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十二节 逃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冰冷链条的“哗啦”声突然在石壁间回响起来,金属门在与门框干燥的摩擦中被打开,杂乱的脚步声在地牢大门处响起,使安静一夜的监狱变得热闹了。狱卒手里的火把发出的浑浊光芒照亮粗糙的墙壁,湿漉漉的石块间隙里流淌的清水闪着零星微光,潮湿暗室中无数闪光的眼睛注视着今天的新来者,会有什么样的倒霉蛋来陪伴他们枯燥的狱中生活呢?



    走在前面的狱卒打开牢门,囚犯们一个接一个地被推了进去。



    “感谢仁慈的黑夜女神的女儿们,她们又让我和我的朋友们相聚了。”牢中的男性青年笑着对逐一进入的囚犯们说道。他悠闲地坐在墙角散碎的干草上,像在自己家中一般随便。



    “卡拉那斯,你好。”新到的囚犯们纷纷向他打招呼。



    “你小子该不会整夜向神祈祷,让我们来陪你吧?”欧卡斯洪亮的大嗓门里发出一串大笑,封闭的空间扩大了音效,他的声音迅速在地牢各囚室间回响。



    卡拉那斯也跟着笑起来:“不,我只是感到意外。没想到连你们也会被抓来。”



    “陈没事吧?”队长居阿斯沉沉地问道。



    “跑掉了。至少在我被捉以前是如此。”



    “慈悲的阿波罗,请保佑您的勇士,使他逃离危险吧!”居阿斯默默祈祷。作为主要行凶者的陈志,如果被捉住,等待他的恐怕只有死路一条。牢房里陷入沉默,每个人的神情同时凝重下来,不仅为生死不明的陈志担心,更多的是为自己。并没有参与殴打贵族的他们同样被逮捕起来,其中的原由已经可以猜出几分了,城防军的意图非常明显,他们想借这次事件连同上次的帐一起清算。



    卡拉那斯安慰他们说:“别哭丧着脸呀?我们会没事的。虽然那位贵族少爷的家族非常有势力,但在迦太基他们不能一手遮天。你们是在军营被抓的吧?”



    “是的。不过是在军营外面,但相距不远。”居阿斯回答道。



    “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在军营附近发生的大事一定会有人往上汇报的。马戈不会不过问,特别是军人与元老派贵族之间的矛盾,他非管不可。不管他最终能否救出我们,至少塞德巴尔家的人对我们下手时就得有顾虑了。”



    “马戈真会帮我们吗?”躺在干草上的米尼斯表示怀疑,“他也算是迦太基的贵族,怎么有时间与心情过问无名小卒的事?”



    “军队里的事就是巴尔卡家族里的事。他不会不管的。”卡拉那斯自信满满地回答说,活像他就是巴尔卡家族中的一员。“不过,以马戈与元老院的关系,指望他能说服议员,放我们出去,希望不大。我们想要平安获释,还得依赖那个人。”



    “谁呀?”



    佣兵们的眼中闪出希望的光芒,他们的目光顺着卡拉那斯的眼神望去,落在了王重阳身上。



    “王的女儿安全吗?”



    “她没事。”居阿斯回答说,“我告诉城防军的人,她是安娜特的客人,那些家伙带着她向元老的女儿求证去了。”



    “那样就好,相信我们很快便能出去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卡拉那斯话里的含义。他们追问时,卡拉那斯却不愿再多谈了,金头发的年轻佣兵打出呵欠,一头倒上干草堆,睡起觉来。



    清晨微寒的空气把陈志从浅睡中惊醒。他耸耸肩,摩擦两下起满鸡皮疙瘩的手臂,感觉温暖了许多。扭动的臂膀摇醒了斜靠在上面的女孩,长卷的黑色睫毛像蝴蝶抖动的翅膀,颤动起来,黑珍珠般的清澈眸子宛如刚从海底捞出,挂着晶莹的水波。她向着身旁的男孩微笑,这是她醒来后的第一个表情,恬静的,幸福的笑容。



    陈志一度沉浸在美丽错觉中,但他却很快恢复到理智中来,他们仍处于危险之中,幸亏得到卡拉那斯与迦太基拥挤人群的掩护,带着女孩的他才能顺利躲过城防军的追捕。在集市里东躲西藏,天黑了,跑累了,于是蜷缩在不知名的小巷深处休息,疲劳的两人竟就这样进入出了梦乡。



    天已大亮,街口已陆陆续续有人影在晃动。陈志胆怯地牵着少女的手,小心翼翼地行走着,就连扛着布袋,从身边急速跑过的奴隶也能惊吓住他们。高大厚实的城墙像是微蓝天空下的剪纸,他们已来到城墙下,只要能通过由卫兵把守的城门,就能安全了。



    陈志低下头,他明白,自己的容貌太容易识别,只要搜寻的卫队向站岗士兵稍加描述,没有画像他们也能认出自己来。手臂传来少女紧握的力道,她也一定很紧张吧?



