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五节 王玉婷的“大计划”

第五节 王玉婷的“大计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士兵们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王玉婷贴着墙,从巷口探出脑袋,确认没有危险后才拖着节杖放心地走了出来。



    街道尽头狂躁的犬吠透过稀薄灯光从黑暗中传进耳里。不知道刚才的男人逃掉没有,王玉婷正猜想着,奔跑中的脚步声却再次向这边移来――士兵们回来了。王玉婷不得不像个胆小鬼般,又钻进漆黑小巷。



    光头的雇佣兵队长居阿斯率先跑过巷口,他发亮的脑袋令他在黑夜中很显眼。后面是王重阳,急切的父亲不顾一切地往前跑。大嗓门的欧卡斯和其余小队成员们也跟着他们。



    “我在这儿!”王玉婷冲出小巷,向他们挥手。



    雇佣兵们立刻折回,带上王玉婷,一队人迅速躲进小巷深处。



    王重阳捧着宝贝女儿的脸,见到女儿没事,心里悬吊的石头落下了。“听到你的叫声,我们以为你出事了。刚才为什么喊叫?遇上麻烦了吗?”



    “不,爸爸。没什么事!”王玉婷犹豫着,到底该不该告诉父亲刚才发生的事。



    “我们来时看见有人被士兵抓走了。那些士兵不是城防军,应该是城里巴尔卡家的卫队。”居阿斯谈起他们赶来时见到的情景。



    “哦!可怜的人!竟然惹上巴尔卡家族,简直就像在迦太基招惹三十人委员会议员般愚蠢!”欧卡斯摊开双手,为陌生人感到不幸。



    “巴尔卡家族?他们是什么人?”陈志发出疑问。



    陈志的古代语言是三人中掌握得最好的,简单句式他基本已能听懂。他的疑问却引来众人奇异的目光,在雇佣兵们心中,有人不知道迦太基的巴尔卡家族的确是一件值得称奇的事。



    居阿斯联想到陈志来自遥远的国度,也就不感到意外了,解释说:“巴尔卡家族是迦太基最有名望的贵族,传说他们是迦太基的建立者爱利萨女王的后代。历来这个家族的成员作为议员,长居迦太基统治核心,但到了哈米尔卡·巴尔卡,这位伟大的人物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军队,从此巴尔卡家族成为了迦太基军队的领袖。我们的最高指挥官汉尼拔就是属于巴尔卡家族的,而新迦太基城以及伊比利亚的其它迦太基城市事实上处于巴尔卡家族统治下,元老院离这儿太远,根本无法顾及。马戈之所以敢公然藐视元老院,也是由于有巴尔卡家族撑腰的原故。我这样说,能明白吗?”



    陈志点点头,大部分话语他是听明白了的,王重阳大概懂了一半。不过王玉婷到是被愣住了,安娜特教给她的是原自腓尼基语的迦太基语,居阿斯他们说的是希腊语,除去今天刚学会的几句“骂人用语”外,她可一窍不通。几经王重阳与陈志翻译,才弄明白大意。



    “对了,那是什么?”王重阳指着王玉婷放在身后,遮遮掩掩的节杖问道。



    虽然以王玉婷的娇小身体根本掩饰不住细长的节杖,可她依然不愿意把这么一件工艺品交出去。“这是别人给我的!”言下之意,这东西是她的,谁也不能碰。



    “给我看看!”可节杖仍被居阿斯强力的手臂夺走了。



    借着微弱的灯光,节杖光亮的杖柄反射出金属光泽,上边的纹路也迎着光,在高光与阴影间渐渐呈现。顶端的雕刻是最显眼的部分,蜿蜒盘旋的两条小蛇像是活的,摇摆着柔软的轮廓线。



    “‘赫耳墨斯’?”雇佣兵们发出一声惊叹。



    “哪来的?”居阿斯问向王玉婷。



    陈志连忙做翻译。王玉婷却拒绝回答,她对抢去节杖的居阿斯充满怨气。



    居阿斯反复摆弄细长的节杖,“这个应该是空心的吧?”记忆中他见过军官们打开过类似的东西。于是试着转动杖柄,看能不能找到接口。果然,节杖从中上部分开了,居阿斯倒转杖柄,一根木筒从里边滑落出来。



    王玉婷手脚灵敏,抢在雇佣兵前面,把它捡到手里。人们的目光立刻集中向掉出的物体,外形简朴的木筒上缠绕着封条,并绑着绳索。王玉婷拉开活结,束缚的细绳立刻松开了。



    “等等!别拆!”



