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一节 伊比利亚的海岸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午后的阵雨在远去的雷声中渐渐小了些,赵弄潮抱着厚厚的书本,急忙冲出避雨的商场,奔向最近的公共汽车站,直到挤上公交车他才终于可以缓口气了。雨再次大了起来,雨点像从筛子里拨出的黄豆,“劈劈啪啪”打在车窗玻璃上,没有雨伞的行人又是一阵乱跑,消失在路旁商店中。看着他们的狼狈样,赵弄潮不由得庆幸这辆车来得及时。



    抹去书本上的水珠,赵弄潮小心翼翼地用纸巾吸拭浸湿的书页。从张教授家学习归来,一出门就遇上雷阵雨,好不容易躲进商场,却又不得不忍受售货小姐的白眼。接着更是接到班主任打来的电话,质问他为什么最近总是早退、旷课?他只得胡乱找借口搪塞,像他这样的优等生编造的谎话,老师是很容易相信的。



    汽车在雨中缓慢行驶,大雨密集得如风中飘舞的雾气,一波一波斜扫过坚硬的柏油路面。赵弄潮给陈永义打去电话,希望他能到车站送伞,可是没人接听,估计陈永义此时正窝在实验室里。



    橡胶轮胎溅起一股水花,停住了,车门打开,逼迫未带雨伞的少年下车。雨越下越大,雨水沿着车站倾斜的遮阳篷,仿佛瀑布般地往下流,赵弄潮躲在里边寸步难行。远去的雷声又渐渐近了,雷雨天立在户外实在是个危险举动,他不得不再次冒雨前进。



    陈永义家距离车站可有不短的路程,开门进屋时,整个人已如同刚从游泳里捞起来般,浑身滴水。陈家的宠物球球同样满身泥水,雪白的长毛早已变了色,听见有人进屋,它立刻在地板上踩出梅花脚印,守在墙角一口空碗旁“喵喵”直叫。看着被舔到发亮的宠物碗,赵弄潮立刻明白,科学家为了研究又废寝忘食了。



    他现在还管不了陈永义,换上拖鞋,直奔陈志的卧室。陈志的衣服相对赵弄潮的身材来说,尺码大了些,不过能有干爽衣服换已经很不错了。



    蓝色闪电划破布满深灰色乌云的沉闷天空,巨大的雷声滚过屋顶,玻璃窗似乎也在跟着颤动。赵弄潮赶紧奔向实验室,推开沉重的滑门,日光灯下,从焊枪里喷出的蓝色火焰在神秘机器旁闪烁。



    “陈叔叔,打雷了。休息一会儿吧!”赵弄潮向着手持焊枪的人喊道,“陈叔叔,雷雨天工作太危险!”那人似乎不愿意离开。



    又一记响雷在头顶炸开,日光灯像遇上不稳定的电压,忽然黯淡,而后又迅速恢复正常。陈永义这才恋恋不舍地摘下面罩。



    点燃灶具,赵弄潮从冰箱里翻出冷饭菜,稍热一会儿后,凑合成一天的午饭。球球也得到了食物,津津有味地啃着饭团。午餐在疲劳中安静进行,赵弄潮没打听时空机器的改造进展怎么样了,这也没有必要问,陈永义不眠不休地工作已经可以说明一切。



    午饭后,陈永义埋进图纸堆中,等待雷雨过去。赵弄潮则在陈志房里休息,打开厚厚的《古罗马风俗史》阅读起来。窗外骇人的闪电像闪烁的镁光灯,扰得人无法专心,他合上书本,抬头望向发光的乌云。玉婷正在做什么呢?赵弄潮对着天空遐想。



    傲慢的烈风和嚎叫的风暴控制着整片海域,狂风怒不可遏,似乎要将大海掀翻。天空中雷声隆隆,不断闪耀着死亡的电火。海浪像是崩塌的大山,扑打上脆弱的随波逐流的船只,看似结实的木桨轻易被它折断,舰队在风暴中挣扎,逃不过被吹散的命运。人们的呼喊在滂沱大雨中无力传递,水手们抓紧缆绳,艰难地在甲板上奔跑,仅为保全这片危在旦夕的“黄叶”。大雨从上空无情落下,它们若不将这些小小的船只灌满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王玉婷不自然地紧握着一根卷轴,这是安娜特专门为她编写的日常用语词汇集,她的双眼却死盯着跳动的油灯火苗,桌椅随着船体摇摆,桌上的油灯一会儿滑向左边,一会滑向右。银发苍苍的老奶妈像疼惜自己孩子般抱着安娜特,安抚她的惊恐。封闭的船舱里依然能清晰听见外边大海的怒吼。王玉婷感到手心已捂出汗水,她此刻只有一种心境――那就是恐惧。



    又一个大浪扑来,船身剧烈倾斜,花瓶落地声比天空的雷鸣还要响亮,瓶中清水溅出,浸湿地面,玫瑰花掉落地上,无人理睬。可怜的油灯也没能逃过劫难,幸好王玉婷眼疾手快,在落地前抓住了它,灯油流了出来,炽热的液体滴上木板,形成一个个小圆点。



    摇晃的舱门被撞开,冲进一位身着深红色便装的少年。马戈看见燃烧的火苗,不禁怒吼:“小姐们,你们希望自己被海水淹没前让火烧死吗?把灯灭了!”