    正准备出城的沙漠骆驼商队越到两人前面,陈志巧妙地混入其中,身上的皮甲与手中的短剑使他看上去像是商队雇来的护卫。一切非常顺利,守城士兵没有为难他们,或许他们并没有收到通缉命令。



    “等一下。”突然,有士兵叫住他们,“就是你们,站住!”



    少女能听懂士兵的语言,她把陈志拉住了。商队继续前进,没有停下,或有人询问怎么回事,有的只是爱看热闹的眼睛短暂的向后停留。出城远去的商队把他们抛下了。陈志感到了手心里冒出的冷汗,微微活动着左手指关节,手里的剑随时有出鞘的准备。



    士兵走过来,不像是来盘问的,他没把陈志放在眼里,猥琐的目光直落在女孩身上。他忽然勾住女孩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长得挺标致的。”



    陈志甚至听了令人作呕的咽下口水的声音。挥出左手,剑柄弹开了士兵肮脏的手掌。感到疼痛,士兵立刻把它缩回去了,不过却对陈志投下憎恨的眼神。陈志还以同样的怒视。佣兵打扮,加上从来没见过的异国容貌,使士兵败下阵来,他可不愿意惹上亡命之徒,嘴里骂骂咧咧,不甘心地退回原处。



    不能再作停留了。陈志拉着女孩迅速跑出城门,两人奔出城墙投下的阴沉深影,早上温和的阳光立刻洒上他们年轻的脸庞,两人同时露出浅浅的一笑,舒了口气。无论接下来的道路通向何方,他们彼此坚信,一定会一起走下去。



    守门的士兵依然念念不忘刚才少女的美貌,他望着手指,真可惜,只是轻轻捏了一下那白皙柔嫩的脸蛋。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发誓,决不再惧怕美女身旁讨厌的少年了。



    城防军骑兵队穿过人群间隙,策马飞奔而来。打着瞌睡的懒散士兵们立刻抖擞精神,迎接长官的检察。



    骑兵队长勒住缰绳,眼中的卫兵们正尽职尽责地检查来往客商的货物,城墙上站岗的士兵手握长矛,猎鹰般的双眼凝视远方,监视着城外可能发生的任何异常情况。队长非常满意他们的表现。



    “士兵们,你们听好了!”骑兵队长向所有守城士兵大喊,“昨天城里出现了位穷凶极恶的歹徒,受人景仰的三十人委员会成员,塞德巴尔议员阁下的小儿子不幸遭到毒手。虽然帮凶已经落网,但主犯依然在逃中。打起你们十二万分的精神,假如犯人从你们眼皮底下溜走,你们将会为一时的疏忽大意付出代价,更重要的是,这将成为你们终身难忘的耻辱!”



    包括出行的普通人在内,听见骑兵队长发言的人无不小声议论起来。他们中或许已经有人听说过这件事了,也或许有人甚至目击到事件的发生。一时间,杂乱的低声讨论包围了城防军骑兵队。



    有士兵大声问道:“长官,能为我们描述一下犯人的特征吗?”



    队长立刻回答说:“可以。受巴勒神保佑,犯人特征非常明显,黑头发、黑眼睛,他的肤色带着点黄,就像今日的晨光,年纪不大,只是位十来岁的少年。带着个女孩,是位漂亮的女奴,从善良公民那里拐走的。”



    士兵们交头接耳,讨论着是否见过这样的人。站岗士兵中,有一位像是发现了什么,“长官,刚才……”他指着城门外,吞吞吐吐地说道。



    地平线上,远处一队骑兵正迅速向迦太基城靠拢,落下的马蹄卷起地面风干的浮躁泥沙,掀起的黄色浓烟覆盖了整条道路。队伍中,火红的披风使混在里边的军官老远就能使人看见,金属铠甲刺眼的反光看上去像是来不及躲避日光的星辰,坠落下天空。



    少女紧握住陈志的手,突然出现的军人令她害怕,陈志握紧短剑,警惕起来。可是更值得担心的却在背后,马蹄声轰鸣着从城里传出,终究还是追来了。女孩胆怯地躲进陈志身后,颤抖的小手抚上他的肩头,美丽的黑眼睛注视着来自城里的越来越近的骑兵。



    马背上的人大声喊着陈志听不懂的语言。陈志抽出短剑,这样的武器能否与骑兵对抗?他没有自信。



    冲来的骑士居高临下,高举闪着银光的利剑向他劈来。陈志挥剑挡下他的攻势,身后却传来“嗖”的一声,本能地往前一跃,尖锐的矛头插进了泥土中。陈志顺势前翻,窜至马下,斜舞的剑光中,战马一声长鸣,马背上的士兵跌下马来,马血飞溅,陈志的皮甲、布衣染上了点点猩红。



