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十四节 假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雇佣兵营房里不断传出“叮叮咚咚”的细碎杂音。一个陶罐碎了,可怜罐子发出的最后尖叫仅使得屋里的杂音瞬间消失几秒,几句谩骂蹦出门缝,杂音再次灌满营房。



    克雷塔斯往小铜像身上呵出口热气,破布盖上铜像面部,布块在手指操纵下温柔擦拭青铜表面,这是他常干的事,铜像凸出的棱角已经变得亮光闪闪。布西瑞斯包裹好衣物,打上结扣,他是第一个收拾干净的队员。坐上坚硬的床榻,正准备嘲笑忙碌的队友们时,手却触碰到柔软的衣角,领口内侧绣有他的名字,打好的结扣又得解开了。



    刚从地牢重见天日不久,雇佣兵们还没来得及猜测自己获释的原因,意外的命令就从长官口中传来。两天后,这支新招募的雇佣大军将离开迦太基,登上乌提卡军港里的三层桨、五层桨大船,千里之外的陌生城市新迦太基正等着他们到访。出发前,长官宣布放假一天。雇佣兵们为这个英明的决定欢呼,一面收拾行装,一面约定如何渡过难得的假日。



    “我们再去趟城里怎么样?”米尼斯向大家建议道。



    他的提意立刻招来欧卡斯的大声反对,“你疯了么!冥府的三头恶犬为什么没把你刁走?还敢进城?那里全是仇家的眼线!”



    “难道我们要把愉快的的假日浪费在发臭的营房里吗?总得出去走走吧!”米尼斯的反问引来众人议论。队员们随意发表自己的看法,却始终没能得出统一结论。



    “王要出去了吗?”坐于门口的队长居阿斯抬头看了一眼正准备出门的王重阳,“你得快点,可爱的小女儿还等着你呢!”由于军队即将远行,他的处罚提前结束了。



    王重阳半懂不懂地听着,冲着居阿斯笑笑,急急忙忙地钻进营房外忙碌穿梭的人群里。



    王玉婷在军营外来回踱着步子,双眉紧皱,显得极不耐烦。约好军营外见面的,可约定时间已经过去快半小时了,仍然不见王重阳的踪影。她有冲动,想要进到里边去主动找寻,可又怕与父亲错过,因此始终耐住性子,坚持等待着。



    大门正对着的空地上终于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爸爸!”王玉婷迎上去,父女俩再次热切地拥抱在一起。



    “爸爸,我们快走吧!时间不早了!”王玉婷拉住王重阳的手,把他往外拖。今天他们约好要回时空舱那儿办点事。不过稳如泰山的王重阳任凭王玉婷怎么使劲,始终不动不摇。



    他指着左边营区的两位娇小身影说道:“还有他们呢!”



    陈志领着海伦娜走出营房,每踏出一步,他总会回头看看,而娇弱的美丽少女同样会报以甜美的笑容。两人这样一步一望地看着对方,没有语言,只有眼中的深情。每位路过的佣兵无一例外地在他们身上投下羡慕的目光,幸福的小情侣像两尊完美的雕像,已经过去好一会儿,仍没能走出营房大门。



    王玉婷吐出舌头,向陈志与海伦娜作故意呕吐状,“又一对‘奸夫淫妇’。臭小子与他老爸一副德行,见到美女把祖先都忘了。恶心!”



    “你将来会更恶心。”见到他们,王重阳陷入了回忆,也预见起女儿热恋时的模样,“你与赵弄潮‘恶心’过吗?我听人说,你们不太像情侣。”王重阳“呵呵”笑出两声,他太了解自己的女儿,虽然王玉婷自称已交往过十几位“男友”,但那些仅是小女孩的自以为是,她根本还没恋爱过。



    “听谁说的?等回去我扒了他的皮!我与赵弄潮可是出名的罗密欧与朱莉叶。”王玉婷恶狠狠地叫嚣起来,可她很快发现后面的比喻并不恰当,连忙改口说,“别人都夸我们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可惜这又是一个不合适的形容,王玉婷捂着嘴,纳闷自己为什么说出的全是悲剧。于是她转移话题,把矛头指向慢吞吞的陈志和海伦娜。“奸夫淫妇,给本小姐跑快点!”她冲着小情侣不礼貌的大喊,四周佣兵们的目光全给王玉婷吸引过去了,不过鲜有人知道她在喊什么。而能听懂她语言的两人脸上立刻浮现出不悦。



    “我记得你刚才说‘又一对奸夫淫妇’来着,还有一对指的是姓陈的与你妈么?”



