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三节 酋长的抉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与酋长谈话后,王玉婷明显感到部落里的人们对自己越发尊敬了。在酋长屋中见到的毛皮被褥很快由妇女送进自己所住的房里,以替换掉原来的羊毛薄毯。那东西实在太硬,像十几年未见过阳光的棉被,不仅薄,而且不暖和。王玉婷在毛皮上打滚,嘴里吹出气流,蓬松的长毛仿佛晚风中的芦苇,随着风一层层倒下。这是皮草,真正的动物皮草!还极有可能是野生动物的皮毛!要是带回现代,至少能值五位数!



    “你没见过熊皮吗?”



    加鲁注视着趴在被子上新奇地翻看绒毛的王玉婷。这位偶然遇上的女孩身上隐藏着许多迷,她自称来自迦太基,相貌却与迦太基人有着天壤之别,就像北方的高卢民族硬说自己来自努米底亚。他从村里女人那儿借来针线,缝补被王玉婷摔下马时扯坏的皮裙。天色越来越亮,手指间的细针也越来越熟练地穿梭于兽皮缝隙间。



    听见加鲁的疑问,王玉婷不再翻看毛皮,她忍住手脚,平躺在绒毛上。“熊皮而已,谁没见过?”鼻腔里哼哼出几个不服气的单词,“我住在迦太基的时候,贵族家的奇珍异宝我当它们是垃圾。我包里的东西都见过吧?它们可是从东方神秘国度进口的,全迦太基只有我才有!”



    王玉婷之后毫无忌惮地吹嘘起来。什么她爸爸与汉诺议长是老朋友;她在议长家如何好吃好住;议长的女儿与她情同姐妹。虽有事实根据,却又无限夸大。加鲁睁大眼睛,仔细倾听,早已忘了手中的针线活。



    根据王玉婷的话,他大胆猜测,“这么说,你和你的父亲应该是为了迦太基议长的委托才来到伊比利亚的吧?”



    “委托?对,是委托。”王玉婷也认为自己吹嘘得太过分,只好顺着努米底亚人回答,“因此我和爸爸才会急着找哈斯德鲁巴,他是伊比利亚最高军事长官汉尼拔的兄弟。上层人物的联系你们是不会懂的,他们是要商议国家大事。”



    “可是我听说迦太基的议长与巴尔卡家族是死对头,他们怎么会在一起商议呢?”加鲁有些迷惑,或许“上层人物”的问题他真的不懂。



    王玉婷打出呵欠,“已经说是‘国家大事’了嘛!”尽情地舒展手臂,她发现自己原来如此疲惫,躺在舒服的被子上,眼睛更是睁不开。她将自己裹进厚厚的毛皮中,温暖一下传遍全身,很快就睡着了。



    睡得正舒服时,王玉婷忽然感到剧烈摇晃,她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发现摇醒自己的人是加鲁。王玉婷再次裹紧被子,不愿这么快醒来。



    “快起来,酋长要见我们。”



    毛皮被子一下被加鲁掀开,扇起的凉风与惊吓使王玉婷立刻坐了起来。“才见过多久?又要见!”她为才进行到一半的睡眠而愤愤不平,装上凉鞋,跟着前来通告的村民回到大屋门前。



    门紧闭着,不过仍可以听见里边有动静。屋里有人在争吵,从激烈的语气判断是争吵没错,有的声音很熟悉,可就是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领路人向门里大喊:“首领,我把他们带来了!”屋里立刻有人回应。领路人推开门,请王玉婷与加鲁进屋。



    屋里的景象让王玉婷吓了一跳。一大群粗野的男人散坐于屋子各处,他们面朝屋子中央,那里坐着部落的酋长。英狄比利斯酋长半躺着,漂亮的黑色熊皮被子搭着身体,背后垫上高枕,以支撑上身。



    “请到我这里来。”英狄比利斯指着身旁的空位,请王玉婷与加鲁过去。



    披头散发的女人抱来两张坐垫放在酋长身旁,王玉婷穿过人群间隙,谨慎地坐上坐垫。现在,屋时所人人的目光全集中在她的身上。王玉婷被视线压迫,不得不低下头,可是她的眼睛却没停下,眼珠四处打转,偷看人们的反应。



    英狄比利斯酋长说着伊比利亚部落土语,向屋里的人们介绍:“我想你们已经听说了,这位就是迦太基元老院派来的使者。”酋长的手掌指向王玉婷,屋里一片惊嘘。



    此时的王玉婷不知该如何是好,手指抠住用光滑的牛皮套住的坐垫,不敢轻举妄动。



    酋长继续说:“密使小姐途经我们的领地,遭遇袭击,我们对这件事负有责任。为表示对迦太基的友好,我将派人护送小姐抵达目的地。”



    “首领。”坐于酋长另一侧的长老突然开口打断酋长的话,“请您再考虑一下,这件事关系到全族的生死。您护送迦太基的使者,不是对大酋长宣战了吗?大酋长不会放过与他为敌的小部落的,听说已经有好几个部落因为公开支持迦太基而被大酋长杀光全族,我们也要重复他们的命运吗?”



