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十三节 大事化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海恩普眨巴着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松弛眼皮,翻身抱住身旁的女人。女人扭动几下,淡淡的体香从被褥中散发出来,海恩普吸尽它们,舒服的气体又催促他进入梦乡。



    他做了一个梦,长久以来未曾做过的好梦。傲慢的元老、不可一世的将军们,全都得看他的脸色,无数金银、珠宝宛如下雨般从天上掉下,他坐在金山顶上,身边围满美女,在女人圆润丰满的间开怀大笑。最后,一脚踹开前来苦苦哀求他留下的汉诺议长,带着财富与美女回到乡下豪宅,过上了富足、幸福的奢侈生活。睡着了的海恩普也不禁发出知足的笑声。可是梦与现实往往是相反的,而且会更为残酷的反映出来。



    仆人不识趣地这在这个时候敲响卧室大门,把海恩普从美梦中叫醒。“老爷,有客人要求见老爷。”



    “大清早的是谁呀?叫他等着。”海恩普含糊不清地喊道,像是梦中的呓语。他叫出某位神的名字,然后搂着同寝的情妇,妄图继续刚才的美梦。



    门外的仆人声音中有些急切,“老爷,您还是见见吧!您要是不见他,估计他会把这里拆掉的。”



    海恩普不耐烦地在大床上翻转身子,他已经找不到那个美梦了。猛地坐起来,恨透了打扰他睡眠的来访者。



    “谁敢拆我的房子!”他愤怒地大声咆哮,叫声惊醒他的情妇。半裸的女人搭上他的肩头,柔媚地抚摸他的胸膛,想要他躺下,再陪她睡会儿。女人的攻势下,海恩普怒气全消,抱着女人又躺下了。



    忽然,看似结实的雕花木门被猛地踢开。木门撞上墙壁,又被反弹回来,来回摇晃中“叽呀”地惨叫,快从门框上掉下来了。



    海恩普开口想骂,肮脏单词在见到踢门者后,立刻被卡住,胆小地缩回喉咙里。



    女人一声尖叫,似乎吓到了踢门的人。门外的少年鼓胀着通红的面颊,把身体转了过去。“穿好衣服!我在外面等你!”马戈命令般的喊声从门外走廊中传来。



    海恩普跌跌撞撞地奔向中庭对面的客厅。奔跑中双手忙乱地束紧腰带,拖长的带子像是跟在身后的尾巴。狼狈的海恩普在客厅中见到了焦急等待的马戈,马戈显然已经不耐烦了,虽只是背影,可少年身上的怒气直令城防军指挥官心寒,他目前仍不明白马戈为什么会生气。



    “尊敬的马戈阁下,您有什么事吗?我想您一定是为要紧的事而来。”海恩普请马戈坐下谈。他自己先在坐榻上坐下了。



    “海恩普!你好大的胆子!”



    刚坐下的海恩普一下子从坐榻上跳了起来。一束银光晃过他的眼睛,马戈抽出短剑,劈砍下去,四方木桌一瞬间变为五条边。桌角落下,海恩普的心悬上半空了。



    “海恩普,元老院最近给了你多少胆子?竟敢趁我不在,抓走我的士兵!”马戈愤怒地质问起来,“别以为有元老院里的臭老头们为你撑着,你就可以胡作非为了。要不是哥哥不允许,我早就把那帮卖国贼,连同他们自以为神圣的议事厅一把火化为灰烬!”



    “您小声点!当心密探!”海恩普慌张地四处张望,除去几名爱偷听的家奴外,没有可疑的人物。他使出几下厉害眼色,奴隶们脸色大变地逃进中庭。



    密探并没有把马戈吓倒,他反而说道:“好啊!密探先生,如果您在,请站出来。顺便把您的主子一同叫来听听我的言论,这样能为您省不少力气,您不用再东奔西跑地传话了。”



    “求您坐吧!没有密探!”海恩普真着急了。恐怕马戈刚才的话已经传出墙外,大街上人尽皆知了。假如真传进元老们的耳里,他们追究起来,马戈只需躲进汉尼拔身后就没人能动他,顶多与上次一样,在监狱里住上三、五天,照样逍遥快活。可自己呢?自己往哪躲呀?虽然现在仍是凉爽的早晨,可他此时已满头大汗了。



    “怎么会没有?你不是密探的头子吗?”



