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节 新迦太基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公元前219年,神秘的迦太基舰队抵达位于伊比利亚半岛东南海岸的新迦太基港。迎接者只有寥寥数人:汉尼拔的部将,骑兵统领马哈巴尔;前任伊比利亚统帅哈斯德鲁巴的儿子小汉诺,他还是个十来岁的孩子;与舰队指挥者马戈同名的新迦太基城防军司令,传闻中的亲元老派者;以及几位市政议员。



    晚风轻拂海湾,拉扯着堤坝上众人飘逸的衣衫,直到华灯初上才等到有人陆续从船里出来。



    “欢迎您归来,哈米尔卡的儿子!”骑兵统领向上岸的马戈致敬。



    马戈一拳砸上他的胸口,拳头在坚硬胸甲上碰出声响。“马哈巴尔,你还是这么壮实!”马戈笑着说道,两人拥抱在一起。



    “马戈舅舅,我每天都想着你呢!”



    “我也每天在想你,可爱的小汉诺。”



    马戈转身抱住仅比自己略小几岁的外甥。简单的欢迎仪式成了亲人的家族聚会。不过城防司令的咳嗽声很快把融洽的气氛破坏了。哈米尔卡的儿子马戈不太喜欢这位军官,特别是他那削尖的鼻子,虽然还是位年轻人,却让人觉得老奸巨滑。



    “这不是我们的城防军司令官吗?一叫你的名字我就感到别扭。”哈米尔卡的儿子想起迦太基的那位懦弱的城防军指挥官,元老院任命的人与元老院里的议员们有着同样的习性。



    城防军的马戈指挥官不在意他的蔑视,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听说汉诺议长的女儿也跟着来了,尊贵的小姐在哪儿呢?”他朝港口深处望上两眼,没能瞧见元老的女儿,失望的神情无意间流露出来。



    “汉诺的女儿不想见你。因为你不够英俊。”马戈发出讥讽的笑声。城防军司令抽动嘴角,尴尬陪笑。



    此时,首席元老的女儿安娜特已带着她的奶妈和小客人王玉婷,登上等在港口另一端的马车,向新迦太基城出发了。



    王玉婷看着一枚戒指从棱角用黄金包裹的小木匣里拿了出来,戴上安娜特纤细的右手食指。戒指上刻有繁复的图案,像是怪兽的脸或动物图型,不难看出,这枚未镶宝石的戒指其主要功能不是为了装饰,它更像印章。安娜特小心擦拭上边的图案,直到构成画面的金属线闪闪发亮。临行时,汉诺把能代表他的图章戒指交给女儿,自然同时给予了她不一般的任务,这是同意女儿出行的交换条件。



    车轮压上石块,马车巨烈颠簸一下,把王玉婷的注意力从戒指上拉了回来。马车进城了,新迦太基的城墙比起迦太基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城门宽敞到足以让一小股部队在里边战斗,而拱门侧壁上开着小门,像是供哨兵休息的斗室。驶出城墙的笼罩区域,直达中心广场的笔直大道出现在眼前。与迦太基城喧嚣到深夜的夜晚截然不同,街道上只有零星几个匆匆回家的人影在闪动,沿途所见到的商铺大部分已经关门打烊,还开着的几家店里,主人和奴隶们也已经开始清扫垃圾,估计用不了多久也会和别人一样熄灯休息了。就连在迦太基时常通宵营业的酒馆也是关门闭户,真不知道新迦太基城的居民是如何娱乐的?



    这是座新城,随处可见修建中的房屋,摆放一地的建筑材料,耸立夜幕中的搬运石砖的架子。行驶中的马车已被路面不时冒出的小石子陷害多次,车身每一次振动都与它们脱不了关系。新迦太基城在哈米尔卡·巴尔卡抵达伊比利亚南部小城加迪斯时,不过是个快被废弃的港口,然而转眼十数年,她已成为伊比利亚的中心。难怪元老院对巴尔卡家族充满畏惧。王玉婷探出车窗,回望远去的城墙,高耸的城墙顶端放着不少建筑机械,它们似乎要将城市的壁垒再筑高些,高到连飞鸟也无法逾越。



    马车忽然停住了,这是安娜特的命令。不顾奶妈阻拦,任性的小姐执意要下车。王玉婷好奇心发作,跟着元老的女儿下了车,反正真有什么情况,高官女儿会化解一切的。



    中心广场一角聚集一大群人,有男有女,人们围坐在篝火旁,熊熊燃烧的火焰照得每个人脸庞通红,正好掩饰住他们激愤的神情,人群最里层有人在演讲,闹哄哄的,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安娜特挤不到人群里去,只得在外围坐下,王玉婷靠在她身旁,也坐下了。