    原本打算看热门的普通民众们在血光中开始逃窜。他们尖叫着,或跑回城里,或逃向道路两侧的空地,有车的更是快马加鞭,尽快远离是非。女孩捂住嘴,已经出不了声了。



    陈志被骑兵困在中央,轮番攻击已使他体力渐渐不支。翻转手臂,剑身挡住了从背后袭来的利刃,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从颈后传进耳膜,在内耳中回响。四支长矛像四条毒蛇扎向心脏。低吼中,陈志埋身翻入长矛内侧,四柄长矛擦过身体,像空中落下的栅栏,锁住退路。一道炫目的强光闪过眼角。骑士手中的剑刃发出耀眼的致命光芒,举过头顶的兵器快速劈下,前边是成排的长矛“栅栏”,斜插的矛柄使他无法起身回挡,只能眼看着落下的剑锋划过柔软的身体。路旁的少女早已捂上双眼,不敢再正视战斗的场面。



    空气被急速飞驰的不明物体划破,它撞上落下的剑身,一声响亮的碰撞声,骑士的手在撞击中颤抖了一下,然后停住了。细长物体轻盈地掉落下来,插入陈志脚边的松软泥土――是一支箭。



    惊诧中的城防军骑兵们很快发现他们得对付一群新对手。一支来历不明的骑兵队伍阻挠了城防军的攻击。他们之中为首的是名俊朗少年,棕色发丝下火红披风迎风飘扬,镀金盔甲反射的金光使他整个人变得光彩夺目。陈志记得这位年轻的军官,上次城防军到军营捉人时,也是他给解的围。他的名字他仍记得的――他叫马戈。



    “城防军越来越没规矩了吗?见到长官还不行礼!”马戈冲着发愣的城防军骑士喊道。他甚至不肯正眼瞧他们。



    城防军骑兵们这才自认倒霉地下马行礼,谁上他们碰上巴尔卡家族最不好惹的小少爷呢?



    马戈继续轻蔑的话语:“托阿瑞斯的福,城防军果然训练有素,全队出击如同‘一人’。”他一眼瞥上倒地的战马,嘴角翘上嘲讽的弧度。“你做的?”他问向陈志。陈志布衣上的马血已经晕开,血点连成一片,整件衣服像被鲜血浸透。



    陈志没有回答。城防军的队长到是抢着对应说:“他是我们正在追捕的犯人,殴打塞德巴尔议员儿子的凶手,拐带别人奴隶的诱拐犯,每一件恶行都是重罪。马戈阁下不会阻挠我们逮捕凶徒吧?”



    “塞德巴尔的儿子?是那个叫米隆的?”



    “是的,阁下。”队长自信满满,相信即使蛮不讲理的马戈也不会袒护罪犯。可马戈的回答却令所有人大吃一惊。



    “打得好!”马戈不仅大声喊出心里话,更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受人敬畏的复仇女神,我们日夜向您祈祷,您终于让那可恶的小子遭到厄运了。对了,米隆伤得重吗?”



    没人敢回答马戈的问话。意料中的反应,马戈也没追问,他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到陈志身上。看似弱小的少年竟能砍翻战马,并与一队骑兵纠缠。陈志的装束引起他的兴趣,“你是雇佣兵?”



    陈志依然不知如何回答。



    “是的,将军!他是雇佣兵,您的士兵。请您保护他吧!他是好人,请您一定要保护他!”美丽的黑发女孩扑倒在马戈坐骑前,披散的头发丝丝垂下,突显出她的憔悴。



    “队长!”马戈心里有了决定,“这两人从现在起由军方保护。”



    “什么?”骑兵队长张大嘴巴,他自然明白“保护”意味着什么。



    “你不服吗?难道你要当着我的面,抓走我的士兵?”



    “不,我们没那意思。只是海恩普将军的命令……”



    “别跟我提海恩普!”马戈的情绪忽然激动了,“你们滚回去!告诉海恩普,说我要见他,叫他洗干净脖子,等我来宰!”



    城防军士兵尚未弄懂发生什么事了,马戈一扬马鞭,已带着满腔怒火冲入迦太基城。



    少女依上陈志肩头,担心受怕地垂下眼帘,现在她感到安稳些了,至少那位职位不低的少年军官答应要保护他们。陈志的眼中则浮现出更多迷惑,已经离开军营半月的马戈竟然突然回来了,一大早便出现在城门外,莫非他们赶了夜路?或许有十万火急的事?陈志没有深想,他不自觉地抱住少女,让她靠自己更近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金华娱乐  十堰论坛  湘潭学习  博尔塔拉资讯  临沂资讯  黔南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黄冈旅游  湘潭学习  怒江论坛  大庆论坛  临汾新闻  合肥学习  桂林学校  三明时尚  大兴安岭学校  郑州旅游  七台河地图  四平时尚  中卫资讯  乌海旅游  泰州地图  商洛学习  佳木斯论坛  钦州旅游  汕尾论坛  桐城学习  德宏时尚  沧州学校  天门时尚  咸阳论坛  嘉峪关旅游  大丰地图  重庆学校  中卫资讯  重庆学校  襄樊旅游  临汾新闻  金昌论坛  临夏新闻  湖州旅游  抚顺学习  西安娱乐  北海资讯  盘锦学习  抚顺学习  铜川学习  贵港资讯  诸城旅游  七台河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