    “我怎么成密探头子了?好、好、好,您猜对了,我是密探头子。”海恩普无奈地承认下来,止住马戈的火气比名誉更要紧。



    马戈坐上柔软的坐垫,语气已平静了许多,“算你坦白。希望你今后也能如实地回答我的问题。”



    “我可以请天上的、地下的、掌管世间一切的神祗为我做证,我一定如实回答您的问题。”



    “我问你,被捕的雇佣兵中是否有位叫……卡拉那斯的……士兵?”马戈险些忘了那人的名字与身分。



    海恩普慌忙回答说:“尊敬的马戈阁下,我向您发誓,逮捕他们完全出于元老院中某位议员的意思。我本人对您和您的家族,及其士兵是没有任何恶意的。他们现在非常安全,关押也是一种保护,那位议员急着要他们的命呢!”他已经高举右手,假装对天发誓的模样,绿豆大小的眼睛中闪出虔诚的光芒。



    可惜他的辩解完全没能打动马戈。“回答我有,还是没有?”



    “没有……不!是我不记得了!”谁会记得小卒的名字呢?这句话海恩普没说出口,估计马戈听后又会发脾气。



    “不记得了就去查!如果监牢里真有这位……士兵,我会把施加在他身上的刑罚加倍还给你!”



    “假如……假如没有呢?”



    “不管有没有,把人都给我放了!我只给你一天时间!”马戈站起来,“哼”出一声,走向门外。



    “是,是。”



    海恩普连连点头,目送马戈离开。



    拭去额头上的汗珠,整个背部同样湿透了。大清早就得泡澡,令人心烦。“卡拉那斯”这个名字浮上心头,海恩普纳闷了。马戈竟对一名士兵如此重视?多年溜须拍马的经验与直觉告诉他,“卡拉那斯”是位不简单的人物,假如自己真把某位大人物投进监狱,那不是闯了大祸?不过想到床上的女人时,又让他愉快起来,与身态婀娜的女人一起戏水也是难得的享受。



    迦太基卫城柏萨厚实的城墙内侧世界里,筑有富贵人家的无数豪宅。描绘五彩图案的墙壁,精心培育的花园,大理石彻成的乳白房屋,美伦美奂的爱奥尼柱廊,清澈见底的盛开尼罗河荷花的水池,这一切在平凡人眼中,只能从诗人们的游唱中才能感受到的梦中景物,也只是他们巨额财富的冰山一角。在城外,他们有用于避暑的凉爽别墅,被无边麦田包围的庄园。微风过处,麦浪层层翻滚,像极了余辉中的地中海,金色波涛绵绵不绝。



    哪位元老没有数不清的家产?他们控制着北非广袤土地上的大片良田,仅每年收成就足以令他们富得流油。那是祖先留给他们的财富,就像继承了贵族的身份,而他们所拥有的又将传给他们的后代,子子孙孙世袭不断,直到家族灭绝,国家消亡。



    “好疼啊!轻点,母亲!”



    米隆难听的怪叫把塞德巴尔家宅院里的美丽景致给打得粉碎。坐在卧榻边沿的四十岁左右女性正用包裹冰块的方巾为米隆臃肿的脸冷敷。阳光透过细密的树叶间隙,把点点光斑印上母子的丝织衣衫,光滑织物映着日光,使四周的仆从们更加不敢正视两位主人。米隆害怕冰寒的痛感,左右扭动脖子,不让母亲握有冰块的手碰到他的脸。



    塞德巴尔家美丽的侍女迈着优雅的步子向树阴下的女主人走来,“夫人,安娜特小姐到了。”侍女们立刻扶着娇惯的少爷离开花园。



    安娜特精神不太好,眼睛略显浮肿,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美貌。昨晚城防军忽然到访,并送回黄皮肤的外国小姑娘,安娜特起初颇为吃惊,以为那女孩又惹祸事了,询问下才知道是女孩的“哥哥”闯出了大祸。头痛的事因此而来,莽撞的男孩连累全队人陪他坐牢,自然也包括进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无名小卒”。他令安娜特一夜未眠,整夜思考着今日的对策。



    “美丽的安娜特,你越来越漂亮了。”塞德巴尔的妻子轻轻抱住安娜特,两人是早已相识的朋友。



    “你一定有事吧?我们进屋谈。”



    “谢谢您,夫人。今天仅是私人拜访。如果进屋里,恐怕被人误会,以为我们在密谋什么。”