    居阿斯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他想要阻止王玉婷,可惜少女好奇的心是没人能追得上的。王玉婷扯掉封条,已经把里边的重要物件给抽了出来。



    由于长时间被卷在木筒里,纸草已经打成卷,展不开了。王玉婷不知道手里的东西是怎么做成的,她只见到用金箔包裹的金光闪闪的边沿。好不容易才将其勉强展开,上面全是黑色文字,这些字母王玉婷都见过,安娜特为她编写的识字卷轴上也是这样写的,可惜的是,她一个词也不认识。



    居阿斯感到闯下大祸的压力。从前在别处当兵时,他曾见过信使将十分重要的信件藏于节杖中。节杖代表神使,这既说明了信的重要性,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保障安全,毕竟一般人不会打神器的主意。而这封信必定也是非常重要的。



    “谁能帮我念念?”王玉婷提着纸草一角向雇佣兵们展示,雇佣兵虽懂些迦太基语,但文字由于不常用到,竟无人能识。



    信件放在居阿斯眼前,光头队长一把将它握进自己的大手中。队员们对信中内容的好奇程度决不输给王玉婷,他们看着队长,他是最后的希望了。



    其实迦太基文居阿斯同样不认识,但他却在纸草前傻眼了――信的末尾列有一长串署名,并附有红色印迹,但却又见不到官方专属印件。他手里的竟是一封非正式的密信,通常这样的信一定牵扯着某个阴谋,而他们正在被卷入这个“阴谋”中。居阿斯把目光转回到信件开头,陌生单词中竟有一个认识的,这应该是个人名,由于时常听说,所以无意中记住了它的迦太基文写法。“哈斯德鲁巴。”居阿斯不小心将它念了出来。



    雇佣兵们如同听见神之名般被这个名字震住了。他们终于明白这是封怎样性质的信。一封带有军事色彩的机密信件被他们儿戏般地传阅,假如有人告密,他们的后半生恐怕将在暗无天日的矿洞里渡过。



    现在居阿斯关心的是这封信的来路,王的女儿是怎么得到它的?



    “从哪儿得来的?”居阿斯将话题带回到最初的疑问上。王玉婷依旧闭口不答。不过问题的答案居阿斯已猜中七八分。“被卫兵抓走的人给你的?”女孩没有反驳,估计猜对了。从分手到再次相遇,也只有那个人才有机会接近她。



    雇佣兵队长留意四处,应该没人见到他们拆信的事。“这封信我们不能留。”他有力的手指想要毁掉它。



    “等一下!”王玉婷即时将信夺了回来,“这是我的东西!就算要毁也轮不到你!”她边说边将镶金边的纸草卷回木筒。



    “把它给我!”



    王玉婷不仅不将木筒交给居阿斯,更将它藏进裙子里,并故意挑衅,叫他自己伸手。她的无赖行为令雇佣兵队长愤怒。雇佣兵们劝导他们的队长,别跟小孩子生气。居阿斯也并非真为王玉婷恼怒,他仅是在意那封写给哈斯德鲁巴的密信而已,巴尔卡家族的卫兵抓走了信使,证明巴尔卡家族已被卷进一场阴谋中,一旦信使招供,巴尔卡家找到王的女儿,那么他们也将难以置身事外,他们是小人物,经不起上层权力风暴的折腾。



    为了女儿的安全,王重阳决定亲自送王玉婷回安娜特的宅院。同室的雇佣兵已经答应,如果不幸碰上查房军官,会尽力为他掩饰。



    “王,想办法拿到信。为了我们所有人的安全,不能让你女儿拥有它!”居阿斯临行时仍不死心地向王重阳托付。王重阳了解女儿的个性,她认定是自己的东西没那么容易从她手里夺走,但他依然点头答应了。



    新迦太基城的夜晚非常冷清。漆黑夜空下,城市的剪影里只有寥寥几盏昏黄的灯,远方城市中心的贵族居住区内光线要充足一些,但依旧比不上划过天际的银河。贯穿街道的凉风给前后无人的幽长道路注入阴森的寂寞,使人手臂冒起一连串鸡皮疙瘩。父亲陪着女儿漫步街头,先前卫兵追捕疑犯的喧嚣已经没有了,现在有的只是父女俩的单纯对话。



    “那光头外表粗暴,但其实是个心思细密的人。他说得有道理,这封信是不祥之物,不能留在身边。信里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送信的人被士兵追捕,你也看到了,难道你希望自己也变成那样?”王重阳语重心长地劝导女儿,尽管他知道不会有什么效果,不过假如王玉婷照办了,他们身边将消除一大隐患。



    王玉婷手里握着节杖,信藏在衣服里。“爸爸,给我信的人我见过,在安娜特家里见到的。”



    “安娜特!怎么又是这个女人?”王重阳拍打脑门,那个神秘的雇佣兵卡拉那斯也曾与这位小姐接触过,“你最好离她远点!这个女人不简单!”



