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十节 重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睿智的安娜特小姐:



    先,我对近日来为您造成的麻烦表示深深的歉意,感谢您在关键时刻保守住了我们的秘密,事实证明,您是迦太基最优秀的女性。品德高尚之人应当受到神的祝福。



    下面我要说说自我们分别后,我所遇见的奇怪的人与物。新招收的雇佣兵中有位成年男子与一名少年,他们与寄宿于您府中的小姑娘有着惊人相似,同样的乌黑头发与眼睛,拥有同样的金色皮肤,这样的肤色是非常少见的。从见到他们第一眼起,我便预感到三人间可能存在联系,而随后的发现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测。那名叫王的男人有一张小画片,我敢说,世上技艺最精湛的艺术家也会在它面前自愧不如,它简直是天神的杰作,只有神才能画得如此惟妙惟肖,就像缩小的真人住在里边。画里的三人,一人是我提到的画片所有者,叫王的男人;另一人则是住于贵府的女孩,我怀疑他们可能是父女。请安娜特小姐抽出时间,安排他们见一面吧!如能使离散的家庭得到团聚,您的美德将得到铭记与传颂。



    最后,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再次祝福您,愿您的美貌与智慧长存。



    安娜特的目光移至最后一行,落款――“无名小卒”。她发出浅浅一笑,柔软的羊皮在火焰中化为灰烬。



    “来人,备马车。”



    屋外有仆人应了一声。



    “顺便叫上我的小客人。”安娜特补充道。



    车轮轴承“吱呀”的怪叫和着马蹄声穿过热闹的街道,道路两旁的行人纷纷向马车投去好奇的目光。暗红色车身与用黄色包裹的车身轮廓显示出主人的尊贵与富有,车里的人定是迦太基显要人物或他们的直系亲属。



    王玉婷从车窗里探出头来,路边的房屋全是商铺,移动的马车叫她看不清它们出售的是什么商品。三五成群的少妇、少女们提着大小包裹从一家店铺移向另一家,她们不停翻动的嘴皮像是在评价哪一家货色更好,价格更便宜。



    原来购物狂自古就有。王玉婷笑着缩回车里,扭头瞧见了安娜特美丽的面孔,那女人正注视着她,王玉婷与她对视几秒,意感到不自在了。女人平静的目光使她心里发慌,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与无数黑道人物对视过的她竟在一位女人面前退缩。不停为自己打气后,仍是不见效果,王玉婷心里急了,她不知道马车要驶向何方,眼前的女人是大富翁的女儿,应该还不至于为几个臭钱把她卖掉,那么她可能为那一晚的事怀恨在心,那一晚,自己可是把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但王玉婷很快否定了这一假设,如果换成自己,在她刚受伤时就会报复,用不着等到现在。王玉婷摩擦着手掌,一旦情况不对,仅凭赤手空拳制服一位大小姐应该不难。



    马车驶出城门,一路往西。路面的两条深沟像延深到远处的轨道,车轮陷进沟里,在里边压出新的深度。比起通往迦太基的其它道路,这条路算是另类――它太冷清了。特别相对于连接港口与城市的那条路来说,像位孤独的老人在黄昏中注视余辉,有些凄凉。



    马车停住了,停在被木栅栏围住的建筑群外。仆从们慌忙打开车门,扶出里边的两位小姐。



    这里简直是强盗的山寨――这是王玉婷对眼前建筑物的第一印象。紧接着蜂拥而来的人群更让她惊恐,从矮房里奔出无数男人,他们像闻到花朵芬芳的蜜蜂,把她们围住,如果不是有人维持秩序,恐怕他们早就扑了上来。而那些维持秩序的人目光也不老实,他们一有机会总会朝女士这边瞅上几眼。但让王玉婷感到遗憾的是,这些目光并不是向着她,而是全集中在身旁的小姐,安娜特的身上。



    席元老汉诺的女儿不仅以窥视政治而闻名,她的美貌同样使她的声名蜚声国内外。迦太基最美的女子是索福尼丝巴,其次就数安娜特。贵族的女儿们通常会幽居深闺,使常人难以见到。据传闻,索福尼丝巴乘船出游时,围观的民众压断了一座桥,当场死伤无数。对于排名第二的安娜特,自然没人愿意放过一睹其芳容的机会。不过这次他们要失望了,安娜特以一条面纱巧妙地遮住了美丽的容颜,人群里发出不少埋怨的叹息。



