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一节 救人一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志粘着一身汗水,从训练场回到营房,向他发出挑战的人与他在军中的名声一样不断增长。今天的对手是来自斯巴达的拳击手。虽然并不熟悉历史,但斯巴达的声名陈志早有耳闻。也是在与挑战者过招之后,陈志才意外发现古代的拳击手套里原来塞有铅块,不仅沉重,更是致命的武器。他感谢现代体育的改革者们,制止了。



    远远的已经能见到队长居阿斯了,他就站在营房外面。陈志很奇怪,训练时居阿斯竟然会中途溜走,这不像他平时的作风,由于手臂受伤,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因此居阿斯训练起来比任何人都要来得刻苦。他正在与人交谈,与一位金头发的青年。那人就是已被调往别处的卡拉那斯,陈志一眼就认出了他。



    队长与从前的部下似乎有说不完的话,直到归来的士兵们打闹着成群结队地进入宿舍区,卡拉那斯似乎不愿被太多人见到,慌忙向居阿斯告别,奔向军营后面。那边也有出口,不过那个侧门是不允许普通士兵进出的。



    “刚才的人是卡拉那斯吗?”陈志拭去满脸汗珠,急匆匆走进营房。没有太阳的炙烤,他感到舒服多了。



    居阿斯从陶罐里倒出杯凉水,递进陈志手中。“没错。他很想念我们,所以回来看看。”



    “为什么不等我们回来呢?我看他急着要走,似乎不想见我们。”陈志对这个卡拉那斯越发觉得奇怪,行踪鬼异不说,他的身边围绕着许多迷团。



    居阿斯解释说:“他必须回去换班,所以等不了你们了。他问起不少训练的事,还特别问到你和王。当我说王已经和他的女儿逃走之后,他很吃惊,跟我一样,认为王发疯了。”居阿斯笑起来,回味着他与卡拉那斯的愉快对话。



    “就问了这些吗?”陈志非常怀疑卡拉那斯的目的,一个卫兵在值勤当天居然大老远从城里来到军营,向从前的朋友打听些闲事。他还想了解得更深入些,不过突然闯入房间的其余队友阻止了他刚要出口的疑问。



    米尼斯是小队里体力最不济的,一进门便东倒西歪,斜斜走向他的床,一头倒在上面。欧卡斯需要凉水滋润喉咙,伸手去抓水壶,可是被手臂更长一些的克雷塔斯抢先一步握在手中,干渴的嗓子实在没法大骂了,欧卡斯只得瞪着大眼,不甘心地望着高个。最倒霉的莫过于布西瑞斯,刚享受到屋内的阴凉,却发现藤盾被遗忘在了娇阳烘烤的校场里,他不得不立即折回,以免被别人捡走了。



    年轻的雇佣兵米尼斯躺在床上喃喃自语:“臭老头,他根本是地狱来的怪物……”他骂人的是本步兵大队的步兵统领。前几天老统领刚调来步兵队,立刻撞见城防军司令马戈派来的士兵,并狠狠将他们训斥了一顿。小队里的雇佣兵们为老头欢呼,瞬间认为这是位容易与士兵亲近的老者,但这只是他们的错觉,步兵统领为向巴尔卡家族证明他们没有换错人,日夜加强训练,士兵们已怨声在道。



    “看来传言是真的。我们很快会被调到战场上去。”米尼斯只有双唇微微颤动,身体其余部分一动不动,就像沉睡的人的梦语,“或许是卡彼坦尼亚,听说汉尼拔将军已经不能容忍战事继续拖延下去,我们会被调去那儿,与野蛮人作战。”



    “卡彼坦尼亚?我不去!”欧卡斯第一个做出激烈反应,雇佣兵们也随着附和起来。



    向来与欧卡斯有小摩擦的克雷塔斯依旧与他唱反调:“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吗?你为什么不干脆走到汉尼拔面前,对他说,‘嘿,老弟!我们换个位置坐怎么样?’说不定他会同意的。”



    “去你的!这不是叫我一辈子在厨房里刷碗吗?”欧卡斯将无数唾沫腥子喷向克雷塔斯的脸。



    听见他们提到卡彼坦尼亚,陈志起了兴趣,王重阳与王玉婷不是逃到卡彼坦尼亚去了吗?“卡彼坦尼亚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去那儿?”