    安娜特一口吹灭王玉婷手中的油灯。



    黑暗使舱外的异响更加突出,除去呼啸的雷雨和狂暴的海浪,王玉婷似乎听到了木板的“劈啪”破碎声,这让她害怕。大船不会沉没吧?她不会游泳,一个人淹死在出生以前是件多么荒唐的事!黑眼睛盯着黑暗,目光随着动荡的空间一起摇摆起来……



    船终究没有沉没。天亮了,暴风雨已经过去,昨夜的大雨把天空狠狠洗涤了一番,使它泛出透明的蔚蓝,几朵白云吊在天边,隔开天与海,像是碧蓝大海对面绵绵起伏的山峦。



    趁安娜特身旁那爱管闲事的老女人不注意时,王玉婷蹭蹭踏上木梯,转眼溜上甲板。钻出船舱,见到的不仅有一夜不见的灿烂阳光,更有甲板上的繁忙景象。不少人正忙着清扫积水,把甲板擦干;水手们齐心拉动绳索,红色船帆再次升起,不过它却比平日重上好几倍,昨晚它喝够雨水,体重迅速上涨。白发老船长站在中央,井井有条地指挥船员们干活。身旁挂红披风的少年像个学徒,船长走到哪儿,他便跟到哪儿,求知的双眼极少离开老人被海风严重侵蚀的脸,少年认真听取他所讲的每一句话。



    如果没记错,少年应叫马戈,不知仗着什么后台,连船长有时也得听他的。王玉婷看着马戈的背影,忌妒地撇起小嘴。这位红衣少年从王玉婷上船第一天时起,就没给她好脸色看,“傲慢、任性、不讲道理、爱发脾气”,全是她给马戈的评价。就拿昨天无缘无故冲进房中对着她又吼又叫这件事来说,王玉婷现在想来肚子里依然窝火。她转身走向船尾,尽量别让少年军官瞧见自己。



    挂于脖子上的望远镜终于有了一点小小的用途――它能帮助王玉婷看见其余船上的人在干什么。被狂风吹散的战船向着旗舰靠拢,重新排列阵型,船上的景象与旗舰上的没有多大区别,到处是打扫船上污物的船工。不少船体碎片像漂浮的海藻,随着波涛一沉一浮,被浪花送向远方,断裂的船桨,偶尔可见的战士的木盾,跟随它们一起流浪。望远镜把它们放大到一清二楚,甚至上边的彩色花纹也清晰可见,悲惨的碎片与吹拂着的和煦海风组合成不和谐的景色。昨夜风雨大作像是一场梦,茫茫大海中,这样的梦无疑一场噩梦。



    王玉婷正想着何时才能脱离“苦海”,头顶忽然有人大声喊叫起来。甲板上,只要能活动的人全顺着瞭望台上的哨兵所指的方向望去,一时间左舷处挤满了人。船工们伸长脖子眺望远方,海天相接处有个不大不小的黑点,像是座岛屿。



    仗着有望远镜,王玉婷把目光延伸到远方,那不像岛屿,它的海岸线绵绵不断,见不到尽头。“陆地?”王玉婷是这样判断的。从乌提卡出发后,舰队一直沿海岸前进,数日后忽然调头向西北,自那以后再没见过陆地。



    “给我看看!”马戈抢过望远镜。他已经很熟悉它的用法了,谁让外国女孩一上船便开始炫耀她的私人宝贝。马戈心太急,王玉婷差点被套在脖子上的尼龙带勒断气。



    望远镜很快传到船长手里,老船长遥望大海尽头,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是陆地!我们到了!”船长向等待结论的大伙高喊。



    欢呼声瞬间在人群里炸开,特别在经历一场暴风雨后,这样的好消息让喜悦放大了无数倍。王玉婷还未弄懂发生什么事了,她只见到船员们对着其它船只喊叫,打信号。他们把发现陆地的消息以最快速度传遍舰队。一些水手甚至将浸满污水的刷子扔向天空,水珠从里边甩出,宛如雨滴般滴上他们年轻的脸庞。舵手调转船头,按船长新指定的航线航行。海鸟扑打翅膀,朝着天边飞翔,它似乎也在愉快地尖叫……



    雨停了。赵弄潮抬头看向时钟,已经下午过半,这场雷雨下得特别久。顽皮的初夏阳光抓紧白昼每分每秒,从云缝里挤了出来,斜斜地射进屋中。赵弄潮走近挂于墙壁的世界地图,目光不自觉地落上正关心的欧洲与北非――公元前3世纪的世界里,迦太基与罗马平分了半个地中海。他伸出手,手掌盖上地图,盖住了欧洲南部的整片海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钦州学习  合肥学习  徐州旅游  七台河地图  湖州旅游  娄底资讯  潜江地图  六安论坛  商洛学习  连云港旅游  淮北地图  眉山旅游  赤峰新闻  天门时尚  天门时尚  汕尾论坛  商洛论坛  烟台论坛  钦州旅游  四平时尚  恩施学校  淮安新闻  南通时尚  海西论坛  湘西旅游  沧州学校  临沧新闻  桂林学校  白山新闻  赤峰新闻  长沙娱乐  深圳学习  眉山旅游  廊坊时尚  德宏时尚  思茅新闻  桐城学习  泰州地图  大丰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合肥学习  潍坊资讯  宜昌地图  许昌学习  郑州旅游  徐州旅游  西安娱乐  湘潭学习  昭通时尚  恩施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