    “克雷塔斯,看到了吗?”欧卡斯伸长脖子,看到的依然是无尽的人头,他只好求助于身旁的高个子克雷塔斯,指望他见到绝世芳容后能为他描述一番。不过欧卡斯并不甘心,一蹦一跳地企图依靠跳跃弥补身高的不足,假如能让他瞧上一眼,哪怕是半眼,也心满意足了。可是天上的众神总爱捉弄凡人,矮胖的他能跳多高呢?欧卡斯从没有比现在更痛恨身上的坠肉。



    比欧卡斯更矮的布西瑞斯忽然聪明起来。平日只知办傻事的他竟找来凳子,利用它使自己突然间变成了高个。可他偶尔一次的聪明之举却惹恼了身后蹦跳着的欧卡斯。“够了,布西瑞斯你这矮子!就算给你两条凳子,你也照样高度不够!”他一脚踹下布西瑞斯,然后自己踩了上去。可怜的老实人布西瑞斯只能嘟哝几句,把火气吐进肚里,不甘心地回到营房去了。



    欧卡斯掂直脚尖也见不到全貌,努力着希望更上一层楼的他却听见克雷塔斯失望的声音。“别看了,小爱神的箭从来不会眷顾不是美男子的男人。‘阿芙罗狄忒’戴着面纱,凡夫俗子们什么也别想见到!”



    “什么?有面纱?我诅咒面纱!”欧卡斯朝地面吐出一口唾沫,愤愤不平地跳下矮凳。



    “等等!有点意思。”



    克雷塔斯的话唤回了准备离去的欧卡斯。



    “你看元老女儿身旁的侍女……”



    “你知道我看不见的!”



    “噢,对不起,亲爱的欧卡斯。你快去叫王来吧!这可是重大发现,贵族小姐的侍女很像他正在寻找的人。”



    “是吗?王一定会很高兴的。”欧卡斯也乐了,“我这就把他叫来!”



    “等等,欧卡斯!我们一起去!”



    王玉婷仔细观察着四周的建筑。大片空地周围是石头彻成的矮房,大部分房屋墙壁没有粉刷,裸露在外的岩石棱角透出原始的气息。建筑群中央有几间房屋与众不同,它们表面光滑,并刷上白灰,门前立柱顶端有浮雕装饰,明显与其余建筑区分开。这样的布局让她眼熟,王玉婷搜寻记忆片断,她与桑德拉送衣服时,来的不就是这里吗?



    军官们殷勤地,几乎是争先恐后般地把安娜特接入指挥官的营房。



    “马戈在吗?”安娜特不想耽误时间,进门第一句话便问起马戈。汉尼拔有交代过,如果有事可通过马戈转达。



    负责接待的军官回答说:“美丽的安娜特小姐,很不凑巧,马戈阁下正忙于乌提卡的事务。如果您有急事,我立刻派人请他回来。”



    军官提到的“乌提卡事务”可能就是刚被捕的刺客的事,安娜特暗中猜想。“不,也不是什么急事。您看这孩子。”她指向随她一同进屋的王玉婷,“她与父亲失散了,可怜的小姑娘流落街头,我虽然收留了她,可她毕竟需要亲人的关怀,这点任何人也不能代替。”



    “安娜特小姐,您的心地真是善良。小女孩的遭遇令人同情,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请尽管说。”



    “听说她的父亲已经被招募为雇佣兵了,而且就在这座兵营里。所以我才想来试试,看看幸运之神能否重回不幸的人身边。”



    “这样的事何必烦劳马戈呢?我们就能为您办到!”军官兴奋地从坐榻上跳起来,“把士兵们集合起来,叫她从中找出自己父亲不就行了?这是多么简单的事情。”



    “不太好吧?不要惊扰到士兵们的休息。应该可以筛选一些人,金色皮肤的民族是非常少见的。”



    “您说得对。安娜特小说,您不仅善良,而且还很体贴。为什么世间的美德全集中到一人身上了呢?不,您不能这样,完美的人会遭到天神的忌妒……”看来他是位能说会道的家伙,奉承话滔滔不绝地从两片薄唇间涌出。就算是石女,听到这些虽显得夸张,却很中听的赞美之词时,也会心花怒放吧!