    快嘴欧卡斯立刻回答了他的疑问:“那里除了野蛮人的部落,什么也没有。既受伤流血,也没有油水可捞,不是白卖命吗?如果汉尼拔命令我们攻打萨干坦,我立刻收拾行李!”



    雇佣兵心里想的仅是如何在战争中劫掠,使自己富有,陈志对他们又有了更深的认识。他想到了同样认为付出必须有丰厚回报的另两人,“不知道王重阳和他的任性女儿怎么样了?”陈志不经意地问。



    “他们吗?死定了。”居阿斯肯定地回答。



    王玉婷打出呵欠,泪水沿着眼角流躺,布满血丝的双眼浸泡在带咸味的液体中,酸胀感传入脑子,眼球很难受,她已经两天两夜没睡好觉了。整日提心吊胆,不知道部落里的人什么时候会杀掉她,更得提防身边的努米底亚人。为什么那群野人把她与男人关进一个笼子里呢?



    天已黑尽,部落居尼们在愉快的笑声中结束了晚餐,他们睡得很早,很快村落里鸦雀无声,只有巡夜人孤单的身影在夜色中晃动。漆黑天空里挂着明亮的圆月,银色月光如一层薄薄的轻纱撒向地面,月光照上木头搭建的牢笼,把纵横交错的暗影打在女孩身上。



    王玉婷蹬踢两下笼子另一头的努米底亚人。不管光芒怎么照射,他的身体始终如深埋地底的煤矿般漆黑。努米底亚人对王玉婷的骚扰没有反应,他睡着了。



    “喂!加鲁!快起来,加鲁!”她试着再踢两下,努米底亚人睡得很熟。“臭黑鬼,临到死也能睡着!”王玉婷只能骂两句。她无聊地背靠栅栏,开始后悔这趟危险的远行,如果老实呆在新迦太基,只是受点小委屈,也不会有现在这样听天由命的下场。怀念着安娜特厨房里的种种美食,眼皮再也支撑不住,渐渐合上了。



    忽然,笼子里一阵躁动,王玉婷从快要入梦的状态中惊醒,加鲁也已经醒了,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盯着王玉婷的身后。夜间游走的清风从背后送来一股酒气。王玉婷猛地转身,借着月光,一张红鼻子的大脸突然闯入睡意朦胧的眼睛里。



    王玉婷想叫,红头发的野蛮人立刻捂住她的嘴,另一只手放在嘴唇上,示意叫她禁声。王玉婷点头同意,他才放开手掌。



    红鼻子从衣服里摸出把钥匙,牢笼上的锁不费吹灰之力就被打开了,野蛮人轻轻放下锁链,不让它发出一点声响,之后立刻放出里边的犯人。



    王玉婷与加鲁不明白野蛮人的企图,他要他们跟着,两人只好跟在后面。



    野蛮人带着女孩与努米底亚人来到村子大门前。紧闭的门有人把守,但这些人怀里抱着酒坛,已经呼呼大睡。野蛮人小心翼翼地跨过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同伴,轻轻拨开门闩,然后推开两扇木门。



    “你要放我们走?”努米底亚人不敢相信地问。



    “快滚!你们快走!”红鼻子野蛮人警惕地四处张望,把两人推出门外。他用两人均能听懂的迦太基语说道:“回去告诉你们的委派人,我们没有恶意,我们伟大的首领也从没有看好大酋长反对迦太基的战争。克勒特-伊比利亚人愿意与迦太基的汉尼拔继续友谊,只是现在我们需要时间,族内有不和的声音。”



    王玉婷与加鲁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不是语言不理解,而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你说‘委派人’?谁是委派人?”努米底亚人迷惑地问。他看向王玉婷――这个“信使”的女儿,可王玉婷也不知所谓。



    红鼻子对他们的迷惑不以为然,“别骗我了,当我见到那根节杖时,就已经知道你们是迦太基的信使。到这里来是给军队送信的吧?”