    闹嚷的人群在演说者的喊声下逐渐安静下来,里边的人说话了:“同胞们!静一静,同胞们!你们犯不着为罗马人的忘恩负义而动怒。台伯河畔的狼崽子们接受了皮洛斯战争时我们给予的援助,却在战争结束后反咬恩人一口,吞掉我们富饶的西西里,还有撒丁尼亚和科西嘉,他们的行为令诸神愤怒!可是为畜生生气不值得!我们需要保留仇恨,却不能被怒气主宰,因为愤怒会迷住双眼,愤怒会抹杀智慧,愤怒会使人丧失理智,它会使聪明人做出错误判断,然而这正是罗马人所希望见到的。只要我们失去从祖先哪儿继承得来的才智,他们就有机可乘了。或许说到这里,有人会反驳我――过于冷静会让人麻木!不!朋友,你的话虽然有道理,但我们不会沉默,报复之日就在不久的将来。假如二十多年前的战争中,可敬的元老院议员们没有错误估计我们与罗马人的力量,那么当时的胜利者应该是迦太基……”



    演说者吭长的演讲激不起王玉婷半点兴趣,主要原因是她实在听不懂那些复杂词汇,她反而把目光从演说者移到听众们身上。陌生的外国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中央站立的演说者,缝衣服的妇女手指间闪动着银晃晃的细针,手放在膝盖上,她已经忘记自己在做什么了,朝外的针尖随时会扎到来往的行人;孩子抱着球,和玩伴们坐在地上,不过他们不太安份,听上几句无聊的说词后,开始与地面的细沙做伴;青年们握紧拳头,眼里冒着火花,不时与演说者一起高喊;穿长袍的贵族少爷斜卧轿中,路过广场时,见到聚集的人群,立及催促抬轿的奴隶加快速度,像是躲避凶猛的野兽;老人们则很安静,低头不语。王玉婷弄不清他们究竟讨论的什么,只觉得人群中央的演说者像特殊年代的学生领袖,挥动拳头,慷慨激昂地抒发爱国情怀。她又看向安娜特,贵族千金摇了摇头。



    安娜特站起身,没兴趣再听下去了,类似的演说她已在迦太基乌烟瘴气的小酒馆里听过无数次,激进青年的言词毫无新意。但让她意外的是,这些本应在酒馆里私下谈论的话题,却在汉尼拔治理的城市中拿到广场上当众宣扬。主和派领袖汉诺谈起新迦太基城时曾说,这座城市的居民与他们的统治者一样,都是疯子。汉尼拔是不是疯子不能定论,不过普通市民正如演讲里说的那样,已被仇恨主宰。



    汉诺的女儿准备回到马车,王玉婷无趣地跟上,她根本不明白有钱小姐为什么要在人群旁坐一会儿,她只是好奇,来看看。而身后的人继续滔滔不绝地演讲。



    “……从北方归来的商人朋友告诉我说,他在萨干坦城里见到了罗马人。萨干坦城,埃布罗河以南的萨干坦城,在那里见到了罗马人!我起初劝他说:‘朋友别激动。商人而已,哪儿能赚钱,哪儿就能看见他们’。可亲爱的朋友说,他就是商人,他最清楚商人是什么样的,他们绝不可能是真正的商人,而是巧妙伪装的阴谋家……”



    演说者的话被打断了,吵闹的人群沸腾起来。



    “罗马人越过埃布罗河干什么?”听众里有人喊道。



    “从前的条约不算数了么?他们怎么过河的?该死的罗马人总是指责别人背信弃义,他们自己呢?”有人不停质问。



    “卑鄙的萨干坦人早就想着加入罗马人的同盟了,他们也不是好东西!”



    “罗马与萨干坦结盟?他们把国与国之间的信誉当什么了?明察秋毫的复仇女神会灭亡他们的!”



    “卡彼坦尼亚的部落暴动会不会也与罗马人的出现有关呢?这些意大利的农民看见别人生活富裕,心里就不舒坦,总想搞破坏!”



    “很有可能,说不定就是他们策划的!不过我们的军队不会让罗马人的阴谋得逞,指挥作战的哈斯德鲁巴是哈米尔卡的儿子,他与他的父亲和兄长一样,都是骁勇善战的英雄人物!”



