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九节 不速之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行径中的马忽然停下来,惊醒了伏在加鲁背上打盹的王玉婷。她睁开眼睛,抬头仰望已经西坠的夕阳,金色太阳已有大半藏进起伏的山脊里,一束耀眼金光从山体背后射出,让还有些睡意的王玉婷更加不愿睁眼。



    “就是这座山,我们快到了!迦太基的军营就在山背后!”加鲁指着挡住日暮的高山大叫,他很兴奋,脸上泛着难以抑制的笑容。



    安巴利与几位熟路的人商议后也露出欣喜。“神灵保佑,总算找到他们了。”红鼻子的笑声很舒坦,似乎长年的心病得到了治愈。他当即下令就地过夜,明天一早翻越大山。安巴利是个能干人,很快吩咐好露营的事。谁搭帐篷,谁去打猎,准备晚餐,他安排得井井有条。



    这一带水草丰盛,正好适合疲劳两天的马休息。王玉婷全身发软,下马时两腿甚至无法支撑身体。她发誓,就算小时候被父亲逼着练功时也没这么累过。从桑东的部落逃出来后,两天走完四天的路程,不眠不休地在马背上颠簸,全身骨头快散架了。来到溪边,用清透的溪水洗上一把脸,精神顿时振作了许多。王玉婷对着流动的水面上浮现出的晃动的倒影,手指轻按两下轻微浮肿的眼睑,不禁一声哀叹。



    溪流与沉入其中的石块相互摩擦,“哗啦啦”的细响像绵绵不断的低语在深夜的耳旁徘徊,晚风吹拂溪水两岸的小草,青翠的草叶在风中软弱地弯曲身子,叶片在流动空气中左右摇摆,野草鞠躬却又摇头,直观地显现着它虽迫于压力却没有屈服。小溪送来一只木盆,它顺着流水从上游缓缓漂下,这样的盆子女人多用来洗衣,可它的尺寸却要小得多,小时候玩水用的塑料盆与它大小差不多。看见它,王玉婷想起了还在迦太基时,与桑德拉一起在河边洗衣的情景,那件漂走的衣服就像现在这只木盆般无助。木盆离她并不远,伸直手臂,手指轻轻勾住盆沿,很容易就得到它了。盆里竟然放着只玩具木偶,这让王玉婷很意外,木偶做得很精巧,四肢关节可以活动,工匠用娴熟的刀法雕刻出娃娃漂亮的五官,清秀的面孔像个“女孩”。



    “尊贵的小姐,你在看什么?”安巴利发现溪边的王玉婷行为有些奇怪。



    王玉婷高举木偶,喊道:“我捡到了一个娃娃!”



    挥动的木偶将安巴利吸引了过去。他接过木偶,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个普通的小女孩的玩具。不过没有危险的小玩意反而增加了大叔的忧虑,他的目光四处张望,四周只有晚风在大地上奔驰的脚步声。“提高紧惕!这附近有部落!”他向着搭帐篷的人们高喊。自从经过桑东事件后,他们路经别的部落领地时总是特别小心。



    王玉婷没有多在意,玩耍起木偶灵活的四肢,这还是她第一次拥有古代玩具。加鲁提着野兔耳朵,带着猎物回来了。日暮中,野地里升起袅袅饮烟,毛绒绒的兔子很快变做火焰上的美食。



    芦苇丛里忽然有几根高草逆风摇摆,有东西在草丛里乱窜。进餐的人们立刻警觉起来。



    “是谁?”安巴利手持满弦的弓箭瞄准晃动的草丛。是敌人?也可能是迷路的小鹿。



    柔嫩的小手扒开草丛,紧密的芦苇间钻出个小女孩。女孩望着这些持剑弄斧的露营者,余辉中武器闪烁的亮光把女孩吓住了,她颤抖的小脚不住往后退,又缩回草丛。



    “你们吓到她了!”王玉婷责备地向所有握有武器的人大喊。她将短剑收回剑鞘,追进芦苇丛里。不一会儿,芦苇丛传来小孩的哭闹,王玉婷抱着小女孩出来了。



    “吓到她的应该是你。”加鲁看一眼哭喊得满脸通红的小女孩,对王玉婷说。



    逃跑中的女孩被追上来的王玉婷突然抓住,因此吓哭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小女孩不断重复一句话,混合着哭声与咳嗽。王玉婷用尽办法安慰,可始终止不住哭泣。



    安巴利抱过小孩,“让我来吧!”那双隆起肌肉的手臂温柔地抱住弱小的身躯,他对着女孩说了几句悄悄话,小孩立刻不哭了。



    “你叫什么名字?”



    “尼米。”



    安巴利用粗糙的手替小女孩抹干眼泪。“好吧,尼米。告诉叔叔,你从哪里来?来做什么?”