    王玉婷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哼出小曲,假装什么也没听见。王重阳也不是真的生气,他拍着女儿肩膀,小声提醒说:“以后我们得对陈志友善点。现在我们三人是一条船上的,要团结。”王玉婷看着父亲,然后抿着嘴,低下了头。



    离开军营,寻着记忆的路出发,由王玉婷带路,四人首先回到雇佣兵亲属们的营地。



    破烂帐篷组成的群落里,淘气的孩子们依旧吵闹地蹦跳着,他们愉快如旧,只是其中少了那个爱敲铜盆的男孩。随意倾倒的垃圾散发出阵阵恶臭,已经大半月未归的王玉婷显然忘记了这种气味,手指夹住鼻子,以为这样就不会闻到作呕的气体了。



    绳索从一棵树牵往另一棵,绷直后打上结,为数不多的粗壮树枝也被细绳联系起来,层层线条相互交错,像是杂乱的蜘蛛网。绳上搭着各色布块,准确地说是衣服。一些湿漉漉的,滴着泪珠;一些已经风干,在微风中飘舞,仿佛迎风招展的彩旗。这可是“标志性建筑”,见到飘扬的“五彩旗”,说明桑德拉的帐篷不远了。



    王玉婷大步迈向熟悉的帐篷,离去这么多日,它的位置还是没有变化。她老远就喊出桑德拉的名字,不少妇女被她的喊声引出帐外,她们惊讶了,失踪半月的小姑娘又回来了,期间她们甚至猜测她可能已被拐去国外,卖作奴隶。



    桑德拉掀开布帘,想要看看是谁用发音极不准确的希腊语呼喊她的名字,没想到迎面跑来的女孩一头扎进自己怀中,自己反而被吓着了。桑德拉身上淡淡的体味让王玉婷感觉舒服,丰韵柔软的女性躯体使她舍不得离开,回想起半月来经历的种种,还是桑德拉对她最好。



    王重阳向着眼前的希腊妇女深深鞠上一躬。“谢谢你对我女儿的照顾。”隐藏于大胡子下的嘴唇里发出诚意的致谢。



    他令桑德拉唐突。虽然不明白陌生男人说了些什么,但从他的态度与行为来看,这一定是种大礼。她只是地位低下的雇佣兵妻子,微不足道的洗衣工,从没有人给她行过礼,她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幸好懂得希腊语的海伦娜出面解释,尴尬场面才有所缓解。



    接下来的对话已成为两位希腊女人的私人聊天,几位现代人根本插不上话了……



    陈志三人决定将海伦娜留在桑德拉身边。不知名的神秘人已经为海伦娜赎身,她既然无法回到原来的地方,军营也不能长住,交由桑德拉照顾是最好的选择,况且她们两人初次见面就相处得很不错。海伦娜看似娇弱,可心思细密,一定能帮上忙的。



    三人离开营地,继续沿着记忆往回走,穿过繁忙的港口,一路沿海滩前进。远方缩小的渔村轮廓渐渐放大,他们回到了第一次遇见古人的地方。渔村里依然与往常一样,青壮男人们黎明前已离开村子,外出捕鱼,留下女人、孩子和老人清静地纺纱织网。他们在村口徘徊了好一阵,始终没能进去,考虑到语言障碍,还是不要打搅的好。



    找到被遗弃的时空传送舱时,太阳已经西斜,渐渐泛红的日光开始向天空抛出金色云霞,投向大地的影子也不约而同地朝着东方被拉长。古代干净的空气并没有给传送舱的银灰表面蒙上大多灰尘,斜射的夕阳残光掠过它的光滑表面时,它依然能做出回应,与金色海水一道反射出灼眼的强光。



    王玉婷的圆珠笔“沙沙”地在笔记本上记着什么,一百页厚的硬面笔记本赫然被什么物体打出一个窟窿,使得整整好几排不能记载文字。王玉婷感谢笔记本,如果没有它挡住竞技场里的致命一箭,自己早已命丧黄泉了。



    随意丢弃的塑料包装袋被海风吹得不知去向,陈志好不容易才在树林里捡到只空可乐瓶,他希望能发现更多垃圾,这些超时代的东西一旦两千年后出土发现,将会是多么啼笑皆非的轰动。这也是他们为什么得回到出发原点的原因之一,远行前某些东西必须掩饰。



    “爸爸,我们非得去什么伊什么利亚吗?”王玉婷边写着自己的东西,边问着王重阳。



    王重阳陶醉于传送舱报警器的甜美女声中,那是他妻子的声音。“爸爸!”直到王玉婷唤出第二遍他才回过神来。“以为我们愿意去吗?可是不跟着他们,我们又吃什么呢?我不想在获救前被饿死。”王重阳回答说。



    王玉婷埋下头,继续书写神秘文字。“陈志,把可乐瓶给我!”笔尖在段落末尾画上圆满的句号,她似乎完成了。接过扔来的塑料瓶,王玉婷将它折叠后塞入瓶中。



    “写的什么?”王重阳好奇地问。



    王玉婷冲着父亲扮出鬼脸。“不告诉你。”她宝贝般地抱住塑料瓶,跑进树林。



    王重阳趁机从笔记本上撕下一页,握着笔杆,看架势,似乎也要摆弄几下书法。笔端刚想落下,却又为什么事犯难了。“陈志,‘伊比利亚’怎么写?”