    长老的话引起不小震动,男人们交头接耳,或点头,或皱眉,或大声反对长老的意见。



    “您是我们的领袖,我们希望您带领我们走向富足,而不是毁灭。现在的情况是大酋长占上风,两位哈斯德鲁巴已经无法抵挡大酋长的力量了。再经过几场战斗迦太基军将被大酋长打败,那么整个卡彼坦尼亚也将受到大酋长控制。请您看清形势啊!”



    “现在向大酋长表明立场还来得及。”长老们伏倒在酋长身旁,苦苦哀求。



    王玉婷看出他们在请求,小声问加鲁他们在说什么,加鲁摇头,他不懂他们的语言。



    “没看清形势的人应该是你们!”



    酋长的大声喝斥把王玉婷吓了一跳,



    英狄比利斯酋长用手撑住身体,激动得想要坐直身子,红鼻子安巴利赶紧扶住他,告诉他千万不能动怒,不然缝上的伤口会裂开。英狄比利斯控制气息,渐渐使自己平和下来,然后才接着说:“你们都是长辈,我也不想对你们发脾气。虽然塞叶尼目前的确取得了几场小小的胜利,但他却是以自己的全部力量对抗迦太基的一小部分,这样的‘胜利’能算胜利?迦太基在伊比利亚还有十万雇佣军,能打仗的将军也不止两位哈斯德鲁巴。还记得八年前横扫伊比利亚的汉尼拔吗?目前为止,这位将军还没有参与对付塞叶尼的战争,塞叶尼有什么资格占上风?就凭临时组建的松散的部落联军吗?”



    “可是,据说迦太基人已经有意放弃卡彼坦尼亚。只要哈斯德鲁巴的军队被塞叶尼大酋长打败,从此以后迦太基人不会再干涉这片土地上的任何事物。”长老的声音沙哑,上年纪的人难免气息不足,使他的语气听上去缺乏底气。不过,支持长老意见的人却附和起来,他们纷纷表示听说过这样的传闻,并极力证实它的真实性。



    王玉婷已不难看出,屋子里的几十名男性被明显分为两个阵营,一派跟随那三个讨厌的老头儿;另一派则站在酋长身后。可是,谁知道他们在吵什么呢?窗外嬉戏的孩子比屋里令人厌烦的老头和中年人更有吸引力。



    “你们听谁说的?”英狄比利斯酋长向支持讲和的部落成员们发出疑问,“塞叶尼?我们英勇无敌的大酋长散布的谣言吧?你们竟然会相信这么荒谬的话。迦太基对伊比利亚的控制权是巴尔卡家族用鲜血换来的,只要迦太基的巴尔卡家族执政一天,他们就决不全放弃一寸土地。塞叶尼太天真,自以为是的认为胜了,其实他正在给自己制造灾难。”



    “塞叶尼大酋长是位伟大的英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伊比利亚所有部落的自由,为了使他们摆脱迦太基人的统治。大酋长说过,伊比利亚只能属于伊比利亚人。这样伟大的壮举不仅会得到卡彼坦尼亚本地人的响应,用不了多久伊比利亚其他地区的部落也会加入进大酋长的军队,大酋长的势力会得到增强,对抗迦太基的十万军队没有问题的。”



    “而且巫师曾预言过,伊比利亚将会出现一位了不起的‘大首领’。所有人都认为是塞叶尼大酋长。”



    长老们的配合一向很默契,三个老头儿一句接着一句,尽量不使他们的话中断。虽然偶尔与酋长产生言语冲突,但他们谦虚、谨慎的态度却没有减退,总是以中肯的语气提出意见,不断重复某些话。



    他们苦口婆心的说教早已令英狄比利斯厌烦,酋长对长老们某些用词尤为不满,“‘伟大的英雄’,你们在说谁?伟大的英雄不会偷袭与他意见相反的人,他会选择决斗,光明正大地击败对手;伟大的英雄不会将反对他的部落赶尽杀绝,英雄应该是要让人崇拜和爱戴。塞叶尼口口声导说为了部落的自由,其实他不过是想赶走迦太基人,然后自己做国王!”英狄比利斯的鼻子里哼出藐视的鼻音,“这样的人你们竟然称为英雄?一个让我们的兄弟流血送命的无耻之徒你们竟然称为英雄?长老们,你们是族里的长辈,为什么要轻视年轻人的性命?他们应该受到你们关怀与疼爱才对,可是现在……尊敬的长老们,你们不但没有为他们悲伤,反而夸奖起杀人凶手来了。我真为……真为死去的兄弟感到难过。”酋长一度激动地差点忘记伤痛,站了起来。他最终被创伤打败,垂下头,额头贴着弯曲的膝盖,不说话了。



    酋长突然沉默却使话题矛头指向三位长老,就连原来支持长老的部落成员也开始怀疑他们。谴责塞叶尼大酋长的声音越来越高,报仇的呼声由小到大,在大屋里迅速蔓延。



    长老们为自己的失言后悔不已。“对不起,那不是我们的本意。我们也是为大局,为部落着想……”



    他们的声音太小,满屋激愤早已把他们淹没了。



    “首领!我们愿意与塞叶尼一战!”