    声讨罗马的听众越来越多,人们的怒气比燃烧的篝火还要炙热。“叫罗马人滚回去!”的声音盖过一切杂音,零星的不同意见在它的声势前微不足道,很快消逝了。



    提到萨干坦,安娜特美丽的脸孔立刻显现出兴趣,她有回到原处继续旁听的意思。可蹒跚而来的老奶妈阻止了她的想法,马车旁站立的信使催促她回去。



    信使向元老的女儿送上请柬,请安娜特出席为迎接马戈而准备的接风宴。安娜特没有收下请柬,“你回去吧!我累了,今晚不会见任何人。”元老的女儿冷淡地回绝了。关上车门,马车继续向寓所前行。



    巴尔卡家族宫殿般奢华的豪宅里充满喧嚣,悠扬的曲调从里边断断续续飘出,男女仆人们端着托盘及银制餐具,往返于宴会厅与厨房之间。信使穿过宛如迷宫的走廊,见到了守候在厅门外的管家,把退回的请柬交予他。管家立刻进入大厅,他有些着急,但仍不失礼仪地在宾客间穿行,向每位相向而来的客人谦卑地行礼,花去不少时间才来到小主人马戈身旁。马戈与小汉诺正斜躺在丝绒垫坐榻上,管家低语几句,语毕,迅速退出了。



    马戈示意享乐的人们安静,“各位同僚、亲爱的朋友,我不得不遗憾地向你们宣布,今晚本应出现的特殊客人因故不能出席欢乐的宴会了。你们知道她是谁。你们也用不着遗憾,迦太基的名门闺秀本就不该随意抛头露面。忘记她吧!宴会继续。”



    一度安静的宴会厅再次被宾客们的各类杂谈淹没,他们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聊着无聊话题。马戈留意到离自己不远处的另一位马戈有些闷闷不乐,在港口未曾见到安娜特时,他也出现过类似神情。“怎么了?没有美人就提不起兴致吗?如果你需要女人,请从大门出去,穿过广场,往商业街最里端走,你会如愿的。”马戈向城防军司令开玩笑。



    商业街最里端?城防军司令有点印象,但却记不起具体情况。“那是什么地方?”



    “新迦太基最廉价的妓院。”



    马戈的回答换来城防军司令一声长长嘘声,“您一定常去吧?不然不会这么清楚。”



    “你……我只是提醒你,打汉诺女儿的主意会让你死无全尸。”



    “哦!伟大的海格利斯!哈米尔卡的儿子,你误会了。以巴勒神的名义起誓,我仅是欣赏安娜特小姐的才智,除此以外,就连最优秀的密探也打听不出任何企图。”城防军的马戈将军举起右手,竟真的发起誓来,可除去颤动的两片嘴唇,他的誓言只有神才能听见。



    “安娜特小姐的大名我听说过,她很有名。没能见到她太可惜了。”可爱的小汉诺失望地叹出口气。



    “因嫁不出去而出名的吧!”马戈低声补充道。



    年纪稍大些的另一位马戈趁机转移了话题:“很久没见到汉尼拔将军了,时常跟随左右的马哈巴尔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听说他在卡彼坦尼亚,是真的吗?”



    他的问话让哈米尔卡的儿子有些措手不及,汉尼拔的去处只有马戈与马哈巴尔,以及安娜特知道,这是秘密。“是……是的。我哥哥去了卡彼坦尼亚。”马戈只好顺着他的猜测说下去。



    “汉尼拔将军亲自去了?这么说卡彼坦尼亚战事吃紧的传言是真的?”狡猾的城防军司令一脸吃惊,“幸好有汉尼拔在,感谢全能的巴勒,暴动很快就会平息的。”



    “这是当然,我的哥哥是受神眷顾的人。”马戈高举酒怀,一饮而尽。



    接着,城防军司令又向哈米尔卡的儿子提出不少问题,这些问题大部分是有关汉尼拔的,马戈不太方便回答,可是反复提问令人厌烦。马戈嫌弃起大厅里吵闹的歌舞,它们还不够吵闹,最好能掩盖住对方不厌其烦的提问声。几杯酒下肚,他谎称头晕,才得以脱身。



    是该叫汉尼拔回来的时候了。马戈吸进屋外的清新空气,这样想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济宁新闻  湘潭学习  徐州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三明时尚  临夏新闻  嘉峪关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盘锦学习  郑州旅游  天门时尚  张家口时尚  七台河时尚  商洛学习  博尔塔拉资讯  抚顺学习  长沙娱乐  许昌学习  怒江论坛  安阳旅游  衡水新闻  大庆论坛  金华娱乐  松原地图  合肥学习  钦州学习  十堰论坛  深圳学习  辽阳旅游  中卫资讯  商洛论坛  林芝地图  黄冈旅游  中卫资讯  徐州旅游  临汾新闻  七台河地图  七台河地图  北海资讯  白山新闻  六安论坛  临汾新闻  眉山旅游  商洛论坛  喀什资讯  泰州地图  白山新闻  乌海旅游  宜昌地图  安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