    “伊比利亚吗?单人旁,一个‘尹’;比赛的‘比’……”陈志一边向王重阳解释,一边从传送舱中拖出迷彩塑料薄膜。这是陈永义为便于伪装机器,事先放进去的。



    王重阳写好字条,把它压在座椅上。蓝宝石般的墨水画出歪歪斜斜的短短一句――“我们在伊比利亚”。给未来的人留个言,让他们找人时有个方向。



    舱里的最后一丝光亮随着舱门被重重合上而消失了,缺乏光泽的塑料薄膜盖上漂亮的银灰色表面,吞噬掉它们的光辉。王重阳与陈志合力用薄膜盖住传送舱,找来石头压住边缘,就算大功告成。虽然黄色沙地上,绿色迷彩非常显眼,但总比让机器风吹日晒来得强。



    王玉婷跑出树林,可乐瓶已经不在身边,不知去向了。



    漫天金光开始泛红,散碎的乌云装饰着黄金花边挂在海天相接处,微波起伏的地中海泛出点点闪烁的耀眼光斑,照亮了整片海域。海浪卷起白色泡沫,抚上柔弱细密的沙粒,在沙滩上留下深色水痕。



    三对脚印仿佛六排盖在沙地上的印章,整齐地延伸向远方。陈志情不自禁地回头望去,逐渐远去的时空传送舱的青色轮廓正在余辉中慢慢模糊,暗淡的光芒快要使它消失了。



    “怎么了?”王重阳停下脚步,看着掉队的他。



    “我在想,我爸爸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那张字条?”



    “如果运气好,明天就能见到了。”王重阳拍拍陈志肩膀,他的眼中没抱希望……



    柏萨山顶上供奉摩洛神的神殿是座阴森可怕的建筑物。长年得不到阳光照射的走廊里弥漫着难闻的霉气,尽管每隔十步便有燃烧的火盆照明,可火焰的温暖驱不走贯穿神殿的飒飒冷风,烈火反而在风中颤抖起来。神殿深处的殿堂里保留着迦太基古老的习俗――活人献祭。这里是迦太基母亲们的噩梦,为了祈求国家繁荣,她们必须献出骨肉。被选作祭品的孩子全是迦太基贵族,祭品身分越是高贵,对神就越虔诚。最近一次大规模祭祀举行于与罗马的战争结束后,数百名无辜孩童被无情割断咽喉,祭司把他们扔进火里,以此献给保佑迦太基的神灵。焚烧尸体的火焰直到祭祀活动结束后许多天,依然冒着浓烟。



    摩洛神殿背面有一座更大的神殿,那里是供奉迦太基主神巴勒的所在。这是位用鲜花与食粮,而不是用鲜血祭祀的神祗。



    裙边沿着石阶漫延,它的主人不用害怕大理石地面会弄脏长裙,每日无数敬神的善男信女们已经把它踩踏得一尘不染了。安娜特缓缓走过静悄悄的长廊,神殿庄严肃穆的气氛把她的脚步声弄得如同黑暗中的亮光。天色渐晚,幽暗的长廊两侧隐约可见整齐排列的高大塑像们淡淡的轮廓线,凹凸起伏的表面反着浅蓝色微光。长廊尽头,一间大房里的光线特别充足,像是黑暗洞穴末端,通往光明的出口。安娜特加紧步伐,朝着那边走去。



    敞开的大门内侧是神殿主室。威严神像矗立于大门正对面,高脚架托起火盆沿着墙壁围满整个房间,灼热的火团不仅带来光明,也使房中充满令人昏昏欲睡的热度。神像脚下娇艳的各色花朵发出阵阵清香,原本好闻的气味却在混合下变得窒息。殿堂中央铺着块紫红色地毯,白衣男子坐在上面,从背影看,是名年轻人。他面对神像,沉思着。



    “既然在门外,为何不踏进一步,到里边来呢?”年轻人依然面对神像,可话却向着身后的来访者。



    安娜特顺从他的意思,进入明亮的殿堂。“听说汉尼拔将军是不敬神的。马戈告诉我您在巴勒神殿时,让我十分意外呢!”