    加鲁再次惊讶的看向王玉婷,眼前的女孩曾追问过迦太基军的去处,并暗示要见哈斯德鲁巴。或许她与至今下落不明的父亲真是掌握军事秘密的信使也说不定。



    虽然有些想要承认,但想到假信使的身份,在情况未弄清前王玉婷将话咽了回去。



    红鼻子接着说:“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你们的东西在长老哪儿,不过可以放心,信件是安全的,这里没有能识字的人。等首领回来,他会想办法原物归还。”



    “谢谢,我会牢记你的恩情。”加鲁的拳头诚恳地打在胸口上。



    “不用放在心上。我不知道长老们什么时候会改变心意,如果迦太基的使者死在村里,我们全族将遭受灾祸。快走吧,不要被人发现了。”红鼻子口中呼出阵阵酒气。



    夜晚的森林充满无尽黑暗,没有鸟鸣,但偶尔仍可以听见飞鸟扑打翅膀时搅起的风声,可能是觅食中的猫头鹰轻巧地掠过头顶。森林里是没有月光的,茂密的枝叶就连阳光也无法穿透。地上的枯叶在鞋底的挤压下发出脆响,除此之外,难以再听见别的声响了。



    离开火光明亮的村庄,王玉婷眼前除了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她只能摸索,紧跟前面加鲁模糊的背影。加鲁步伐很快,黑夜并没有给他带来不便,他的动作依然如白天时表现出的敏捷一般。王玉婷此时此刻才知道,从前真不该连续十几小时看电视,不该熬夜上网,不该做任何有害视力的事,不然今晚也不会成为“睁眼瞎”。



    加鲁已离她越来越远。“等等,慢点!”王玉婷向远去的努米底亚人大喊。她的声音惊起一只猫头鹰,低沉的“咕咕”鸣叫反把王玉婷吓了一跳。



    努米底亚青年回头望着娇气的女孩,她摸住石头行走的姿势实在过于小心,已妨碍到速度。“快点!我必须找到我的马!”加鲁的脚步没有任何减慢的迹象,朝着印象中的方向前进。



    马?一个只知道马的蠢货!王玉婷心里骂着,脚却仍跟着走。她试着放大胆子,把步子迈开些,只有这样才能不被甩掉。可是这一脚却十分不踏实,脚踩空了,王玉婷发出尖叫,身体倾斜,整个人顺着斜坡滚落。当她重新支起身体时,全身已粘满落叶,骨头像是快要散架了,上次落马时在手脚上留下的伤口还未愈合,现在又赋予上新的疼痛。



    加鲁拧住她的胳膊,把她扶起来。黑人的手正好捏住她的伤口,王玉婷皱紧眉头,强忍痛楚,张口想骂这个粗鲁的同路人,努米底亚人却突然发出“嘘”声,阻止了王玉婷即将出口的词汇。



    王玉婷以为有追兵,仔细聆听四周动静,却只听到风吹动树叶的声音,还有潺潺流水声,与近似马的喘息。附近有马?王玉婷脑中闪过个念头,没想到自己这一摔跌对了。



    努米底亚人对这种声音比王玉婷更敏感,他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立刻奔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令两人想不到的是,他们漫无方向地在森林乱窜,事实上已接近森林边沿,小跑一会儿就能看见森林出口。附近有条小河,可能是努米底亚人露营地旁边的那条小溪流,但却不知这是上游或下游。果然有马立于小溪边,它似乎很累,不停喘着粗气,经过长距离奔跑,已没有力气再前进了。虽然不是自己的马,加鲁依然疼惜地抚摸马首。