    不过今天他算是表错情了。安娜特并不是几句甜言蜜语就能打动的普通女性;而他的话在王玉婷耳中更是乱七八糟的“鸟语”。王玉婷现在只关心他们有什么样企图,虽然她可以肯定安娜特是位不错的人,可自己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那位说话眉飞色舞的穿盔甲的男人一看就不像好东西。趁着安娜特与他交谈,没人留意到她,她悄悄地使双脚靠向大门。



    营房外的骚动更为王玉婷增添了几分警觉。有人在屋外争吵,他们的声音打断了安娜特与军官的谈话,使他们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到屋外去。



    几名士兵与守在营房门外的卫兵及他们的队长争吵起来。大致情况是那几名士兵想要进入营房,他们被守卫拦下,不通情理的卫兵在对方做出解释后,依然不允许其进入,不耐烦的佣兵们与他们立及展开口水战。如果不是旁观者们及时劝解,两拨人恐怕早已扭作一团。



    “你们就不能安静些吗?在女士面前失礼了!”开门一探究竟的青年军官作为军营负责人,威严地向士兵说道。哄闹的人群安静了。他回头看向安娜特,给以一个微笑。安娜特的眼中泛出安心的微波,可以想象面纱下红润丰唇勾勒出的美妙弧线。



    “好吧!现在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报……”一位守门卫兵正要开口,可他的话仅开了个头,立刻被一个洪亮的声音压了下去。



    “报告长官!我和我的朋友们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求见您和安娜特小姐,然而这群蠢货却有意阻挡我们,不让我们见到您和高贵的元老之女。他们根本是别有用心,居心叵测!”欧卡斯的大嗓门称得上全军第一,他的声音迅速覆盖营地,全营战士都能听见他的控诉。他的朋友们也很快附和起来。



    这根本是荒谬的指控,擅自闯营的人竟恶人先告状,卫兵们哪能受这样的冤气,立刻以语言还击,两队人暂时压下的情绪又上升了。



    闹哄哄的人群当然逃不过王玉婷爱看热闹的双眼,从门后探出脑袋的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门外的西洋人的面孔。



    “不许吵!”军官的声音再次令人群安静下来,“一个一个地说,从你开始吧!你们为什么事要求见安娜特小姐?”军官向欧卡斯问道。



    欧卡斯立刻回答说:“报告长官,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想见见安娜特小姐身边的侍女,她与我们的一位队友要寻找的人实在太像了,我们想他们可能认识,极有可能是就他要找的人。”



    “所以你们就大胆来求见了?”



    “是这样的,长官。”



    营地负责人与安娜特互换了眼神。事情的进展让安娜特高兴,没想到这么快竟有了线索。



    “能让我见见那位先生吗?”安娜特向士兵们请求,面纱使她甜美的声音变得模糊。



    “王,你出来吧!小姐要见你!”



    王玉婷眨巴着的大眼睛中,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人群里挤了出来。



    王重阳从头至尾没摸清状况。欧卡斯几人冲进房间,抢过他的照片,议论几句后,便把他往外拉。他们把他带至军官营房前,接着又与守卫发生口角,不愿惹事的自己藏进围观的人群中,而现在又被他们连拖带拉地从人群里揪出来了。他现在成了目光的焦点,不自在地向着四周的围观者们微笑。



    忽然,一个声音把他从尴尬的窘境中解救出来。



    “爸爸――”



    不是听不明白的外语,而是熟悉的家乡语言。少女的声线像划破空气的无形刀刃,把一切杂音给阻断了。嘈杂的人群为这一丝尖叫瞬间宁静,人们的目光转移到发出声音的女孩身上。



    王重阳看到了这些日子里只能在照片中见到的身影,张大的嘴唇围出惊讶的口型,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王玉婷冲出营房,一头扎进父亲温暖的怀中。王重阳抱紧她,像同孩子玩耍般把她举向天空。一束明亮的光芒穿透洁白飘渺的云朵,在王玉婷头顶上画出一圈圈圆形的七彩光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盘锦学习  汕尾论坛  贵港资讯  乌海旅游  临夏新闻  湘西旅游  赤峰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三明时尚  重庆学校  十堰论坛  怒江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诸城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金华娱乐  黔南地图  黑河地图  西安新闻  南通时尚  黄冈旅游  烟台论坛  七台河时尚  松原地图  西安新闻  伊犁学校  酒泉论坛  中山时尚  眉山旅游  潜江地图  乌海旅游  潜江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宜昌地图  白山新闻  中卫资讯  嘉峪关旅游  泸州学校  娄底资讯  商洛学习  赤峰新闻  西安娱乐  海口新闻  宜昌地图  徐州旅游  湘潭学习  安阳资讯  嘉峪关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湖州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