    汉尼拔笑了:“我只是不太习惯神殿的气氛,因此才极少去神殿的。世间怎么生出这样的流言了?”他抬头望向巴勒神的脸,与神像四目相对,那双眼睛似乎拥有看穿神灵心思的力量。



    这一刻,安娜特沉默不语。汉尼拔疏远神明可能与小时候的遭遇有关,这也是她小时候从别处听来的――汉尼拔从前是献给摩洛的孩童祭品中的一员,由于他父亲巧妙的调包,用奴隶的孩子顶替他去了神殿,才保住性命。安娜特不愿深究传言的真伪,无论传言是否属实,汉尼拔敬神与否,与她接下来要办的事是无关的。



    “可是,汉尼拔阁下,您的话似乎不太真实。您到神殿来做什么呢?您不是说‘不习惯神殿的气氛’么?”她故意问出已有答案的问题。安娜特早将汉尼拔的秩事调查得一清二楚,哈米尔卡出发前往伊比利亚前,把九岁的汉尼拔抱上神坛,叫他向神许下与罗马永远为敌的誓言。



    “我为逝去的回忆而来。”汉尼拔的回答平淡如水,仿佛他此时正浸没于往昔的时光中,“这里有我父亲走过的路。自从与父亲离开迦太基,我就再没有机会回到这里。两天后,我又将离开,不来看看,不是又错过机会了?”



    “哈米尔卡是位值得尊敬与怀念的英雄,就连我父亲与他为敌一辈子,到最后依然对他赞不绝口。没能与这样优秀的人相识是我的遗憾,但很欣慰的是,在神明指引下,让我见到了他的儿子――一位无论才能与勇气均不输给父亲的年轻人。”



    “安娜特小姐过奖了。你不应该夸奖涉事未深的青年,过分吹捧会使他失去理智,得意忘形。如果你有事相求,请直说。我相信聪明的安娜特小姐不会从卫城到军营,再从军营到卫城,绕上一个大圈后,找到我仅为说几句无关紧要的闲话。谢谢你多次出手相助,假如你有难处,只要是不违背原则的事,我会为你达成的。”



    汉尼拔的话令安娜特心中窍喜,她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她本想多绕些圈子,与汉尼拔更亲近些后再说出意图的。“汉尼拔将军是位爽快的人。这件事不会违背您的原则吧?”她递上羊皮卷,“这是写给您弟弟马戈的信,他似乎不喜欢我这位新朋友。如果您同意上边的意见,请留下巴尔卡家的印记吧!他也就无话可说了。”



    读完信中的简短内容,汉尼拔不禁有些惊讶:“你要去伊比利亚?”



    安娜特微微点头。



    “您不同意吗?”



    “不,我没有权力否定别人为自己做出的决定。不过对于一名贵族千金来说,你的行为有些疯狂。汉诺同意了吗?”



    “我有办法说服父亲。”



    “那么,安娜特小姐,请问你为什么要去伊比利亚。”



    “为了增广见闻。”



    安娜特的回答无法令汉尼拔信服,这个狡猾的元老之女明显在对自己说谎。不过无论她玩的什么花招,汉尼拔相信她不会是带着毒刺的玫瑰,至少目前为止她的所作所为还没带来坏处。



    “您同意让我与您同行吗?”安娜特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尽管并没有反对的意思,汉尼拔却不愿让她立刻如愿,“如果我不同意呢?”



    “相信将军也不愿别人知道您在迦太基的秘密吧?”



    “你威胁我?”汉尼拔感到几分有趣,安娜特语气温和,并没有胁迫的意思。“秘密往往使人短寿。”他的语气同样不具备杀意,反而像是无意间说出的玩笑话。



    听到这样的语气,安娜特非常开心,她去到别的房间,取来印泥,双手呈现在汉尼拔眼前。“如果将军您说的是真的,我只能表示遗憾。您将失去一位可靠的同盟与朋友。”



    “兑现给朋友的承诺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我依然得提醒你,请注意人身安全,伊比利亚不太平。”刻有图形的戒指盖上风干的羊皮,黄褐色表面立刻留下了青黑印记。



    安娜特接过卷轴,浅浅笑意立刻浮上她微低的美丽脸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白山新闻  阜新地图  淮北地图  昭通时尚  六安论坛  钦州旅游  襄樊学校  南通时尚  阿拉尔地图  商洛论坛  徐州旅游  廊坊时尚  襄樊学校  郑州地图  重庆学校  徐州旅游  宜昌地图  潜江地图  大丰地图  郑州旅游  深圳学习  黑河地图  佳木斯论坛  临汾新闻  七台河时尚  盘锦学习  喀什资讯  娄底资讯  广安学习  金华娱乐  思茅新闻  烟台论坛  西安新闻  许昌学习  迪庆旅游  西安娱乐  淮北地图  抚顺学习  思茅新闻  吴忠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贵港资讯  大兴安岭学校  抚顺学习  汕尾论坛  贵港资讯  大兴安岭学习  那曲地图  湘潭学习  伊犁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