    “让我们为死去的兄弟报仇!请您领导我们!”



    “虽然我希望我们能长久而平和的生活下去,但大酋长的做法无法让人容忍,他能袭击我们的首领,同样会命令他的军队消灭我们。我们必须拿起武器保护自己!”



    王玉婷完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参加会议的人们忽然激动起来。最初只是酋长冲着长老们喊叫,接着所有人跟着喊叫,他们向酋长聚拢,像是朴实忠诚的士兵拥戴领袖,围绕在他身边。王玉婷也不由自主地看向身边的酋长,散乱的头发挡住英狄比利斯半个侧脸,他望着支持他的人们,眼里闪烁水花。



    英狄比利斯酋长已经无视长老们的存在,他向众人说:“各位,我勇敢的战士们,我了解你们的心情,我亲眼看见塞叶尼的屠刀砍向部落优秀的儿子们,当时我无能为力,我的内心更痛苦。我向守护森林的神灵发誓,一定要向塞叶尼讨还血债!因此,我决定向塞叶尼宣战,我将站在汉尼拔一边,你们愿意跟随我吗?



    “伟大的首领,请您保护我们!”



    所有人发出一致的声音,部落的声音统一了。



    酋长转身对王玉婷说:“尊贵的密使小姐,我会派人护送您抵达目的地的。”



    密使小姐?王玉婷张大嘴巴,却无法回答英狄比利斯。她什么时候变成“密使小姐”了?



    ……



    直到所有人离开木屋,忠诚的卫士安巴利慢慢扶着酋长躺下。安静下来的环境使疼痛感又回来了,英狄比利斯的额头上渗出不少冰冷的汗珠。



    “首领,那个女孩真的是迦太基元老院派来的密使吗?”安巴利不敢确定,王玉婷的容貌一点不像迦太基人。



    “你担心她是外国人吗?”英狄比利斯一眼看出了安巴利的困惑,“从前与罗马人作战时,迦太基曾聘请过外国人担任将军,他们委派非迦太基人办事不奇怪。她有元老院使者的印章和文件,不会有错的。至于为什么是个孩子,元老们可能认为孩子不引人注意吧!毕竟已经有不少信使被塞叶尼拦截了。”



    安巴利点点头,为酋长抹去冷汗,为他盖上厚重的毛皮被子。酋长应该休息了,他从昨夜回到部落后,还没睡过。



    “安巴利。”英狄比利斯叫住准备离开的红鼻子卫士。



    “听从您的吩咐,我的首领。”



    “安巴利,你认为我的决定正确吗?我把你们带入绝境,如果不能胜利,只有死。”平躺的酋长轻声问道。



    “无论您做出怎样的决定,我都会服从您。”



    “谢谢你,安巴利。”酋长闭上眼睛,他终于可以休息了。“但是……”英狄比利斯似乎还有疑问。



    安巴利蹲下身子,倾听他的诉说。



    “我认为塞叶尼要杀死我并不是因为我反对他。联盟会议间隙时,我无意中看见了件奇怪的事――塞叶尼与一位迦太基军官在一起,他们像在谋划什么。”



    “您说什么?迦太基人不是他的敌人吗?他们怎么会在一起呢?”安巴利瞪圆充满血丝的双眼,张大的嘴吃惊地吸进一口冷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七台河时尚  大庆论坛  临汾新闻  三明时尚  酒泉论坛  淮安新闻  黄冈旅游  益阳资讯  十堰论坛  乌海旅游  烟台论坛  怒江论坛  盘锦学习  南通时尚  北海资讯  松原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商洛论坛  徐州旅游  湖州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辽源地图  诸城旅游  松原时尚  十堰论坛  襄樊学校  廊坊时尚  张家口时尚  泸州学校  那曲地图  抚顺学习  深圳学习  郑州旅游  西安娱乐  六安论坛  海西论坛  安阳资讯  赤峰新闻  黔南地图  黄冈旅游  临沧新闻  佳木斯论坛  吴忠旅游  松原时尚  德宏时尚  潜江地图  南通时尚  迪庆旅游  嘉峪关旅游  湖州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