    尼米乖巧的小手指着溪流上游,“我家在那里。我是来找娜娜的,她被水冲走了。”



    “娜娜?”安巴利很吃惊,没想到还有个女孩。



    “娜娜!娜娜!”尼米似乎发现她的同伴了,蹦出安巴利结实的臂弯,扑向火堆旁烘烤食物的王玉婷。她抓住王玉婷放在脚边的木偶,像拥抱妹妹般将玩具拥进怀里。“叔叔,我找到娜娜了。”小女孩欣喜地窜回安巴利温暖的臂膀里。



    忽然被人抢走已经认定属于自己的东西,王玉婷气愤地跳了起来,“喂!那是……”加鲁拉住了她,不然她已冲上前去抢回了玩具。



    “叔叔,送我回家吧!”尼米向安巴利请求。



    安巴利温柔地拒绝了她,“不行,可爱的小尼米。现在太晚了,你会被狼吃掉的。这样就再也见不到爱你的爸爸妈妈了。”他认为自己的话已经很轻,可没想到小女孩的眼中立刻被泪水灌满,连忙补充道:“这样吧!明天我们就送你回去。到时会有很多叔叔送你回家的。”



    小女孩的情绪依然不见好转。“爸爸妈妈不在家。爷爷说,他们却了很远的地方,等尼米长大了才会回来。”她小声对安巴利说。



    “是吗?”安巴利平淡地回应了尼米稚嫩的声音,他顿了顿,安慰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将她拥得更紧,希望她能感到更多温暖。



    晚餐后,安巴利安排尼米与王玉婷同住一个帐篷。他也只能这样安排,因为除了王玉婷,队伍里没有其他女性。



    今夜的王玉婷又将被失眠困扰。她既兴奋又紧张,明天将见到哈斯德鲁巴了,面对迦太基将军她将说什么,怎样把信交给他才能达到最好效果呢?她在被窝里自言自语起来,“将军,您好。我是来自新迦太基的信使,有封重要信件要转交给您……”她摇摇头,再来一次,“哈斯德鲁巴将军,久抑您的大名……”还是摇头。



    王玉婷小声练习见到哈斯德鲁巴时的开场白,却不想吵醒睡在身旁的小女孩。“姐姐,你在跟谁说话?”尼米揉揉眼睛,抱着玩偶翻身看着王玉婷。



    “闭嘴!你很吵!”王玉婷跟着翻身,把背脊朝向尼米。可不一会儿,她又立刻将身体翻转回来,“尼米,你刚才说的迦太基语?”王玉婷很惊奇,蛮族小女孩竟然会说土著语以外的语言。



    尼米点点头。“嗯。红鼻子的叔叔说姐姐是迦太基人,我刚好会一点,是爷爷教我的。”



    “你爷爷是什么人?”经实践证明,会说迦太基语的野蛮人都是不简单的人。比如说英狄比利斯这样酋长级的人物,或是安巴利这样的酋长得力助手。



    尼米露出小女孩一向招人喜爱的可爱笑容。“我爷爷是好人。”她的回答等于没有回答。



    “睡觉。”王玉婷再次转身,裹紧被褥。



    帐篷外跑动的步伐把王玉婷从梦中吵醒,她睁开眼睛时天空已经发亮。耳边感觉到阵阵热气,像吹拂的夏天炽热的风,这样的感觉太异常,她突然起身,身旁有人“哎哟”一声,小女孩跌在了地上。尼米的大眼睛里立刻又沾满水气。



    “真讨厌!谁叫你朝我耳里吹气的!”王玉婷抢先大声责备她,省得小孩哭起来自己反而说不清了。



    走出帐篷,安巴利正带头收拾东西,除了她的帐篷,其余人的早在天不亮时就已拆掉了。尼米跟着跑出来,拉住王玉婷的衣角。王玉婷感到很烦人,小女孩粘上她了。加鲁带着几个人开始拆两个女孩住过的帐篷,他们动作要快,今天首先要送尼米回家,之后必须翻越高山,与迦太基军队汇合。



    两个女孩从安巴利手里接过硬邦邦的饼子,喝几口清水,大口咀嚼起来。宁静的清晨不时传来马的轻鸣,淡蓝天空下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雾,四周景色就像戴面纱的少女,美得很神秘。燃尽的篝火还冒着浓烟,笔直的烟柱就算在雾中也可以从远方看见。



    收拾露营地剩余杂物的加鲁突然停下手中工作。他的黑眼睛注视起被薄雾淡化的远方。



    “怎么了?”安巴利问努米底亚人。



    “我听见在马在叫。”加鲁的回答声音很轻,似乎害怕惊动了什么。



    安巴利不以为然,笑着说:“是我们的马在叫。你警惕过头了。”



    “不对,不是我们的马……”



    混合在空气中的雾气被“嗖”的一声劈成两半,细长的箭穿透晨雾与人群的间隙斜插进营地松软的泥土,就像利剑刺进牛腹般容易。薄雾里出现几个影子――几匹马,还有骑马的人。不断有骑士的剪影从雾中显现,他们列成一排,面朝安巴利的营地。



    “有敌人!”



    安巴利大声呼喊。金属脱离封锁它们的器具声在雾中起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金昌论坛  海口新闻  潍坊资讯  酒泉论坛  临夏新闻  喀什资讯  钦州旅游  重庆学校  西安娱乐  三明时尚  海西论坛  潍坊资讯  南通时尚  海西论坛  安阳旅游  乌海旅游  襄樊旅游  七台河地图  眉山旅游  十堰论坛  昭通时尚  抚顺学习  长沙娱乐  桂林学校  沧州学校  金华娱乐  喀什资讯  松原地图  郑州旅游  张家口时尚  黄冈旅游  连云港旅游  临沧新闻  淮安新闻  钦州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  大丰地图  七台河地图  辽源地图  乌海旅游  沧州学校  诸城旅游  湘潭学习  临汾新闻  六安论坛  金华娱乐  临夏新闻  辽源地图  南通时尚  辽阳旅游