    “离开她?我去找谁要饭吃啊?”王玉婷嘀咕起来。谈起没钱吃饭,窘迫的事却给了王玉婷灵感,“对了,爸爸。‘光头’说这封信是写给谁的?”



    “写给谁?好像是叫哈斯德鲁巴的人吧?”王重阳细想一阵,点点头,确定是这个名字没错了。



    “他是什么人?”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他挺有名,时常听人提起,好像是这里最高指挥官的兄弟。”



    “这么说也算个人物了……”王玉婷的双眼看着不知名的地方出神,似乎有个计划正在她心中成形。“他在哪儿呢?”她继续问道。



    王重阳没有回答,他已察觉到女儿心里的疯狂想法,“你想去送信?你疯了!”



    “爸爸!你才疯了!听我说好吗?我有一个大计划。”王玉婷神秘地眨着眼睛,自信满满地说,“我是这样想的。首先这是封很重要的信,虽然不知道内容,不过有人想要得到它,甚至不惜动用武力,那么收信人一定很着急吧?如果我们把信送到他手上,他会怎么感谢我们?那个叫哈斯德鲁巴的既然是最高指挥官的兄弟,不可能是穷人,多少也得表示一下,对吧?”



    “你想要钱?”王重阳冷笑两声,“小心被灭口!”



    “算了,爸爸!你没诚意,我自己干。”



    王玉婷嘟哝起小嘴,快速往前迈出几步,不与王重阳走在一起。王重阳立刻追上她。



    “别生气。我只是提醒你,这样做太冒险。”



    “冒险也要做!”王玉婷任性地大喊,“再怎么也比遭人白眼强。安娜特家的下人一个个在背后说我闲话,特别是她身边的老太婆,嫌我这儿,嫌我那儿。爸爸你也一样,你有几个钱?你是卖命的,如果给你钱的人叫你当炮灰,你怎么办?但要是这次我能狠敲一笔就不同了,我们的日子一定会好过一些。”



    “是有点道理,不过要是被卷入阴谋怎么办?搞不好小命就赔上了。”



    “爸爸,你怎么对自己没信心?我们是什么人?古代人的阴谋诡计关我们什么事?拿到钱,我们就藏起来,远走高飞,之后就回现代,他们找得着我们么?当然,钱我们一定得多要些,必须足够用到回现代。假如他不给钱,我们就把信卖给他的对手。总之左右通吃,一定会赚!”王玉婷说着,情不自禁地笑起来,她的笑容带有几分邪气,像个淘气的孩子。



    凡是王玉婷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是没人可以改变的,除非她能自己发觉错误。王重阳不想再多说了,说下去也是徒劳的。“好吧!爸爸陪你去!”既然说服女儿不可能,到不如跟着她更安全。



    王玉婷高兴到差点欢呼,“这才是我的好爸爸!拿到酬金,我们一起跑路不是很方便吗?”



    “爸爸,快告诉我,哈斯德鲁巴在什么地方?他离这儿远吗?要怎么走?”



    王玉婷一连问出好几个问题,王重阳已经回答不上来。他虽然听说过哈斯德鲁巴其人,不过至于他在什么地方,他真的一无所知。



    王重阳将女儿送到安娜特宅院不远处就得与女儿分别了。临别前,王玉婷再三叮嘱要问清哈斯德鲁巴的住址,并约好明天一早出发――她等不及了,更害怕信具有时效性。王重阳满口答应,一直目送着女儿到达宅院大门。他呼出口气,这才发觉自己接下了件苦差事,而且明早即将出发,走得太仓促,恐怕会是段艰辛的旅程。



    王玉婷没从正门回去,她手里细长的节杖太引人注目,于是她选择爬墙,从墙内花园一角偷偷潜回卧室。回到房里,第一件事便是藏好节杖,她不能让安娜特知道,如果安娜特要回它,她将失去翻身的大好机会了。



    这一夜,王玉婷又将难以入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金华娱乐  中山时尚  恩施学校  襄樊学校  烟台论坛  大庆论坛  湘西旅游  昭通时尚  泸州学校  南通时尚  大兴安岭学校  佳木斯论坛  桐城学习  松原时尚  佳木斯论坛  咸阳论坛  长沙娱乐  辽阳旅游  淮北地图  临沧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松原时尚  德宏时尚  临夏新闻  徐州旅游  三亚论坛  临夏新闻  贵港资讯  七台河时尚  重庆学校  酒泉论坛  沧州学校  益阳资讯  黑河地图  乌海旅游  廊坊时尚  七台河地图  襄樊旅游  许昌学习  济宁新闻  伊犁学校  天门时尚  临汾新闻  张家口时尚  泰州地图  钦州学习  潍坊资讯  博尔塔拉资讯  三明时尚  喀什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