    夫人点点头,与安娜特一同坐上卧榻。



    “听说塞德巴尔伯伯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轻。我代表父亲为他献上最真挚的问候。”



    “感谢汉诺先生的好意。我丈夫病成这样,还不是被米隆气的!”中年夫人的双眉已扭成死结,“这孩子整日惹事生非,过着放荡生活。我真担心他会失去来之不易的父亲的宠爱。”



    “您别担心,男人们年轻时总爱风流,以后会好起来的。”安娜特安慰着说。她握紧夫人的手,手指由于长时间接触冰块,仍是冰凉的。



    “安娜特小姐的智慧迦太基闻名,这次你一定要帮助我。上次多亏你提醒,把我丈夫与前妻们生的儿子调往边境,米隆才能成为最得宠的孩子。”



    “上次的事只是作为朋友的建议,您不用记在心上。不过夫人,您千万别掉以轻心了。听说米隆的几位哥哥在边境干得非常不错,我父亲时常在我面前夸奖他们,称赞他们是塞德巴尔伯伯的最佳继承人。各类表彰已经发出好几次了,塞德巴尔伯伯虽然嘴上未说,但相信他心底一定是非常高兴的。”



    “有这样的事?”



    “千真万确。”



    安娜特感觉到塞德巴尔夫人加重在手掌上的力量,就像河里愚蠢的馋嘴鱼,慢慢咬住隐藏鱼钩的诱饵。侍女们见到夫人打出的手势,熟练地远离她的身旁。



    “夫人,有些话可能会令您不高兴,不过您不得不考虑。”



    “我的朋友,有什么话不可以告诉我呢?请你放心说吧!”



    安娜特却不急于继续对话,脸色中微微显出几分为难,更令夫人焦急。她紧慎地看了看四周,确认无人后,才继续说道:“塞德巴尔伯伯已经不是第一次重病了,以他的年纪随时会被冥府的使者剪去头发。伯伯生前尽心保护你们母子,可一旦他离开人世,谁能保证米隆的兄长们会善待你们呢?听说他们早就不满您这位慈爱的继母,更忌妒米隆受到父亲的宠爱。现在他们已不是巢中雉嫩的无毛幼鹰,而成为羽翼丰满,翱翔天际的猛禽了。您能保证他们不会把您和米隆赶出‘巢穴’吗?”



    夫人心中一惊,安娜特一席话正是她所担心的。塞德巴尔已是年近七十的老头子了,而她是塞德巴尔的第四任妻子,风流的议员与前妻们育有数子,为保护自己与儿子的利益,她虽然凭借对丈夫的影响力,将继子们驱逐出迦太基城,可猛兽总会归巢。



    “安娜特,你一定要告诉我该怎么做。我听你的。”



    “不,夫人。您用不着照我说的话做,我只是为您提出一点小小的建议,只是建议。”



    “您就快说吧!”



    夫人已经等不急了。头顶的树叶在微风轻抚下“沙沙”作响,投向地面的光斑跳动起来,花园的静景因它们愉快的舞蹈而生动。



    “首先,米隆的放荡生活必须结束。他也不再是小孩了,因像他的哥哥们那样走上仕途。多结交些同龄的,有前途的青年,与他们培养友谊,这些人今后会很有用处的。就是要让他发展势力,与兄长们抗衡。”



    “我也有这样的打算。不过米隆这孩子恐怕做不好。”夫人点点头,又轻轻摇头。



    “您要有信心。米隆是很有基础的,做事细心,而且很紧慎。可以先担任些无关紧要的职务,锻炼能力。慢慢来,一步步提升。”安娜特将斤斤计较说成“细心”,把胆小改为“紧慎”,费足了心思为米隆找优点,“但是,名声很重要,良好的声誉能掩盖一切缺点。昨天发生的事,米隆的表现就非常糟糕――连续两次为妓女争风吃醋,高贵的公子与雇佣兵大打出手。无聊的快嘴已经把这事编成数个短笑话往民众间流传了。这对米隆今后的发展极不利,不管事隔多少年,他的对手们一定会搬出这件事诋毁他的名声。”



    “您的话很有道理。有补救的办法吗?”



    “建议到是有一个――把雇佣兵们放了。”



    “放了?他们打伤了我儿子!”夫人激动地从卧榻上跳起,“他们污辱迦太基公民!蔑视迦太基法律!把爱利萨女王的后人们不放在眼里!你见过米隆的脸吗?可怜的孩子,整整一个月也别想出门了!”



