地图  娄底资讯  淮安新闻  南通时尚  安阳资讯  四平时尚  松原时尚  白山新闻  重庆学校  长沙娱乐  十堰论坛  北海资讯  商洛论坛  大庆论坛  大丰地图  商洛学习  济宁新闻  钦州学习  张家口时尚  襄樊学校  宜昌地图  泸州学校  大兴安岭论坛  潜江地图  林芝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眉山旅游  商洛论坛  松原地图  七台河地图  济宁新闻  潍坊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