    空旷地面上又轮到月亮释放她的恩泽,银白月光撒向世界,加鲁意外发现马背上竟驮着个人。当加鲁把马背上的男人放下来时,马背上搭着的薄毯已红了一大片。



    男人一身类似村落里的野蛮人打扮,毛皮衣服,脖子上套着野兽牙齿串成的项链,头发长而蓬松。大腿上的伤口很深,不停往外淌血。



    “你是森林里的人吧?你们养马的地方在哪儿?”加鲁不急于为他止血,他似乎只关心他的坐骑。



    王玉婷不想耗费太多时间在无关的人身上,既然他们已走出森林,就应该在野蛮人发现他们逃走前,跑得越远越好。“别管他,我们快走!要是被追兵看到,一定会认为是我们弄伤他的!”王玉婷不耐烦地催促。



    努米底亚人也认为不能在为他耗下去,一个已经神智不清的人什么也不能回答。可这时,半昏迷中的男人却说话了,他的声音很微弱,但在宁静的夜晚已足以引起旁听者的注意。“送我回去……送我回去,我……我会送你们十匹……伊比利亚最好的骏马……”



    “我只要自己的马。”加鲁固执地回答他。



    “只要送我回去,什么马都有……森林里有个村庄……”他的气息越来越弱,断断续续的气流让话语也时断时续。



    加鲁犹豫一会儿,解开野蛮人的腰带,用它绑住流血的大腿,血管被扎紧,伤口涌出的红液渐渐减少了。他又将他负在背上。



    “你要送他回去?”王玉婷见状大吼。“傻瓜!我们已经有马了。”她指向小溪边饮水解渴的伊比利亚高大骏马。努米底亚人不是要马吗?它就在这里。



    加鲁背着受伤的男人,没有理会她的喊叫。“不一样的。”他只留下淡淡一句,又走回森林里。



    任凭王玉婷怎样大叫,努米底亚人没有再回头,四周很快只剩下她一人。猫头鹰寂寞的“咕咕”声伴着森林的寒气从四面侵袭而来,王玉婷不敢一个人停留,追逐加鲁的身影,跑回森林了。



    “开门!开门!”



    王玉婷用力拍门,木门在宁静的夜晚发出扰人清梦的噪音。过了好一会儿,村庄的门楼上才出现一个摇摇晃晃的人影。



    守夜的红鼻子向下俯看,敲门的人竟是前不久才被放走的两名迦太基信使。“你们怎么回来了?”他压低声音向下边两人轻吼。村庄里已有不少油灯发出光芒,看来睡眠中的居民已被剧烈的打门声惊醒。红鼻子朝下面的人挥手,叫他们快走,王玉婷与加鲁仰头看着他,不知其意。



    加鲁背上的男人引起了红鼻子的注意,熊皮制成的衣服证明他不是勇猛的战士,就是部落中地位较高的人。男人垂着头,虽然见不到容貌,却让红鼻子感到熟悉。他跳下门楼,打开大门。男人垂在加鲁肩上的脸使红鼻子脸色大变。



    “首领!”



    酒鬼鼓圆双眼,已不知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眼前所见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西安娱乐  博尔塔拉资讯  七台河时尚  那曲地图  咸阳论坛  酒泉论坛  海口新闻  三明时尚  安阳旅游  昭通时尚  铜川学习  烟台论坛  衡水新闻  四平时尚  迪庆旅游  辽阳旅游  金昌论坛  长沙娱乐  恩施学校  海口新闻  许昌学习  乌海旅游  益阳资讯  商洛学习  济宁新闻  襄樊学校  阜新地图  天门时尚  桐城学习  安阳旅游  郑州旅游  张家口时尚  吴忠旅游  德宏时尚  大兴安岭学习  黔南地图  商洛论坛  七台河地图  林芝地图  临沧新闻  南通时尚  酒泉论坛  钦州学习  七台河时尚  西安新闻  潜江地图  黔南地图  湘潭学习  桂林学校  安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