    “夫人,请您冷静。”安娜特跟着站起身,走向她身边,“请您听我说,为图一时痛快,杀掉他们易如反掌,但却不会为您带来长远的好处。我把米隆当作弟弟,怎么会不替他着想?多少英雄、伟人们没有宽恕敌人的美德?不仅要释放佣兵们,米隆更得公开发表宣言,与过去的自己决裂。可能他会感到有些难堪,但只是暂时的,人民会称颂他的胸襟,他将赢得名声,为将来做议员、三十人委员会议员打下基础。更重要的是,塞德巴尔伯伯也会为他的进步感到欣喜。老人在愉快的心情下会增长寿命,这样您将有更多时间扶持米隆的势力,对付会危害你们的继子们了。”



    两个女人在花园里漫步,幽静的宅院里只听得到喷泉细细的水珠落地声。走在前方的塞德巴尔夫人自安娜特说完原由后,便陷入沉默,她正考虑着安娜特的建议。最终,她停下脚步,阳光下,冲着身后的安娜特露出微笑……



    火盆里燃烧着的熊熊烈火照亮了整间屋子,手指有节律地敲打在桌面上,发出一串串细微声响。海恩普已来到压抑的地牢,手里握着来自“上面”的新命令。猜不透塞德巴尔那老家伙是怎么想的,命他不惜一切代价逮捕凶手,现在又要把他们放了。为抓住他们,自己可没少得罪人,马戈就是其中一个。虽然与马戈平时关系也不怎么样,但却从未发展到亮白刃的地步。而躲藏暗处的议员一声命令便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了。



    在释放雇佣兵们之前,海恩普想见见那名叫“卡拉那斯”的士兵,不仅为满足好奇心,至少也得让自己明白为什么会得罪马戈。



    敞开的门外有亮光越变越强,几名狱卒找到城防军将官要见的人,并把他带来了。



    狱卒们向指挥官行军礼,他们把雇佣兵推向将官面前,链条在运动中“哗啦”作响。青年佣兵微笑着,也希望能向将官行礼,可手腕上的镣铐总是妨碍他的动作。



    “你就是卡拉那斯?”海恩普抬头打量这位让自己险遭杀身之祸的雇佣兵。



    破损的短靴上粘满泥土,它们已经干燥,稍微踏几下步子,就会如同脱落的墙灰般一块块往下掉。旧皮甲上裸露着不协调的细长线缝,像被缝合的刀伤,皮甲下的布衫色彩泛灰,从皮甲边缘看下去,与布衫颜色迥然不同的补丁露着一角,它已与衣服合为一体,使人误以为它只是装饰图案。柔顺的金发非常漂亮,火光下闪耀金光。海恩普感到眼熟,这样醒目的头发他似乎见过。雇佣兵冲着他微笑。敲打桌面的手指忽然变为静止,悬空的指尖忘记了落下,眼珠凸起,快从绿豆大的眼眶里滚落出去了。



    “你……”海恩普张大嘴巴,他终于明白马戈为什么会愤怒。



    卡拉那斯赶紧打断他的话语,“尊敬的将军,您好!我叫卡拉那斯。”他向着海恩普传递眼色,机敏的指挥官迅速收回吃惊的神态,恢复到先前的镇定中……



    此后,每当有喜爱追根问底之人问起海恩普,为什么会去地牢见一位低贱的雇佣兵时,海恩普总回答说,他从没有见这样的人,更没去什么地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张家口时尚  中山时尚  铜川学习  临沂资讯  徐州旅游  十堰论坛  北海资讯  临沧新闻  贵港资讯  许昌学习  商洛学习  桐城学习  郑州地图  济宁新闻  黑河地图  西安娱乐  伊犁学校  伊犁论坛  嘉峪关旅游  广安学习  十堰论坛  金昌论坛  徐州旅游  三亚论坛  德宏时尚  徐州旅游  怒江论坛  湖州旅游  迪庆旅游  眉山旅游  七台河地图  七台河时尚  潍坊资讯  中山时尚  迪庆旅游  盘锦学习  六安论坛  咸阳论坛  盘锦学习  汕尾论坛  襄樊旅游  三明时尚  辽阳旅游  娄底资讯  桂林学校  钦州学习  铜川学习  烟台论坛  重庆学校  西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